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2、有谁欺负你,和我说 - 圣武星辰

1152、有谁欺负你,和我说

李牧默然。 诸葛云是他在军部中为数不多的好友。 一个正直的人。 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竟然战死了。 “放心,终有一日,我们会杀上天去,踏平仙界。” 李牧拍了拍诸葛承前肩膀。 这个时候,任何安慰的话,都是多余。 每个人的心中,都非常的清楚,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应该怎么做。 悲伤是多余的。 唯有复仇。 神机百炼的近千弟子,也很快就被安排到了书院中。 先行修整。 还未等李牧喘口气,兽族残军到了。 当天空之中,猛然出现了一道空间漩涡,凶唳之气流转出来的时候,书院众人,以及驻扎在外的羽族大军,都意味着仙道大军来袭,一下子,心都提了起来。 但从空间漩涡里,伸出来了的却是一个狗头。 巨大的狗头。 然后,一头身形万米长的巨型白狗,就从漩涡里钻了出来。 他的背上,有数千密密麻麻的身影。 都是兽族的强者。 “汪!李牧,快来接驾,汪的儿郎们,都快死光了。” 小九吵吵嚷嚷地道。 它一张嘴,顿时无数道龙卷飓风从牙缝里就旋转了出来,声音星辰的音浪,朝着四面扩散,仿佛是天空中在打雷一样。 一种属于食物链顶端的凶兽气息,散发出来。 下方羽族大军之中,众强者瑟瑟发抖。 这种凶唳的气息,对于他们,似是有天然的克制。 安晴准帝的脸上,也露出了惊色。 这凶兽可怕。 看起来是兽族强者? 兽族什么时候,出了这样一个恐怖的存在? 便是仙人,也不是这条凶兽的对手吧。 很快,李牧就从书院中迎了出来。 一看到小九,李牧也吓了一跳。 卧槽。 这蠢货怎么变得这么大了。 体型变大了,连毛色都变了。 若不是标志性不靠谱的大声嚷嚷,说不定李牧还认不出来这货。 “人宠,出大事了。” 小九浑身很自然地一抖,身形急骤缩小。 那些站在它背上的兽族强者,一个个浑身带伤,猝不及防之下,直接从狗背上掉了下来,噼里啪啦像是下饺子一样,摔在了下方地上。 一个个委屈巴巴地抬头看天。 教皇冕下,您老人家要变身之前,好歹说一声啊。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吧? 好委屈。 想哭。 小九冲到李牧身前,道:“快帮我想想办法,兽族几乎死完了,这下子麻达了,我该怎么向钟大俊那个二货交代?” 他一着急,连陕西话都从嘴里蹦出来了。 李牧无语。 “自求多福吧。” 丢给小九一个鄙夷的眼神。 “对了,你这货……好像又变强了。”李牧狐疑地看着小九。 小九一脸苦恼地道:“唉,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一直在变强,我都不敢修炼,但随便吃吃喝喝,哪怕是吃空气,都能变强,好烦啊。” 说道最后,它忍不住笑了起来。 李牧更无语。 不□n瑟你能死啊。 “去,找个地方,把你的儿郎们都安顿好,这些人可是兽族的独苗了,要是也被你玩死了,钟大俊会和你拼命,你们友谊的小舢板,就要翻船了。” 李牧道。 小九歪着脖子想了想,觉得钟大俊在自己的心里,有点儿地位,于是也就过去安顿兽族强者们了。 和诸葛承前、安晴准帝以及袁吼等人不一样,小九回到太玄书院,完全就是把自己当大爷,连老神棍都不放在眼里。 这货颐指气使,指使书院弟子,将最好的客舍腾了出来,把兽族强者们安顿了进去。 “怎么样?哈哈,本教皇我在这里,面子大吧。” 小九得意洋洋地向徒子徒孙们炫耀。 兽族强者们纷纷附和:“冕下厉害。”、“冕下千古一皇”、“冕下不愧是混沌世界最凶残的神兽”、“冕下颜值,到哪里都吃得开”…… 这些话,都是小九最喜欢听的。 相处的时间一场,兽族强者对自家教皇的喜好,了解的一清二楚。 李牧看的直摇头。 一群活宝。 兽人还真的就是直来直去,心思单纯。 拍马屁都拍的这么直接。 接下来的一天时间里,仙道势力再未发起针对太玄书院的攻势。 唯有一些飞仙的身影,应该是担当斥候之类的角色,隔着数百里之遥,远远地窥视太玄书院这边的动静,被老神棍隔空掐死了几个飞仙之后,便连飞仙斥候都不出现了。 第三日。 沈甲天魔族残军赶至。 当远远看到漂浮在虚空之中的太玄书院浮山,安然无恙的时候,沈甲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回到了肚子里。 