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5、飞升? - 圣武星辰

1175、飞升?

这是怎么回事? 十六皇子怔住。 这个女人,她身上的力量……好像是……仙界的力量? 一个下界凡人而已,怎么会有如此力量? 那一层紫色的光晕护罩,散发出神秘玄奇的光彩,仿佛是来自于仙界最顶级王者的加持一般,与世无争之中,散发出一种高高在上的威压。 这种力量气息,十六皇子只曾在少数真仙级别的仙界强者的身上,见到过。 错觉? 幻觉? 十六皇子反应过来,再度出手。 剑光闪烁。 叮叮叮! 仙剑斩在紫色护罩上,发出金属交鸣的清脆之音。 护罩,宛如实质。 只有一丝丝的涟漪反动,并无任何裂缝出现。 坚不可摧。 十六皇子有点儿难以理解眼前发生的一切。 这个本应该是已经重伤垂危的女人,体内散发出了难以想象的、不该属于她的力量。 “不可能。” 十六皇子连续尝试数次,竟然都无法攻破这护罩。 护罩中。 紫色氤氲的掩映之下,花想容面色神圣素洁,真纯善美,无悲无喜,微微合上眼睛,安静地坐在血泊之中,将道子的身躯,护在身后,双掌合十在眼前,宛如一尊正在虔诚祈祷的女菩萨一样。 正是她的掌心之中,有紫色光晕,散发出来,形成了这护罩。 而十六皇子看不到的是,在道子残破犹如腐朽麻袋一样的身躯中,亦有点点滴滴的紫色氤氲流转出来,涌入到了花想容的体内。 那是道子所吸收的,来自于天外的,道宫主人从仙界送回来的仙道气蕴。 本为道子吸收,但如今,随着道子气息湮灭,肉身破碎垂危,这仙道气蕴游离散发出来,全部都进入到了花想容的体内,产生了某种诡异的异变。 花想容正在融合这种仙道气蕴。 这一瞬间的她,进入到了一种奇异诡谲的状态。 无我无物。 无天无地。 尘世间罕见的体质,在先天紫气的加持之下,在仙道气蕴的支撑之下,花想容仿佛是仙界的真仙在渡劫一样,一瞬间,处于一种绝对霸体的状态。 十六皇子略微观察,就隐约明白了什么。 怎么会这样? 这个下界的女人,竟然在这里渡真仙之劫? 她都连谪仙都不是,怎么可能渡真仙劫? 不。 这不是渡劫。 虚空之上,并未有雷云劫电出现。 十六皇子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儿不够用了。 这个混沌世界,为何有如此之多的诡异事情? 现在该怎么办? 十六皇子连续施展数次攻伐之术,轰击在护罩之上,都毫无效果,他终于可以确定,花想容身上的这一层紫气护罩,绝非是自己所能破开。 道子也被笼罩在护罩之中。 无处下手。 好在这种护罩,只具备防守性,无法进攻。 “为今之计,那就只有……” 十六皇子的目光,看向了震字通道深处的阵眼。 且先不管这一对男女。 先将阵眼破掉再说。 除掉了太玄书院的护罩,大局可定。 剑芒闪烁。 十六皇子身形飞射,一剑刺向阵眼。 就在这时―― 咻! 暗金色的道观一闪。 剑芒破碎。 一个熟悉的身影,自远处虚空之中出现,疾驰而至。 “李牧……” 十六皇子看清楚来人,喉咙深处发出了野兽一般的怒吼。 来得好。 这个人族妖孽,先遣小队的眼中钉肉中刺,竟然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好机会。 十六皇子心中大喜。 但李牧的身形如电,速度快到了几点,直接疾驰略过十六皇子,瞬间来到了紫色护罩跟前。 “花儿?” 感受到花想容依旧有生命气息,李牧松了一口气。 他伸手朝着花想容扶去的时候。 嗡! 一股恢弘绝伟的力量,反震出来,将李牧弹开。 “这……” 李牧大为惊讶。 花儿在抗拒我的靠近? 这是一种什么力量? 李牧有点蒙。 为何会如此? 他扭头看向十六皇子。 “你到底做了什么?” 李牧质问。 十六皇子冷笑了起来:“她是你的女人?真的是妙极了,呵呵呵呵,你来的正好,我送你上路,去黄泉路上,你这个女人团聚。” 黄泉路上? 难道花儿有危险? 李牧眼眸之中,霎时凶光爆溢。 “你将花儿和道子师兄逼迫至此?狗东西,我先要你的命。” 暗金色变异冥刀擎在手中,李牧气势狂飙,一步一步第踏向十六皇子。 三步踏出时,他的身形已经在虚空之中,拉出一道破空残影。 刀光乍起。 十六皇子心中毫无畏惧,直接正面硬撼李牧的金刀。 轰轰轰! 战斗持续了约一盏茶时间。 信心十足的十六皇子,一脸难以置信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李牧提刀而回。 暴怒的李牧,迸发出的战斗力,简直是惊人。 在晋入武道皇帝境界之后,李牧本就可以依靠冥刀正面硬撼谪仙,处于极度愤怒状态的他,在不到一盏茶的时间里,就正面一刀一刀第砍翻了十六皇子。 李牧没有将其彻底杀死。 因为他还没有搞清楚,花想容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牧倒拖着金刀,来到花想容的身前,隔着紫色护罩,感应到花想容的生命气息,绵长稳定,心中略微放松一些,目光又落在花想容身后的道子身上。 