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5、仙将杀劫 - 圣武星辰

1185、仙将杀劫

李牧三个的想法很简单。 收取一些‘利息’。 太玄书院不能总是被动防御挨打。 也要给仙道势力,一些反击,扼杀其嚣张气焰。 他们三个,都有单独面对谪仙的能力。 因此只需要出其不意地冲杀一阵,然后快速返回,不陷入仙道强者的围攻之,便可以全身而退。 临去仙界之前,先出一口气。 但是,他们没有料到,在攻打八处阵眼失败之后,仙界先前三十六小队的实力跌幅,可以说是到了一个很致命的程度。 之前攻打书院阵法护罩时,损失了一些谪仙,半步谪仙和飞仙,而攻打阵眼时再损失十六位高层谪仙,让先前三十六队的真正高端战力,可以说是连鼎盛时期十分之一都不到。 转眼之间,数百奴仙被暗金色飞刀屠戮。 “汪,仙人,统统都该死。” 小九身形膨胀,毫不犹豫地现出法身,数万米高的身形,张口一吞,将数十名飞仙,直接吞进了肚子里面。 它瞬间红了眼。 尤其是那些魔情宗的仙人,被小九盯,必是狠狠撕咬一番,扯碎嚼烂,凌虐一番,最终才将其杀死。 袁吼浑身闪烁金光,似是火焰,左突右冲,拳头轰出,几乎没有一合之敌。 战斗才进行了不到半刻钟,李牧脸色变得诡异了起来。 怪。 不太对。 他明显地感觉到,仙界先遣小队的抵抗,要自己预想之的弱太多太多。 很弱。 有种不堪一击的错觉。 怎么会如此? 李牧脑海之,问号闪烁。 难道是有什么阴谋埋伏? 但看这样子,不太像啊。 飞仙和奴仙们惊恐万状,呐喊着逃命的景象,不像是在表演,无数的【破天力士】被舍弃,偶尔有出来抵抗的半步谪仙,也被李牧冲去,一刀斩杀,送其路。 仙界先遣队大营,怎么会如此虚弱? 难道…… 李牧突然意识到,自己之前可能想错了。 把仙界先遣队想的太强。 有可能,在连续损失了十六名谪仙级强者之后,先遣队已经是外强干了,成为了一只纸老虎,轻轻一戳,能将其戳倒。 如果真的是如此的话…… 或许可以借机直接一劳永逸? 李牧的眼,过冰冷寒芒。 杀! 冲进去,复仇。 他改变了最开始时的策略,御刀飞射,直接冲着仙道大营杀去。 杀红了眼的小九,更是没有丝毫的犹豫,也冲了过去。 袁吼一看,亦是紧随其后。 轰! 小九一爪子,将正在升空的一头巨大齿背黑色蛮兽,给拍了下来,一脚踩死。 “啊……” 惨叫声,魔石部落的年祭司,仓皇逃窜。 “是你?” 小九认出来这个仙人,正是当初率众攻打兽族神山的那个家伙,顿时杀意大炙。 庞大的身形一个冲步,将年祭司追,锐利的爪子一捞,将这年祭司,如抓虫子一样,抓在了掌心里。 “饶命。” 年祭司哀嚎。 小九爪子发力,直接捏断了这年祭司的一身骨头。 面对狂怒的小九,半步谪仙之体,也毫无反抗的余地,稍微鼓起一些仙道之力,便被强横的力量直接捏碎。 “啊,不,盟主,盟主救我啊!” 年祭司朝着远处青铜仙殿的方向大声地尖叫。 希望魏安东可以救他。 毕竟他这些日子,唯魏安东马首是瞻。 但下一瞬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小九直接将他丢在嘴里,嘎巴嘎巴地咀嚼,像是吃豆子一样,给吃掉了。 李牧注意到年祭司的尖叫,心一动,催动冥刀,直接朝着青铜仙殿杀去。 袁吼怕李牧有失,紧随其后,充当‘僚机’。 大殿,魏安东看到这一幕,面色微变。 “这几个下界的臭虫,谁给他们的胆子,竟敢主动进攻仙道小队的大营?” 这样的变故,在魏安东意料之外。 才刚刚向仙界求援,援军至少还得一些时间才到。 现在这个时间,正是仙界大营最虚弱的时候。 该怎么办? 有【六道轮回幡】在手,其实魏安东并不惧怕李牧等人,他一己之力,可以将这三个攻入大营者,全部都击败。 但问题是,魏安东不能出手。 因为被摄入其的十六皇子等人的亡魂灵体,还未完全炼化折磨至疯癫痴狂状态,有昔日的记忆印痕在,一旦施展【六道轮回幡】,便会留下一些痕迹。 这幡,乃是他为了提升自己的实力,辛苦设计祭炼而来。 虽说没有被万仙盟禁止,但摄取十六皇子等人的亡魂灵体之事,却不能暴露。 否则,被一剑宗、皇极崖、落云宗等仙道势力知道,必定不会放过他。 为了提升自己的战力,他费尽心机,甘冒天下之大不韪,算计同僚,才收集到这么多同级别谪仙的亡魂灵体,一旦彻底炼化,返回仙界,他的实力大增,可以直接挑战东玄仙门的门主,一跃成为掌门。 