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2、师恩 - 圣武星辰

1132、师恩

李牧笑盈盈地看着沈甲。 哈哈,乖徒儿,震惊了吧。 没有想到吧。 惊不惊喜? 意不意外? 刺不刺激? 对面,沈甲连续深呼吸几口气,终于压制住了自己内心的极度震撼。 他记得,那个男人曾经说过一句话。 在排除了所有的可能性之后,最后剩下的那一个最不可能的可能,就是唯一的正确答案了。 沈甲在心里,已经排除了其他所有的可能。 那么,现在就只剩下了最后一种可能。 眼前这个男人,就是自己苦苦寻找的那个男人。 虽然他不是神族,而是神族的死对头。 但这是唯一的可能了。 “看起来,你似乎是想明白了。”李牧微笑着,道:“小甲,我很好奇,在知道了答案之后,你要做何种抉择呢?” 无形的涟漪荡漾出去。 擂台上的声音被隔绝。 视线也被隔绝。 擂台之下,观战诸方一片哗然。 发生了什么事情? 关键时刻,怎么一下子看不见,也听不到了。 之前的擂台战中,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一片沸腾般的议论声。 擂台上。 沈甲却根本无暇顾及这些。 小甲! 这个名字一出来,沈甲心中最后一丝怀疑,也彻底烟消云散。 是他。 李致远。 那个曾经改变了自己命运的男人。 沈甲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师父,我终于找到你了。” 无数个日夜,魂牵梦绕,哪怕是粉身碎骨灰飞烟灭也要找到、然后永远都追随在他身边的那个人,终于出现了。 沈甲心中,积压和酝酿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炙烈感情,就像是山洪爆发,又像是海堤决口一样,再也无法控制,瞬间宣泄了出来,以至于他根本就无法控制自己。 这一瞬间,沈甲泪流满面。 他抱着李牧的腿,一下子,就哭泣出声。 哭的像是一个孩子。 李牧心里叹息了一声,略微犹豫了一下,抬手轻轻地抚摸沈甲的头。 也许是风吹沙粒到眼睛里吧,李牧突然觉得自己的眼睛,也有些湿润。 当年在风云大陆,他不过是随手为之而已。 但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长情到了这种程度。 这是执念? 还是本心? 李牧内心里的柔软处,也被狠狠地触动了。 “师父,小甲终于找到你了。” 沈甲微微抬头,擦拭去了眼泪,跪在地上,看着李牧的眼神,充满了崇拜和炙热。 一如当年。 这一刻,威震升仙之地的天魔族新生代准帝,仿佛是一个流浪在外受尽了委屈的孩子,在父母面前在诉苦一样。 实际上,这也是李牧没有想到的。 毕竟时过境迁,双方的身份地位,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尤其是面临着宿敌种族之隔,就算是沈甲装作不认识,也是有可能的。 “傻小子,起来吧。” 李牧将沈甲扶起来。 “当年我魂飞风云大陆,历练修为,飞升之后,便回到了人族世界,本以为你我师徒之间,永无再见之日,没想到竟然在这样的场合下,再度相见。” 李牧也是唏嘘不已。 他短短几句,将事情的原委,简略说了一遍。 这也算是对沈甲做一个交代吧。 “徒儿一直都在寻找师尊,一刻未感忘记。”沈甲道:“师弟师妹如今应该还在风云大陆,姐姐如今想必也过的很好,天道宗威震风云大陆,昔日的一切,都很好。徒儿也是安排好了一切,才放心飞升。” 可以想象,当年李牧飞升之后,沈甲为了维持天道宗的霸主地位,在风云大陆上,也是费了不少的心思。 “辛苦你了。” 李牧拍了拍沈甲的肩膀。 他收过不少的弟子,但现在来看,沈甲无疑是其中最优秀的一个,也是成就最高的一个。 只是,宿敌种族之隔啊。 这也是为什么李牧刚才释放力量,将擂台上发生的一切,都完全隔绝的原因。 沈甲的恭敬和尊崇,纵然让李大魔王虚荣心得到了满足,但他也在为沈甲考虑。 像是刚才,沈甲噗通一声就跪下,这惊世骇俗的一幕,要是落在域外天魔诸多强者的眼中,还不知道要掀起什么样的惊涛骇浪。 李牧自己固然会受益无穷,威风八面。 但日后沈甲想要在域外天魔一族中立足,却是千难万难,甚至还会被追杀,无立足之地。 “只要能够找到师父您,小甲就算是再辛苦,也是值得的。”沈甲此时,整个人都被一种难以形容的兴奋之感包裹着,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为师也没有想到,你能够成长到这种程度。今日一战,为师几乎就要败于你手。”李牧笑道。 