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7、李牧破关 - 圣武星辰

1167、李牧破关

便是魏安东老谋深算,也做梦都没有想到,联军首战,竟然会损失如此惨重。 第一波损失一些【破天力士】、奴仙、飞仙,都不过时低等战力,不伤根本,倒也不算是什么。 但是这第二波,损失了十二个先遣小队的首领,魏安东也有些牙疼了。 这个责任,最后肯定是要算到他的头上。 当然,这都是后话。 但眼前最重要的是,魏安东明显感觉得出来,在连番受挫之后,周围其他先遣小队首领,看向自己的眼神,已经隐隐发生了变化,不再如之前那样恭顺服从。 他好不容易竖立起来的威望,被李牧打破了。 这个该死的李牧。 魏安东双目如刀,看向太玄书院。 李牧站在第一道防护罩里面,朝着天空之中的诛仙看来。 他一只手倒挽着刀,另一只手缓缓地抬起来。 仙人们的目光,落在李牧抬起的手上。 这个时候,这个该死的下界虫子,这是要做什么? 无数道目光的聚焦之下,李牧竖起大拇指,手腕一转,然后大拇指朝下,轻轻地往下点了点。 这种宇宙通用级的手势。 便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是什么意思。 魏安东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愤怒和耻辱,在这位东玄仙门先遣队首领的眼眸中,犹如怒潮般涌动。 其他仙人的怒火,也被点燃。 太嚣张了。 这个该死一百万次的下界蛆虫,实在是太嚣张了。 “不计一切代价,给我轰击。” 皇极崖十六皇子已经顾不上再去指责嘲讽魏安东了。 这个时候,所有仙人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皇级赦罪枪!” 他直接出手,祭出一柄暗青色的长枪,鼓动谪仙之力,枪出如龙,轰向了了那一层淡紫色的护罩。 轰隆隆! 可怕的能量,疯狂地撞击、涌动、破碎,然后朝着四面八方辐射开来。 “一起出手。” “不杀此孽种,誓不为仙。” 其他先遣队首领们,也都出离愤怒,纷纷亲自出手。 谪仙级的威压,在虚空之中弥漫,各色的仙道符文流光,犹如暗夜星辰陨落一般,疯狂地闪烁。 轰隆隆。 太玄书院外的第一层紫色护罩,开始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谪仙级强者亲自出手,护罩所承受的压力剧增。 李牧笑了笑。 “这么快就愤怒了吗?” 他将斩杀的先遣小队首领身上的百宝囊以及各种仙器、甲衣,全部都拔掉,抢了个精光,然后以暗金色变异帝火,将这些入侵者的尸体,全部都焚烧,这才与袁吼、小九抽身后退。 退回到第二层防护罩里面。 约半刻钟的时间,在诸多谪仙级强者的疯狂轰击之下,第一次紫色防护罩终于撑到了极限,咔嚓咔嚓裂开。 轰―― 可怕的仙道之力,就像是天河倾泻一样,瞬间将残存的第一道护罩摧毁,然后重重地轰击在第二道护罩上。 整个太玄书院,剧烈地震动了一下。 但这暗红色的第二层护罩,还是撑住了。 这一次,太玄书院在没有冒险放敌人进来。 在之后的大约半日时间里,仙道势力先后共摧毁了太玄书院的七层护罩,将战线几乎都推进到了书院的大门口。 但这依旧让魏安东等首领们抓狂。 这太玄书院简直就像是一个洋葱一样,破掉一层护罩还有一层,剖开一层还有一层,仿佛那阵法护罩永远无穷无尽一样,简直多的让人绝望。 就连十六皇子、一剑宗的柳剑臣,落云宗的云天晟等谪仙级强者,也都累的气喘吁吁,不得不停手。 魏安东的面色,阴沉的简直能够滴出水来。 “不对劲啊。” 画宗先遣小队首领,高冠英俊年轻人脸上,浮现困惑之色。 这事儿太诡异了。 一个小小的下界势力而已,就算是掌握有足以对抗仙界的阵法阵图,但问题是,哪里有这么磅礴的能量,来维持阵法的运转呢? 足以对抗数十谪仙轰击的阵法,可不是普通能量能够催动的。 “盟主,接下来该如何?” 巨灵宗先遣小队的首领,看向魏安东。 魏安东心中已经是焦躁无比,但表面上,却丝毫不显露出来。 “敌人已经是强弩之末,继续轰击便是。” 他淡淡地道。 周围其他众人,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从命。 魏安东身形拔高,立于中天之上,混沌青色仙道之气涌动,突然出手,一掌拍在自己的胸口,噗地一声,张口喷出一团心头热血。 这团血在虚空之中,凝而不散,内敛仙华。 魏安东伸出手指,蘸上仙血,以虚空为纸,笔走龙蛇,划出两道神秘的仙符。 仙符吸收天地之间无尽的能量,光芒大作。 他抬手将这两枚仙符,按入到了自己的眼睛之中。 “东玄仙眼,道留天痕,一法寂灭,万法彻物。” 