他甚至都比担心自己的安危,更加担心李牧。 倒是其他年轻的天魔族强者,此时心中,颇为忐忑。 历代以来,天魔族与人族,来时不共戴天的死敌。 无数年以来,两族之间的战争次数,已经难以计数,而死于种族战争之中的两族强者数量,更是犹如恒河沙数,难以记清。 别的不说,就是死于战争中的武道皇帝的数量,都已经过百。 可以说是仇深似海。 但现在,他们来投李牧这个人族擎天柱,会被接纳吗? 要是人族在这个时候,痛打落水狗,直接将他们歼灭,也不是没有可能吧? 尤其是在看到,人族太玄书院,竟然毫发无损时,他们心中的这种担忧,就越深。 人族实力如此恐怖,在仙道攻击之下,依旧安然无恙,那要将他们斩尽杀绝,几乎是易如反掌吧? “诸位且停,我亲自去见人族李牧。” 沈甲知道神族众人所想,也不强迫,决定亲自去见。 他所担心的,并非是神族众人的安全。 因为他知道,李牧一定容得下这些人。 因为师尊大人,是何等的胸襟气度,可容天地万物,岂是他人可以度侧? 他真正担心的,是自己等人的到来,会给李牧带来一些麻烦。 毕竟李牧容得下李牧,但其他人族,未必容得下。 如果因此而导致李牧在太玄书院中威望暴跌,受人非议的话,那还不如自己引军而去,带着这些神族残军,自身自灭。 无视众多奇异的目光,沈甲来到了书院之外。 还未来得及开口,李牧的身影,便已经出现在了面前。 “师尊……” 沈甲眼眶一红,下意识地就要跪拜。 师尊安然无恙,神采更胜在升仙之地时。 李牧抢先,直接一抬手,将沈甲扶住,没有让他下拜,握着他的手臂,重重地摇了摇,道:“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只要活着,比什么都强。” 他又何尝不担心沈甲呢。 沈甲的修为暴进,未来不可限量,但如今,毕竟还未到可以与仙界强者争锋的程度,大劫之下,武道皇帝都有可能化作灰灰,何况是一个准帝? 如今看到沈甲终于赶来,李牧的心中,也松了一口气。 “师尊,神族遭袭,几乎举族覆没,弟子斗胆,带着神族残军,前来投靠,若是师尊觉得不妥……” 沈甲恭恭敬敬地解释。 李牧直接道:“不用担心任何问题,你带着族人,在太玄书院之外百里内,且先安营扎寨,整顿修整,若需要任何资源,直接开口便是,等到我将书院内部整理妥当,你们便可以入驻。” 说着,他直接将明月招呼过来。 “这位算是你的师弟,一切接应事宜,都由你来负责,不可怠慢。” 李牧叮嘱道。 明月歪着脑袋,用好奇的眼神,上下打量沈甲。 什么时候,公子竟然收了一个域外天魔弟子? 公子可真厉害。 沈甲看着李牧,心中涌起无限尊崇。 师尊,依旧是那个铁肩担道义的伟人。 当年在风云大陆的时候,师尊便是‘虽万人吾往矣’的浊世圣贤,到了混沌大陆,依旧如此,古往今来,何人能比? “嘿嘿,小师弟,随我来吧。” 明月蹦蹦跳跳地带着沈甲离开了。 沈甲跟在明月身后,心中还在琢磨着,还如何与明月拉近关系,至少不让明月厌恶自己,以免给李牧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谁知道―― “嘻嘻,小师弟,你需要什么,便和师姐说,不要觉得难为情,师姐我在太玄书院中的地位,毕竟至高无上,除了公子之外,其他人我都不放在眼里。” 明月拍着胸脯道。 这样的热情,完全超出沈甲最乐观的预料。 这个人族的小姑娘,竟然完全都不仇视神族吗? 他哪里知道,明月根本就是一个天然呆二货,没心没肺,且她飞升至混沌世界日短,对于混沌世界人族与天魔族的战争,毫无概念,也没有任何体会。 而且,就算是有所体会,那又如何? 沈甲乃是李牧公子的弟子,域外天魔中也分好坏,她才不会像是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一样,拘泥于形式,而对自己的小师弟排斥厌恶呢。 公子说的一切,都是对的。 公子收的徒弟,那必然是好人。 “还有,要是谁敢欺负你,就和师姐我说,看我到时候不打断他的腿。” 明月拍着胸脯继续道。 她好不容易成涨了一辈,为了别人的师姐,此时正陶醉在做师姐的美妙感觉之中, 觉得自己完全有义务和必要,保护好这个看起来清清秀秀、柔柔弱弱的羞涩小师弟。 为了在师弟面前展示身为师姐的地位和威望,明月直接大包大揽。

上一篇   1151、聚集

下一篇   1153、肃然起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