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0、早就知道 - 圣武星辰

1150、早就知道

“我去。” 一位已经重伤的天魔族准帝,率领着麾下数十名亲卫,义无反顾地掉头冲去。 “你们走。” 这准帝在陷入大阵之前,高声怒吼。 顾铁衣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是妇人之仁磨叽的时候,也不说话,大声催促着沈甲等年轻天魔,不辨方向,疯了一样朝着远处逃遁。 这样的追逃,已经持续了足足有数十日的时间。 仙界先前三十六部之中,最大的三个仙道势力之一的【一剑宗】,是负责追杀剿灭征服域外天魔族的力量。 【一剑宗】的底蕴,丝毫不比【东玄仙门】差。 按照【暗血魔仙】传回去的消息,仙界先前三十六部的分工,极其合理。 越是强大的混沌世界势力,对面对的仙道实力,就越强。 以至于号称当世三大种族之一的天魔族,面对一剑宗的时候,几乎没有支撑多久,就被彻底灭亡,族内数大分支的主城,先后陷落,各大分城也被铲平。 血流成河。 尸骨如山。 流血漂橹。 沈甲、王拜相等人从升仙之地返回到天魔族领域之内时,战争已经接近尾声。 天魔族的武道皇帝,被重点针对,几乎无一逃出。 不是战死,就是被俘。 其下准帝,更是死伤无数。 唯有顾铁衣,带着约不足十万天魔族精锐,在其他袍泽奋不顾身的掩护之下,才勉强逃了出来。 【一剑宗】的追杀,疯狂、凶狠而又残忍。 与沈甲等人汇合之后的十万天魔,一路奔逃。 不过五日时间而已,就剩下了不足万。 一路上,但凡是遇到追兵赶至,便有天魔强者,主动转身迎战,为他人争取时间。 至今夜,准帝级的强者,就只剩下了顾铁衣和沈甲。 其他幸存者,都是天魔族中,天族最好,天资最佳,最为年轻,但是实力也不算是臻致顶级的一批真正的就菁英。 因为真正的顶级强者,都在一剑宗的面单上画了号,被重点针对,逃不出来。 这些天魔,昔日是当做族中未来中坚来培养。 而今日,面对大难,也是被优先守护和保存的对象。 只要这些人活下去,天魔族未来的崛起,就有希望。 半夜的奔逃,追兵渐少。 众人才来得及喘一口气。 但谁知道,才休息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远处天穹之上,便又有那恶魔杀神一般的破天力士身影出现。 顾铁衣面容坚毅,长身而起。 “小甲,带着大家,去人族,找李牧。” 他拍了拍沈甲的肩膀,没有再说什么,身形冲天而起,化作了一道流光,朝着天穹之上的【一剑宗】破天力士追兵杀去。 沈甲想要阻拦时,已经来不及。 他心如刀绞。 王拜相和顾铁衣,乃是天魔族新生代之中,最为优秀和卓越的惊世天骄,经历了升仙之地圣战的磨砺,本可以在不久的将来,绽放出无尽光辉,成为天魔族最年轻的武道皇帝,显赫主宰一个时代。 尤其是顾铁衣,在舍去了己身羁绊,将一身衣钵,传授给沈甲之后,反而是不破不立,浴火重生,修为战力,更甚往昔。 这两个人,不论是才情,修为,智慧,都是武道皇帝之下最顶尖者。 且沈甲与这两大准帝的私交,也是最深。 如今,沈甲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样的神族大好男儿,这样的先贤前辈,这样亦师亦友的朋友,为了种族延续,以这种自杀式的悲惨方式,为其他人争取时间。 每个域外天魔强者,心中都很明白。 逃亡路上,只要是一转身,返回迎战,那便是十死无生。 “走。” 沈甲怒喝。 其他域外天魔族强者,也都是热泪盈眶。 悄然潜行,朝着更远的地方远遁。 而顾铁衣则是在依靠沈甲所赠的一件残破仙器,斩杀了两尊破天力士之后,转身朝着相反的方向逃跑。 后续【一剑宗】的追兵,大量的破天力士以及奴仙,都被惊动,朝着顾铁衣的方向,追了下去。 …… “少皇,请您即刻登基即位吧。” 一位猿族神将,跪在袁吼面前。 其他猿族将领,也是跪了一地。 他们终于从猿族领地逃了出来,损失惨重。 猿猴浑身伤势,金色的鲜血溢出,将身上的甲胄,染得宛如鎏金。 他手中握着金色长棍,看着眼前约两千人的猿族军队。 终于彻底摆脱了追杀。 暂时可以喘口气。 眼前这两千军队,便是猿族最后的火种了。 仙道无情。 这句话,曾经是无数妖族生灵修炼,追逐仙道的一句戏言。 但如今,却是第一次以如此惨痛而又残酷的方式,展现在了猿族的面前,让每一个幸存的猿族强者,痛碎了心。 “今日起,我便是猿族之皇。” 袁吼仰天长啸。 面对着那将两千道绝望、愤怒而又坚韧的目光时,袁吼好像一下子突然明白了,主人李牧曾经对他说过的话。 李牧说,这些猿族,是你的同胞。 是你的袍泽。 他们的体内,流淌着和你一样的血液。 