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1、四绝传承 - 圣武星辰

1191、四绝传承

李牧想到此处,在仙界该如何行动,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思路。 他甚至都有点儿怀疑。 这一切,是不是早就都在老神棍的掌握之中呢? 或者也是【遮天行动】的一部分? 否则,怎么会偏偏将自己一行,传送到沧海派的遗址中。 李牧笑了笑。 想起老神棍,他心里还有一丝丝的担忧。 在被传送之前的最后一瞬,也未见到那场战斗的最后结局,也不知道糟老头子和太玄书院的众人,最终有没有安全潜伏遁去。 以糟老头子的手段,应该是成功了吧。 摇摇头,将纷乱的思绪,从脑子里驱赶出去。 李牧开始翻阅那本记载着【光沧海日月求仙诀】心法的书简。 这门心法,乃是沧海派的修行总纲,沧海派的剑、丹、阵、御兽四绝神通,都是从这一修行总纲之中衍化出来,极为神妙。 李牧用三天时间,大约将这总纲吃透之后,传授给了小九、袁吼和地球流氓虎。 袁吼倒是修炼认真。 但一狗一虎就不怎么放在心上。 这俩货,依旧热衷于在沧海派的遗址中,四处搜寻,想要搜出传承宝物之类的东西。 时间流逝。 转眼就一个月时间过去。 李牧一直都留在陆浩然的书库之中,阅读,修炼。 他已经将一身真元,通过修炼【观沧海日月求仙诀】,都转化成为了仙元,浑身道骨仙风,仙气飘飘,当真是如同在世仙人一般。 至此,李牧的修为境界,总算是再进一步。 单论修为,他在奴仙境界。 但论战力,不算暗金冥刀,可斩飞仙。 算上暗金冥刀,则连谪仙巅峰,亦可数回合之内斩之。 “磨刀不误砍柴工。” “我的最佳选择,应该将修为,再提升一个境界,出去行走仙界,才能更有把握,此处人迹罕至,正是适合修炼,不妨再留一段时间。” 李牧想法清晰。 接下来约小半年的时间,李牧一行,就都留在这沧海派遗址之中。 李牧将当初方画眉所赠的那颗【仙道种子】和几个单位的仙晶,都全部炼化,同时将星辰之心中的所有能量,亦全部都炼入体内。 他的修为,在飞速地提升着。 至半年后,已经是飞仙境初阶的修为。 整个人已经彻底脱胎换骨,由凡体进入了仙体。 不过,修炼境界提升,一些【观沧海日月求仙诀】中所描述的修为神通,却略有不同。 李牧思忖,这乃是因为,陆浩然留下的这部修炼功法,乃是数万年之前,仙崩时代的心法,其上描述的诸多神通,修为特征,与仙崩之前吻合,与当代仙界的诸多景象,自然也是有所不同。 但,这种差别,问题并不严重。 李牧修炼值至飞仙境,身上的各种修炼资源,算是彻底告罄。 他亦是有针对性地,将【御兽仙尊】陆浩然的御兽绝学,也揣摩研习,记在脑海之内。 再留在这仙门遗址中,就没有了意义。 静极思动。 应该出去走一走了。 李牧一身沧海派的修为仙元,来到藏书库中央的陆浩然画像面前,执弟子之礼,恭恭敬敬地行礼。 行礼完毕,李牧正要离开。 突然,那挂在墙壁上的画像,竟是发出一声叹息。 李牧一怔,心神狂跳。 那画像开口说话:“吾之传承,尽在你身,可愿拜入我沧海派,拜我为师?” 李牧强压心中惊讶。 他之前也曾用法眼仔细观察过这画像,并未奇特之处。 谁知道竟然暗藏玄机,画像竟然可以开口说话。 难道是陆浩然未死,寄魂于其内? 略微思忖,李牧在画像前行礼,道:“弟子愿意。” 他学了沧海派的心法,也学了陆浩然的御兽秘术,算得上是半个沧海派弟子,对此也并没有什么排斥。 “好,从今以后,你就是沧海派御兽一脉,唯一单传弟子了。” 那画像开口,面部表情也有变化,颇为欣慰的样子。 同时,一团柔光,从画像中飘飞出来。 李牧一看,却是一块身份铭牌,一套白色制式衣袍学子,以及一个制作精巧的银色手环。 “仙崩浩劫降临,我沧海派追随【牧云仙主】,奋力一挣,却遭袍泽背叛,未能逃过这一劫,至今,传承已断,山门已灭,唯一一线生机,应在你的身上,为师不求你复仇,但求你保住沧海这传承,将之存续下去即可。” “仙门遗址之内,还有刘青峰、林一行与楚三位长老的剑、丹与阵法传承在内,若你未曾发现,可照为师所留玉册所书,找到藏书地点,一并取之,自己修炼亦可,寻找有缘之人亦可,传承下去便是功德一件。” “此地生路断绝,转生池唯一一点灵气,已经耗尽,自此之后,怕是再无人会来了。” 