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3、转世之说 - 圣武星辰

1173、转世之说

刚才到底发生了事情? 地球流氓虎脑袋有点儿大。 他将这个鼻歪眼斜的脑袋丢在一边,然后将自己身上的血水抖了抖,就看到周围有奇奇怪怪的残肢断臂,像是狗啃的一样。 虎族少皇呢? 地球流氓虎心心念念,扭头四下搜寻。 终于,在距离战场大约数千米之外,他看到了半躺在地上的虎族少皇,模样凄惨,看起来好像是一个被充爆了的充气娃娃一样,肢体残缺干瘪。 “老表,你坚持住。” 地球流氓虎闪电一样冲了过去。 心里着急的时候,他特别容易胡说八道。 虎族少皇眼神黯淡,还有一口气在。 看着冲过来的地球流氓虎,他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如释重负般的笑意。 笑意中有轻松。 有欣慰。 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都在怀疑,族中贤者的预言,到底是不是真的。 地球流氓虎胆小如狗,贪吃懒惰,修为低下,血脉也未必纯正,平日里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不务正业,油嘴滑舌……反正一切不好的形容词,安在地球流氓虎的身上,绝对不会有丝毫的违和过分。 这样一个狗一般的东西,真的是虎族复兴的希望所在? 从怀疑,到失望。 从失望,到绝望。 这一战之前,虎族少皇都觉得,预言可能出了某些阴差阳错的失误。 但出于最后的本能和无计可施的无奈,他还是在刚才的战斗之中选择牺牲自己,保护地球流氓虎。 但现在,他确信了。 这只流氓虎,真的是虎族振兴的希望。 当地球流氓虎在本可以逃走的时候,但却留了下来。 在它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勇气,吞服下了,像是疯狗一样冲上去,将黯月宗仙人左新寒撕碎,又将潜伏在暗中准备偷袭的第二尊谪仙撕碎的时候,虎族少皇相信了。 是燃烧生命,燃烧本源,燃烧神魂和精神,催动个体生命最强大力量的丹药。 个体的精神、生机、本源越是强大,催动出来的力量就越强。 虎族少皇吞服了,在那一刻钟的时间里,爆发出来的力量,几乎可以匹敌谪仙。 而地球流氓虎被催发出来的力量,却是强大到了连谪仙都无法理解和抗衡的程度。 那一幕,实在是太恐怖。 虎族少皇亲眼看到,地球流氓虎像是一个疯子一样,将左新寒扑倒撕咬,将那如稻草一般撕碎。 谪仙级的魔修,在地球流氓虎的锋利爪牙之下,就好像是暴晒后的稻草人一样,不堪一击。 不止如此,疯狂状态的地球流氓虎,还发现了隐藏在暗中的另外一尊仙道势力的谪仙。 那谪仙显然是已经被吓得够呛,面色苍白,想要逃走。 结果被地球流氓虎咬着大腿就倒拖了回来。 在凄厉的惨叫和求饶声中,谪仙被凶残的地球流氓虎肢解了。 那种场面,就像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野兽在狩猎捕食一样。 血腥。 原始。 虎族少皇亲眼看到,地球流氓虎将两尊谪仙,嚼吃的就只剩了一颗头颅。 那是谪仙啊。 仙人之躯,就连顶级的帝兵,都不见得可以伤及,但地球流氓虎就像是啃白菜梆子一样,咔嚓咔嚓就给吃掉的。 那画面,太惊悚太恐怖太血腥。 到底是什么样的本源,才会被催发出这种恐怖的力量? 地球流氓虎的身上,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惊天秘密? 族中先贤的预言没有错。 它真的是虎族复兴的希望。 哪怕是体内的生机,像是沙漏中的沙粒一样快速地、不可逆转地流逝,虎族少皇心中的狂喜,却是无法遏制。 他一点儿都不在乎自己快要死了。 他在乎的是,种族复兴的希望,真的来了。 而且,看地球流氓虎那活蹦乱跳的样子,并没有的后遗症,所以它也不会死。 这无疑是最好的结局了。 通道守住了。 希望也出现了。 “喂,你怎么样?你可千万别死啊。”地球流氓虎抱住虎族少皇,使劲地摇了摇:“我一个虎在这里,有点儿害怕。” 虎族少皇被摇的视线模糊。 死的更快乐。 “不要啊,你要是死了,李牧和那条狗不得弄死我啊?” 地球流氓虎一脸紧张地道:“你要坚强地活下来啊,不然我怎么向虎族的父老乡亲们交代啊?” 他越想越觉得委屈。 这算是什么事儿啊。 虎族少皇张大嘴巴:“别……别摇……” “什么?你说什么?”地球流氓虎道:“不要?你是说,让我不要放弃虎族吗?你别说话,你快运功疗伤……” 它激动地摇着。 虎族少皇,卒。 “天啊,你怎么就这么死了啊,让我一个虎,在这里怎么活啊,我真的怕啊。” 