道子已经处于昏迷之中。 气息羸弱的像是飓风中的一盏烛火,仿佛下一瞬间就要熄灭。 他身上服用了【梦醉神迷】的后遗症,已经凸显出来。 可以想象,不久之前,震字通道里面,发生了什么样残酷的战斗。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牧回转身,看向人彘一般的十六皇子。 十六皇子躺在血泊中惨笑。 冥刀克斩仙人元神,他身上的伤势,无法恢复,已经再无丝毫反抗挣扎的可能。 当然,最主要的是,他的心,碎了。 他的仙道之心崩溃了。 他无法想象,才几日不见而已,李牧的战力,强横到了如此程度。 自己竟是远非其敌。 “李牧,你……” 十六皇子张口刚要说什么。 就在这时,一股诡谲磅礴到了极点的力量,突然在震字通道的上空,毫无征兆地浮现和流转出来。 一个淡紫色的神秘通道出现。 浓郁到难以想象的仙道气息自通道深处宣泄出来。 似是五色圣光一样。 花想容闭目而坐的身躯,在五色圣光的照耀之下,缓缓地悬浮起来,朝着那紫色神秘通道飘去。 如羽化登仙。 李牧吃惊之下,想要阻拦,但却根本起不到丝毫的作用。 血泊中的十六皇子,如同白日见鬼了一样,残破的身躯颤抖着,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飞升?在这个时候开仙门飞升?” 他惊呼出声。 这幅神秘诡异的景象,分明就是得道已久的仙道强者,在渡劫成功 之后,飞升到一个新境界的景象啊。 可这个女人,连飞仙都不是,何以飞升? …… …… “卑鄙无耻。” 青牛道人双角尽碎,一只手臂被斩掉。 原本已经将进攻震字通道的一位谪仙级强者,已经被他与王诗雨联合压制,胜券在握了。 但谁想到,关键时刻,竟然有第二位谪仙暗中偷袭出手。 毫无防备之下,青牛道人的一手臂被斩断。 腰腹之间,也有一道切口,几乎将他的身躯一分为二。 若不是得自于道宫主人所分的一缕仙道气蕴先天紫气保护,关键时刻,主动防御,挡下了这一斧五成的攻击力,只怕是此时,青牛道人已经统统被一斧劈为两半了。 而王诗雨被暗中偷袭,一斧斩中肩颈,关键时刻,以锈剑招架,只怕是也已经成为了两片尸体了。 “呵呵,有点儿意思,这么精致的女娃儿,竟是没有一斧劈死。” 出手偷袭的谪仙,羊首人身,外貌诡异如妖魔。 事实上,他的确是妖魔。 他看着她体内流淌出来的血液,再看看王诗雨手中的锈剑,褐色的鼻尖耸动,微微一嗅,啧啧称奇。 他名为公羊智,乃是仙界妖魔一系【摩罗族】一员。 是【摩罗族】先遣小队的首领。 摩罗族擅长近战,以及暗杀。 两种看似截然不同的战法,在这个种族身上,完美结合。 一双黑色的盘角弯曲如蟒蛇,盘桓在头顶,其内隐隐有血红色的魔焰缭绕,身形超过三丈,肌肉隆起,宛如褐色的岩石一般,双眸猩红,公羊智的脸上,流露出残忍冰冷的笑意。 刚才那藏匿暗中,骤然偷袭的一斧,可谓是毒辣。 本以为可以将这两个下界武者,直接瞬杀。 没想到,竟是被招架下来。 而且,他还发现了一件大事。 这可真的是意外之喜。 “废那么多话干什么,赶紧捏死这两只下界的小虫子,破了阵眼,斩杀李牧,争夺此间的资源宝物才是最重要的。” 身染血迹的八景宫先遣小队首领【云景真人】怒道。 他第一个进攻巽字通道的谪仙。 原本以为手到擒来,结果却是被青牛道人和王诗雨联手压制,竟然还受了伤,乃是奇耻大辱。 恨不得将这两人挫骨扬灰。 “宝物?”公羊智冷笑道:“呵呵呵,在我眼中,这女人,就是最大的宝物。” 他指了指王诗雨。 云景真人一怔,旋即道:“纵然绝色,但也不过是凡间低贱女子而已,公羊智,我劝你不要因小失大,为了一个下界女人,坏了临时联盟的大事。” 公羊智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好,那这样吧,你去破坏那阵眼吧, 这个女人交给我,我有她就够了,其他的任何宝物,都分毫不取。” 云景真人以为公羊智真的是贪图王诗雨的美色,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鄙夷之色。 色令智昏。 不足语道,不足为伍。 云景真人身形闪烁,就要去破掉震字东道中的阵眼。 突然―― 轰! 暗红色气雾爆棚而起。 宛如汪洋。 血色剑气,弥漫如海洋。 “不好。” 眼见熟悉的力量再度爆发,云景真人面色一变。 之前被王诗雨和青牛道人压着打,尤其是被王诗雨那诡异的剑气剑意所伤,令云景真人又惊又怕。 颇有点儿惊弓之鸟的意思。 再度感应到这种剑意,他立刻抽身后退,祭出宝物,头顶一座八角宫悬浮,垂下仙气氤氲,将己身先护住。 公羊智也是一惊。 却见王诗雨手握锈剑,催发到极致,一种强大到了难以形容的力量,在锈剑之中弥漫出来,似是这一瞬间,有一尊仙界之王骤然降临了一样。 。m.

上一篇   1174、女仙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