这才是他的终极图谋所在。 若是此时被发现端倪,不但竹篮打水一场空,还会有灭顶之灾。 这也是为什么魏安东已经将那魔石部落年祭司视为心腹,但却没有出手相救的原因。 他想了想,直接驾驭仙殿,转身逃离。 求援信号已经发出。 仙界援军不久会到来。 以他之前的表现,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算是临阵脱逃,也不会被过于苛责。 只要活着,一切才都还有可能。 而青铜仙殿的逃亡举动,引发了连锁反应。 本来因为连续轰击太玄书院受挫损失惨重而士气低迷的底层仙人们,在看到临时盟主的逃亡之后,整个仙道大营里最后的斗志,瞬间崩塌,冰消瓦解。 “逃,离开这里。” “救命。” “这是耻辱。” “他们是魔鬼,这些下界修士是魔鬼,快逃。” 仙人们鼠窜豚突,抱头逃命,宛如丧家之犬一样。 袁吼也被这样的变化给惊呆了。 三个人攻破了仙道大营? 好像是在开玩笑,但实实在在地发生了。 “追,别让这些仙界杂种跑了。” 小九怒吼。 李牧正要追击,却在这时,他心一颤,预感到了什么。 果然,下一瞬间,意外的变化出现了。 虚空之,云气翻滚。 天地骤然一暗。 萧瑟肃杀之气,毫无征兆地弥漫而来。 末日降临般的压抑,令人窒息。 天穹之,传来震耳欲聋的巨响。 然后裂开了一道道的黑色缝隙,好像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要从空间的另一头钻出来一样。 李牧面色一变。 仙道气息。 那漆黑色的天穹裂缝,令人窒息的仙道气息倾泻下来,如同九天银河宣泄流淌下来一样。 这种程度的仙气威压,远超谪仙级。 “速回。” 太玄书院,老神棍急促的喝声响起。 李牧心知出了大事,立刻拉住红了眼的小九,道:“快,退回去。” 等到三人退回到书院护罩的那一瞬间,一声最巨大的轰鸣声响起,好像是这个世界,有什么东西,被撕裂打碎了一样。 下一瞬间,一只跨越时空而来的湮灭巨手,从那裂缝之探出来,遮天蔽日,庞大到难以形容,催动运气火光,朝着太玄书院狠狠地拍下。 “死。” 毫无感情的太共鸣之音激荡天地之间。 似是仙神的最终审判。 书院,无数生灵心头,涌起绝望。 这与斗志和精神无关。 而是那只巨手带来的恐怖威压所致。 李牧强压心惊惧之意,仰头直视。 透过大手旁边那些彻底裂开的缝隙,惊魂一瞥之间,隐约可见,虚空的另一端,乃是一片苍翠优美的福隆天地。 那是仙界。 李牧心狂跳。 这只手掌,竟是从仙界直接破空而来。 难道是仙界的仙主出手了吗? 远处,正在逃亡之的魏安东,见此一幕,顿时大喜,驱动青铜仙殿,去而复返,收拢残军。 “有仙将出手,哈哈,这小小书院,灭亡在即矣。” 他心难掩狂喜。 委实是在太玄书院的身,吃了太大的亏,都快有心里阴影了。 他相信,那一道仙将巨掌之下,这该死的书院,还有那该死的护罩,一定灰飞烟灭。 然而 “凭你,要灭我书院道统,自不量力。” 老神棍的喝声,在书院之响起。 瞬间,那守护着太玄书院整整一月有余的藏天阵法护罩,突然释放出无量神光,冲天而起,化作一个巨大的光球,狠狠地击在了那巨手之。 轰! 天地之间,仿佛是有无数个太阳瞬间炸裂一样。 刺目的神光,令魏安东这种仙人,也瞬间失明。 李牧眼睛也是一阵刺痛。 “汪,哪来这么大的闪光弹,闪瞎我的狗眼!” 小九惨叫,疯狂地揉着眼睛。 老神棍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时机已至,速速入阵。” 一股流水之力卷来,将李牧卷着,朝着太玄书院大阵丢去。 一起丢过去的,还有袁吼和小九。 同一时间,那个布置在大殿后方侧殿的三维浩瀚阵法,也在瞬间被催动。 李牧三个的视线,还未恢复视线,觉得一阵难以形容的力量,携裹全身,有一种腾跃而起的异感觉,大脑一片空白。 很怪的感觉。 好似是穿越了一重又一重的水幕,然后一头扎进了无边无际的汪洋之。 在远处的魏安东,完全惊呆了。 挡下来了? 这怎么可能? 仙将级强者出手,那该死的护罩,竟然都可以挡住一次……太玄书院,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怪物啊。

下一篇   1186、天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