地球流氓虎嚎啕大哭。 他是真的怕。 担心还会有仙道强者再来,但又不敢溜回去。 那真的会被小九大王吃掉的。 不吃掉,也会被李牧太主人扒掉一层皮。 当然,最主要的是,他是发自内心的伤心。 虎族少皇可以说是为了保护他而死。 如果不是为了保护他的话…… 咦,不对啊。 就算是不保护他,也得守护这通道,吃了,早晚都得死呀。 想着想着,地球流氓虎突然觉得,自己其实并不用有那么深的负罪感。 但,依旧伤心。 仙界先遣队,我艹你姥姥。 伤心转化为愤怒。 “的口感还不错,以后可以再问李大师讨几份回来,留在身上备用。” 他心中想着。 …… …… 安晴准帝和沈甲身躯残破。 两人站在血泊中,气息颓败,修为宛如雪崩一样,快速地崩塌下去,不断地跌落。 但两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意。 赢了。 赢得很艰难。 还好死后,仙道势力一明一暗两个闯关者中,另外一个,只是半步谪仙,修为反倒是远不如,也被两人合力击杀。 恍如隔世。 这场战斗,以最惨烈的方式,在一刻钟的时间里结束了。 “不管是还是第二位闯关者,都没有死战的觉悟,一旦察觉不低,便开始斗志崩溃,若是遇到真正的凶残之辈,哪怕是境界低一点,也不容易取胜。” 沈甲在心中下意识地反思着。 这是他从李牧那里沿袭而来的习惯。 每战过后,他都会反思自己在战斗之中得失。 但他很快意识到,自己要死了。 体内的气机,雪崩一样塌陷,无法逆转。 他甚至可以清晰感觉到,自己的身躯,由内而外地开始衰竭,开始崩溃。 “沈兄弟,来生再会了。” 安晴准帝微笑道。 他服用的时间更早,所以大限之时来的更早。 背后的羽翼已经尽数枯萎。 羽毛像是盛秋时的落叶一样飘落。 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朽,似是沙雕一样飘散。 容颜急骤老去。 本是羽族最为卓越的中兴英才,但一瞬间就苍老的像是快要咽气的老朽。 而且还在加速老去。 “安晴大人,黄泉路上,等我。” 沈甲苦笑。 羽族与域外天魔,关系并不算是和睦。 没想到,两大种族的中兴传人,却是一起并肩战死。 最终,安晴准帝身躯枯萎,宛如海边风干了的雕塑一样,在风中飘散开来,所有的生机和气息,全部都湮灭无踪,这片天地之间,再也无有他一丝一毫的痕迹。 “嗯?这是?” 沈甲惊讶地看到,在安晴准帝消失的地方,一团金色的光辉闪烁。 金光散去之后,一颗晶莹如玉的蛋,漂浮在虚空中。 这蛋银白如雪,晶莹光滑,足有六七岁的儿童那般大小,一股精纯无比的能量,若隐若现,从蛋中传出来,微弱的生命气息流转,似乎是在其内孕育着什么。 羽族转世之卵? 沈甲倒是听说过,有些羽族大能,可以转世。 且是以卵生的形态转世。 难道安晴准帝竟然是转世成功了? “真好啊。” 沈甲笑了起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安晴准帝还有活着的机会。 虽然转世千万重劫,希望渺茫。 沈甲的身躯开始彻底崩塌。 腿脚,手臂,头发…… 化作微粒,风中飘散。 “师父……” 他艰难地回头。 生命里最后一丝执念,化作一个光点,破开通道界壁,朝着外面飞去。 “师父啊,徒儿,走了。” 沈甲的身躯,最终彻底崩塌消散为飞灰。 生命的最后时刻,他想起了,自己在风云大陆时,小镇外,与李牧的初次见面。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秋日啊。 …… …… 李牧眼睁睁地看着花想容的身躯,进入仙门,然后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那种升仙的力量,远非他所能阻挡。 这算是怎么回事? 莫名其妙就飞仙了? 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李牧一想到,花想容一个人孤零零地在仙界中飘荡……他就心疼。 一边的十六皇子,同样震惊的表情无法控制。 白日飞升。 这种事情,在仙界中,也是遥不可及的传说啊。 那女人到底是什么血脉? 难道是昔日仙主转世不成? 他听说过一些辛秘。 当年仙道崩塌,仙界剧变,有一些屹立在仙界顶峰的仙主,在祸事中死去,进入了轮回,想要转世再修。 其中有人成功,开启了宿慧,重入仙界。 也有人在转世时,发生了意外,导致永堕轮回,宿慧难开,上一世的记忆也无法恢复,只能浑浑噩噩,成为普通生灵,挣扎在俗世红尘中。 难道那个女人,竟是当年仙主转世身不成? 今天第二更,还有2更

下一篇   1177、转世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