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0、捆仙绳 - 圣武星辰

1140、捆仙绳

李牧心中大吃一惊。 被发现了? 是陷阱?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他手中刀势,没有丝毫停顿变化。 继续斩下。 一刀既出,万山无阻。 狭路相逢勇者胜。 这个时候再变招,反而是会让前势尽丧。 拼的,就是气势。 那仙人见状,冷漠鄙夷一笑,看似缓慢,实则快到了极点,抬起一指,指尖闪烁一个仙道符号,璀璨夺目,点向冥刀的刀锋。 一股沛然莫御之力,澎湃而出。 飞仙之力,果然是强大到了难以形容。 说时迟那时快。 这惊天一指,已经点在刀刃上。 李牧已经做好了反震之力传来的准备,脑海之中,亦是瞬间就想到了无数应对之策。 但是 一道声音传来。 噗! 是刀刃入肉鲜血飞迸的声音。 手中刀毫无阻塞,劈斩而下。 仙人的指头,连同他的额头,身躯,被一刀斩过。 这尊飞仙,被劈成了两片。 一道血线,以他的额头为中心,向下蔓延。 李牧呆了呆。 假身? 诱饵? 不好,上当了。 他心中骤然jing兆大作,一身功法,催动到了极点,冥刀紧握,已经做好了承受疾风骤雨攻击的准备。 然而,想象之中的攻击,并未到来。 那飞仙的脸上,却露出了比李牧还震惊的神色。 “三品……仙刀?” 他声音嘶哑,像是受到了极度震惊一样,有些颤抖。 然后 噗! 血浆飞迸。 飞仙的身躯一分为二,朝着两边倒下。 李牧怔住。 什么情况? 这好像是……死了? 一尊飞仙,被自己一刀劈死了? 我勒个大槽。 这么不抗揍? 李牧真的是有点儿懵逼。 这飞仙不是早就发现自己进入到了大殿之中吗? 刚才的飞仙,分明像是一个等待猎物进入陷阱的猎人一样,在等待着自己,那信心十足的表情,那智商在线的话语……怎么就死了呢? 这货不会是个戏精吧? 碰瓷? 还是自杀? 李牧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刀。 所以说,仙器三品的冥刀,只要是砍中了,就可以瞬间秒杀飞仙境界的仙人? 所以说,这个飞仙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手中,竟然还有一柄三品仙器,所以装逼失误,把自己给玩死了? 所以说……自己赢了? 李牧哭笑不得。 这大概是有史以来死的最冤的一位飞仙了吧。 他在整个大殿之中,以竖眼仔细观察搜索,再无其他任何能量波动,可以确定,这飞仙真的是死的透透的了。 他蹲下来,仔细观m察,目光落在了仙人腰间的一个百宝囊上。 摘下来一看。 这百宝囊竟是没有什么禁制,也不知道是本来就没有,还是因为飞仙已死禁制消散了,李牧很轻松就打开。 数道不同氤氲的宝气仙光,从袋口冒出来。 “卧槽,发财了。” 李牧的心,砰砰砰地狂跳了起来。 不愧是来自于仙界的百宝囊,其内储存空间极大,装着各种东西,有控制钢铁傀儡的令牌,有暗红色的仙气晶体,有一些仙道功法册子,还有大小数十件兵器,有甲胄,有刀剑,还有一些大钟、珠子等奇门兵器。 李牧一眼扫过去,就可以百分之百确定,这绝对是自己有史以来拆过的最富的一次快递。 都是仙界的宝贝啊。 “咦?还有一根金光闪闪的绳子?” 李牧看到,百宝囊的最深处,一根金光灿灿的绳索,最是引人注目,释放出的宝气仙光也是浓郁,一看就知道,这绳索绝对是最值钱的一件仙器。 李牧动心了。 他拿起绳索,发现其内也无丝毫的禁制,竟是无主之物一样。 想来是因为这尊飞仙被李牧以冥刀斩杀,连元神都破灭了,所以留在金色绳索之中的印记,也随之消散了。 神识灌注进去。 “捆仙绳。” 三个字在李牧的脑海之中闪烁出来。 然后一串莫名气息浮现,是关于捆仙绳威力以及如何cao控捆仙绳的法门。 竟然还附带产品使用说明书? 李牧一看,就兴奋起来。 笑的像是一个白痴。 “仙界出品,果然精品,这捆仙绳虽然只是一个二品仙器,但连谪仙都可以捆住,只要被捆,根本挣脱不出来。” 这玩意可是好东西啊。 李牧想一想,也有点儿后怕。 幸亏这大殿里的飞仙,是一个傻子,关键时刻非要装逼,被一刀砍死了,否则,要是他将这百宝囊里的宝贝施展出来,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先将这【捆仙绳】炼化再说。 冥刀之中,有银色仙火。 炼化仙器的法门,李牧也会。 当下毫不迟疑,李牧直接就在这大殿里祭炼了起来。 此地危险,多一件宝贝,就多一份自保实力。 不过一盏茶功夫,就祭炼完毕。 李牧站起来,将捆仙绳缠在腰间,运转自如。 “该去解决其他两尊飞仙了。” 李牧走出大殿。 …… …… 地牢里。 “师姐,我们怎么办?” 独孤凰眼中冒火,指甲深陷到了掌心肉里。 疏影咬牙道:“忍,等。” 地牢里,响起女修们咒骂哭喊声。 