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4、禽兽组合 - 圣武星辰

1164、禽兽组合

“黄泉路上去问魏安东吧。” 李牧心中杀意沸腾,刀势带着怒火,竟有不可抵挡之势。 左新寒只觉得肩头伤势处,难以形容的剧痛传来,便是元神之上,也出现了一道刀痕,就知道对方的兵器可怖。 再一看。 大势已去。 另一边的战场之中,黯月宗先遣小队损失惨重,几乎全军覆没。 “此仇不共戴天,我记住你了。” 左新寒怪吼一声,施展仙道秘术,身形主动爆炸开来,似是自爆一般,炸为万千星星点点的血斑,恐怖的能量席卷而出。 “嗯?” 李牧刀意催动到极致,焰光拂动,将己身守护其中。 就看那漫天血滴,犹如羽箭一般,纷纷射入虚空,就如雨滴落入大海一般,消融其中,竟是再也感应不到。 “这是……某种解体逃遁大法?” 李牧持刀而立,仔细感应周围虚空深处的气息。 隐约可以捕捉到万千血滴的气息,但却无法辨别出来,到底哪一道,才是左新寒的真身。 被他跑了。 可惜了。 李牧心中怒意难消。 但他也知道,追不上了。 这种仙道逃遁秘术,极为高明。 毕竟是来自于仙界的仙法。 仙界强者的近身战力,未必有多强大,但各种层出不群的仙器、秘术,却是非常高明,不是混沌世界武道文明所能媲美。 李牧身形闪烁,开始捕捉追杀其他黯月宗强者。 片刻之后,整个墨香书海的黯月宗残余,被斩杀一空,不管是飞仙,还是奴仙,尽数被斩灭。 哪怕是一些魔修仙人,跪在地上哀求,亦被一一斩杀。 斩尽杀绝。 “搜一搜,看看还有没有墨香书海的幸存者。” 李牧道。 这片昔日读书人的圣地,如今已经彻底化作了炼狱。 因为在攻占过程中,遭遇到了抵抗,所以黯月宗在彻底攻陷之后,将百分之九十九的建筑,都报复性地完全摧毁。 一眼扫过去。 满目疮痍。 “公子,这里有一处地牢,里面还有幸存者。” 袁吼在一处大殿废墟中大声地道。 李牧心中一震,连忙过去。 地牢中,尸横累累,流血如河,白骨堆积仿若小山一般。 黯月宗在这地牢中,建筑了十个血池,里面都是翻滚着的鲜血,释放出强大而又澎湃的能量。 这是帝血。 真正的武道皇帝之血。 看来,墨香书海的几尊武道皇帝,都已经战死了。 只是,未见身躯。 而地牢深处,囚禁着约百名墨香书海的书生,都被以魔修秘术禁制封印,连一根手指头都不能动,以免这些性子火烈的书生们自残求死。 旁边,还有数十个篆刻着魔修仙符的石台。 每一个石台上,都有被肢解,或者是肢解了一半的书生尸体。 有几个,还未彻底死去,有一口气。 其惨烈残忍,令人望之生怖,触目惊心。 仙界魔修的手段残忍,简直是突破了某种极限。 王诗雨以锈剑斩去此间禁制。 书生们恢复了行动能力,默默地站起来。 李牧等人之前进来时,他们已经辨别清楚事情的原委,知道这几人,不是敌人,所以走过来,第一时间,向几人道谢。 劫后余生,这些书生们并未有正常人那种劫后余生般的庆幸和雀跃,亦没有喜极而泣般的抱头痛哭。 他们镇定的像是体内每一根神经都是仙铁打造一样。 道谢,救下石台上还有生息的同伴,收敛死去的袍泽的尸体,脸上带着悲恸,但内敛而又沉默,愤怒不流于外。 每一个书生都是如此。 哪怕是落难,但他们的举止,依旧保持着谦谦君子之姿。 说实话,李牧现在对于这群书生,充满了敬意。 这是一群脊梁很硬的人。 “此地不宜久留,先离开吧。” 李牧道。 为首一名书生,外貌已经是耄耋之年,白发白须,有准帝级的气息,乃是刚才从石台上救下来的幸存者之一,摇摇头,道:“多谢李公子,我等对着【圣贤之书】发誓,便是粉身碎骨,也绝对不会离开墨香书海,公子可自行离去,救命之恩,来生当报。” 竟然不离开? 王诗雨好奇地道:“这是为何?” 另一位书生,认认真真地行礼,道:“墨香书海的传承,在书不在人,书已经安全离开,人便已经不重要,我们留在此地,便是践行书中的圣贤大道,若是就此违誓离去,反而是违背了自己心中的道,那书便失去了意义。” “汪?” 小九看着这群书生。 一群沙雕。 莫不是读书把脑子读坏了? 这是什么歪理? 果然读书让人变傻,以后自己可千万要少读点书,多玩游戏才是王道。 袁吼也看不懂这群读书人。 但内心里,还是很敬佩。 