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1、死战 - 圣武星辰

1171、死战

阵法阵眼,似是一方小世界。 李牧所选的兑字通道,位于太玄书院阵法护罩的西方。 进入其中,似是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眼前景物幻化,书院与外面的仙道势力皆不见,眼前是一片生长着连绵菩提树的山峦,似是一条地龙一般,朝着无尽的西方而去。 这条山脉,便是【藏天阵法】兑字阵眼的通道。 若要破阵,便需要从这条山脉上通过,将山脉起始处,一颗千米高的苍老菩提树毁掉,便等于是破掉了这里的一处阵眼。 君无药是墨香书海圣地最后仅存的一位传人。 当日李牧将墨香书海数百书生打昏带回来,其中便有君无药。 书生们在墨香书海废墟的时候,虽然固执要殉道,但来到了太玄书院之后,倒也明理,并未再闹,而是很快就融入到了书院的气氛之中。 君无药对于李牧,自然是感激的。 在墨香书海时候要殉道,既然来了太玄书院,那自然要放下殉道一说,为混沌世界出力才是。 “仙道势力的攻势,比预想中晚了一些,你先在此地调息等候吧。” 李牧道。 君无药点头,盘膝而坐在半空中,体会体内心新得的仙道运势之力的妙处。 李牧则是低空飞行,将整个菩提树山脉,走勘察了一遍。 本来他想要在这片山脉之上,布置埋伏一些阵法,协助战斗。 但仔细观察之后,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这菩提树山脉,本就是阵法凝结而成的小世界,若是再布置阵法,引动原本阵法的力量,很有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导致原本的书院护罩阵法失效。 那才是真的弄巧成拙。 遂放弃。 这一等,便是足足十个时辰。 李牧二人,倒也不急,只是耐心等待。 突然,李牧睁开眼睛,起身,朝着极西方向看去,道:“既然来了,何不现身,鬼鬼祟祟,岂是仙人做派?” 君无药一下子站起来。 前方并无敌人身形。 李牧冷笑道:“难道还要我请你出来不成?” 眉心竖眼之中,一道雷霆紫光激射而出。 雷霆之瞳。 李牧在晋升到了武道皇帝境界之后,瞳术的威力得到了狂飙般的提升,雷霆乃是五行属火的力量,李牧施展出来,更是威力无穷。 就看雷光一扫,前方虚空之中,一层仙道涟漪荡漾开来。 一个身影从虚空之中出现,落在了一株苍翠欲滴的菩提树顶端,凌风飘飘,青色长袍,风中飘摆,仙道气息流转而出,真的是丰神如玉,人间谪仙。 “李牧,我们又见面了。” 画宗高冠年轻人。 画宗先遣队的首领。 李牧一怔,道:“我道是谁,怎么你这手下败将,也敢再来一战?” 画宗高冠年轻人,脸色愠怒。 在看到李牧的那一瞬间,他的心中,其实是在暗暗叫苦。 太玄书院的最强战力,竟然被他遇到。 这运气,是好,还是不好? …… …… “一剑宗剑臣。” 白衣飘飘,背悬仙剑,宛如神人。 坤字阵法阵眼通道,乃是一片飘飞白云的虚空。 剑痴和剑癫,浑身迸发剑意。 藏剑海,混沌世界第一剑仙圣地。 一剑宗,仙道三十六部先遣队中唯一一个以剑立宗的仙道势力。 这或许便是命运的安排。 以剑对剑。 “藏剑三百万,剑出寒世间。” 剑痴吟唱藏剑海剑诀,身前一柄银色的璀璨仙剑悬浮。 剑宽五指,长七尺三寸,乃是一柄之前战斗中的战利品,被他炼化的仙剑,名曰【朝阳】,剑光迸发,似是一轮朝阳缓缓升起一般,释放万道光芒。 “杀。” 剑痴御剑而行,破开虚空,一剑刺出。 “雕虫小技。” 剑臣轻蔑一笑,屈指一弹。 仙道之气涌动。 朝阳剑嗡地一声,凝滞在虚空。 “去。” 剑臣再弹一指。 剑痴连人带剑,倒飞出去。 这一剑,竟是连剑臣身躯十米之内,都不能近。 好在同一时间,剑癫出手。 背后一青一紫两柄仙剑浮现,震动之间,幻现出一道道凝实剑影,如孔雀开屏一般,浑圆如盘,剑意气息迸发,万缕寒芒迸射。 “藏剑风云里,剑出鬼神惊。” 剑癫大喝。 剑盘转动之间,无尽的紫青色仙剑,破空而出,犹如疾风骤雨一般,卷向剑臣。 “凡间简陋剑术,如何与仙剑争雄?可笑。” 剑臣背后的古朴仙剑,微微一震,他反手摘在手中,便将这漫天席卷而来的紫青剑雨,尽数斩碎,化作虚无。 “第二剑,送你们上路。” 剑臣一步踏出,长剑斩下。 漫天剑啸之音,震散层层白云。 无数道青色剑光闪烁,汇做一柄千米长的青色巨剑,仙道气息涌动,带着太伤忘情一般的冰冷残酷,切割天地,朝着剑痴和剑癫两人斩去。 “云中卷云,剑海藏剑……御!” 