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6、遭遇战 - 圣武星辰

1136、遭遇战

混沌世界,陷入到了巨大的灾难之中。 仙劫降临,不只是人族遭劫。 妖族大地上,亦有杀戮纷起。 有大宗妖王妖皇,被击得化作原形,枷锁加身,成为奴隶坐骑,稍有不从,立即杀戮,抽经剥皮放血…… 从仙界降临的仙人们,模样千奇百怪,不同的势力,不同的种族,唯有一样是相同的□d□d 杀戮和征服。 妖族的诸大圣地,大族,皆被攻击。 许多妖族大族主城被攻陷,生灵涂炭。 但也有诸多巨城,竟是很艰难地守住了。 不知道为何,进攻妖族的仙界堕仙势力,竟是要比进攻人族的弱小了很多,攻势也不如进攻人族那般激烈强硬。 相同的事情,发生在了羽族、天魔族中。 而天魔族所受戕害,仅次于人族。 混沌世界,一日之间,彻底陷入战火。 …… 太玄书院。 整个东星村所在的地方,都已经拔地而起,漂浮在了虚空之中,化作一座巨型的浮山。 当初李牧的建造设想,也大多得以实现。 各种阵法加持之下,太玄书院初具规模,虽不能与那些底蕴深厚的圣地相比,但也足以当世称雄。 此时,太玄书院也正在遭受着猛烈的攻击。 为首者,竟是雷道祖山的雷祖。 他一身黄金甲胄,手持黄金长剑,化身领军的将领,身后三十尊黄金奴仙,还有密密麻麻的黄金战斗傀儡,四面八方将整个太玄书院包围。 轰隆隆! 密集的攻击,正在不断地撼动太玄书院浮山的阵法护罩。 “鱼前辈,你终究无力回天,与其苟且龟缩,何妨现身一战?即便是战死,亦死得其所。” 雷祖面带残忍冷笑,大声地喝道。 当初一战,他败于老神棍之手,耿耿于怀。 此次终于得仙人甲胄金剑加持,战力狂飙。 他要斩杀老神棍,以正道心,重塑必胜意志。 老鱼精未曾回话。 太玄书院岿然不动。 “攻击,击破阵发护罩,其内之人,斩尽杀绝,鸡犬不留。” 雷祖因冷冷地下令。 他身后一直未曾加入战斗的三十名黄金奴仙,化作流光,加入战场。 局势激变。 清风明月、郭雨青邱引众人,站在护罩之内,看着犹如蝗虫一般铺天盖地而来的青铜战斗傀儡,面色愤怒。 “都说仙道无情,然则仙人更无情。” “简直是邪恶。” “这些青铜大军,就是李.大.师口中仙界大势力之一的青铜陵的傀儡吗?” “李.大.师为什么知道这么多关于仙界的事情?” “他不是说自己曾经去过仙界吗?” “不知道为什么,总是难以完全相信李.大.师说的话啊。” “别管那么多了,依照计划形式,先捉进来一个青铜战斗傀儡,我研究研究。”清风平日里多么冷静的一个人,此时也不由得兴奋地舔了舔嘴唇。 李.大.师的计划,光是听一遍,就让人兴奋啊。 …… …… 逃亡,**林。 风声鹤唳。 难以形容的恐惧,将谵语圣地侥幸逃出来的一群弟子笼罩。 她们在夺路而逃。 噗通! “师姐,我……我不行了,别管我,你们快逃吧。” 一位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从低空中摔落。 她面容清秀姣好,眼神清纯,脸上还有一点儿可爱的婴儿肥,真元耗尽,右腿血流如注,控制不住伤势,整个人衰弱到了极点,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流着泪道。 “不,我背你,我们一起走。” 疏影师姐咬牙道。 嘉宁师妹冲过来,将小姑娘背起,道:“走,一起走,谵语圣地如今就剩下我们二十五个姐妹了,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小姑娘流着泪,明明已经害怕到了极点,无比惊恐,却还是强撑着,颤抖着道:“我的伤势发作,伤口中那种邪恶之力爆发了,难以压制,敌人很快会感知到,循迹而来,诸位师姐,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哪怕是最后一个人,我们也要活下去,将圣地传承,保存下来……” 其他女子都沉默了。 谵语圣地半日而亡,长老以上强者,悉数战死。 圣主生死不知。 最终无奈之下,门下弟子分头逃亡,以期保存谵语圣地一丝火种。 其中嘉宁和疏影二人一路,乃是主线。 如果他们活不下来,那谵语圣地的传承,有可能断绝。 最终,在少女以自尽相逼之下,疏影师姐等人,不得不含泪火速撤离。 “娘,你在哪里,我……蕊儿害怕啊。” 少女目送师姐们离开,忍不住低声啜泣。 她才十几岁,还只是一个孩子。 哭泣着,强忍着。 恐惧让她的身体不断地哆嗦着,但却无法让她的心颤栗。 她用尽全身的力量,朝着师姐等人相反的方向爬去。 堕仙之力的伤口发作,上皇境巅峰的她,连走路都无法做到了。 只想朝着相反的方向,爬的远一点,再远一点。 能多拖延一段时间,哪怕是为师姐们争取几十息的时间。 轰隆! 一个钢铁一样的身躯,从天而降。 岩石飞迸。 