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5、太弱了 - 圣武星辰

1195、太弱了

问道子面如重枣,气息凶悍如匪,满脸杀意。 而问道宗的其他高手强者,也是很有默契地四下散开,面目狰狞地将李牧几个完全包围起来,一个个眼中精芒流转,气息凶悍,绝非是善类。 “这问道宗的高手,看样子基本都是各方投靠收编而来,修为高低、功法气息驳杂不一,绝非是自己培养发掘。” 李牧视线一扫,一目了然。 不过这也正常,一个数百年的小宗门而已,哪里有底蕴培养自己的弟子? 说的好听一点,是宗门。 说的不好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聚集在一起,占山头,当土大王而已。 “小家伙,见到本宗主,还下跪求饶?” 问道子脸上闪烁着狞笑。 高阶真仙的修为爆发开来,威压宛如实质,令周围一片虚空之中,密密麻麻的仙道符文隐隐浮现,所有人都觉得心头一紧。 “公子,让我来。” 袁吼跃跃欲试,主动请命。 他这多半年修炼【观沧海日月求仙诀】,一身妖气已经尽数化作妖仙仙缘,战力飙升,止步在奴仙巅峰境界,正是手痒痒,想要找个对手,印证自己的战力和修为所得。 “好。” 李牧点头。 “老袁快点搞定,我为你呐喊助威,到时候一起瓜分他们身上的仙器资源。” 小九颇有兴奋之意。 一听到这话,就连地球流氓虎都眼睛一亮。 打劫? 好主意啊。 袁吼低喝一声,黄金盘龙棍擎在手中,身形一闪,虚空之中拉出一道残影,漫天棍影,直指问道子。 “小小奴仙,不知死活,竟敢对我宗主出手?” 一名面如蓝靛,豹目獠牙的问道宗飞仙,大喝一声,祭出双剑,拦截袁吼。 李牧身边,顾君如一看,便知不好。 她连忙道:“此人乃是问道宗血海堂第三高手朱振,双剑凶狠,变化万千,实战之力,远超表面修为,曾经斩杀过比自己修为高一阶的强者,切不可大意……” 谁知道话音未落。 嘭! 虚空之中,血雾爆开。 袁吼一棍下去,就将那面如蓝靛的朱振,直接连人带双剑,都给打爆了。 顾君如话未说完便呆住。 小九怒吼道:“猴子,你小心一点,我的一对仙剑,都被你给打爆了。” 袁吼摸了摸后脑勺:“这也太弱了。” 他没想到,【观沧海日月求仙诀】转化而来的妖仙仙元,威力竟是如此可怕,并未出全力,就打爆了对面这个看似凶横的问道宗高手。 “再来。” 袁吼身形再闪。 咻! 身法破空声响起。 棍影万千冲,犹如笼罩天穹的金霞,无差别地朝着问道宗强者罩下。 “狂妄。” 问道子眼中杀机涌动。 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如此不知死活的蠢货了。 “宗主,待我诛此凶徒。” 问道宗第二强者【龙元神枪】赵龙大喝一声,二阶仙器龙元枪擎在手中,主动迎上去。 问道子微微点头。 朱振不过是血海堂第三强者,而赵龙乃是整个问道宗仅次于他的第二强者,杀法高明,手段凶悍,又有诸多秘术在身,半步真仙级的修为。 尤其是一身仙道枪法,变化万千,犹如神龙搅海一般,当可斩杀这凶徒。 谁知道,下一瞬―― 嘭! 又一团血雾爆开。 小九愤怒的咆哮声激荡:“猴子,你故意的吧,又砸坏我一柄宝贝长枪……” 袁吼这下子真的是有点儿懵逼。 “不是我故意,是对手太弱了。” 他弱弱地解释道。 这一次,对手更强,所以他也就多用了一点力量。 没想到……这么不经打。 小九怒道:“别打了,猴子你这个败家子退回来,让汪来,你把汪的仙器都打没了……” 它冲了上去。 袁吼只好退下来。 “汪。” 小九冲上去,叫了一声。 奶声奶气,似乎并无多大的威胁。 几名问道宗的高手,还在冷笑。 一条还未化形的狗而已。 结果下一瞬间,小九猛地张嘴,整个头颅瞬间膨胀,嘴巴一张,凭空多了一片猩红的血海一样。 正当前的数百名问道宗强者,还未反应过来,身如飓风中的草茎一样,不由自主地朝着那血红巨嘴飞去,然后只觉得眼前一红,一黑,然后就不知身处何处了。 唯有问道子见机的早,一见情况不对,拼得一身高阶真仙的修为,全力爆发,勉强逃了出去。 他此时,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巨大的惊恐,让他骇的脸上再无丝毫血色。 深知太过于危险,更是头也不回,狠话也来不及说,如丧家之犬一般,转身就逃。 倒也果断。 但他快,袁吼更快。 仙元催动之下的筋斗云,快逾流光。 只见虚空之中,金光一闪。 轰! 