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1、聚集 - 圣武星辰

1151、聚集

早有准备? 李牧一听,心里顿时浮起一丝希望。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有翻盘的希望。 毕竟那些站在这个世界之巅的大佬们,能够动用的资源,不可限量,或许会有什么后手也不一定。 “什么准备?” 他满怀期待地问道。 老神棍摸了摸下巴,道:“两种对策,退一步风平浪静,进一步海阔天空。” 李牧一怔。 这个时候,还打什么哑谜。 不过,略微思忖,他也就想明白了。 退一步风平浪静,在退字。 是要退回到混沌世界以下的星域世界之中去,这算是躲藏了起来,苟安于下界,可以暂时的风平浪静,这样一来,可以保留火种,薪尽火传,忍辱负重,以待来时。 进一步海阔天空,则在于进字。 就是要主动杀入仙界,深入敌境,一边躲避追杀,一边修炼仙术,将仙界搅一个天翻地覆,如鱼进大海,天地广阔,大有可为。 两种办法,一个保守,一个激进。 都有危险。 都有一丝生机。 都不是万全之策。 但转念一想,在这样的大灾难时代,又怎么会有什么万全之策。 李牧又想到,如果道宫主人、剑君等圣地雄主,早就已经知道今日一幕的话,那当时,他们的心中,是何等的绝望和愤怒? 做出这样的选择,也是无奈吧。 毕竟像是他们,肯定是被仙界重点盯上的对象,想逃都逃不掉,会被重点追杀。 若是他们随其他后辈强者一起逃遁的话,定会引来仙界不计代价的追杀,反而是连累了后辈们。 李牧庆幸自己知道这些事情比较晚。 所以不用去经历煎熬。 有的时候,无知也是一种很幸福的事情。 老神棍道:“如今,道宫主人、剑君等人,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慷慨赴死,以己身来保存人族火种,保存圣地传承,人族十大圣地,只怕是都已经沦陷,雷道祖山和华藏寺降了,其他圣地战败,除了人族之外,其他各大种族,处境或许更差。” 仙界先遣三十六部,执行的是斩首策略。 将这个世界所有的大种族、大势力、武道皇帝,准帝都收割一茬,等于是打断了这个世界武者的脊梁,足以令其他大部分修士都绝望。 接下来,在第一次的收割之后,仙界会慢慢牧养混沌世界。 像是种酒菜一样,一茬一茬地收割。 仙界早就过了那种刀耕火种一般野蛮掠夺,所过之处,化作废土的原始殖民时代了。 下界位面是有限的。 就好像适合耕种的肥沃良田是有限的一样。 到如今,经过了无数次的毁灭和征服之后,仙界每发现一个下界位面的过程,都极为困难。 李牧道:“那你准备选择哪一种?” 老神棍是去仙界,还是返回星河之中,影响深远。 “嘿嘿,我哪里也不去,就留在这混沌世界之中,退回去太丢人,杀进仙界太危险,还是留给你们这种年轻人去做吧。” 老神棍没脸没皮地道。 李牧心中叹息。 能够一击破谪仙的存在,本应该是何等的令人仰望崇拜钦慕啊,但偏偏老神棍这神态语气,就是让李牧尊敬不起来。 这也许就是人设的威力吧。 老神棍早就把自己的人设搞崩了。 说话间,王诗雨蹬蹬蹬进了大殿,扫了一眼李牧,道:“外面来了一群鸟人,说是来投靠李牧。” 李牧和老神棍对视一眼,心中一片明亮。 鸟人? 那便是羽族了。 羽族来投,说明这个种族,已经到了走投无路了地步了。 很快,李牧就见到了安晴准帝。 “李公子。” 安晴准帝进入大殿,向李牧拱手。 他是在模仿学习的人族行礼的方式。 李牧以礼相迎。 安晴准帝没有丝毫的隐瞒,直接开门见山,将如今羽族的惨状,都和盘托出。 末了,他诚恳地道:“昔日羽族,已经成为历史,所有辉煌,一夕之间不复存在,如今我等但求李公子庇护,为图种族延续,若有任何差遣,当竭尽全力。” 姿态摆的很低。 李牧也不意外。 因为他在升仙之地,接触过安晴准帝,知道此人乃是枭雄之中的枭雄,能屈能伸,并没有羽族的傲慢和偏执,算是羽族之中少有的开明人士。 正说话间,王诗雨去而复返。 “今天可真的是热闹了,外面又来了一群猴子。” 王诗雨道。 李牧一听,便知道是谁,连忙亲自出去迎。 看到袁吼的那一瞬间,李牧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主”袁吼上来就要行礼。 李牧一把拖住,直接打断,道:“早就说过了,如今以兄弟相称。” 袁吼百感交集。 再度见到李牧,这位猿族新皇,只觉得浑身轻松,所有的压力,烟消云散一般。 