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3、秒杀 - 圣武星辰

1193、秒杀

李牧面色不变,神态坦然地道:“府主大人何以如此武断,我与那铸剑阁,并无任何的纠葛,你怕是认错了。” 年轻府主大笑了起来,傲然道:“本府从不犯错。” 李牧也笑了:“哪里有从不犯错的人,府主最好再好好想想,这一次,你怕是真的记错了。” 年轻府主一怔,盯着李牧。 倒是坐在旁边那位年轻貌美的女子,噗嗤笑了一声,道:“驯兽师一脉,在这月川府中,早就罕见行迹,更没有传承流转,便是整个东圣洲,驯兽师一脉也未有兽灵宗和神音仙门才有,你一个人,无门无派,就敢自称是驯兽师一脉传人,这么蹩脚的理由,谁会信?” 李牧依旧不急不缓,徐徐地道:“是吗?我运气好,偶尔得到散修驯兽天师的传承,所以才走上驯兽一脉的修炼之路。” 美貌女子笑的更加花枝乱颤了。 “是吗?咯咯咯,小家伙,行了,别自欺欺人了,明说了吧,你身上带的宝贝太多,府主大人关心你,怕你一个人势单力孤守不住,被人盯上,丢了性命,所以,你只要将身上的仙晶都交出来,今日就放过你,如何?” 她看着李牧,一双媚目眸波流转,更有另外一份意思在其中。 李牧表情波澜不惊,道:“原来是这样啊,眼馋我身上的东西,随便安一个理由巧取豪夺,呵呵,原来这就是问道宗啊,真的是见识到了。” 美貌女子娇笑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也是为你好。” 李牧摇摇头,道:“这个理由,好像并无什么说服力。” 美貌女子还要再说,年轻府主却是摆手打断,道:“顾姑娘,这小子不识抬举,自取死路,不必和他废话了,来人,给我将他拿下。” 咣当。 一边早就迫不及待的周良,将一个黑色锁链枷锁直接丢在地面上,冷冷一笑,道:“姓木的,你要是识相一点,自己束手就擒,否则,嘿嘿……” 周围的其他问道宗弟子,也都脸上带着冷笑。 兵荒马乱。 类似这样巧取豪夺的事情,他们做的太多了。 已经是轻车熟路。 实际上,其中一些稍微有点儿眼力见的人,倒不是没有看出,李牧衣着、气质不俗,但那又如何? 强龙不压地头蛇。 何况李牧一身修为,也就是在飞仙境而已。 一个小小的飞仙,在这黄风城中,还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直接打杀了,别人连骨头都找不到下落。 李牧叹了一口气。 “虎无伤人意,人有害虎心。” 他一抬手。 沧海潮水之音涌动。 奴仙巅峰修为的周良,只觉得眼前一花,身形不由自主地飞过去,落到了李牧的手中,似是被枷锁箍住一样,瞬间一身力量都被封锁,竟是丝毫挣扎不得。 “你……放开我。” 周良惊慌大喝。 周围其他奴仙,也吓得纷纷后退。 李牧看着周良,眼眸之中,冷意凝聚,道:“我一时不察,给了你一小块仙晶,远超入城费和办路引的费用,对你来说,这本该是机缘,平白落下一小块仙晶,这种好处不可多得,可是你,贪心不足,将注意打到了我身上,想要谋财害命,呵呵,这小府主之所以对付我,必定是你在其中,煽风点火,添油加醋,对不对?” “我……你放开我,竟敢在府主面前……” 话音未落。 咔嚓。 “好坏生死,皆在一念之间,贪心不足,自取灭亡。” 李牧直接扭断周良的脖子。 更以沧海派的秘术,灭杀了其元神,将他软绵绵的尸体,丢在地面上。 “好大的胆子。” 少年模样的府主,拍案而起。 “你竟敢杀我问道宗的人,小杂种,今日不管是谁来,都保不住你,我……” 他阴冷地笑着,散发出毒蛇一般的气息。 李牧直接抬手打断,道:“聒噪。” 一抹剑芒,一闪而过。 “呃……你……” 少年模样的府主,捂着自己的脖颈,指缝里有鲜血,缓缓地溢出,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缓缓地倒下。 他乃是谪仙啊。 谪仙级的修为,在整个黄风城中,也是无敌的存在。 竟然连这驯兽师一招都接不住? 后悔。 不甘。 但一切都毫无意义。 嘭。 少年府主的尸体,狠狠地摔在地面。 鲜血汩汩。 李牧心念一动。 咻咻咻! 剑光流转。 周围问道宗的奴仙弟子们,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一个个瞬间全部都倒了下去。 瞬间,整个议事大堂之中,就只剩下了那美貌的年轻女子一个活人了。 她整个人如石化了一般。 太强了。 太可怕了。 这是什么手段啊,瞬息之间,秒杀所有人。 李牧看向她。 “你……”美貌女子花容失色,双手捂着高耸的胸脯,一副震惊的样子,瑟瑟发抖地道:“你不要杀我,我不想死,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求求你,不要杀我。” 也许是因为惊恐,这一瞬间的她,显得尤其楚楚可人,梨花带雨,清纯娇媚,我见犹怜,让人忍不住就想要将她搂在怀里,好好地疼爱一番。 “行了,收起你那一套吧。对我没有用。” 李牧冷声道。 美貌女子一怔,眼眸中,闪过一丝异色,往后退了一步,身上那种魅惑气息,瞬间消散,更加敬畏,解释道:“这位大人,我不是问道宗的人,出现在这里,也是迫不得已,还请大人高抬贵手,放一条生路。” 李牧摆摆手,道:“你走吧。” 美貌女子一怔。 走……走? 刚才出手无情,心狠手辣,瞬间就斩杀了问道宗数十弟子,本以为是一个嗜杀的魔头,没想到竟然这么好说话,真的放自己走? 不会是有什么变态的想法,在故意猫捉老鼠一样戏弄自己吧? 一时间,她犹豫站在原地,没敢有动作。 李牧也懒得理会她。 他原本已经打算离开黄风城,去别的地方打探消息,没想到这问道宗的黄风城主自己作死,天堂有路不去,地狱无门偏来,那就别怪他心狠手辣。 对于仙人,李牧没有什么好感。 混沌世界的死伤,都算在仙人的身上。 这问道宗一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过,既然杀了,那就不急着走。 不妨搜刮一番,至少收取一些修炼资源。 问道宗占据黄风城这么多年,压榨仙民,应该有一些积蓄。 顺便翻阅府中的书卷信笺,可以了解一下月川府境内的各种势力大小和分布,也是好的。 李牧先得目标,就是要选择一个合适的宗门或者势力,作为投靠的对象,徐徐图之。 果然,他很快就找到了黄风城府主的积蓄。 就在他身上的储物仙器中。 人死如灯灭,储物仙器没有了原主人印记,成为了无主之物,李牧很快就将其破开。 但一看之下,却极为失望。 也就是不到二十块仙晶而已,品秩还都一般。 这也太穷了吧。 另外这府中,也有一些甲胄武库,里面藏着一些仙器兵甲,但大多都是仙器中的残次品,不是什么好货色,却被当做是宝贝一样储藏。 李牧身上的储物器具极多,直接全部都笑纳了。 一路上,若是遇到有阻拦的问道宗弟子,也被李牧抬手斩杀了。 等他抱着一堆书卷信册,回到议事大堂的时候,发现那个年轻美貌的女子,竟然还在,并未离开。 看到李牧,美貌女子欲言又止。 李牧也不理会她,直接坐在大案之后,开始翻阅这些书卷信册。 信册以问道宗内部的往来居多,各种龌龊之事,以及诸多势力之间的勾心斗角,李牧抽丝剥茧,从其中大略可知月川府境内所有仙道宗门的势力分布和力场。 而一些书卷,则大多都是仙道修炼秘籍,但结不入流,和沧海派的修炼心法比起来,实在是差的太远,李牧随手一看,就丢在了一边。 “大人想要知道什么,或许小女子可以解惑。” 年轻美貌女子似是鼓足了勇气开口道。 李牧抬头看了一眼她。 美貌女子连忙解释道:“小女子不是问道宗弟子,而是铸剑阁三阁主亲传弟子顾君如,这次隐藏身份,来到黄风城,本是为了刺杀城主谢阑珊。” “哦?” 李牧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铸剑阁的弟子吗? 关于这个宗门,在刚才的信册翻阅中,李牧略有了解。 是一个相对正派的仙门,擅长铸剑,是一个器修宗门,有五百年历史,不算悠久,势力比问道宗稍微大一些,但也有限。 问道宗内部压榨完毕,资源不足,所以挑选了铸剑阁作为蚕食吞并的对象。 李牧没有想到,这女子竟然还有这一重身份。 其实,他之所以没有杀这个顾君如,只不过是因为,之前公堂上,这女子数次开口,其实都是在暗示李牧,快点交出财物,或许可以保命,也算是略有善意。 种善因,得善果。 “不知道大人想要知道什么,或许小女子可以为大人解惑。”顾君如见李牧面色缓和下来,连忙趁热打铁。 李牧斜倚在靠椅上,双脚一抬搭在案面上,双手抱头,道:“你觉得我想要知道什么呢。” 顾君如略微思忖,道:“大人应该是想要知道,月川府的宗门势力格局,以及万仙盟对于月川府的控制程度。” 李牧脸上,顿时浮现出了笑容。 一个胸大有脑的女人。 有意思。 他笑道:“那么……说说看。” 顾君如如释重负。 猜对了。 这位木牧仙人,高深莫测,只怕是一位来自于月川府之外的猛龙,来拓荒建府的大宗弟子。

上一篇   1192、黄风城

下一篇   1194、拦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