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3、肃然起敬 - 圣武星辰

1153、肃然起敬

明月世界如此热情和好客,让沈甲心中的担忧,顿时去了几分。 他看向远处李牧的身影。 师尊大人不愧是师尊大人,所收的弟子,哪怕是一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小姑娘,都如此胸襟广阔,格局远大。 这位师姐,如此深明大义,必定是一位大贤。 沈甲顿时就对明月无比尊崇。 …… “到了,终于快到了。” 远远地看到漂浮在虚空之中的太玄书院浮山的时候,地球流氓虎的都快哭了出来。 混沌世界太危险了。 我要回地球。 他在内心里哀嚎。 这一路上,遭遇了无数危险。 跟随他一起出来的虎族精锐,在仙道势力连续不断的追杀之中,到现在,只剩了一半左右,死伤惨重。 就连虎族少皇,在最后一次大战中,为了掩护他,都已经重伤垂死,奄奄一息。 若不是因为虎族先贤曾经那一句‘我族兴衰皆系于此子一身’的预言,让虎族上下都奋不顾身地死命保护他的话,此时,地球流氓虎死了一万次了。 曾经,他在虎族混吃混喝,觉得到了天堂。 这让他欣喜万分。 “我虎王大人,就算是饿死,从虎跃崖掉下去摔死,哪怕是是被人抓住割掉虎鞭做成标本,我也绝对不会再回到李魔王和那只蠢狗的身边……” 流氓虎曾经这样立誓。 而现在,他恨不得自己就是那条狗,趴在李牧的身边摇尾乞怜。 真香。 虎族残军此时,也都是士气振奋。 一路走来,看到了无数种族、宗门、势力都化为飞灰,所过之处,尸横遍野,流血漂橹,仿佛是一个修罗地狱一样,没见过多少活着的生灵。 而现在,终于看到了太玄书院,完好无损。 太好了。 终于有一个地方,是仙道势力还未攻占破坏的。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在烈日沙漠之中,快要渴死的疲倦旅人,在经历了无数次虚假的海市蜃楼之后,终于真正看到了一块流淌着清泉的绿洲一样。 有希望了。 奋起最后的力气,虎族残军来到了太玄书院外围区域。 他们也发现了已经驻扎在这里的羽族、天魔族,都吃了一惊。 原本以为他们是唯一来投靠李牧的异族。 没想到,连这两个昔日与人族关系紧张的种族,竟然都不要脸地来归顺了。 “呜呜呜,李牧大人,李牧大人。” 地球流氓虎老远地就嚎哭了起来。 “您还记得蜀山秘境中乖巧可爱的小老虎吗?我回来了啊,您最心爱的小老虎回来了啊……” 他一副流浪在外游子终于归家的兴奋模样,流着泪,干嚎着,朝着太玄书院冲去。 “汪。我的坐骑回来了?” 流光一闪。 小九出现了。 流氓虎暗暗打了一个寒颤。 想起以往被小九虐待的日子,有几分犹豫。 但当他看到小九的眼神,顿时,强烈的求生欲,让他立刻在半空中连爬带跪地窜过去,抱住小九的后退,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道:“是啊,伟大的主人,您心爱的小坐骑回来了……” 远处的虎族残军,看到这一幕,不由得都捂住了脸。 虽然是来投靠李牧的,但这也太没有骨气了吧。 你好歹也是我虎族的复族希望啊。 这样做,太丢人……不,太丢虎了。 “你怎么变得这么胖了?” 小九用嫌弃的眼神,盯着地球流氓虎。 这么胖,以后还怎么骑? 又胖又肥又油。 □g? 油? 小九突然想起自己最近吃的有点儿淡,或许应该补充一些油,于是口水就顺着嘴角流淌了下来。 这么胖的胖虎,以前还没有吃过。 应该很好吃吧? 地球流氓虎正嚎着呢,突然觉得脸上一凉,抬头一看,才发现是狗大人的口水,微微一待,顿时就明白了过来,给吓得魂飞天外。 “大人,是我啊,我是您忠实可爱的坐骑啊,你千万别吃我,否则,谁载着您遨游四方啊,别看我胖,但飞得快啊……”强烈的求生欲,让他连忙大声道。 “噢。”小九想想也是。 这只胖虎还是挺好玩的。 那就先留着玩吧。 以后玩腻了再吃。 片刻后,地球流氓虎带着一位虎族将军,见到了李牧。 “咦?你竟然还活着?” 李牧颇为惊奇。 泼天大灾之前,这只好吃懒做、贪生怕死的地球虎,竟然活到了现在,还来到了太玄书院,这可真的是让人意外啊。 李牧本以为这货到了虎族之后,很快就被吃掉了呢。 地球流氓虎一听李牧的话,当时就伤心的哭了。 就没有人盼着自己活吗? “呜呜呜,主人,我想死你了。” 他冲过去,又保住李牧的大腿。 李牧甩甩腿,一脸嫌弃地将这只胖虎甩开,道:“你的主人是小九那蠢货,你最多只算是我宠物的宠物,别乱攀辈分。” “是是是,太主人。”地球流氓虎毫无节操地道。 