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4、太玄会战(2) - 圣武星辰

1144、太玄会战(2)

王诗雨是一个普通的地球人。 她的命运,因为老神棍传送李牧时候,一个错误而改变。 她曾经渺小如尘埃。 也曾经化身为剑神。 哪怕是经历了无数的风霜雪雨,她依旧有一颗单纯的心。 她修炼剑术,为了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也为了能够追随李牧的步伐。 当然,也为了行侠仗义。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 明知道走出太玄书院的护罩,将会非常危险。 甚至于事无补。 但她还是出手了。 仙剑弧光,划破虚空。 那些抬起的破天力士的屠刀,一一击碎。 长风猎猎。 风拂动王诗雨的黑色长发。 她面容凛冽,神色锋锐。 “哈哈哈哈。” 雷祖大笑了起来。 虽然出来的不是老神棍,而是王诗雨,但这已经足够了。 因为他知道,王诗雨在李牧心中的份量。 捉住这样一个人质,胜过斩杀无数头颅。 叮! 雷祖出手了。 雷电仙剑一震,一道紫色剑光,飞射出去。 王诗雨早就有防备。 叮! 她手中的仙剑一挡。 身形被震得倒飞出去。 但只是微微一顿,旋即破空声响起,王诗雨剑光如虹,身剑合一,瞬间就到了雷祖身前。 嗤嗤嗤! 剑气弥漫,剑光忽隐忽现。 王诗雨的剑术,传承丰富。 而她最强的剑道,来自于刀剑神皇丁浩。 这等神皇剑术,施展开来,漫天剑光,宛如大日烈光一样,璀璨刺目,浩浩荡荡,光明正大,威力无穷,屡屡剑气冲天而起,似是要将天上的星辰都斩落下来一样。 雷祖实力修为,比王诗雨高出了无数,战斗经验更是远超,但是在王诗雨这等高明的剑术之下,仓促间,竟是被压制了。 “小贱人。” 雷祖恨极,不顾一切,催动了身上的全部力量反击。 轰轰轰! 雷光闪烁。 剑气纵横。 转眼一炷香的时间过去,王诗雨虽然落入了下风,但竟是在短时间之内,维持了一个不败的局面。 但也仅仅是不败。 想要从屠刀之下,将那些妇孺老人婴儿就下来,却是万万不能。 太玄书院中,清风明月等人,几乎要被急死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明月像是被人踩到了尾巴的兔子一样。 邱引和郭雨青,也如热锅上的蚂蚁。 清风的眉头,紧紧地皱起。 他的脑子在飞快地运转,但却想不出来任何好办法。 太玄书院,毕竟建造日短,根基浅薄,底蕴不行,除了王诗雨之外,剩下能够影响战局的,就只剩下一个李.大.师了。 虽然李.大.师平日里看起来不靠谱,但在这种事情上,却从来不会让人失望。 到现在为止,他还为出手,那大概是无法出手。 还在为花想容治疗之中。 否则,早在雷祖一开始屠戮人族强者的时候,他就出手了。 现在,该怎么办? 他的脑海里,闪过无数办法,但都被否决。 就连不死天厥之中的一些秘密武器,施展出来,也是无用。 毕竟不死天帝只不过是武道皇帝而已。 而如今的雷祖,却是投靠了仙族,带着仙道大军降临。 轰! 可怕的爆炸声响起。 “噗……” 王诗雨的身形,朝后飞跌,口中喷出鲜血。 “哈哈,小贱人,你纵然有仙剑在手,实力却是太弱了……奥义?九天雷牢,给我封印了。” 雷祖大笑。 他掌心一个古雷道仙符,闪烁紫色极道雷光,脱掌而出,朝着王诗雨砸下。 “不好。” “和他拼了。” 邱引和郭雨青一看,再也无法坐视,直接冲出了书院护罩。 “退回去。” 王诗雨大喝。 她反手一挥,一股沛然莫御的无形之力,直接涌出,将刚刚冲出阵法的邱引和郭雨青两人,重新震了回去。 同时,王诗雨手中的仙剑,突然光华大作。 “流霜留痕剑。” 剑影如霜,八百里冰封之力席卷而出。 轰隆! 天空之中,剧烈的能量爆炸声响起。 “嗯?” 雷祖大吃一惊。 这一剑的威力,令他竟然隐隐心寒。 打出去的【九天雷牢】封印奥义,被这一剑斩碎。 而且,若非是雷祖的身上,披着仙道甲胄,说不定,已经被这一剑给伤了。 这个小贱人,竟然掌握着如此剑术? 那绝对不是凡间剑术。 是仙道剑术。 她手中有仙剑,又掌握了仙道剑术,莫非……这个小贱人,也来自于仙界不成? 王诗雨一击得手,只觉得体内的真元激荡,有些紊乱,喉头辛甜,差一点儿一口逆血喷出来。 但她强行压下体内暗伤。 “杀。” 人剑合一,宛如一道神光,进入了极速流光状态,在虚空之中,忽隐忽现,划出诡谲绝伦的弧线,斩向雷祖。 “哼,今日我若连你这个小辈,都擒不住,何谈晋入仙界?” 雷祖厉喝。 他亦催动手中仙剑,施展雷极剑术还击。 锵锵锵! 密集的兵器碰撞之声,在天地之间响起。 两大强者,都进入到了极速流光状态,周围的人,肉眼根本无法不会做到他们的身形。 