沈甲连忙道:“师父谬赞,小甲早就看出来了,师父一直都有留手,未尽全力,否则,小甲早就败了。师父的手段,宛如天神,岂是小甲可以对抗。” 哈哈。 李牧乐了。 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瞎说大实话的毛病,得改改。 “从此之后,弟子愿一直都追随侍候在师父您的身边。再也不离开了。” 沈甲一脸憧憬地道。 这是他平生之愿。 无关争霸,无关力量,无关生死,无关仙道。 仅仅只是想要跟随在这个人身边而已。 这是初心。 李牧摇摇头,道:“那你在天魔族中的亲友呢?你的袍泽,你的姐姐,还有你的朋友们,你要放弃他们吗?” 沈甲脱口而出道:“弟子在神族内,并无多少朋友……” 这话还没有说完,他突然说不下去了。 因为他想起了传授他衣钵和准帝本源的顾铁衣。 这位神族的前辈,将他的一切,都给了自己,在自己的身上,寄托了所有的希望。 沈甲又想起了其他一些在暴**之中宁愿自己牺牲,也拼死保护他的神族强者,那些追随在自己的身边,用血肉之躯,抵挡叛**者的杀戮,倒下之前,依旧用欣慰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袍泽…… 突然之间,话到嘴边的时候,沈甲无比茫然却也无比清晰地意识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好像不知不觉之间,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他的肩膀上,已经承载了一些之前没有意识到的重量。 李牧无声地微笑,看着沈甲。 这个傻徒儿,有一颗赤子之心。 这或许也是他修为武道能够有今日成就的原因之一。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这八个字,在他的身上,体现的再清晰不过。 而这样一个重恩的人,又怎么可能逃得过红尘人情的羁绊? 一入江湖,身不由己。 这句话,从来都是至理名言。 不管是高高在上的武道皇帝,还是低到尘埃里的贩夫走卒,都逃不出这八个字。 “我……”沈甲看着李牧,突然将心一狠,道:“弟子……管不了那么多了,弟子只想要跟随在师父身边。” 李牧笑了笑,摸了摸沈甲的头发,道:“你这是在骗自己。” “可是……”沈甲着急地想要解释什么。 李牧道:“既然你都已经知道我在混沌世界了,为何还要拘泥于一定跟随在我的身边呢?想要见为师的话,任何时候都可以见啊。” 沈甲着急了:“弟子就是想要待在师父身边。” 李牧心中感动,但却摇头,道:“为师不会让你这么做的。” 沈甲惊讶地看着李牧。 李牧道:“离开天魔族,加入人族,你的确是可以侍奉在为师身边,但也会让你觉得,自己的心中有亏欠,亏欠那些对你好的袍泽,会种下心魔,心境受损,日后在难有寸进,更会让你在天魔族的历史上,遗臭万年,人人喊打,也许任何与你有关的人,都会在天魔族内收到牵连……你想要这样吗?” 沈甲的面色数变。 他醉心武道,不善人际关系,但不是不懂这些。 仔细想的话,也明白,若是要选择从此之后,跟随在李牧的身边,会有什么样的压力。 “回去吧。” 李牧道。 “回到你的种族,发挥你的能力,若是你可以做到,有朝一日,登临绝巅,成为天魔族的领袖,以大毅力、大智慧来化解人族与天魔族之间的世仇,只有那时,才能真正毫无压力地追随在为师身边。” 李牧说完,看着沈甲。 沈甲脑海中,似是有黄钟大吕在轰然作响。 他的眼中,流溢出邪信徒一般的狂热和崇拜。 原来这才是老师的宏愿吗? 原来这才是老师的道誓吗? 化解世仇恩怨,让世间再无杀戮仇恨? 这是真正圣人要做的事情啊。 老师不愧是老师。 老师的格局和气魄,这世间,又有几人能比? 基于对李牧的崇拜,沈甲一瞬间,本能地就将李牧话语之中的意义,上升了无数个层次,直接升华到了圣人的程度,并且一下子,就代入到了这样伟大而又高尚的‘历史使命’中去了。 在他的心中,李牧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弟子愿意遵从师父的教诲,立誓为此奋斗,百折不悔。” 沈甲竖起三指,立下了道誓。 升仙之地上空,顿时有道音滚滚,雷鸣阵阵。 这样的异象,更是让周围观战的诸方,心都悬到了嗓子眼里。 看不清楚擂台上发生的画面,听不到任何的打斗的声音,天空中这样突如其来的异象,似乎隐隐说明着,擂台上的战斗,已经到了远超出他们想象的程度,激烈到引发了天地异象。 果然不愧是最终决战啊。

下一篇   1133、冥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