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2、 - 圣武星辰

1182、

赵无极终于知道了什么是生不如死。 狂怒的小九,用牙齿和利爪,将他一寸一寸地撕成了碎片。 赵无极亲眼看到了自己的身躯被粉碎。 然后又感受到了元神被撕裂的滋味。 “啊啊啊,不,饶了我,我……给我一个痛快……” 他尖叫哀嚎,如同被活烫拔毛的野猪。 但彻底被愤怒和仇恨淹没的小九,又怎么会有一丝一毫的怜悯? 他将赵无极用最残忍的方式撕裂,吞噬。 然后又冲向南宫昌。 “与我无关……” 南宫昌面如土色地大声辩解。 “仙人,都该死。” 小九咆哮着,将灭度仙踪的南宫昌也撕碎吞噬。 仙人的血,将阵眼通道的大漠,都染成了鲜红色。 每一粒鲜红色的沙子之中,都仿佛承载着一段伤心的记忆,承载着一条狗和一截牵牛花尚未来得及绽放就彻底湮灭的情愫。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小九从愤怒和仇恨中逐渐清醒过来。 “我要吃光所有的仙人。” 这条狗的眼神,在这一瞬间,像是一头饿极了的野狼,充满了杀戮和毁灭的气息。 它来到小花妖死去的地方。 周围空气里的草木灵气,无比旺盛。 空气中似乎都带着淡淡的碧绿色氤氲。 “对不起。” 小九低着头,像是在喃喃自语。 他有记忆的生命中,以及那些残缺不全的遥远的记忆中,都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从未感受到过,自己的心,因为一个人的死,而仿佛是缺失了一块。 “对不起。” 它的眼泪流淌了下来。 它记得,自己好像是从未流过眼泪。 但这一次,实在是控制不住。 是它的贪玩,导致了一场本不应该发生的悲剧。 如果当时它再稍微小心一点的话…… 泪水滴落在小花妖死去时所化出的一截枯木上。 嘀嗒。 嘀嗒。 连续几滴泪水,滴在枯木上摔碎,像是晶莹的灵魂破裂一样。 小九哭着哭着,突然怔住。 他不可思议地看到,在这一截本已经毫无生机的朽木上,一点浅浅的绿色,似幻似真,隐现出来。 小九睁大了眼睛。 仔细看,那一点绿色,分明是一根犹如细针一般的牵牛花的嫩芽。 “小灵儿?” 小九大喜若狂。 那牵牛花的嫩芽,微弱的像是一缕细发,仿佛是随时都会被大漠中的西风卷去一样。 只有一丝丝淡淡的生机。 那是任何微不足道的植物,都拥有的生灵的生机。 没有任何力量波动。 也没有任何的意识波动。 小九狂喜的神色,逐渐暗淡。 它坐在旁边,守着这支牵牛花的嫩芽,将周围空气里浓郁的草木精气,都凝聚在嫩芽的旁边。 小嫩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 最终,长成了一株足足有二十厘米长的牵牛花的花蔓,碧绿如同时间最美丽的冰种翡翠,妖娆,脆弱,散发出丝丝缕缕的生机。 …… …… 李牧赶到兑字通道的时候,发现里面竟是空无一人。 君无药呢? 消失了。 那个应该是隐藏在暗中,等到自己离去之后才出来偷袭的‘一明一暗’中的暗处谪仙,好像也没有出现过? 空间里并无战斗的痕迹。 阵眼也是完好无损。 这是怎么回事? 李牧觉得这里的气氛怪怪的,但是却又说不上是哪里奇怪。 法眼扫视虚空,也没有发现暗中谪仙隐藏的痕迹。 他略微松了一口气。 不管怎么样,只要阵眼还在,就是一个好消息。 但君无药到底去了哪里呢? 李牧心中有一种并不算是太好的预感。 君无药大概率凶多吉少。 …… …… “猿皇,我……我不行了,请你念在今日我效死一战的情份上,日后……若还有机会,请……多……多多照拂一下我银狼族,我……” 银狼王一句话没有说完,便断绝了气息。 银色的狼毫飘散。 他的身躯如被火焰舔舐的纸张一样,快速地化作了飞灰,在袁吼的怀中飘散。 袁吼无力地伸手,挽留不住这一切。 【梦醉神迷】副作用,就算是仙王来了,也无法逆转。 他将银狼王一对残破的银刀捡起来收下。 残刀上,还有银狼王的鲜血。 远处,落云宗先遣小队的首领已经伏诛。 而暗中偷袭的另一位仙道谪仙,也被黄金盘龙棍敲碎了三魂七魄,身死道消。 这场苦战,袁吼是主力军。 但在暗中谪仙出手偷袭之后,若不是银狼王吞服了【梦醉神迷】,拼死为袁吼争取了十息喘息的时间,袁吼今日必死于两大谪仙联手。 银狼王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身为一代狼王,他也终于走上了自己的宿命――为了狼族而战死。 “放心吧,从今以后,有猿族在,便有银狼一族在。