终有一日,你会认同他们。 会愿意为他们而战。 就像是你曾经愿意为我而战,为我而死一样。 现在,这些话中蕴含着的分量,袁吼终于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 刻骨铭心地体会到了。 深入骨髓的体会到了。 所以,他愿意登基为皇,加冕皇冠。 猿族的皇帝、大祭司、四方神将、五行战将,都已经统统战死,才为这近两千精锐大军,争取了一线生机。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 袁吼目光扫过这些猿族最忠诚最优秀的战士,神色逐渐坚毅起来。 今日起,他就要承担起这些先贤未尽之责了。 “我们去人族,找我昔日主人。” 袁吼道。 在最绝望的时候,天边依旧有一道黎明之光,闪烁在每一个反抗者的心里。 这一道光,名字叫做李牧。 …… …… 太玄书院。 大殿之中。 “夫君放心,奴家真的已经完全痊愈了。” 花想容面色有些苍白,握着李牧的手,无尽温柔地安慰李牧。 老鱼精把花想容治好了。 这其实在情理之中。 因为当初【暗血魔仙】为了逼李牧想办法拿到魔刀,以堕仙之力令花想容陷入沉睡,当时的【暗血魔仙】,还在玩老翁器灵的cosplay,有两副面孔,暂时不想和李牧震动撕破脸皮,所以留了一些余地。 老鱼精如今连谪仙,都能击败,祛除花想容体内的堕仙之力,亦可做到。 不过,救总是比杀困难。 加之花想容沉睡多日,所以,苏醒之后,起色看起来,并不算是太好,哪怕是花想容的体质,也需要一段时间静养,才能完全恢复。 李牧牵着花想容的手,一番探查之后,才算是放心下来。 的确是除了体虚之外,并未其他症状。 接下来,该说说正题了。 李牧盯着老神棍,道:“你修为怎么会这么强?” 老神棍腼腆地嘿嘿一笑,道:“练的。” 你特么…… 能不能说点儿人话? 李牧紧盯老神棍,咬牙切齿地道:“当初我在会宁城雷火部主城被围攻,你和雷祖交手,都被拖延了那么长的时间,今日却能将谪仙攻势化解……说实话,老家伙,你当初不会是故意出工不出力,等着我被雷道祖山弄死吧。” 老神棍连忙道:“怎么可能,你这种祸害,雷道祖山怎么可能威胁到你的性命,了不起重伤,要死怎么会那么容易。” 说完,看李牧依旧气鼓鼓,老神棍又道:“再说了,我老人家实力惊天,上天入地,所向无敌,当时没有将雷道祖山的众人捏死,只不过是为了利用他们来磨砺你而已,你要知道,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从磨砺出啊。” 唷。 你这个坑蒙拐骗的神棍,竟然会吟诗了。 李牧继续用眼神杀他。 老神棍揉了揉脸,道:“好吧,那就实话实说,其实我的修为,最近才提高的,仙道先遣部打开了界域之门,让仙界气息溢入混沌世界,让我得以捕捉到仙界气息,才能提升修为。” 李牧点点头。 这个回答,勉强可以相信。 怪不得之前,局势再紧张,他也没有出手,只怕是在利用仙界气息来修炼提升,无暇出手。 对于这个问题,李牧没想着过于刨根问题。 他的关注点,换到了另外一个问题上。 “书院的阵法,为了极限几何?” 李牧问道。 老神棍掐指一算,道:“谪仙来袭,可挡三击,谪仙之下,任何攻击,都可安然无恙。” 李牧点点头。 大致和他自己的判断一样。 在混沌世界这样的下界,能够有如此阵法,已经是惊世骇俗了,起码可以保证,太玄书院暂时是安全的。 “对了,与其他各大圣地,军部会宁城,可有联系?”李牧最关心的,其实还是这个问题。 老神棍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要心存侥幸了,事到如今,整个混沌世界沦陷,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李牧心中一沉。 纵然早就有一些心理准备,但从老神棍的口中,说出这样的话,还是让他感觉到失望。 “你在地球时,学过世界近现代史,大航海殖民时代的历史中,那些土人、土著在面对枪炮时,能抵抗多久?”老神棍反问李牧。 李牧脑海之中,闪过无数的文字信息,以及后世关于那段历史的各种影视作品。 澳洲,美洲,大量的当地土人,面对西方的坚船利炮时,最后的命运,就是彻底的种族灭绝,无数的部落、小王国从历史中消失,只留下一些残砖破瓦。 如今混沌世界,面对仙界的入侵,也要面临这种命运吗? 老神棍叹了一口气,道:“其实,对于这一场灭世仙劫灾难,道宫主人、剑君等站在这个世界巅峰的贤者们,早就已经洞察到了,也有所准备。”

下一篇   1151、聚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