这是一个全身都笼罩在金属甲胄中的战斗傀儡。 他全身都散发着猩红色的光氲。 就是无数个这样的钢铁傀儡,像是魔鬼一样,毁灭了谵语圣地。 小姑娘亲眼看到,自己师父头颅被这样的钢铁魔鬼砍下来,看到无数的长老、师姐师妹在这些魔鬼的屠刀之下倒下。 本能的恐惧,淹没了少女。 她缓缓地抬头,看着眼前这尊浑身上下散发着暴虐杀戮气息的钢铁魔鬼,眼泪无法控制。 恐惧让她颤抖。 恐惧也给了她最后的勇气。 她咬牙,竭斯底里地吼叫着,冲杀过去…… 这尊钢铁傀儡只是轻轻一抬手,就将小姑娘的攻击打散,将他的脖颈握住。 巨大的力量,灌入体内,粉碎了小姑娘体内一切的真元。 “在哪?” 钢铁傀儡说话的声音,像是两块精铁在撞击,锵然撞击,冷酷而又残忍,没有丝毫的感情。 血水从小姑娘的口鼻中涌出。 她圆睁眼睛,没有说话。 “那就死吧。” 钢铁傀儡并不想过多浪费时间,直接宣判了小姑娘的死刑。 钢铁手指扭动,发力,如同捏虫子一样,要将其捏死。 就在这时□d□d 嗖嗖嗖! 人影闪烁。 竟是三名修士,不知道从何而来,落在了旁边。 “嗯?”钢铁傀儡看向这些下界人族修士。 小姑娘勉强扭头。 她看到了一个身穿白衣的短发英俊少年,看到了两个美丽的女子,站在少年的身边。 俊男美女。 一看就让人眼前一亮。 但,危险啊。 少女想要大声地喊快逃。 但她已经虚弱的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钢铁傀儡猩红的眼神,略微波动:“又有食物上门了。” 它手中的战戈,猛然刺出。 空气爆裂。 “嗯?” 英俊的短发白衣少年,轻飘飘地抬手,朝着战戈抓去。 少女虚弱而又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灾难降临的如此突然,以至于混沌世界的很多种地阶层的修士和武者们,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将面临着什么样的可怕敌人。 少年大意的表现,注定了他将被战戈洞穿。 但是,下一瞬间,预料之中的惨叫声,并未响起。 少女颇为意外地睁眼。 却见少年的掌心,握住了战戈的矛头,就如同轻轻握住了一根草芥一样,那白皙的手掌,并未有丝毫的伤痕。 反倒是足以瞬间摧毁天尊境修士的战戈,犹如铸在了他的掌心里一样。 钢铁傀儡奋力扭动战戈,发出钢铁悲鸣之音,但却丝毫不能动,将战戈的矛身,扭曲犹如麻花一样。 “堕仙的力量气息,低级傀儡。” 少年略微观察之后,掌心猛地一顿,一推。 轰! 钢铁傀儡握着战戈的右臂,瞬间炸裂为齑粉。 流光一闪。 少女猛然觉得,一双温暖的手掌,将自己扶住,眼睛余光看到钢铁傀儡已经变了形头颅,像是破球一样飞了出去。 “这少年,他竟然……将这钢铁魔鬼给杀了?” 一种难以置信的震骇,在少女的心中荡漾开来。 同时,她又感觉到,一股暖暖的热流,顺着少年的手掌,涌入身体,体内的异力,瞬间被摧枯拉朽样祛除,伤势亦在飞快的复原着。 “你没事吧?”少年温润温暖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啊?哦……没事了,我……多谢。”少女有点儿手忙脚**,连忙自己站稳了,从少年怀里脱出来,面红耳赤。 “谵语圣地的弟子?”少年微笑着,道:“我叫李牧,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牧? 好像是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名字。 少女道:“在下独孤凰,谵语圣地栽花长老们下弟子……”她说了一半,突然想到了什么,道:“走,快走,快离开这里,有强敌……” 话音未落。 嗖嗖嗖嗖! 远处天穹,一片黑压压的光影闪烁。 数百以计的钢铁傀儡,似是蜂群一样,瞬息即至,轰轰轰落下来,砸在地面上,尘土飞起,像是陨石坠落一样。 独孤凰的面色狂变。 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 刚才被打扁的那个钢铁傀儡,竟是并未彻底死去,残破的身躯,散发出道道诡谲的猩红色纹络,难以察觉的能量波动,悄无声息地散发出去。 它发出信号,引来了钢铁傀儡大军。 独孤凰一下子绝望了。 这么多的魔鬼,叫做李牧的少年,就算是再强,也不可能杀得完吧。 李牧笑了笑,道:“都处理了。” 少女独孤凰惊讶地看到,站在李牧身后的那两个美丽女子,微微点头,朝着围在四周的数百钢铁傀儡大军冲了过去。 两个女子的表情云淡风轻,姿态轻松的好像是在盛春四月去风景优美的郊外去踏青,而不是去战斗―― 还有一更

上一篇   1135、仙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