数息之前,有两名奴仙,冲进来,正在眼冒yin光地在女修们中间挑选,随意扯去女修的衣裳,上下其手。 占据谵语圣地的仙道势力,乃是仙界之中一个色修势力,名为【妙欲阁】,以男女为炉鼎,作为修炼的器具,所以才挑选中了谵语圣地为目标。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攻陷了谵语圣地之后,到没有后进行疯狂杀戮,而是留了一些体制上佳,年龄合适的女修,当做是炉鼎,修炼资源,慢慢消化。 这一日来,受辱女修,数量不少。 此时两个奴仙进来,显然是已经轻车熟路。 他们在女修之中挑选一阵,各自拖着两个奋力挣扎的女修,来到了地牢中间的空地上,也不忌讳其他人,直接开始脱衣解带。 两个女修的咒骂和哭喊声,在地牢里响起,尖锐刺耳。 依靠李牧所赠仙道符文隐匿身形的疏影和独孤凰看到这一幕,目龇欲裂。 但她们只能强忍着。 此时现身,以她们的实力,并不能改变事实。 且有可能坏了李牧的计划。 就算是谵语圣地都死绝了,也据对不能再做出危害到李牧的事情。 这是疏影心中唯一的念头。 眼看着那两位师妹,就要受到凌辱,疏影心中在滴血,一口贝齿几乎咬碎。 就在这时 轰轰轰! 地牢震动,四个巨大的钢铁傀儡,从入口处冲了进来。 “嗯?怎么回事?” “是哪个混蛋下的命令,开这种玩笑?” 就要挺枪上马的两个奴仙,动作停下来,眼中都露出了惊怒之色,还以为是那个同伴,故意cao控战斗傀儡闯进来开玩笑。 没想到 轰轰轰! 战斗傀儡直接对他们二人出手。 两个奴仙,提着裤子,狼狈地躲避开去。 “住手。” “玩笑开过了啊喂。” 两人都怒起来。 关键时刻被打断,这种感觉,最是让男人愤怒。 但四尊钢铁傀儡却像是疯了一样,对两名奴仙进行攻击,整个地牢,都轰隆隆地震动了起来。 “不对,出事了。” 其中一名奴仙终于察觉到,事情可能和自己想象中轰的不一样。 不是同伴开玩笑。 这四尊钢铁傀儡,分明是要杀了他们。 怎么回事? 这个问题,同时也在隐身暗中的疏影和独孤凰的脑海中冒起。 难道……李牧得手了? 两人心中,顿时涌动狂喜。 这时 咻咻! 两道金光从入口处急电一般进来,在地牢之中一闪。 噗噗! 脱困出来正要反击的两个奴仙,身体一窒,眉心沁出血迹,僵硬在了原地。 而那四尊钢铁傀儡,也瞬间都停止了下来,原地不动。 “救人。”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疏影和独孤凰的耳边响起。 是李牧的声音。 两位美丽女修如闻天籁。 她们第一时间现身,将地牢zhongyang那两位衣不遮体的师妹扶起来。 同时,那两道斩杀了奴仙的银色刀光,在地牢中画弧一闪,然后整个地牢里的仙道禁制,瞬间消失,囚禁在这里的女修们,骤然觉得体内封印也消散,久违的力量,重新回到了体内。 “来不及解释了,大家快随我冲出去。” 疏影师姐镇臂高呼。 按照李牧的原计划,一旦出现**象,疏影和独孤凰要第一时间将女修们组织起来,有序地趁**撤离。 然而,当数百女修从地牢里冲出来,他们一下子就茫然了。 尤其是独孤凰和疏影两个人。 想象之中李牧狼狈万分地吸引仙人们的注意力,将整个营地弄得**七八糟、烟尘火焰冲天的画面,并未出现。 放眼望去,一切都处于静止状态。 原本飞天巡逻、开矿采石、伐木生火、开辟阵法的钢铁傀儡,一个个就像是死了一样,安安静静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似是雕塑。 倒是那数十名奴仙,一个个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眉心一点红,竟是已经气绝,死的不能再死了。 竟然都死了。 看到女修们出现,那些钢铁傀儡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这……发生了什么情况? 李牧呢? 疏影和独孤凰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惊。 而那些女修们,劫后余生,惊惶之余,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了独孤凰和疏影。 在数百女修的心中,天降神兵一样的疏影两人,不啻于救世主一般,还以为这一切,都是她们两人的安排。 “难道李公子竟然……把这些奴仙,都杀光了?”独孤凰的声音中带着梦呓般的颤抖。 疏影的目光,看向了东方最高的三座大殿。 李牧告诉过她,这营地中最可怕的并非是钢铁傀儡和奴仙,而是占据着这三座大殿的三尊可怕的仙界强者。 那么现在,李牧是在和那三尊最可怕的存在生死战斗吗?

下一篇   1141、位列仙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