李牧让人准备房舍场地,安置猿族残军。 这待遇,要比对羽族好了数倍。 安晴准帝从大殿里走出来,见状,也不羡慕。 他知道,李牧和袁吼之间的情谊,绝非自己可比,且羽族时代与人族对峙,关系不睦,而猿族历来与人族关系亲近,不能怪李牧厚此薄彼。 安顿了猿族之后,李牧对于如何安顿羽族,心中也有了计划。 近万羽族精锐,被允许在太玄书院百里范围之内安营扎寨,但不得进去书院之内。 安晴准帝表示感谢。 之后,他开始带着羽族残军寻找营址,安营扎寨,整顿歇息。 羽族之中,颇有一些强者,眼见得猿族得到了相当礼遇,对比之下对于自己这样的待遇,难免感到不满,抱怨了起来。 “这算什么?拒之门外吗?” “为何不让我们进入书院里面?那些长毛的猴子都进去了。” “是啊,安晴大人,我等舍生忘死,千里迢迢而来,却得到如此待遇,人族李牧,实在是太过分了。” “我羽族,忍不了这样的屈辱。” 诸多羽族强者,越说越是气愤。 安晴准帝心中叹了一口气。 很多时候,他都为同族袍泽血液中那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和傲慢,感到惭愧。 哪怕是到了如今的境地,依旧有很多袍泽,看不清楚现实。 就像是灭国的皇子,逃难之时,还不能摆正自己的位置,依旧在向好心收留他的平民,强邀锦衣玉食一般。 “你们看看那里。” 安晴准帝指了指太玄书院道的方向。 羽族强者们看了一圈。 没有什么异状啊。 一个个莫名其妙,不知道安晴大人是什么意思。 安晴准帝道:“你们能够感觉到这周围虚空之中,大战方尽的气息吗?再看看书院周围,一片焦土,你们觉得,在我们到来之前,太玄书院和李牧,没有遭遇到仙道势力的攻击吗?” 他这么一说,羽族强者们才反应过来。 仔细感应之后,一个个都面色大变。 虚空之中,残存着无比可怕的仙道气息,未曾散去。 其中有数道气息,甚至要比当日围攻羽族王城的仙道强者更加可怕。 安晴准帝道:“仙道大军围攻之下,我族灰飞烟灭,数十万年底蕴,不堪一击,而太玄书院却能够在更加可怕的攻击之下,完好无损,这说明了什么?” 一些羽族强者,脸色逐渐尴尬了起来。 说明羽族不如太玄书院吗? 安晴准帝极为耐心地剖析解释道:“太玄书院的实力,远超你们的想象,如今,能够在混沌世界对抗仙道势力、撑起一片净土的地方,也就只有这里了。一路上走来,你们应是看到了各大种族、势力被灭绝的惨状,难道都忘了吗?” 羽族众强者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了一路上所见惨状。 许多大种族,都沦为修罗场,几乎灭族。 尸体随处可见。 这样的回忆,简直是噩梦,让人不寒而栗。 安晴准帝道:“能够在书院百里之内扎营,已经算是李牧额外的大度了,形同于付出庇护,忘记昔日,人族与羽族是如何对立仇视了吗?别说李牧不愿意羽族进入书院之内,哪怕就是他不接受我们出现在书院方圆万里之内,都没有任何问题,所以,在这个时候,千万不要得陇望蜀。” 一群羽族强者,闻言都有些心塞。 安晴准帝又道:“李牧可以击败仙道势力,也可以轻松覆灭我们,所以,如今的他,已经不是你们昔日印象中的人族小人物了,而是高高在上的真正强者,对于强者,请拿出敬畏之心。” 众羽族强者乡试无颜。 这种落差,对于习惯了骄傲和固执的他们来说,依旧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完全适应。 当日,不只是羽族和猿族,之后又有人族十大圣地之中的神机百炼新生代传人,带着约前人左右的弟子,狼狈而来投靠。 “家父临终之前,令我来投靠太玄书院。” 一个英姿勃发的青年,鲜血染红战袍,跪在了书院门口。 他是诸葛云第三个儿子,也是最小的一个儿子,名叫诸葛承前,也是神机百炼圣地年青一代之中,最为卓越的一个小天才。 “你父亲,他”李牧面色震惊,难以置信。 诸葛云竟然死了。 这是他近日听到的最大噩耗。 诸葛承前行礼之后,站起来,道:“家父与族中所有长老一起,对抗魔仙,掩护我们撤退,宁死不退,最终战死。” 年轻人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已经尽数隐藏了悲伤,取而代之的是仇恨和愤怒。 一团火焰,在他的心中,疯狂燃烧。

上一篇   1150、早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