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3、最后时刻的到来 - 圣武星辰

1183、最后时刻的到来

太玄书院的护罩大阵之外。 仙殿之中。 东玄仙门首领魏安东静静地坐在聚灵阵法之中。 疗伤早已结束。 佝偻的身躯变得比标枪还挺直。 过度消耗心头热血而导致的头发花白皮肤枯萎的症状,也早就消失,黑发浓密如瀑,每一根发丝都流转着仙道光辉,肌肤晶莹似是无暇玉石,自体发光。 本应该是苦修三五年才能完全恢复的伤势,在不到二十个时辰里面,就已经彻底恢复了。 他此时,正在运转某种功法。 一种诡谲幽微的气息,似是蛰伏的恐兽一般,正在围绕着他,随着他的呼吸,微不可查地舒张收缩。 半晌,他睁开了眼睛。 “真是一群废物啊,竟然都死在了阵眼通道中。” 魏安东慨叹着。 但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失望或者是愤怒。 反而是带着一种奇怪的笑意。 “计划要比想象之中的更加顺利,整整十六道谪仙怨念亡魂,哈哈哈,用来完善我的【六道轮回幡】,可以臻致完美,比想象中更加完美。” 他忍不住阴阴地笑了起来。 一种邪魔般的气息,在面部闪过。 咻咻咻! 六道暗红色的流光,从他掌心里飙射出去,射在了身边六个不同的方位。 是六杆血红色的大旗。 每一道旗杆,都是以极为罕见的黑血仙铁铸就,碗口粗细,六米高,旗面上的图案,各不相同,都是以鲜血绘制,散发出浓郁的血腥味道。 这六杆大旗一出,旗面猎猎。 鲜红色宛如血迹般的纹络,从旗杆底部蔓延出来,游走在仙殿地面上,最终,汇集交.合,一个阴森的阵法成形。 顿时整个仙殿中,鬼气森森,魔气涌动,仙道之气荡然无存。 而魏安东也如化身一尊邪魔一般。 黑发狂舞,长袍猎猎。 “魂兮归来。” 他不断地捏出手诀,吟唱即便是在仙界也古老晦涩的咒决。 无形的力量,以仙殿为中心,散发出去。 仙界三十六先遣队所剩不多的谪仙强者,以及其他飞仙、奴仙们,丝毫未察觉到这种力量。 就连太玄书院的藏天阵法,都没有抵御这种力量的入侵。 因为这种力量,只对特定的食物,才会起作用。 藏天阵法八条通道之中,那些本已经彻底死去,连元神都消亡了的谪仙级强者的怨念,被这种力量所抽摄, 逐渐形成了类似亡魂灵体一般的存在。 “我又活过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 “不对,本仙的元神已经战死,为何还会……啊,妖邪作祟,那颗【狂暴黄龙丹】有问题。” “不……” 一些死去的谪仙,灵体再聚,意识也恢复,很快就察觉到了,亡魂被拘摄的原因,竟是因为在战斗之中,服用了那枚【狂暴黄龙丹】。 “魏安东!!!” 有谪仙意识到不妙,发出了无声的怒吼。 被算计的愤怒让他们陷入狂暴。 但无济于事。 神秘鬼祟的力量,将他们直接从八个阵眼通道小世界之中抽取出起来,携裹着,朝着那青铜仙殿之中飞去。 “啊哈哈哈……” 仙殿中,回荡着魏安东枭魔一样的大笑声。 但并没有任何其他人可以听到。 不到二十息的时间,十六道谪仙亡魂灵体,就全部都被摄取到了仙殿昏暗魔气翻滚的大殿之中。 “魏安东,你到底做了什么?” 十六皇子的亡魂怒吼。 在这个阴气森森的大殿中,在阵法规则的作用之下,灵体亡魂似乎是可以发出声音,其他亡魂,以及魏安东都听到了。 所有谪仙的亡魂,都听到了十六皇子的咆哮。 魏安东淡淡一笑,道:“我做了什么?呵呵,你们这些失败者,竟然都死在了下界虫子的手中,真的是丢我们仙界的脸,好意思问我做了什么?” “你那颗丹药之中,到底有什么东西?” 十六皇子愤怒无比地冲向魏安东。 但一股阴风狂卷,宛如鞭子一样,抽在十六皇子的身上,后者发出一道凄厉的惨叫声,被抽的灵体破碎,然后缓慢又重聚。 “【狂暴黄龙丹】吗?” 魏安东嘴角翘起。 “那是帮助你们提升实力的灵丹啊,可惜了,你们太废物,就算是这种神丹,也无法让你们战胜下界的渣滓,浪费了我的丹药。” 他看着仙殿中十六尊亡魂灵体,鄙夷地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就算是我们赢了,最终的结果,也是死吧。只不过,败了死在下界武者的手中,赢了死在你的手中。” 【描金道人】怒道。 