墨香书海是人族十大圣地之中,唯一一个死战到底,不曾逃,也不曾降的圣地,今日一见,当真是惨烈,整个圣地都被打穿打烂了。 李牧听了,肃然起敬之余,觉得这些书生,未免迂腐。 墨香书海应该是将各种传承书册典籍,都通过‘火种’计划送了出去,然后才毫无后顾之忧地进行绝地死战。 但书毕竟是死物。 人才是真正的大道传承载体。 “仙界入侵,天崩地裂,生灵涂炭,我墨香书海愿倾力一战,哪怕是上下死绝,亦要仙界堕仙们知道,混沌世界中有硬骨头,愿以圣地上下四万三千书生之血,唤起所有生灵的血性。” 一名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书生,仿佛是殉道者一般狂热地道。 李牧想了想,道:“那便得罪了。” 一群书生,被李牧以飞刀,全部都拍晕。 “带走。” 李牧道。 蠢狗一张口,将所有的书生都吞下。 “您们先走。” 李牧再度冲入了那鲜血石林之中。 …… 接下来的几日,仙界三十六部先遣队的人,反而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 他们连续遭受到了袭击。 可怕的袭击。 两人,一狗,一猴。 固定的组合,日趋增长的实力。 所过之处,杀戮无边。 但凡是有落单的飞仙、奴仙,遇到这一组合,如遇到了索命的死神一样,绝对是有死无生。 有几大仙界先遣队,曾经联手布置下了陷阱,想要伏杀李牧等人,也几乎成功。 但关键时刻,小九一张嘴,将李牧、王诗雨和袁吼吞进了肚子里,然后身形膨胀发狂,硬生生地撑爆了仙道禁制,硬生生地撞开了一条血路,夺路而逃。 再之后,想要伏击这一组合,就非常困难了。 几次设伏下来,反而是仙界先遣队自己损失惨重。 对于仙界先遣队来说,这是耻辱。 他们在征服殖民下界的路上,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不能再这样一盘散沙下去了。” “联合起来。” “已经调查清楚了,袭击者来自于太玄书院,为首者,乃是人族后起之秀李牧,从轮回仙球中,得到了一件三品仙器,才让我等,损失如此严重。” “该死,当初发射的探索仙器中,怎么会有三品仙器这样的宝物?” “别去计较这个了,因为就算是三品仙器,也不可能有如此威力,定是那李牧,手中握有其他法宝,洞察先机,才让我等疲于奔命。” “进攻太玄书院,将他捆起来。” “嘿嘿,不错,只要是知道了出处来历,有的是办法,对付这个小臭虫。” 在雷道祖山的雷殿之中,声声咆哮。 仙界先遣三十六队的首领们,汇集一堂,很罕见地召开了协商会议。 主持者,是东玄仙门先遣队首领魏安东。 之前,魏安东就曾连续派遣出使者,向三十六先遣队其他的人,发出过警讯,告知太玄书院中,有异常者坐镇,需要小心,结果被各部都无情地嘲笑。 连一个小小的下界势力都收拾不了,东玄仙门也不过如此。 结果现在呢? 所有人都被打脸了。 应该说是狠狠地打肿了。 现在回过头来,再面对魏安东的时候,所有仙人都觉得惭愧,心虚,抬不起头。 所以,颇有‘先见之明’的魏安东,就被推举为主持人。 “诸位,按照诸位描述,以及我们收集到的信息,那李牧最高战力,乃是半步谪仙,遇到真正的谪仙,并无实质的杀伤力,但他手中的那柄刀,可伤仙人元神,需得堤防。” “其下,便是那条伪装为狗的仙道巨兽,还有黄金猴王,颇有威胁,除此之外,那个身穿隐形仙衣的女人,倒是不足为惧。” “这支‘禽兽组合’小队,擅长奇袭,若是将他们围困,慢慢磨杀,胜面据对在我们这一方。” “不过,我要提醒诸位的是,在太玄书院中,尚有一位战力为高阶谪仙的神秘人物存在,不可忽视。” “以我观之,李牧和他的‘禽兽组合’小队,应当是这个神秘人物调教出来的代言人,此人,才是我我们最大的敌人。” 魏安东胸有成竹地道。 他表现的非常自信,话语之中,也充满了感染力,同时,也并没有表现出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而是颇为耐心诚恳地分析局面。

上一篇   1163、咄咄逼人?

下一篇   1165、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