激斗轰鸣声响起。 问道子就被拦截了下来。 虚空之中,瞬间金色光斑变换闪烁。 这是袁吼与问道子交手时迸发出的仙道能量辐射光影。 “猴子,快住手,不要打碎我的仙器。” 小九见状不妙,连忙也追了上去。 它生怕袁吼将问道子手中的一柄龙鳞血刀也打碎了。 李牧法眼开启,用心观战,心知有袁吼和小九两个出手,这问道子也挣扎不了多久,对于这些仙界真仙的战力,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比想象中的弱。 顾君如刚才说过,问道子乃是高阶真仙,刀光剑影中杀出来的威名,凶悍无匹,一般同阶仙人,也远不是对手。 这样的‘狠人’,李牧原本以为是个硬茬子。 谁知道……不堪一击。 “如果以此类推的话,只怕是金仙级的强者,在我面前,也抵挡支撑不了多长的时间。” 李牧在心中暗忖。 以袁吼刚才出手之威观之,除却黄金盘龙棍的威力之外,袁吼以【观沧海日月求仙诀】锤炼出来的妖仙真元,威力太强,也是原因之一。 看来这沧海派的修炼心法,远比想象中更加强横高明。 李牧默不作声地观战,他身边的铸剑阁的真传弟子顾君如,则是被震撼的脑海一片空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拦路的可是问道宗的顶级战力啊。 朱振、赵龙这些人,可都是纵横方圆数百万里凶名赫赫的狂徒,杀戮无算,无数仙民听到这些人的名字,都会吓得心惊胆战。 也是这些人,令铸剑阁诸位师叔、师尊寝食难安,是 铸剑阁的心腹大患,想尽了各种办法,都无法解决。 但如今,却被那个猴子一棍一个,像是砸西瓜一样给打爆了。 强如宗主问道子,被这一猴一狗缠住,已经是相形见绌,眼看就要支撑不住。 顾君如的心 ,被深深地震撼了。 这也太夸张,太可怕了吧。 恐怖如斯。 她悄悄地看了一眼李牧。 驯兽师一脉在仙界中,并不算是强大的修炼派系,这位木牧大人手下的战兽,却是如此可怕。 而能够降服如此战兽的木牧本人,又会是何等可怕? 顾君如看得出来,这一猴一狗对于木牧,乃是真心臣服尊敬,意味着并非是以秘术或者是其他手段降服。 木牧本人的修为,绝对远在这一猴一狗之上。 顾君如现在真的是无比庆幸。 庆幸当日在黄风城主府大堂中,她一时动了善心,使了几个眼色,暗示劝说了几句,才能与如此人物结下善缘。 若是当日稍微表现的冷漠一点,只怕是如今,自己也已经被打杀成为一团血雾了吧。 约小半柱香之后。 一脸萎靡的问道子,就被袁吼活禽,拎到了李牧跟前。 而他那柄二品巅峰仙器【龙鳞战刀】,则是被小九拎在爪子中,上下把玩。 “你……阁下到底是何方神圣?” 问道子看着李牧,眼神中带着惊惧,语气客气了很多。 李牧摆摆手,并不想与这种土大王交流。 仙界变得如此世俗化,仙人的形象跌落凡尘,都成为了在这滚滚浊世中挣扎求存的‘俗人’,打家劫舍,烧杀抢掠,完全就是另一个弱肉强食的混乱俗世而已。 甚至更加残酷残忍赤裸。 “不,不要杀我,我乃是炼妖阁的外传弟子,我……”问道子一看李牧的表情,就知道要坏,连忙大声地求饶。 炼妖阁,月川府境内三大仙门之一。 顾君如一听,面色大变。 还有这等辛秘? 这可就麻烦了。 但李牧却根本未放在心上。 一边的小九见状,顿时乐了。 嘴巴一张。 “嗷呜……” 它将问道子直接吞掉了。 进食,就是这条狗的修炼方式之一。 在混沌世界,它吞噬了众多仙人,消化之后,修为暴增。 “味道一般,肉有点儿酸。” 吞掉了问道子,小九砸吧着嘴,一本正经地评价。 顾君如顿时就打了一个寒颤。 之前觉得小九萌萌的外表尤其可爱,一路上走来,她数次都忍不住摸了好几把,毛茸茸软乎乎的手感,令人难忘。 但现在,小九在她眼中,已经和‘凶残’这个词划上了直接的等号。 至此,问道宗一众高手强者,算是彻底全军覆没。 顾君次有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铸剑阁百年以来最大的心腹之患,就这样烟消云散了? 这种不真实感,一直延续到了三日之后,一行人终于到达了铸剑阁所在的【花语城】。 顾君如将李牧几个,安致在城中的驿馆中,然后第一时间,向铸剑阁的高层汇报。 片刻后。 铸剑阁震动。 阁主铁无异带着阁中核心高层,第一时间前来拜见。 .com。妙书屋.com

上一篇   1194、拦截

下一篇   1196、皇极崖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