1129、末代气运 - 圣武星辰

1129、末代气运

安晴准帝神色一肃。 背后羽翼微张,破空声之中,那淡银色的羽毛,化作无尽刀刃,飞she而出。 叮叮叮! 擂台虚空之中响起金属交鸣的撞击声。 仿佛是一曲密密麻麻的疾风骤雨交响乐一样。 李牧每次对敌,飞刀刀意风暴乃是起手式,无边无际的风暴,将敌人淹没,哪怕是对敌人不能造成任何的杀伤,亦可争一丝先机,为后手进攻做准备。 这次也是一样。 飞刀风暴既发,他就要拖刀而上。 但眼前的景象,令他微微一怔,心中战意和手中长刀,扣而不发。 却是安晴准帝也在施展飞刀战技。 他的羽翼飞刀,划破虚空,准确无比地将李牧斩出的每一道飞刀刀意,拦截斩下。 这画面,就如针尖对麦芒,迸she的火星,瑰丽异常。 “竟然是刀法战技。” 李牧心中颇为惊讶。 羽族战斗,以天赋神通为主,一身强大的战力,都在背后羽翼之上。 但也是因为天赋神通天生强大,所以羽族上下,很少如人族强者一般,去修炼战技,本身强大的血脉力量,即可碾压对手。 而眼前这位安晴准帝,乃是李牧所见的羽族之中,唯一一个以天赋神通的漫天飞羽之刀,运用战技的羽族强者。 这还真的是少见。 李牧心中一动,继续催动刀意飞刀。 他对于飞刀战技的领悟,可以说是到了巅峰水准。 咻咻咻! 打神鞭第三形态的一百二十柄飞刀,化作漫天金色的刀光,弧光诡谲,犹如日月星辰的运行一样,不可捉摸,妙不可言。 那刀光,似是金色的流星一样。 便是擂台周围的观战者,也都一阵阵迷醉。 梦幻神迷般的瑰丽场景,暗合大道之韵,实力稍低一点的观战强者,心神不知不觉地沉浸在其中,脑海之中已经忘却其他一切。 噗噗噗! 在这样神乎其技的飞刀战技之下,安晴准帝坚持以羽翼飞刀迎敌,坚持不过十息,防御圈告破,身上便有血花溅she出来。 受伤了。 诸多羽族强者,在这一瞬间,心中一颤。 糟糕。 不会败了吧。 然而安晴准帝却是面色如常。 他冷静到了极点,稳如磐石,依旧施展刀意战技,背后银色羽翼中,分出数千柄银色飞刀,拦截李牧的刀意。 成功了! 在将飞刀数量,提升到了四倍之后,他终于成功拦截了李牧的攻击。 “有意思。” 李牧眼睛越来越亮。 怪不得这个安晴准帝,竟然能够在那场暴**杀戮之中,稳定住羽族的局面,击败重创羽族的堕仙邪信徒。 此人,真的是一个了不起的天才。 在这样的战斗之中,他竟然还在学习。 李牧的【预兆之瞳】看的清清楚楚,这安晴准帝在拦截防御之余,竟然是在模仿模拟李牧的飞刀战技,而且模仿的越来越像,越来越像,威力也越来越强。 到最后,当银色羽翼飞刀的数量,降低到三百六十柄时,他竟也能维持不败了。 很可怕的学习能力。 “看看你还有其他什么秘密。” 李牧大笑声中,打神鞭化作第四形态,身形如电光一样杀过去。 安晴准帝眼睛里,战意光芒爆溢。 那三百六十柄银色羽翼飞刀,竟是也一凝,化作一柄银色巨刀,握在手中,整个人气势暴涨。 轰轰轰! 双刀对决。 恐怖的能量光波,朝着四面八方爆溢荡漾,席卷出去,一号擂台的风壁护罩,立刻剧烈地震荡了起来。 “果然是这样。” 不出李牧所料。 安晴准帝施展的也是刀法战技。 而且还是李牧非常熟悉的刀法战技李牧的战技。 他竟是在模仿李牧的战法。 且模仿的非常高明,威力不低,银色巨刀劈斩之间,刀意盎然,犀利无匹,让李牧有一种,好像是在和自己战斗的感觉。 而且随着战斗的流逝,安晴准帝的刀法,也越来越凌厉,有一种尽得李牧刀道精髓的趋势。 令人惊叹的学习和模仿能力。 羽族竟然出了一个这样的天才? 李牧突然有点儿明白,为什么这个羽族准帝之前名不见经传,却在关键时刻,逆流而出,力挽狂澜,绽放出万丈光芒了。 羽族的社会体系,相对报仇,因循守旧,更注重血脉力量,而这个叫做安晴的羽族准帝,血脉能力驳杂,出现了变异,所以羽翼并不像是其他羽族那样,呈现出血脉或者是金黄色,这样驳杂的血脉,在守旧和传统的羽族社会体系中,是不被看好,地位较低的。 但他却有羽族其他强者没有的天赋 学习和模仿。 他可以学习和模仿任何异族的战技,甚至修炼了羽族意外的功法。 这种能力,应该是他的变异血脉所赋予。 他在羽族中,是一个异类。 