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5、太玄会战(3) - 圣武星辰

1145、太玄会战(3)

之前因为太过于关心王诗雨安危,以至于关心则乱,所有人都忽略了这一点。 现在才发现,那锈剑竟是完全抵挡住了雷祖的仙剑。 在雷祖仙剑疾风骤雨一般的攻势之下,锈剑久久未断。 竟然挡住了? 仙剑都挡不住的雷祖仙剑,竟然被一柄锈剑给挡住了? 不。 不只是挡住。 众人很快就意识到,事情不那么简单。 战场中,一簇簇迸射出来的火星之中,淡淡的锈红,竟是已经隐约压制住了紫色的雷光。 王诗雨,正在一点一点地扳回战局? 这怎么可能? 所有人都觉得,事情之诡异,有点儿超出他们的想象。 不过,虽然不知道为何会如何。 但,这是好事。 太玄书院内,所有的目光,都牢牢地盯着虚空之中的战场。 轰! 又一次剧烈的爆裂之声响起。 天穹中,又有血光闪烁。 人影乍分。 两道身影,相隔千米,静止了下来。 太玄书院众人的心,骤然又提到了嗓子眼里。 撑住了吗? 王诗雨撑住了吗? 所有的目光,第一时间,都落在了王诗雨的身上。 身上的伤痕,似是没有增加。 五官之中溢出的血迹,已经淡下,不再明显。 小手臂上的衣袖,被震碎了,露出白皙如玉晶莹的肌肤,如羊脂白玉,莹润的肤色之中,有一种特别诱人的魅力。 手中的锈剑…… 完好无损。 那柄锈迹斑斑,剑身上有好几个地方,都快要锈透了的锈剑,被王诗雨紧紧地握在手中。 剑刃上,没有丝毫的缺口。 剑身上,也没有任何裂纹。 它,还是它。 哪怕它自己快要锈断。 其他兵器,都无法给它造成丝毫的伤痕。 这柄剑真的是……神了。 太玄书院的众人,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然后,他们再看向雷祖。 目光落在雷祖身上的一瞬间,所有人几乎可以百分之百确定,刚才人影乍分的一瞬间,战场之中爆发出来的血光,绝对是雷祖所留。 因为,雷祖受伤了。 一道剑伤,自左肩到右跨,几乎将他剖为两片。 他身上的银色仙道甲胄,竟是没有提供丝毫的保护,也被剖开。 鲜血顺着身躯,流淌下来,沿着手臂,顺着仙剑,丝丝缕缕,滴落向天空。 “你……”雷祖的脸上,震惊之色还未散去,死死地盯着王诗雨,道:“你手中到底是什么剑?” 王诗雨淡淡地笑了笑。 “锈剑,我师父说,曾经用来杀猪的。” 胜不骄,败不馁。 美女剑士此时的风度,令人心折。 雷祖的脸上,却是涌出难以形容的愤怒。 “你在仙界,必有依仗,既如此,为何还要帮助这些下阶的贱奴?”他怒吼道:“你可知,仙道联盟早就决议,要殖民混沌世界,你和你身后的势力,此举乃是与仙道联盟作对,后果你们承担不起。” 王诗雨笑了:“老杂碎,打不过,就开始讲道理了?” 雷祖的脸,火辣辣的。 王诗雨又道:“放心吧,我在仙界,没有任何依仗,来,出手……看把你吓的。” 雷祖的声音低沉了起来:“我给过你机会了,不要以为我怕你。” 他手中那柄仙剑,紫色的雷光闪烁,一圈圈的仙道氤氲迸发出来。 身上的伤势,以及那被剖开的甲胄,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王诗雨长长地吸了一口气。 生死之间,她突然领悟到了师父丁浩曾经说过的话。 诸多未曾领会的剑道真意,她终于大彻大悟了。 感谢勇气。 如果今日不曾从阵发护罩之中站出来,为了那些老弱妇孺一战,她永远都不会有这样的领悟。 她的剑道,也永远不会有寸进。 她双手握住锈剑,体内的真元,疯狂地灌注进入剑身之中。 同时,她的精神,她的意志,她对于剑道的虔诚,她对于天地造化的领域,也一起注入到剑身之中。 她的生命,她的热爱…… 她的一切,在这一瞬间,都灌注进入了锈剑。 嗡嗡嗡。 剑身缓缓地震动。 那斑驳猩红的锈迹,从剑身上脱离开来,释放出烈焰般的光辉,围绕着剑身急速旋转,如同诸天星辰围绕天道而行一样。 当那斑驳的锈迹脱落之后,真正的剑身裸露出来。 那晶莹如玉的剑身,似是蝉翼一样,隐约透明,只是看一眼,仿佛就可以让人的心神沉醉其中,圣洁浩荡的气息迸发出来。 握剑的王诗雨,整个人的气势,也变了。 剑意气息烘托之下,她傲然屹立,白裙飘飞,仿佛是天下剑道的化身一样,圣洁神圣的似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玄女剑神。 “不好。” 