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你很像一个人 - 圣武星辰

1130、你很像一个人

圣战擂台,最终的决战,对于整个混沌世界来说,都有着巨大的意义。 决战的结果,亦有着深远的影响。 除了对于个人的奖励之外,对于获胜者所属的种族的奖励,也是众多参赛者拼死奋战的动力之一。 各大种族之间的争端领域,人口,战技,功法,帝器等等的归属,都将有圣战的结果来决定。 哪怕是这一次,因为骤然降临的暴**,让整个升仙之地弥漫在恐怖和 悲伤之中,但最终决战之前那种狂热、紧张的气氛,依旧没有丝毫的改变。 又三日。 最终决战之日到来。 李牧等人,从道宫驻地出发,前往一号岩石蘑菇擂台。 那是最终的决战之地。 人族上下,情绪高昂。 经历了这漫长的圣战之战,以及中间的暴**插曲之后,如今升仙之地的人族强者,几乎个个都成为了李牧的崇拜者。 而且,这一战,李牧的赢面,也几乎达到了九成。 这是除了天魔族之外,其他所有种族一致判断的概率,并非是人族的盲目自信。 “你这三天,好像是非常轻松啊。”王诗雨看着李牧。 李牧淡淡地道:“必赢之战,不用担心。” 王诗雨皱了皱眉,道:“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李牧微微一笑,也不说话。 王诗雨顿了顿,还是忍不住道:“行百里者半九十, 你可不要掉以轻心,那个沈甲,可不仅仅只是运气好,我这几天翻看了他全部的战斗留影,此人也是一个安晴准帝式的人物,非常有天赋,善于学习,在战斗之中成长,提升的很快,而且,天魔族似乎是以秘法,提升了沈甲的修为,将全部的希望,都押在了他的身上,可以想象,在这几日时间里,他的实力,将会有跨越式的提升。” 云双鹰点头道:“这几日,沈甲深居简出,调查不出来什么,但是我曾经得知,此人一直都以公子您为假想敌,一直都在研究您,只怕是决战之时,会剑走偏锋,用一些特别的招数。” 其他人族强者,道宫的弟子们,闻言,也都看向李牧。 李牧信心十足,随意地挥了挥手,道:“临阵抱佛脚,从来不是一个真正武道强者该做的事情,三天,改变不了什么。” 他看了看身边,突然问道:“对了,小九呢?去哪了?” 王诗雨道:“一大早鬼鬼祟祟的出去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李牧额头上垂下一排黑线。 自称恢复了昔日的一些记忆之后,这条狗就越来越难以管教了,行事变得越发不靠谱,整天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在谋划什么。 说话之间,决战之地已到。 经历了那场暴**杀戮之后,这升仙之地还有数万生灵强者,此时没有任何一个列外,全部都来到了一号擂台周围,密密麻麻,人山人海。 看到李牧到来,一道道神色复杂的目光,聚焦于李牧的身上。 人群自动分开一条道路。 李牧从中而过。 今时今日的李牧,气势已成,已有大帝风采和威严。 人族诸强者,追随在李牧的身后,顺着空出的道路,鱼贯而入。 擂台上,天魔族的希望之星沈甲,已经在等待。 一号擂台的加持阵法调试,进入到了尾声。 一道道的仙道符文锁链,在擂台石壁上流转,散发出奇异的青色光华,令【 】整个擂台,宛如一块青色的无暇玉璧一样,散发出至纯至真的天地元力气息,唯美而又强大。 李牧没有过多拖延。 他直接将披在身上的大氅,脱下来,丢给身边的王诗雨,身形一动,就到了擂台上。 萧萧。 一号擂台缓缓地悬浮了起来。 这是最终之战的唯一特权表现。 决战的擂台,将会悬浮到半空之中。 随着擂台的浮空,青色的风壁出现,接着擂台石壁上的古仙符文骤然放出刺目光华,又慢慢散去。 这时,整个擂台都变得透明,仿佛是消失了一样,唯见两大强者的身影,屹立在虚空之中,宛如两尊神魔一样。 轮回仙球很巧妙地利用仙道符文,将战斗的视觉效果,烘托到了淋漓尽致。 这也是决赛才有的待遇。 随着轮回仙球上,决战之钟响起。 整个升仙之地的气氛,骤然变得炙热疯狂。 下方,人族和天魔族的阵营中,同时响起疯狂的呐喊助威声,宛如飓浪咆哮,又似是山呼海啸。 沈甲盯着李牧。 他的眼睛里,有炙热的光芒在闪烁。 对于李牧来说,这种眼神,再熟悉不过。 曾经风云大陆的那段日子,沈甲在看向‘李致远’时,就是这种眼神,在面对战斗,面对强敌的时候,也是这种眼神。 这个人,是他曾经神魂流浪风云大陆,附身在李致远身上时,亲手培养出来的风云大陆武道天才。 而今日,竟然要与这个昔日的爱徒,在这样的场合交战了。 