只有双剑相交时候,剑光迸射,一青一紫的剑光在天穹不同的方位迸发出来,才昭示着,他们在那片虚空之中交手一次。 两大强者的身影,也才残光一现,转瞬即逝。 剑光不断地迸射,不断地撞击。 轰! 足足一炷香的时间。 天空之中,一声巨雷般的炸裂声响起。 鲜血洒落。 王诗雨的身形,如同断了线的纸鸢一样,跌跌撞撞地后退。 她的口鼻五官之中,都有鲜血溢出。 手中的那柄仙剑,亦是寸寸断裂。 毕竟是轮回仙球所奖励的下品仙器,而且还不完整,剑身有所残缺,在经历了这么久的战斗之后,终于是难以承受巨大的撞击之力,彻底碎裂了。 王诗雨的手中,只剩下了一个光秃秃的剑柄。 “哈哈,贱人,没有了仙剑,你如何与我相抗?”雷祖脸上闪烁着阴狠之色,大笑道:“听闻你乃是李牧的心爱之人,哈哈,若是我今日将你捉住,剥光了展示于万军之前,哈哈,姓鱼的会不会还忍住不出手呢?” 王诗雨此时,距离太玄书院还有两千米。 她与太玄书院之间,还挡着一个雷祖。 想要退回去,没有可能了。 面对着毫无大帝风度,已经彻底堕落的雷祖,王诗雨的表情,不喜不悲。 她的心,前所未有的宁静。 就像是清风吹过蔚蓝的天穹,朵朵白云随遇而安,云卷云舒,风轻云淡。 她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仙剑剑柄,然后松手丢弃。 反手再拔剑时,拔出来的是那柄锈迹斑斑的锈剑。 这柄剑,是师尊所赐。 施展师尊所传授的剑法时,这柄看起来随时都会锈断的长剑,却有着别样的威力。 但,它毕竟是凡兵。 如何与仙器争锋? 当然,这不重要。 对于一名剑士来说,一剑在手,心中便是天下无敌。 手中只要有剑,便无所畏惧。 “老杂碎。” 王诗雨抬起头,看着雷祖。 “来,再战。” 王诗雨震动锈剑,再度出手。 雷祖冷笑:“困兽之斗,你这是找死。” 身影犹如极光,茫茫剑意铺天盖地。 叮叮叮叮! 一连串密密麻麻的撞击声。 虚空中,火星四溅。 太玄书院的众人,心简直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那柄锈剑,一口气都可以吹断,怎么可能抵挡得住雷祖的仙剑? 太多的人,忍不住了。 不行。 不能这样看下去了。 让一个女子,在外面奋战。 而他们,却要心安理得地隔着护罩,贪生怕死吗? 不。 出去一战,哪怕是不能改变战局,但终究无愧自己的武者之心,有死而已。 “走。” “拼了。” “生亦何欢,死亦何惧?” 太玄书院中,无数的人族强者,发出怒吼。 就在众人要冲出阵发护照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无比清晰地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耳边―― “老老实实地待着,添什么乱呢。” 所有人的身形,瞬间都为之一窒。 是李.大.师。 是那个当初击败过雷祖的李.大.师。 您老人家,终于出现了啊。 明月更是直接跳了起来,道:“老爷子,快,诗雨姐姐有危险……” 老神棍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响起:“瞎担心,放心看着,小妮子输不了。” 众人闻言,都是一呆。 输不了? 仙剑都被打碎了。 浑身是血。 现在手中就只剩下了一柄锈迹斑斑的破剑,怎么可能输不了? 再不管,王诗雨就要战死了吧。 “这小妮子,是个小糊涂蛋。” 老神棍的声音,似是在感叹,又似是在嘲讽,飘飘飘荡荡地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 “明明手中,有着举世无双的至尊之刃,却偏偏要那那柄什么狗屁仙剑去迎敌,早点儿把这锈剑拿出来,早就赢了。” 嗯? 这话一出来,所有人都是一愣。 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此时王诗雨手中的破破烂烂扔到马路边都没有人捡的锈剑,才是真正的至尊之刃,而之前那柄神光万丈的仙剑,竟然是不如这锈剑? 这……不会是真的吧? 李.大.师您老人家,是不是看错了啊。 “大家快看……” 清风突然一脸震惊地指着远处天穹战场。 叮叮叮叮! 依旧是密密麻麻的剑刃撞击之声,仿佛是狂风骤雨打芭蕉,连绵不绝。 一簇簇的火星,在天空之中绽开。 瑰丽而又灿烂。 战斗依旧在持续着。 众人反应过来,猛然意识到,凭着一柄锈剑,王诗雨竟然坚持了下来,连续与雷祖交手不知道数千剑,而那锈剑……还未断裂。 呃呃呃……求一下月票,你们会不会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