雷祖在这一瞬间,猛然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笼罩而来。 一种前所未有的呃恐惧,令他心胆欲碎。 “你这剑……” 那冰剑绝对有问题。 大问题。 那根本不是凡间之物。 至少也是高品仙器。 雷祖惊呼着,像是受了惊的鸭子一样,竟是不敢再战,直接转身就要逃。 成道无数年,漫长岁月之中,他第一次感觉到如此危险,连周身的天地道则,都在轰鸣,给他警告,即将到来的一击,绝对不是他所能抵挡。 他手中的仙剑,震动挣扎,似是要挣脱而去。 他身上的仙甲,亦鼓动起来,欲离体而去。 “死吧。” 王诗雨挥剑斩下。 这一瞬间,精神与意志共鸣,剑道与真元互动。 没有惊天动地的波动。 没有骇人听闻的剑光。 只有一道淡银色的剑气,无声无息地划破天空。 这剑气,就像是快刀斩过牛油,一道细不可见的痕迹之后,天空很快就重新愈合。 一切好像是没有发生一样。 逃出了约千米的雷祖,身形骤然僵硬下来。 他的脚步,在半空之中踉跄。 渐慢。 渐慢。 然后停了下来。 风吹过。 他身上的仙甲,从中破裂,脱落下来,很快又化作寒冷的齑粉,消散在空中。 他手中的剑,亦叮地一声折断。 然后,两截剑身亦粉碎。 雷祖缓缓地转身。 他的面目清秀儒雅,令人一看之下,便极易产生好感,一代宗师的风度,在往日,雷道祖山在人族十大圣地之中,威望极高,与雷祖不无关系。 他曾经高高在上,是万人敬仰的神话。 他曾经俯瞰众生,芸芸之灵一念抉之。 而现在,他的面目,却是如此狰狞。 比臭水沟里半腐烂的尸体,更让人恶心。 一道细细的痕迹,从他的身体正中间隐隐幻现。 体内惊世修为和力量,就像是气球里的空气一样,正在以惊人的速度不可逆地流逝。 “我……” 雷祖茫然而又不甘地张口。 鲜血从他的口中喷涌而出。 “我不甘心啊……” 边吐血,边怒吼。 他乃是堂堂武道皇帝,站在这个世界巅峰的存在,他得到了仙人的青睐,自立一族,有仙道甲胄和仙剑在身,他就要登临这个世界的最巅峰…… 他却要死了。 “不甘心啊……” 雷祖大吼,鲜血从眼眶,口鼻和耳朵里冒出来。 他脚步踉跄,看向王诗雨,充满了恨意。 王诗雨收剑,那锈剑重新又变得锈迹斑斑,毫不起眼,但此时,又有谁敢真的将它当成是一柄破剑呢? “是啊,不甘心,你没有想到,你也会死。” 王诗雨指了指下方那些死去人族强者的头颅。 “那他们甘心吗?” “他们被你屠戮的时候,在屠刀落在脖颈里的那一瞬间,他们甘心吗?他们的妻子儿女,甘心吗?他们父母家人,甘心吗?” “不甘心。” “不甘心又有什么用呢?” “他们不甘心,被你杀了,你现在不甘心,也得死。” 王诗雨的眼神,平静中有一种令雷祖颤栗的冰冷杀意。 雷祖的身形,开始破碎。 他艰难地扭头,看向破天力士大军:“救……救我……” 然而破天力士的回应,只是用收敛气息的大阵,将从雷祖身体里流逝出来的精血,全部都汲取过去。 就如同汲取那些被杀的人族强者精血力量时一样。 如同猪狗。 “不……”雷祖徒劳地想要抓住什么东西,但却跪倒在了虚空中,他看向王诗雨,哀求道:“我……我不想死,你救我,我……” 王诗雨的脸上,闪过厌恶之色。 身形一闪。 剑光流转。 她一剑直接刺入了雷祖的嘴巴,然后劲力爆发,嘭地一声,雷祖的脑袋直接爆炸了开来。 “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她一脚将雷祖的尸体,踹下了万丈高空。 就这么一脚,将一位高高在上的武道皇帝的……尸体,踹下了万丈高空。 太玄书院的众人,看的完全呆滞了。 看傻了。 这么……这么强的吗? 这可是手持仙器,身披仙甲的武道皇帝啊。 如同杀鸡一样,就给杀了。 当然,众人也看出来,最大原因,就在那柄锈剑上。 这锈剑,可太神了。 王诗雨的修为,在准帝境左右,一柄锈剑在手,竟然可以跨越大境界,斩杀雷祖……锈剑,只怕是仙界中才有的宝贝吧。 原来李.大.师早就看出来了。 这时,老神棍的声音再度响起。 “妮子,快回来。” 这声音,直接传到了书院浮山护罩外面。 王诗雨点点头,正要回去。 另外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哈哈,没想到,这个低等界域位面中,竟然还有这种宝物,小姑娘,别走了,把你的仙剑,给本仙献上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