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0、沧海派 - 圣武星辰

1190、沧海派

“原来这里曾经是一个叫做沧海派的仙门山门所在。” 李牧解读了石碑上的内容,又通过其他地方发现的一些线索,确定这个宗门的名字,也由此知道,在仙界大崩坏之前,沧海拍也算是东圣洲有名有姓的大派,可惜仙崩之时,却因为毫无准备,导致了传承断绝。 “对了,你们说说,这个仙门遗址,保存完整,你们说,会不会有什么传承啊,宝贝啊什么的,保存下来?” 地球流氓虎显得很兴奋。 对于这种寻宝探险之类的事情,他是最有兴趣了。 小九闻言,也是眼睛一亮。 初到仙界,就遇到了一个遗落的仙门遗址,说不定真的有什么宝贝,流传下来呢? “搜宝,汪要搜宝。” 小九兴奋地跳跃起来。 “也好,我们四处探寻一番吧。” 李牧想了想,也点头道。 他对于找到什么仙门传承啊,或者是宝藏之类的东西,实际上并没有抱太大的期望。 因为哪怕是当时的仙崩来的再突然,也不至于让沧海派这样的东圣洲大宗,瞬间死的一个都不剩。 总是应该有一些幸存下来的修为高深的仙人们,必定会带着沧海派的资源和传承离开,不至于将所有的宝物,都藏在这个遗址之内。 但四处找找,或许会有一些其他的有用发现。 毕竟是初来乍到,对于仙界的一处,都不熟悉,也许这个古遗址中,还能找到一些日后有价值的东西,也不一定。 整个沧海派的仙门遗址,占地方圆约百里,皆有昔日残存的一丝护山阵法的仙力加持,倒是没有让毒瘴蔓延进来,只是已经破败不堪。 李牧搜寻一阵,表面上看来,并未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他开始观摩沧海拍遗址的建筑风格,以及一些已经风化很严重的石壁上的雕刻画面。 年代已经很久远了。 壁画上,讲述的故事,已经无法完全连续起来。 但是在仙门最中央的一座高耸云殿照壁上,李牧看到了一副万仙聚会,朝贺庆祝的画面。 这幅画中,有五位仙人,高高在上,立于祭坛上,接受着周围无数仙人的顶礼膜拜。 其中一位娇媚无比,眼角眉梢都流转着绝代风华的女子。 另一位是身形魁梧,持盾与战斧的巨灵。 还有一位是雍容华贵的女仙,头戴凤冠,身披霞衣,虽然画面模糊,但却给人一种尊贵无比,冷艳绝美的感觉。 这位高冷绝美的女仙身边,是一位高大魁梧的男子,道骨仙风,头戴高冠,身披霞光仙衣,万丈光芒,他站在五位仙人的最中间,是明显的c位,一看便是这五人的核心。 另一位却是身披道衣,臂搭拂尘的年轻道士,面目清晰,极为英俊,嘴角带着笑意,邪魅狂娟,更有一种出尘之气。 李牧之所以注意到这幅画,是因为画壁上,依旧有淡淡的仙气流转,雕工精致到了极点,哪怕是经历了无数年风雨岁月的侵袭,却依旧保存的无比完整。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这幅万仙朝贺图上,当真是总共足足有一万个仙人,每一个仙人的身形、面目和衣着,都清晰可见,栩栩如生,就仿佛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一样。 就如同地球历史上,那副国宝级的名画【清明上河图】一样。 李牧摩挲着照壁画面,心中浮现出道道思绪。 这样的一副照壁图画,还是雕刻在沧海派最为中心的中央大殿前,只怕是当年,在整个沧海派中,也有绝对非同一般的意义。 它甚至有可能,代表了仙界曾经辉煌时期的某一段无比珍贵的历史事件。 李牧不知不觉之间,对上面那五位高高在上的仙人,产生了巨大的好奇。 这五人,会是什么人呢? 接受万仙朝拜,当初,当不是籍籍无名之辈才是。 他想着想着,不由入神。 突然 “汪哈哈哈,我果然是寻宝天才,发现了密室。” 远处猛然响起了小九丧心病狂的欢呼声。 李牧心中一动,飞射过去。 却见在一座倒塌的巨型古塔下面的岩石废墟中,小九刨出来一个朱红色的暗门,位于地下六米左右,木质门板紧紧闭合着,上面还有明显的仙道阵法力量波动闪烁,也不知道里面藏有什么东西。 不管怎么样,一个没有被破坏过的密室,或许还真的会藏有东西? 李牧也来了兴趣。 “哈哈哈,我就说,或许会有宝贝吧。”地球流氓虎也乐了。 小九道:“滚边去,这是我发现的,里面的东西,都是我的,你不配。” 