【景云真人】也道:“你那丹药中,掺杂了其他成分,魏安东,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暗算我们,难道不怕万仙盟的惩治吗?” “哈哈哈哈。” 魏安东闻言,狂笑了起来。 “所以说,你们是一群蠢货呢。” “到现在还不明白吗?” “万仙盟为什么要惩治我?” “我为了洞察太玄书院的阵法,耗尽心头血,折损阳寿,这件事情,所有人都看在眼里,而你们……呵呵,你们这群废物,拿着最好的仙器,用着最好的丹药,结果死在了下界武修的手中,与我何干?” “你们所在的宗门势力,都耻于提这件事情。” “就算是他们要报仇,也只是找李牧那些臭石头去报,与我何干?” 魏安东浑身邪魔之气萦绕,笑声犹如最阴险的厉鬼。 一句句话,让所有谪仙的亡魂灵体,都惊怒莫名。 好一个魏安东。 所以说他从一开始,就是在算计。 不只是算计三十六先遣小队中的某一个或者是某几个,而是将所有谪仙,一个不漏,全部都给算计进去了。 太可怕的心机。 “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黯月宗左新寒强压怒意问道。 他身为仙道魔修,已经感觉到了一种莫大的危机。 魏安东嘴角翘起,淡淡地笑道:“想干什么?嗯,很简单,想请大家帮个忙,进入到这【六道轮回幡】里面,为我这件辛苦祭炼的发起,提供一点能量,仅此而已,绝无他想,大家毕竟共事一场,都是朋友,千万不要误会。” 众谪仙亡魂,顿时面色狂变。 进入邪仙器幡里,那不等于是成为了邪气之灵吗? 会被抹掉神智,日夜折磨,以催发怨念为邪仙器提供能量,简直是生不如死,比奴婢还不如,永世不得超生。 好狠的心啊。 左新寒一句话不说,转身就逃。 “哈哈哈,留下来吧,我的丹药,岂能让你白吃。” 魏安东大笑。 周围的阴风阵法发动,无法形容的邪祟力量翻滚涌动,将所有的谪仙亡魂灵体,都困在阵法之中。 六杆大旗上,血色纹络闪烁,蔓延出来,宛如触手一般,将十六尊谪仙级的亡魂灵体缠绕,朝着旗面中拉车而去。 “魏安东,你安敢如此?” 一剑宗剑臣怒吼。 “我宗师长,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画宗高冠年轻首领拼命挣扎。 “不,魏兄,放过我,我平日里,对你尊崇有加,我愿做你忠仆,绕我一次,魏兄……”公羊智哀求着。 但都无济于事。 魏安东心思幽微冷酷,催动秘术,将所有的谪仙亡魂灵体,全部都打入【六道轮回幡】之中。 阴风滚动。 阴气森森。 六张旗面上,血纹急骤闪烁。 十六皇子、剑臣等人凄惨绝伦的哀嚎声,不断地从旗面之中传出来,犹如夜枭鬼泣,犹如百鬼夜行,凄厉无比。 魏安东却只是安心炼化。 约一个时辰之后。 魏安东的一头长发,又变成了银色。 他眼窝之中,有淡淡的血色氤氲萦绕,片刻尽敛于瞳孔之内。 六杆大旗飞起,迅速缩小,落于掌心之中。 “终于完成了。” 魏安东的神色,无比激动,声音都有点儿颤抖。 他将这六杆大旗收好,浑身气息控制着衰落下去,然后大声地道:“来人……” 魔石部落的中年祭司连忙进入大殿,道:“盟主……” 魏安东叹了一口气,摆摆手,道:“向仙界求援吧。” “啊?”中年祭司一怔,旋即面色狂变,道:“盟主,您的意思……难道?” 魏安东慷慨叹息,面色悲恸地道:“太玄书院中有禁忌存在,攻打阵眼的谪仙,尽数陨落,我已再无其他办法,只能负荆请罪,向仙界求援了。” 中年祭司心中一片冰凉。 “去吧。” 魏安东‘虚弱不堪’地摆摆手。 很快,一道仙光,从仙道大军营地中央,冲天而起,射向天外,瞬息消失不见。 太玄书院中,看到这一幕,老神棍捻了捻自己的稀疏的胡子。 “好,最后的时刻,就要到来了。” 他对身边的明月道:“去,将你家公子请来。” 明月转身而去。 老神棍在大殿门口低着头想了想,又对另一侧的清风道:“将小九和袁吼,也都请来吧,阵眼通道之中,已经不需要再守了。” 清风忍不住问道:“那其他人呢?” 老神棍道:“其他人,暂且不用通知。” “好。” 清风也转身而去。 老神棍仰头看天。 他的眉头,微微皱起。 风吹来。 黑炮飘摆之中,露出来的不仅是鱼尾,还有鱼身、鱼鳍,不知道何时,就连老神棍的手臂上,都有了淡淡的鱼鳞。 今天还有2更

上一篇   1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