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3、要活一起活 - 圣武星辰

1173、要活一起活

“李牧,我与你不死不休。” 高冠年轻人状若疯狂。 他本以为在精心准备,得到了诸多高品质的仙器、仙丹的辅助之后,再次遇到李牧,必定可以战而胜之。 谁知道,反而比上一次还不如。 上一次只是被算计,导致青色仙枪被夺。 这一次,他直接被吊打了。 那柄暗金色的长刀,在李牧的手中,具有无穷的伟力,一刀斩出,天地协同,从战斗的一开始,就将他完全压制。 李牧的实力,比上一次交手时,不知道强横了多少倍。 此时,高冠伟岸年轻人浑身是血。 一道道飞刀割过的伤痕,宛如被凌迟一样。 仙血,洒落菩提树山脉。 翠绿的菩提树叶,染成了殷红。 血水顺着叶片的脉络,滴向地面。 与李牧一同前来的君无药,面色震惊而又颇为无奈地站在一边,彻彻底底的成为了一个看客。 不是他不想助阵。 而是因为这种级别的战斗,他有点儿插不进去。 而且,强行‘插戏’的话,反而会成为李牧的累赘。 君无药只能心中无限震惊和感慨地站在一边观战。 记得在升仙之地圣战擂台赛的时候,李牧刚开始并不显眼,身份只不过是一个人族后起之秀而已。 后来才逐渐崛起,逐渐绽放出无敌之姿。 当时未曾细想,现在想来,李牧在整个圣战擂台赛之中,竟是未逢一败? 可怕。 当然,现在的李牧更加可怕。 当初的李牧,也只是在混沌世界的天骄之中争锋耀目而已。 而现在的李牧,却以一己之力,已经可以力压谪仙了。 远远地将其他同代人,都已经抛在了身后。 其他同时代的天骄们,人别说是追赶,如今,只怕是连望其项背都做不到了。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妖孽吧。 “啊啊啊啊……” 高冠年轻人状若癫狂地怒吼。 暗金色的刀光闪烁之中,他的一条手臂被斩下。 “噗!” 鲜血喷涌。 之前浑身的伤势,已经让他的元神受损严重,此时损失一臂,瞬间就让他丧失了再战之力。 尤其是暗金色长刀可斩元神,伤势不可恢复。 这简直就是仙人的克星。 “不行了,这样下去,会被活活剐死。” 高冠年轻人心中又惊又怒。 那颗【黄龙狂暴丹】,他已经是使用了了。 但并未起到逆转战局的作用。 如果不是那枚仙丹,他现在可能已经死了。 “撑不住了,保命要紧……逃。” 画宗高冠年轻首领斗志终于彻底崩溃。 他欲抽身而退。 但怎么可能。 晋入武道皇帝境界的李牧,眉心法眼睁开,威力更强,【预兆之瞳】已经早就将画宗高冠年轻首领的心思举动都捕捉到。 二十四节气刀法施展开来,漫天倒是刀光刀影,构筑出一方刀刃囚牢,将他死死地锁住。 “李牧,你当真要赶尽杀绝?” 画宗高冠年轻首领满目狰狞,面容扭曲。 李牧心中冷笑,懒得说话。 都到这种程度了,还说这种话,未免太天真了。 咻咻咻! 刀光闪烁。 一百二十柄暗金色飞刀,忽来忽去,犹如金色电光。 最终,画宗高冠年轻首领的身躯,猛地一窒,然后如同堆砌的积木一样,垮塌了下来。 肉身被毁。 元神亦是被斩碎。 画宗小队首领,陨落。 这样的战斗,就算是到死,他都没有想到。 甚至连自爆都没有做到,就被杀了。 死的憋屈。 当初欣喜若狂地争取到先遣殖民一队首领的资格,欢天喜地地来到混沌世界,本以为可以一念之间横扫这个下界,争取到功德和气运,以及无数的资源,更上一层楼。 谁知道…… “我好悔啊。” 形神俱灭的最后一瞬间,画宗高冠年轻首领在心中叹息。 战斗结束。 整个过程,持续了大概不到一刻钟。 漫天血雨纷飞之中,画宗年轻人使用的武器――一柄四方魔焰大戟被李牧收到了手中。 “三品仙器。” 李牧法眼一扫,就判断出来了这战戟的品阶。 是一件宝贝。 想来这一次仙道势力进攻之前,也是做了完整的战略资源重新分配。 这柄大戟,威力不凡,但不是画宗所有。 因为画宗高冠年轻首领在之前的战斗之中,并未真正发挥出这柄大戟的真正威力,远不如当初他施展青色仙枪时候的娴熟强势。 “还有那丹药。” 李牧想起,之前战斗时,画宗高冠年轻首领曾半途服下过一枚丹药,然后瞬间修为气势狂飙,战力暴增。 “那丹药,应该是与【梦醉神迷】相似的功效,如果仙道势力的进攻强者,手中都有这样一枚丹药的话,那其他阵眼通道的守关者,有危险。” 一念及此,李牧心中担忧了起来。 “君先生,你将这柄大戟炼化,先镇守兑字关,我去其他通道助阵。” 李牧将四方魔焰大戟交给君无药。 “好,李公子放心,人在关在。” 君无药接过大戟,第一时间炼化。 李牧又以法眼扫视周围虚空,见并无仙道敌人存在,这才转身离去。 “花儿,等着我……” 李牧决定第一时间去震字阵眼,帮助花想容。 …… …… 乾字通道。 虎族少皇咆哮如雷。 他已经化出了本相,一头数万米长宛如山峦般的金色巨虎。 只是此时,他的模样,已经大为改变。 金色的虎皮上,伤口斑驳, 道道裂缝,隐约可见脏器。 