命运有的时候,还真的是奇妙。 李牧的脸上,浮现出了笑容。 嘿嘿。 好徒儿。 既然有这样的机会,那就不着急相认了,先让为师来好好检验一下你这些年的修炼吧,看看你有没有将为师的教导,都牢记在心里。 “你很像一个人。”沈甲道。 李牧乐了:“我本来就是一个人。” 沈甲:“……” 他完全没有想到,李牧竟然给出了这样一个回答。 话是没错。 但意义完全不一样好吗? 沈甲还要再说什么的时候,李牧已经出招了。 金刀骤然幻现在手中,李牧一出手,便是自己领悟的极致刀道【风云六刀】。 化繁为简。 万刀归一。 刀芒掠过长空,似是开天辟地的鸿蒙之光。 沈甲背后,一阵刀鸣之音传出。 银色流光飞舞,一柄宛若明媚秋水一样的狭刀,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天魔族沈甲,他的武器,也是刀。 一刀在手,万道刀芒。 叮叮叮叮! 沈甲走的是与李牧‘万刀归一’截然相反的刀法流派,是‘一刀化无尽’路子,看似是一刀斩出,却是一瞬间,又千万道的刀芒,千万重的刀劲。 他以一万刀,对抗李牧的一道。 密密麻麻的金属轰鸣声之后,李牧和沈甲二人,都是收刀后退。 “不错,不错。” 李牧大笑。 大道唯一,大道亦万千。 不同的人,修不同的道。 沈甲的确是天纵奇才,当初得授【先天功】和【真武拳】,在风云大陆中脱颖而出,飞升到星域,再飞升进入混沌世界,最终得以来到混沌世界,也是一步一个脚印,通过战斗和奋斗而来。 如今的他,早就不是那个跟随在李牧身后的小刀客,而是准帝级的武道巨擘。 对于刀道,他有自己的领悟。 对于武道,他亦有自己的认知。 这很好。 李牧很欣慰。 风云六刀,连绵而出。 沈甲挥刀抵挡。 他的刀道,将招式变化、法则衍化催动到了极致,战斗身姿绚烂而又美丽,充满了梦幻之感,一瞬间,虚空擂台中,似是有千千万万个沈甲在挥刀一样,无数的残影,宛如惊涛骇浪一样,将李牧淹没在其中。 而李牧则如不动之万古磐石,一刀一刀,尽势挥出。 他一刀,变更斩碎无数的刀芒。 沈甲的武道推演到极致,都无法破除李牧的风云六刀。 而李牧的风云六刀,在他有所保留的情况下,亦是无法将沈甲的刀道破除。 “【真武刀域】,开!” 沈甲爆喝一声。 漫天刀光,瞬间消失。 六道银色璀璨的刀芒,以他为中心,斩了出去。 这刀芒,却不是斩向李牧。 而是在半空之中画弧,掠出一个浑圆,最后汇集在一起,将李牧连同沈甲,都囊括在其中。 帝道领域。 李牧的脑海之中,一下子浮现出这四个字。 他没有怠慢,将自己的轮回刀域领域,也催动开来,守护己身,这才仔细观察起来。 李牧很好奇,同样修炼了【真武拳】和【先天功】,同样是刀道准帝的沈甲,演化出来的帝道领域,会是何种奥义。 “天刀灭杀。” 沈甲清喝。 手中的银刀斩下。 顿时,李牧直觉得万刃加身一般的犀利劲气,竟是已经斩在了自己的皮肤上。 无形刀气? 无形刀意? 李牧吃了一惊,身形一动,消失在原地。 同一瞬间,他之前所在的位置,那片虚空,连同虚空壁障,法则等在内,一瞬间被斩为混沌灰烬。 乖乖! 李牧这一惊,非同小可。 这就是沈甲的帝道领域吗? 这绝不是什么无形刀意或者是刀气所能解释。 李牧见过的无形之力多了,但从来没有这样一种力量,可以透过自己的帝道领域,直接无视任何的防御,直接作用于肉身……很可怕的武道奥义。 这小子,行啊。 李牧真的是又惊又喜。 昔日的得意弟子,今日的成长程度,超越了他的期待。 他看向沈甲的目光中,不由得带了一丝欣赏。 而正要进行再度攻击的沈甲,察觉到这种目光,动作骤然一窒。 太熟悉了。 这种目光,实在是太熟悉了。 曾经,那个如同天神一般的男人,在看到自己武道修炼突破时,也是这种目光,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的区别。 李牧这个人族,为什么会有这种目光? 沈甲一直隐藏在心中的疑惑,再度被勾起。 而这时,李牧勾了勾手指,道:“来吧,小家伙,让我看看,你这些年,还有什么样的突破。” 金刀斩出。 李牧出招。 而沈甲的心中,却是陡然一惊。 这种语气……同样像极了那个人。 李牧的身上,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他强行压制自己心中的好奇,再度催动了【真武刀域】,在这样的战斗中,不能又任何的疏忽,否则,只有败亡一途。 而他,绝对不能败。

上一篇   1129、末代气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