学习其他种族的功法和战技,在羽族内部来说,不啻于离经叛道,所以在此之前,安晴在自己的种族中,并不怎么讨喜,甚至会被排斥。 但是,这一次他来参加圣战,却给了他将自己的变异天赋,发挥到极致的机会。 看到擂台上无数诸族强者战斗, 安晴学习得到了太多太多。 他的实力,在以一种别人不知道也无法理解的速度,疯狂地提升着。 也正是这种能力,撑着他,一路跌跌撞撞,走到了今天。 而且看得出来,安晴准帝貌似是李牧的忠实‘崇拜者’。 他应当是观看了李牧的每一场擂台比武,一身刀法,模仿的正是李牧的刀道流派,刀招简洁、直接、犀利,有一种大道至简的意蕴在其中。 李牧也没有想到,自己在羽族中,也有一个‘小迷弟’。 轰轰轰! 双刀的对决,都强势到了极点。 混沌世界几大超级大族中,羽族曾经有过辉煌的历史,但最近数千年以来,却因为固守传统、因循守旧而导致慢慢开始衰落,落后于人族、妖族、天魔族。 而这个安晴,无疑是上天赐给羽族的一个改革者。 一个羽族的救世主。 他的出现,给了羽族另外一条路。 李牧可以想象,哪怕是这一次安晴准帝并未摘取到【十万人中第一仙】的至高荣耀,只要他活着,成为羽族的领袖的话,那日后羽族便可以再造辉煌。 任何一个种族,都是有其气运。 尤其是羽族这样的超级大族,纵然衰落了,也不能等闲视之。 因为终究有一份机缘,或者有那么一个天才,会在衰亡之际,救亡图存。 而安晴准帝,便是羽族最后气运的凝结吧。 “如果杀了此人,羽族的最后一份气运被斩断,或许从此之后,便会彻彻底底的衰落,再要崛起,只怕是千难万难。” 李牧在心里暗忖。 羽族和人族,关系不睦,虽不像是与天魔族那样世代死仇,但也多有争端。 换做昔日,有机会斩杀羽族末代机缘,对于李牧来说,绝对不会有任何犹豫。 但如今,李牧却并不打算这么做。 堕仙入侵,整个混沌世界都危在旦夕。 留下羽族这位末代机缘,亦是对抗堕仙的力量之一。 整场战斗,持续了大约一个时辰。 激烈的战斗, 看得周围各方强者,都心惊肉跳,叹为观止。 原本以为,因为暴**杀戮导致诸多成名强者身死,最后的圣战擂台,精彩程度只怕是要大大降低,所谓的圣战,也将名存实亡。 但没想到,安晴准帝的横空出世,让这场三进二的比武 ,变得激烈无比,竟是丝毫不比之前任何一场激烈战斗逊色。 羽族强者们,更是心情复杂。 但最终,李牧还是笑到了最后。 如今的李牧,在整个飞仙之地,号称无敌,绝对不是夸张。 而安晴准帝崛起的时间,毕竟太晚,模仿和学习了无数异族强者的战斗,但碰到李牧这种战斗型天才,终究是难以抗衡。 人影交错,一触即分。 安晴准帝身形晃了晃,脸上并无多少失望之色,只是朝着李牧拱拱手,道:“受教了。” 说完,转身而去。 李牧收刀而立。 真的有意思。 羽族中,竟然出现了这样一个怪胎。 若此人为羽族之主,羽族的崛起,必将不远。 但羽族这个种族的顽固自大骄傲,可以说是根植在骨髓中,想要改变,实在是太难了,安晴如今也不过是一个准帝而已,想要改变羽族,先要成为武道皇帝再说。 擂台下。 羽族强者们一片失望,惋惜的叹息。 与圣战的至高荣耀,失之交臂。 这是羽族距离【十万人中第一仙】距离最近的一次,可惜结果依旧是失败。 当安晴从擂台上走下来时,羽族强者们都簇拥了上去。 经历了暴**杀戮之后,这些幸存的羽族强者,对于安晴,是极为服气的,已经自发地簇拥在了安晴的身边,成为了他的第一批忠实拥趸。 “走吧,我们的使命,才刚刚开始。” 安晴看了一眼擂台上光芒万丈的李牧,带着羽族的强者们,转身离去。 而另一方向,域外天魔的强者们,对于这一战的结果,同样颇为失望。 他们看向李牧的眼神中,带着浓浓的忌惮。 他们也更愿意最终决赛的对手是安晴。 因为李牧太可怕了。 这个人族,给域外天魔们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宛如梦魇。 倒是沈甲自己,却是脸上浮现出了喜色。 “最完美的结果,最终的决战对手,是我最期待的那个。” 沈甲抬头看着擂台上的李牧,眼中迸发出强烈炙热的光芒。

上一篇   1128、关键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