画像上的陆浩然,语气平和,略带沧桑,一一述来。 李牧都仔细记下。 等到一切都交代完毕,画像之上,陆浩然的身影,逐渐暗淡下去,似是仙力耗尽一般。 李牧跪在画像前,恭敬地行礼。 陆浩然当年号称【御兽天尊】,名头极大,但为人却是生性平和,不喜杀戮。 所以这藏书库,以及之前的通道中,都未曾设置丝毫的禁制障碍,所交代之事,也未曾多提及当年之时,不求李牧为沧海派复仇,只想着沧海一脉的传承可以延续。 此人心境,远非普通仙人,可以媲美。 而他赐下的白色仙衣,名曰【沧海袍】,乃是当初沧海派核心真传弟子的制式衣袍,五品仙器级别的防御之物。 那银色名牌,也不简单,乃是一件储物仙器。 其内存有陆浩然多年积蓄,有仙晶、矿石、以及造型、品秩不一的大小数百件御兽仙器,还有一些其他宗门的修行心法,不尽相同。 李牧一看便知,这位【御兽仙尊】真正的财富和积蓄,其实都在这身份铭牌之中。 若是有人来到这书库之中,如小九那般,对于书册书简,并无兴趣,失望离开,或者是将此地书册书简都搬走的话,只怕是永远都无法得到陆浩然的真正认同,这些财富,也不会被赐下来。 一饮一啄,皆由己定。 倒是那银色手环,乃是当年陆浩然的随身至宝【沧海御兽环】,一件罕见的超品仙器,凭借此环,陆浩然打下了威震诸方的【御兽天尊】之名。 可惜以李牧如今的修为,无法催动此环。 炼化了那枚身份铭牌,李牧将银色手环,收纳进入铭牌空间,又将铭牌纳入丹田之内。 之后,又炼化【沧海袍】,一念之间,便可穿着在身,且随着心意,可做多种变化,就算是依照李牧的念头,化作一身李宁运动服套装都可以。 李牧收下这一切,走出藏书库,将朱红双门,再度封闭封印。 也许这里以后不会再有人到来,也会还会有。 李牧将其封印,保存完好,日后有缘人来此,当是一番造化。 之后,按照铭牌之内一枚玉册上所说,李牧带着袁吼、小九和地球流氓虎,分别在一座隐蔽的崖壁洞府、一处废墟宫殿下方,以及一片看似普通的树林中,找到了刘青峰、林一行与楚这三位昔日与陆浩然并列的沧海派四大太上长老毕生所学的剑、丹与阵法传承。 “还是太主人有仙缘啊,我在这遗址中,撅着屁股搜寻了半年,都未曾找到这些密.处,太主人修炼半年,一下子,就都找全了。” 地球流氓虎狂拍马屁。 他看着其中楚长老留下的阵法传承流口水。 道理很简单,阵法可以不用厮杀便保命,也可以阴人,杀人不用刀,简直不要太爽。 李牧想了想,干脆将这楚的传承,赐予地球流氓虎。 反正肥水不流外人田。 若是地球流氓虎没有这方面的仙缘,无法修炼,再收回来也不迟。 剩下的剑与丹两门仙道绝学,却是不适合袁吼与小九,一猴一狗也不感兴趣,李牧暂且留下了。 “这仙门遗址中,必定还有其他未发现的宝藏。” 小九无限郁闷地道。 它也是寻了半年,毫无所获,李牧一日之间,尽起三处秘宝藏点,真是不甘心啊。 “就算再有仙缘,亦不属于我们了,强求不得,先离开这里吧。” 李牧道。 按照陆浩然所留路线图,李牧四个最终离开了沧海派仙门遗址。 约十天之后,终于走出了苍耳山。 再半日,来到了一座小型城郭之外。 在仙界经历了半年多的‘单机’时间,骤然看到城池仙民,李牧心中一振。 远远看去,这城郭占地不大,土墙建筑,远看仿佛是一个慌败的边陲荒城一样。 李牧恍惚间觉得,自己好像是回到了中国古代的乱世时期,而不是仙界之中。 城郭共有东南西北四门,每一座城门口,都有身穿黑衣的奴仙弟子看守,但一个个懒散堕怠,一点儿精神气都没有。 而出入城门的仙民,也都衣衫褴褛,面有悲苦之色。 一座没有太多生气的仙界小城。 李牧四个来到东城门口,抬头一看,上面一块岩石牌匾,篆刻【黄风城】三个字,想来便是这城郭的名字了。 “我来到仙界,以一己之力,肯定是无法扭转局面,需借助一些仙界宗门大派,一边寻找王诗雨、花想容的下落,一边想办法,调查清楚当年仙崩之事,混入万仙盟,取得身份和地位,才能保住混沌世界、紫薇星域和地球。” 李牧心中想着,跨步走进城门。 就在这时 “慢着。” 门口的黑衣奴仙守卫首领,猛然开口,喝住了李牧。 补昨天一更。

上一篇   1190、沧海派

下一篇   1192、黄风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