清喝声之中,魏安东猛地睁开眼睛。 两道青芒,似是神剑一般,骤然透出,看向下方的太玄书院。 这青芒并不具备攻击型。 而是在窥视解析太玄书院的阵法。 以心头热血,献祭己身真元,类似于自残的方式,魏东安催动了【东玄仙眼】,要一窥太玄书院阵法之奥秘。 这也是被逼到了极限的无奈之举。 若是拿不下太玄书院,他得背一口大黑锅。 其他先遣小队的首领们看到这一幕,也明白过来。 心中顿时就有了期待。 …… …… 密室。 檀香缕缕,沁人心脾。 李牧正在催动丹田之中的星辰之心,静心修炼。 连番大战,斩杀仙人,凭靠的乃是手中一柄仙器冥刀。 这些日子以来,李牧奇遇连连,战力一直都在提升,但实际上,他的修为,依旧是准帝境界,并未有质变。 今日之战后,李牧体内气血翻滚,真元雄浑涌动,似是汪洋中暴风雨即将来临,掀起了层层飓浪。 这是修为累积到了一定程度,量变引起质变的前兆。 要突破了。 所以他回到书院之后不久,就进行闭关。 李牧预感到,自己冲击武道皇帝的时机,已经到来了。 运转星辰之心,无穷的纯净力量,不断地涌入到李牧的体内,按照【先天功】的法门,一次次周天循环,不断地滋养肉身,调整状态。 而李牧自己,则在冲击自己的道。 李牧入准帝境,乃是在战斗之中,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之后,临阵突破,催动他进入准帝的,是轮回刀域之道,掌控时间奥义。 但时间之道,乃是凌驾于神魔仙道之上的奥义。 便是仙界的仙人,都未必可以掌握这种力量。 李牧机缘巧合,误打误撞,以时间之道进入准帝境,可以说是万古无一,但若是接下来,要以时间之道,冲击武道皇帝,却是千难万难。 以他如今对于时间之力的掌控和了解,还差的远。 而与此截然相反的是,在进入准帝境界之后,李牧对于火道的领悟和掌控,却是在突飞猛进。 尤其是在获得了冥刀之后,融合帝火、仙火,又吞噬了皇极崖十六皇子的【月白异火】、【熔金妖火】之后,冥刀变异,暗金色的仙火出现。 李牧以这种暗金仙火淬炼己身,感悟突飞猛进。 在密室之中,静思数个时辰之后,李牧最终确定下来,自己这一次入武道皇帝境,乃是火道之力和领悟,达到了突破临界点,却不是时间之道。 “不管是那一道,入了武道皇帝境界,才能真正的身与道合,战力必将飙升,在对抗仙道势力时候,才能更有把握。” 李牧心中暗忖。 接下来的几日时间里,李牧抱元守一,心神入定,全力感悟火之道。 时间流逝。 李牧体内的真元汪洋,狂风大作,恶浪连连。 丹田海之中,【元气真我法身】逐渐凝实,清晰,面目栩栩如生,正是又一个李牧一样。 “【元气真我法身】乃是后天修炼出来的道体,需得与自己的先天肉体彻底融合,才算是身与道合。” “而身与道合,便是武道皇帝境界。” “飞身仙界之后,肉身与道体,皆入先天,在意识海之中,重新凝练一尊仙道之身,便称之为【元神】。” “按照方画眉所说,仙人修炼,本质上与凡人修炼一样,都是让道身与肉身相合,契合程度越高,力量越强。” “传说之中,那些站在仙道巅峰的强者,便是元神与肉身契合度最高的存在,若是元神完全契合肉身,是不是就到了不死不灭的永恒始祖之境呢?” 李牧有所感悟。 不过,这都是后话。 他守慑心神,引冥刀之中的暗金色火焰,进入体内。 舍弃万法,独尊火道。 以火入帝道。 李牧做出了选择。 丹田之海中,一点暗金色的火苗,于海底出现。 接着,无边汪洋被引燃。 汪洋变成了火海。 行走在汪洋之上的【元气真我法身】,也被引燃,变成了一个火人。 这暗金色的火焰,以丹田海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辐射,然后进入了经脉通道,涌入李牧的四肢百骸。 轰! 静室中,李牧体表也出现了火焰。 乍一看,像是自焚一般,有些恐怖。 李牧的肉身,不断地被焚烧,整个人如同被融化在火中一样。 到最后,肉身消失。 静室中,只存一团人形火焰。 火光跃动,但并无什么炙热能量散发出来。 这样的过程,持续了足足一个时辰。 然后,暗金色的火焰,发生了某种奇异的变化,似是在物质转换一样,李牧的肉身轮廓,逐渐在火焰之中显现出来,越来越清晰。 一股磅礴浩瀚之力,扩散到了整个密室。 然后,无视密室中的层层禁制,辐射出去。 太玄书院中,这一瞬间,所有人都感应到了一股难以形容的恢弘威压,铺撒开来,似是大地之下,沉睡着一尊逐渐苏醒的古神一样,令各大种族的强者,都感受到了灵魂颤栗一般的窒息。 “这是……” “武道皇帝之威。” “这个时候……有人成功晋级武道皇帝?”

上一篇   1166、关门放狗

下一篇   1168、八道阵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