李牧简直是无语。 妈的。 舔狗见过。 舔虎还真的是没有见过。 他对那位虎族强者道:“我知道你们来意,放心,如今大敌当前,对于虎族诸位,太玄书院绝对不会坐视不理,你们且先在书院之外百里内,选址扎营,休憩整顿。” “多谢李牧大人。” 虎族强者拱手行礼。 李牧比他想象之中更加好说话。 “呜呜,感谢我主。我主不愧是英明……”地球流氓虎厚颜无耻地就拍过来一连串的马屁。 李牧哭笑不得地踹了一脚,道:“好了好了,你别在这里恶心我了,回去帮助你的族人。” “啊?”地球流氓虎还想要留在更加安全的书院之内,但也不敢违逆李牧的意志,只好委屈巴巴地点头,道:“我主放心, 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这才与那虎族将领,一起走出了大殿。 到了大殿之外,地球流氓虎挺直了脊梁,发出了悲天悯人的一声长叹:“唉,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我虎族之多艰……” 啥? 虎族将军看向流氓虎。 流氓虎道:“你心中现在一定很鄙夷我,很看不起我,对不对?” 虎族将军没有说话。 但他脸上表情,说明了一切。 作为先贤预言中可以挽救和复兴的希望,流氓虎在刚才的表现,实在是太没有骨气和节操了。 流氓虎又深深地叹息了一口气,一种遗世独立的表情,道:“如果能够带来虎族的存续和兴盛,我就算是再卑躬屈膝,哪怕是粉身碎骨,被万人唾骂鄙夷,又算得了什么呢?” 虎族将军一怔。 下一瞬间,他看向流氓虎的眼 神,就肃然起敬。 原来是为了虎族吗? 这样的话,忍辱负重,真是一位伟人啊。 虎族很快就在太玄书院周围选址,安营扎寨了下来,进行修正,没没日没夜地追杀了那么久的时间,终于可以闭上眼睛睡个好觉,这种感觉,简直是尘世间最幸福的事情。 又过一日。 道子、诗白玄和智千策等道宫残存弟子,终于也来到了太玄书院。 道宫损失惨重,活着到达此地的人,只有三百余。 “道子师兄。” 李牧主动迎接出来。 道子神色复杂地看着李牧。 智千策却是悲怆地道:“李公子,师父他……” 后面的话,已经是哽咽着说不出来。 他一路上,都强压着心中的悲恸,没有任何感情流露,但见到了李牧,仿佛是见到了主心骨一样,一下子就再也忍不住。 李牧心中震惊。 “怎么可能,难道前辈他……竟然已经……不会吧?” 道宫主人在李牧的心中,绝对是真正的绝世高人,深不可测。 在之前的印象之中,绝对要比老神棍更加深藏不漏。 在李牧的想象之中,道宫哪怕是在仙道势力的攻击之下破灭,但道宫主人应该是可以全身而退。 但是现在,难道? 李牧看向道子和诗白玄两人。 道子道:“师父为了给我们争取脱身时间,以己身本源,催动大阵,紫气遮天,如今下落不明,但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他是一个简单的人。 单纯,直接。 就和他的道一样。 李牧目光在道子身上一扫,就看出来,当初在升仙之地擂台上战至昏厥,据说修为已废的他,如今已经彻底恢复了修为,一点儿后遗症都没有。 既然道子都这么说了,那只怕是道宫主人,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仙界先遣三十六部,一定是针对道宫,做了重点安排。 如此说来,那人族剑仙势力藏剑海岂不是…… 李牧正思忖时,远处的天空之中,流光闪烁,那是剑芒划过天穹的画面,甚至隐约有战斗之声传来,一道道堕仙气息,若隐若现。 “是藏剑海的剑仙们。” 诗白玄也认了出来。 李牧点点头:“他们正在被仙人追杀。” 话音未落。 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同一时间,李牧出现在了远处的战场之中。 “死。” 冷酷的声音,似是寒冰飓风席卷而过。 冥刀的力量,无情地绞杀一尊尊奴仙。 奴仙级的仙道强者,在面对武道皇帝的时候,依旧可占上风,但面对握着冥刀的李牧,却只有被屠戮的份儿。 仙血洒落长空。 “退。” “下界怎会有如此高手?” “啊,救我……” 追杀藏剑海剑仙的奴仙,显然还不知道太玄会战中发生的一切,因此才敢追杀到这个地方。 数十尊奴仙,几乎是一个呼吸之间,就化作了李牧的刀下亡魂。 其他几尊飞仙,见势不妙,立刻逃遁。 “七弟。” 熟悉的声音传来。 是剑癫。 李牧没有追击逃走的仙人,回头看时,却是不由得一怔。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