若有什么势力要灭银狼族,便先灭猿族。” 袁吼仰天发誓。 他亦是浑身金色鲜血,背部和心脏位置的伤势,几乎致命,若非是黄金盘龙棍的力量,吸收了离字通道之中的火焰,将他的心脉和丹田护住,只怕是此时,袁吼也要重伤不治了。 神器天叹,威力妙处,难用常理来度侧。 袁吼坐在一片火焰之中,开始运功疗伤。 第一波的抵御任务算是完成了。 却不知道,接下来,还有没有谪仙袭来。 袁吼在争分夺秒地恢复自己的实力,为有可能继续到来的苦战做准备。 …… …… 太玄书院大殿深处。 老神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八处通道阵眼,竟然都守住了……” 他眼前的【千里镜光】秘术施展,化作八块监控屏幕一样的画面,上面正是【藏天阵图】八处阵眼通道小世界之中的情形。 其实,在原本【遮天行动】的计划中,这八处阵眼,只要能够守住六处,便可以让接下来的计划实现,没想到八处通道,竟然都守住了。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老神棍也不得不感慨。 对于花想容和王诗雨身上发生的一切,老神棍并不是很在意。 剑痴、剑癫、银狼王等人的战死,老神棍除了叹息之外,反应也还算是正常。 袁吼的实力暴涨,让他有那么一点点的意外。 而小九在艮字通道中哭泣的画面,却是让老神棍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难以言喻震撼之色。 “这条狗的生命,终于要完整了。” 老神棍摸着下巴,眼睛里有一些羡慕。 当初,他和小九,舍弃了在御天神帝位面已经无比尊崇的果位,花费了无数的时间和精力,甚至放弃了漫长岁月里的修为和记忆,来到星坟之地,为的就是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道,突破生命原本的桎梏。 这些年,一鱼一狗,踉跄而行。 路漫漫,心茫茫。 有所获,但终究不能真正找到那条最终正确的路。 前方似是有光明。 但却总也找不到确切的光源。 老神棍自己很多时候,也处于迷茫中。 借李牧这一世的四象局最后机缘,于最后的大世中崛起,做了该做的一切,但属于自己的机缘,却是迟迟不能到来。 但是,在画面中,看到那条不靠谱的狗,泪如雨下地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哭泣,老神棍突然觉得,这条狗好像是先自己一步,找到了它寻找的东西。 老神棍坐在大殿之中,若有所思。 他受到了一些启发。 缓缓地起身。 黑色的破败道袍下面,露出了一条鱼的尾巴。 这是大量丧失己身真元修为的后果。 仙界先遣三十六队的人,都想要知道,小小一个太玄书院,到底是依靠着什么样的能源,才能撑起那么一层一又一层的足以阻挡全部仙界势力轰击的阵法。 一个小小的下界,按照道理来讲,是不可能创造这种奇迹的。 现在这条退化回去的鱼尾,或许就是最佳答案了。 老神棍身形一晃一晃,就像是一条在水面上直立滑行的鱼一样,朝前面飘起来,朝着大殿内部飘去。 在大殿深处一墙之隔的后殿,一座复杂到李牧看了也会头晕目眩的恢弘阵法,正在徐徐运转。 一道道的蔚蓝色阵纹线条,就如虚空中千万行星运转轨迹一样,一点点纹络交汇之处光线,就如宇宙星辰一般。 这是一个立体到了极致的阵法。 仿佛是一方人造的微型宇宙在有条不紊地运转。 而在阵法下方的黑色地面上,几个关键处,各自插着一枚亮晶晶银闪闪的巴掌大小的金属色泽鱼鳞。 鱼鳞是阵法运转的关键。 老神棍走入阵法之中,就像是主宰宇宙的神明一样,随手拨动一个个纹络轨迹和结点,口中念念有词,在重新布置着什么。 片刻之后。 老神棍喘着粗气,停了下来。 “很好,再有三个时辰,书院就可以破开虚空迷雾,遁入虚空,嘿嘿,斩断了古往今来的痕迹,就算是仙界的仙主魔主们,也算不到去处……答应那些混蛋的活儿,本大王也是完成了。” 他走出阵法,直接很无风度就躺在地面上了。 “嘿嘿,老子不去仙界了,我的机缘,就在这星坟下界中,说起来,钟大俊那个混蛋,出身四象之一的艾泽拉斯,也是为了成自己的道,才远离艾泽拉斯和孙飞,后来无耻地骗小狗去混沌世界给他守家,自己藏在星坟中,难道是也察觉到了什么?” 老神棍心里琢磨着。 今天就这 一更了,明天三更补上

上一篇   1181、五品仙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