他浑身弥漫着血色氤氲,双眸宛如两片血海悬浮在虚空之中一样,血牙暴凸,四肢关节中,都生出了血腥倒刺,就连虎尾上,也是一根根血色的骨刺,暴凸出来。 绝世凶猛的暴戾凶残气息散发出来。 它像是根本不知道疼痛一样,悍不畏死,疯狂地冲向半空之中的左新寒。 这是服用了【梦醉神迷】的征兆。 大敌当前,混沌世界的残军强者们,拥有着近乎于相同的果敢决断,一旦判断出局势不对,立刻就吞服【梦醉神迷】,绝不惜命。 也正是因为药力催发的原因,所以虎族少皇才可以在正面,将左新寒百分之九十的攻击,全部都抵挡下来。 他在为地球流氓虎争取发挥的空间。 “嗷呜!” 地球流氓虎像是犬一样蹲在地上,仰天扯着嗓子狂吼。 他觉得自己的嗓子,都快要吼炸了,吼出血了。 但效果惊人。 玄黄色的音波如实质一般,可以克制黯月宗左新寒的【万魂嗜血幡】,将那漫天黑色的冤魂厉鬼,都不断地震散。 甚至连【万魂嗜血幡】上,都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痕。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威力效果? 地球流氓虎自己都不清楚。 “再吼下去,只怕是要把肺都吼出来。” 地球流氓虎心中无限的悲戚委屈。 虽然有一种别人打架,自己在旁边喊666的感觉,但也出力了啊。 他不想喊了。 但一看到虎族少皇连命都豁出去了,地球流氓虎也只能一边咳血一边吼。 就这样,一头猛虎,一头病虎,两虎合力,竟然是将来自于黯月宗的谪仙给压制了。 “该死的,怎么会如此?” 左新寒心中郁闷难言。 他已经服用了【狂暴黄龙丹】啊。 竟然还打不掉两头下界的粗蛮野兽? 这要是传出去,在整个仙道先遣三十六部之中,他都要抬不起头了。 “该死。” 左新寒咬破了舌尖。 噗噗噗! 连续三口精血,喷在【万魂嗜血幡】上。 顿时,天空之中鬼气弥漫,乌压压千万厉鬼冤魂,凄厉地嘶吼着,从【万魂嗜血幡】中窜出来,化作千千万万道乌黑色流光,朝着两头老虎啃噬而来。 虚空中,毁灭般的气息流转。 “吼。” 虎族少皇仰天咆哮。 “小心,退后。” 他恢弘宛如山岳巍巍一般的身躯,挡在了地球流氓虎的身前。张口一吸,竟是如同长鲸吸水一样,将无数的厉鬼冤魂,吸入到了自己的腹中。 同时―― 砰砰砰砰! 无数道厉鬼冤魂光柱,也狠狠地轰击在了虎族少皇的身上。 血肉崩飞。 白骨飞溅。 庞大的血虎身躯,在瞬间,有一半直接被轰成了肉泥。 但虎族少皇,依旧死死地护在地球流氓虎的身前,以血肉之血,挡住攻击,没有让地球流氓虎承受丝毫的攻击。 “什么?疯了?” 左新寒也被虎族少皇的疯狂吓了一跳。 他修的是魔道,绝对是真正的心狠手辣、果断阴毒之辈。 但像是虎族少皇这边的狠戾疯狂,他还是第一次见。 一时间,他头皮发麻。 转瞬之间,虎族少皇浑身漆黑如墨,流淌出来的鲜血,也变成了黑色,残破的身躯虎皮之下,有一张张凄厉恐怖的面容凸出来,就像是有无数厉鬼要从他的身躯里窜行,吞噬着他的血肉。 可怖。 凄惨。 地球流氓虎一下子,看呆了。 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一种不知道怎么形容的感觉,瞬间勃发,将他的身躯都要撑爆一样。 “愣着干什么?” 虎族少皇扭头看了他一眼。 “我支撑不了多久了,如果我死了,你就快逃。” 他暗中向地球流氓虎传音。 地球流氓虎一怔。 虎族少皇已经疯狂般地朝着左新寒冲了过去,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 “活下去。” 这是他最后对地球流氓虎说的话。 轰轰轰! 天空中,战斗已经到了最惨厉的程度。 虎族少皇自感【梦醉神迷】药力的维持时间所剩不多,直接放弃了防守,利爪虎尾和牙齿,无所不用其极,拉近了距离与左新寒死斗。 他偌大的身躯,已经被打的只剩下了一半。 地球流氓虎呆呆地蹲在原地。 他想要说‘好的呢’。 但这句平日里说的最溜最顺口的话,此时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像是倒刺一样,卡在喉咙里,吐不出来,咽不下去。 他想不通,活着不好吗? 为什么要拼命呢? 为什么要为其他人拼命呢? 自己活着就可以了啊。 “嗷嗷嗷嗷嗷……嗷呜。” 他的眼睛红了。 没有丝毫的犹豫,将【梦醉神迷】丹药直接灌进了口中,地球流氓虎的心神瞬间就被杀戮和破坏欲望所侵蚀。 “要活,一起活着。” 理智残存的最后一瞬间, 地球流氓虎吼出了这句他平日里无比鄙夷不屑的话。 然后,浑身都泛动猩红色光焰的他,就朝着左新寒冲了过去。

下一篇   1174、女仙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