李牧道:“你是什么发现的?” 小九道:“很多时候,都是靠直觉,我就觉得这塔造型别致,位置特殊,恢弘巨大,下面也许有暗室,加上,我的鼻子的确是闻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所以试了试,没想到还真的发现了……不过,这门上,还有阵法,好像不太好开的样子。” 它不是担心阵法。 而是担心万一强行破门,触动了阵法,将里面的‘宝贝’破损了怎么办。 “让我来吧。” 李牧过去,仔细观察这暗室的上的纹络波动。 同时,他也开启法眼,【破绽之瞳】认真观察。 片刻后,终于了解了这仙道阵法的运转规律。 好在经历了这么无数年之后,阵法运转其实已经不甚流畅,也有残缺破损之处,对于李牧来说,不算太难,很快就施展手段,将其破开。 吱呀! 轻响声中,朱红色的双扇木门自动朝内打开。 后面是一个青砖铺就的甬道。 甬道颇为宽敞,斜斜向下,也不知道通往哪里。 “下去看看,恩……万一有危险怎么办?”小九瞪了一眼地球流氓虎,道:“你,走在前面带路。” “啊?”地球流氓虎吓尿了。 你实力比我高多了,都害怕危险,这么点实力,万一里面真的有仙道杀阵,那岂不是瞬间送菜? 李牧摇摇头,道:“还是我来吧。” 印刻在门扇上的阵法,也仅仅只是聚灵敛息而已,并不是什么攻击阵法,没有什么杀气,所以他大约猜测,此地并不具备太大危险性。 果然一路走来,甬道之中,清气流转,仟然无尘,有幽静之意,并无杀伐气息,也再无什么其他阵法。 到了约地下四百多米的甬道尽头,是一个篮球场的大小的藏经阁。 数百颗夜明珠错落有致地镶嵌在穹顶,宛如一片微光星辰,让这个书库的光线,介于昏暗和明亮之间,给人一种非常舒适的感觉。 一座座青石书架上,摆着密密麻麻的竹简。 这应该是一座私人的藏经阁,主人很喜欢书简、玉简之类的原始记录方式,分门别类地记载了沧海拍当年诸多的修炼法门和心得。 在其中一本名为【百灵堂阅微手札】的书简中,李牧知道了,这个书库的主人,乃是当年沧海派四大太上长老之一的【御兽仙尊】陆浩然的私人藏经库。 沧海派曾经以剑、丹、阵、兽四大绝技,威震东圣洲,被称之为四绝仙门,而这位【御兽仙尊】陆浩然,真是四大长老之中,以御兽文明仙界的一尊巨擘。 这里的书简、玉简上,记录的都是陆浩然的修炼心法和御兽神通秘术,是这位【御兽天尊】数万年的心血结晶。 上方的那座已经倒塌的巨塔,是陆浩然晚年的修炼闭关之所。 “不好玩,竟然全部都是一些破烂书简,没有丹药,也没有仙器,没意思。” 小九搜了一圈,没有发现期待的宝物,顿时大为失望。 “走,我们再去别的地方找找。” 小九强拉着地球流氓虎出去了。 李牧倒是颇为好奇,继续翻阅各种书简。 他有过目不忘之能,在大概不到一天一夜的时间里,就将整个秘密书库的书简,都扫了一遍。 “有沧海派的修炼心法【观沧海日月求仙诀】,还有陆浩然的御兽秘术真传,以及各种灵兽、神兽、异兽的详细驯养记载,这的确是一座宝库啊。” 李牧瞧不起小九这种粗人……不,应该说是粗狗。 一点儿文化都没有,就知道丹药仙器,又怎会明白,真正的无价之宝,乃是传承和神通之术。 “我初来乍到,行走仙界,必须要有一个身份。” “否则,一旦被天兵天将调查起来,很容易暴露。” “如今,转生池已经将我与混沌世界的过往,全部都斩断,我已经能够感觉到,体内的帝火真元,正在发生着某种异变,朝着一种未知的能量方向转化过去,这应该就方画眉说过的,飞升仙界之后,由凡入仙的体质转化过程。” “这个过程,快则三十五十年,慢则数百年不等。” “但哪怕是三十年,对我老说,都太慢了,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得到一部品级不错的仙界的修炼功法,来迅速转化。” “沧海派乃是当年东圣洲名震一方的大派,其镇宗修炼心法【观沧海日月求仙诀】,定然也是仙界品秩极高的修行法门,正好适合我来修炼。” “而且,沧海派灭亡数万年,传承断绝,我修炼了其心法秘术,日后,完全可以用沧海派隔世传人的身份,行走仙界,必然无虞。” 李牧思路逐渐清晰。

上一篇   1189、初至仙界

下一篇   1191、四绝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