两人面现惊色,同时施展藏剑海的抵御剑术,身前凝出一片藏剑之海,似是汪洋一样,要将剑臣这一剑直接吞噬。 轰! 天穹震动。 “噗。” “不好。” 剑海破碎。 剑痴、剑癫两人各自喷出一口鲜血,倒飞出去。 他们身后千米处,一株桃树,扎根于虚空中,桃花飘飘垂落,一片片粉红色的花瓣,飘飞在虚空之中,犹如精灵萦绕纷飞。 这边是他们要守护的阵眼。 “不堪一击。” 剑臣完全不将藏剑海的两大剑仙放在眼中。 他身形跃起,朝着桃树斩去。 且先破掉阵眼,然后得抓紧时间去寻李牧。 斩杀李牧,夺得他手中那柄暗金色长刀,才是正事。 …… …… “吼。” 虎族少皇怒吼一声,化作一头身高千丈的斑斓猛虎,浑身金光闪烁,尾巴一甩,似是一道金光神剪一样,朝着敌人抽去。 “哈哈,下界畜生,愚昧无知,怎敢违逆仙人?” 黯月宗左新寒大笑。 他祭出一面【万魂嗜血幡】。 此幡乃是以万千生灵心头血所染,又凝聚了无数冤魂的魔宗仙器,顿时虚空之中,万鬼哀嚎,遮天蔽日。 这一幡砸在虎尾之上,咔嚓一声,虎族少皇的尾巴,就断了一截。 “我操。” 一边畏畏缩缩的地球流氓虎一看,吓得心脏都差点儿吐出来。 这仙人也太厉害了。 这谁顶得住? 不如先逃吧。 但转念一想,脑子里又浮现出了李牧的眼神,心中为之一寒,要是逃了,只怕是出去要被李牧割虎鞭泡酒了吧。 算了。 象征性地打一打吧。 哪怕是打输了,逃出去也好交差。 “嗷呜……” 地球流氓虎张口咆哮,宛如鬼哭狼嚎一样的音波,顿时席卷而出。 他本是随意装模作样 谁知道这一声出去,竟是蕴含仙道之力,颇为不弱,昏黄色的音波宛如有形之物,层层叠叠,似是浪潮,将漫天厉鬼虚影给震散了。 “什么?” 黯月宗左新寒心中一惊。 他刚才见流氓虎畏畏缩缩像是狗一样待在旁边,修为境界低的可怜,所以根本未曾挡在心里。 谁知道这一吼,竟是如此克制自己的仙器。 “先宰了你这条狗一样的老虎。” 左新寒大喝。 手中幡一晃,便射出六道乌黑毒光。 地球流氓虎也愣住了:“什么?狗一样的老虎。” 它一下子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样,勃然大怒。 哪有这么侮辱人……虎的? “嗷呜……” 地球流氓虎愤怒地大吼。 “小心。” 虎族少皇此时也不藏拙了。 直接将体内的仙道气息释放出来,浑身金光流转,额头的‘王’字,更是仙光闪烁,气息暴涨,朝着流氓虎扑来,巨爪拍出,将这六道乌黑毒光挡住。 轰! 虎族少皇被轰飞出去。 他的修为,毕竟不足,也只是准帝而已。 一口黑血,从他口中喷出。 “杀。” 不顾身体内毒光肆虐,虎族少皇祭出一对二品顶级仙器级别的剑爪,朝着左新寒扑去。 “你自己小心点,在一边辅助即可。” 他对地球流氓虎喝道。 流氓虎忙不迭地点头:“好的呢。” …… …… “这就是仙人的力量吗?” 安晴准帝浑身浴血。 沈甲在一边,也剧烈地喘息着。 对面。 来自于青丹宗的谪仙级强者【描金真人】,面带戏谑,傲然屹立,身边三枚青色的弹丸,滴溜溜地旋转,每一枚丹药之中,都蕴含着巨大的仙道能量。 青丹宗以炼丹出名。 仙界的仙丹,不但可以疗伤,延寿,增长修为,亦可以用于战斗。 这三枚青丹,组合在一起,相互配合,堪比一件三品仙器,威力无穷。 安晴准帝和沈甲的手中,既有仙器,又有仙道气运加深,实力暴增了无数倍,但交手之下,却被【描金真人】完全压制。 之前看李牧对敌时,面对谪仙,谈笑风生之间,便可占据先机,未觉如何,此时真正面对谪仙时,才感觉到了这种强大到令人心悸的压力。 “技止于此的话,那就成为我的血食吧。” 【描金真人】道骨仙风,但说出来的话,却是残忍至极,他已经有万年寿元,生命快要走到尽头,因此也修炼了崩坏仙界的魔功【乾元造化功】,吞噬他人生机真远,可以增加寿元。 眼前这两个下界生灵,不但气血旺盛,更兼体内竟然还有奇异的仙道气运,的确是诡异,但若是可以将之以【乾元造化功】吞噬,却是最佳补品,足以延寿百年。 三枚青丹,滴溜溜旋转,化作三座青山,朝着安晴准帝和沈甲覆压下来。 “梦醉神迷……你活着回去,请告知李公子,务必指我羽族,一条生路。” 安晴准帝苦笑着道。 他胸怀格局惊人,有大气魄,此时更是毫不迟疑,直接开启玉瓶,将一枚【梦醉神迷】丹药,抬手吞下。 双眸瞬间血红。 浑身仙道气机沸腾。 怒吼声之中,安晴准帝身后二十八道赤红羽翼张开。 超越了羽族武道皇帝的力量,呼啸宣泄而出。 “啊啊啊啊啊……” 他怒吼着,手中一柄仙器长剑,劈斩而出。 “什么?” 【描金道人】面色剧变。

上一篇   1170、十六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