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8、半步谪仙 - 圣武星辰

1158、半步谪仙

剑痴死死地盯着眼前的仙人。 他的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看着那支不知道蘸两人多少人心头血的青色毛笔,冲着自己的心脏一点点地靠近。 笔锋如刀。 “你会遭受报应的。” 剑痴没有丝毫的畏惧,一字一句道。 “你们这些仙界下来的杂碎,迟早有一日,会感受到时间上最残酷的报应,你们得势不了多久。这世间,终究有正义存在。” 剑痴眼神中,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光芒。 仙人笔锋在点到剑痴心口的时候,微微一停。 他抬头,淡淡地微笑道:“正义?你也算是站在这个世界巅峰的少数人之一了吧,竟然还这么天真。真是可怜,你知不知道,过去的漫长岁月里,仙界不知道踏平了多少的下界,屠戮收割了不知道多少的生灵,报应?什么时候出现过?正义?什么时候出现过?” 话音未落。 轰隆! 大殿之外,传来了爆裂声。 犹如地震一般,整个大殿都摇晃了起来。 仙人收回笔锋,面色微带怒意,道:“怎么回事?” 想象中的回应,没有出现。 他正要再开口,突然之间―― 咻! 一道刀光掠过。 整个大殿,都被剖开来,墙壁、穹顶同时断裂为二,朝着两侧倾斜,裂开。 外面的阳光,骤然间洒落进来。 原本昏暗逼仄的大殿,一下子,像是光明降临一样。 仙人的眸光,微微一缩。 因为在这一瞬间,通过殿壁裂缝,他看到,大殿外面,原本正在井然有序地布阵的画宗【破天力士】,竟是突然陷入了内战之中,在疯狂地厮杀…… 一些奴仙,发出了临死前的哀嚎声。 同一时间。 一个白衣短发的年轻人,飘然而至,一人一刀,进入到了大殿中。 “嗯?四哥?你……还活着?” 年轻人自然是李牧。 在看到刑架上的剑痴的时候,李牧脸上难以遏制地浮现出狂喜之色。 他与王诗雨,带着一千改造后的【破天力士】,攻打千焱圣地的时候,绝对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传闻中,已经战死的剑痴。 “大胆,竟敢攻我画宗,找死。” 仙人反应过来,面色阴沉了地呵斥。 他手中青色毛笔,笔锋在虚空之中一点一划,便是数道荡漾着仙道威压的寒芒凝现,在他手腕一震的瞬间,便朝着李牧射杀过来。 这是仙家手段。 画宗在仙界三十六先遣队中,只能算是中流。 但此人乃是画宗先遣队的头领之一,一身仙道修为,极为高明,便是在飞仙中,也是巅峰一类的存在了。 对付一个下界下小虫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仙人脸上带着居高临下的倨傲冷笑,心中想着。 但是,下一瞬间―― 咻! 李牧手中冥刀,刀光一闪。 那数点寒星直接被斩碎。 嘭! 下一息,厚重的刀背,已经狠狠地砸在了仙人的脸上。 那张倨傲微笑着的脸,还未来得及凝固,就就凹陷了下去。 鲜血喷溅了出来。 一道金色流光闪烁。 这仙人就被捆仙绳直接困住。 他手中的青色毛笔,也掉在了地上。 李牧不理会这仙人,走过去,手腕一震,叮叮叮,将仙道镣铐直接点碎。 “四哥,时间紧迫,我们先离开这里。” 李牧背着剑癫,像是拎小鸡一样拎着仙人,从被他一刀斩为两半的大殿里冲了出来。 咻咻咻! 冥刀化作一百二十柄金色飞刀,在天地之间,席卷起一道道刀刃风道。 刀光划一道道金色的光丝,宛如死神的狞笑一般,所过之处,那些还在厮杀的画宗奴仙,宛如割麦子一样倒下。 “仙道傀儡能够收回多少就算多少,所有的奴仙,全部杀掉,一个不留,记得把他们的百宝囊都带回去……其他的一切,统统毁掉,一棵草都不留给仙道势力。” 王诗雨在天空之中大喝。 有她坐镇,再加上李牧出手,攻陷千焱圣地画宗先遣队大部力量,在不到一刻钟之内,就被屠戮殆尽。 驻扎在此地的【破天力士】,总计有九千尊,损毁一半,太玄书院突击队俘获九千。 很快,整个千焱圣地,就处于一片火海之中。 那些投靠了仙道势力的千焱圣地强者,也被毫不留情地斩杀一空,倒是有一些平民,以及被俘获的其他势力的强者,被营救了出来。 行动过程,比想象之中更加容易。 最主要的是,这里并无谪仙级强者的坐镇。 被李牧拎在手中的仙人,看到这一切,身躯颤抖着。 他的脸上,充满了愤怒耻辱之色。 “你们这些该死的愚蠢的臭虫,你们做了什么……你们会付出代价的,画宗大师兄,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会把你们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他做梦都想不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在这下界中,竟然还有生灵敢反抗仙人。 而且还成功了。 这群该死的不知死活的臭虫。 李牧直接几刀背,狠狠地拍在这货的脸上,将其脸都快打扁了:“闭嘴,你这蠢货。” 很快,突袭行动完美画上句号。 整个画宗在驻的势力,被彻底的铲除干净。 “走。” 李牧一声令下,突击队的其他人,立刻撤离。 “你们走不了……我宗大师兄很快就会赶来,他的修为通天,你们跑不了,都得死,一个一个都得死。” 仙人怨恨恶毒地诅咒。 在不费吹灰之力攻占了千焱圣地之后,画宗分出了一半左右的力量,却‘跑马圈地’,寻找各种资源和矿藏。 按照万仙盟的法律,这个时候,只要是先遣队圈下来的疆域,将来不管是划归哪一个仙道势力巡牧开发,先遣队都可以得到一成的利润。 所以,半步谪仙级修为的大师兄,带着画宗先遣队的大部分高手,外出圈地。 刚才,求救信号已经发出去了。 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赶回来。 到时候……这些该死的土著蝼蚁,都得死。 仙人恨不得将李牧等人,千刀万剐。 李牧毫不客气地又拍了几刀背,然后让王诗雨带着剑痴,撤退离开。 他自己拎着那半死不活、满脸是血的仙人,留了下来。 这土著竟然不逃? 仙人心中一愣。 李牧直接用捆仙绳,将这仙人困住,又以道纹,封印了他的元神,令他不能发出丝毫的气息,也无法说话,才将他丢在废墟中。 而他自己,则是鬼鬼祟祟地钻进了一个破损的改造【破天力士】中去,隐藏了起来。 仙人脸上的怨毒,就像是毒汁一样快要滴出来。 这个下界的臭虫,他难道要留下来偷袭? 疯了吧。 这是在找死。 仙人心中恶毒狠狠地诅咒。 大师兄乃是半步谪仙。 这个愚蠢的土著,死定了。 绝对死定了。 他虚弱无力地躺在废墟中,等待着。 不倒一刻钟,远处天空之中,仙道流光闪烁。 一个头戴高冠,身穿长袍,面如冠玉,英俊邪异的年轻人,带着四名飞仙亲卫,急匆匆赶来。 看到下方的一片废墟火海,几人都惊呆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 画宗先遣队驻地,竟然被毁灭了? 他们落下来,很快就在废墟中,找到了奄奄一息的仙人。 “陆师弟?你这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其他人呢?” 高冠英俊年轻人盯着仙人道。 仙人只有眼珠子能转,嘴唇微微抖动着,就是说不出来话。 高冠英俊年轻人上前,一只手,按在仙人的眉心,半步谪仙的力量,释放出去,将仙人体内的各种封印,瞬间解除。 “师兄小心,那臭虫藏在旁边准备偷袭,就在……”仙人指向李牧藏身所在。 高管英俊年轻人看向仙人所指的方向。 就在此时―― 嘭! 一道金银交加的流光,从仙人的心口处爆出来,瞬间就射入到了高管年轻人的身体。 “呃……” 仙人睁大了眼睛。 同一时间,空间微微扭曲。 金光一闪。 旁边一尊破损的【破天力士】中,等待多时的李牧手持冥刀,比流光更快,一刀斩向那高冠年轻人。 半步谪仙吗? 李牧眼眸中,疯狂地燃烧着战意。 他想要知道,自己与谪仙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眼前这个半步谪仙,绝对是最佳的试验品。 “找死。” 高管年轻人怒喝,手掌上仙道符文密密麻麻地闪烁,一掌拍在冥刀之上。 轰! 仙道之力涌动。 李牧就倒飞了出去。 “好强的力量。” 他对于谪仙的力量,有了清晰地认识。 但这样的力量,并不能伤及李牧。 九枚【螭吻珠】,在李牧的身边,流光一样萦绕,形成了一个特殊的护罩,可以隔绝攻击。 刚才那一掌,大部分的力量,都被这螭吻珠的护罩力场隔绝了。 “你,该死。” 高冠年轻人眼眸阴冷地盯着李牧。 他的手掌上,鲜血淋漓。 他太托大,一掌拍在冥刀上。 本以为可以将李牧一掌拍废,谁知道冥刀乃是三品仙器,加上仙火之力,差点儿将他的手掌斩掉。 吃了个暗亏。 倒是那仙人,低头俯瞰自己的胸口,一个血洞爆开来,一下子,抽走了他的所有力气一样,他退颓唐地坐下去,面色惨白。 那四名飞仙,连忙过来,将这仙人扶住。 “师兄,活捉他,我要用他的心头血,用他的骨髓血作画……”仙人阴狠怨毒地吼着。 高管年轻人的手掌,很快就恢复原状。 他一步一步地逼向李牧,道:“东玄仙门的【螭吻珠】?你是东玄仙门的人?为何来偷袭我画宗?” “等你死了,就知道了。” 李牧大笑着,再度人刀合一,袭杀而上。

上一篇   1157、越走越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