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7、出手即杀人 - 圣武星辰

1197、出手即杀人

实际,这么早和仙界先遣队背后的宗门势力,在仙界相遇,在李牧的预料之外。 不过,在那日听到顾君如提及皇极崖之后,李牧已经在期待了。 “皇极崖在月川府,这是一个好消息,意味着其他三十五个先遣小队背后宗门,应该都在东圣洲之内,甚至这一次针对混沌世界的开发,便是东圣洲仙庭组织的。” 李牧在前往宴会大殿的路,仔细思考。 混沌世界一战,最终的结果,李牧并不知道,但按照老神棍之前的说法,先遣三十六队的最终结局,应该是全军覆没。 也即是说,混沌世界消息,并未传回仙界。 自己如今以这幅面目示人的话,也不用担心身份暴露。 转眼之间,宴会大殿已至。 神剑殿外观造型,如一座古朴的铸剑一般,极为特,屹立在夜色之,经过了特意装点之后,夜色下灯火辉煌,充满了喜气,丝竹之音,从殿内飘出,宛如仙乐,令人听之,便心旷神怡,如闻天籁。 “木公子,您来了,这边请。” 铸剑阁掌门铁无异,早早在大殿门口等待,看到李牧,立刻热情地亲自前迎接。 进入大殿。 其内仙气氤氲流转。 身穿着薄纱舞衣的美貌舞姬,都是奴仙级的修为,正在舞池之翩翩起舞,身形妖娆,动作优美,冰肌玉骨若隐若现,但却丝毫不显低俗,反而充满了一种圣洁气息。 “这边请。” 铁无异带着李牧,来到了大殿深处。 无数道目光,都据聚焦在了李牧的身。 在场很多人,都是来自于其他势力、宗门的使者,以及一些颇有名气的散仙,惊讶于铸剑阁阁主,竟然亲自到门口去迎接这样一个年轻人,都开始在心里,猜测李牧的身份。 莫非又是哪个类似于皇极崖一样的大宗门的传人? 李牧被安排在了主座右手侧的第一席位。 这似乎更加证明了众人的猜测。 因为在此之前,皇极崖八皇子身份地位最高,居于主座左手第一席,铁无异这样的安排,等同于李牧的分量,并不八皇子低多少。 “哈哈,八皇子殿下,诸位贵客,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木牧公子,乃是一位散修驯兽仙师,实力惊人,曾于数日前,一战而斩杀问道宗包括掌门问道子在内的数百精锐,让问道宗一朝覆灭,实在是不可思议。” 铁无异对于李牧的身份,没有隐藏,直接说了出来。 驯兽师? 散修? 原本大殿的各方高手,一听李牧乃是一名驯兽师,便低看了几分,又一听是没有传承的散修,更又低看几分,于是不明铁无异的安排是何意。 但听到最后,问道宗竟是被灭,而且被此人所灭,一下子,都震惊了。 在座的除了少数几个大势力的使者之外,其他宾客所属的势力,也和问道宗、铸剑阁差不多,算是强一些,也强的有限,听到这样的消息,自然是心惴惴。 而且,他们还是第一次听到问道宗覆灭的消息,立刻意识到,出了大事,方圆数十万里之内的势力地盘,要重新洗牌了。 再看向李牧时,众人的目光,带了几分敬畏。 铁无异非常满意这种效果。 他表面不动神色,继续笑着向李牧介绍其他人。 “木公子,这位便是大仙宗皇极崖的八皇子殿下,年纪轻轻,修为已经是深不可测,受封亲王,乃是月川府极富盛名的天骄,两位都是年轻人,一会儿可以多亲近交流。” 坐在左侧第一席的年轻人,看着也是二十出头。 一身轻甲,身形魁梧,黄发浓密,面目方正,剑眉星目,一身阳刚之气,硬朗英俊,气息强大,目光如神剑吞吐,极为慑人,可见修为极强。 便是皇极崖八皇子了。 “木兄弟,英雄出少年,我观你真实年龄,应该不大吧,能有此修为,实属不易,幸会。” 八皇子微笑着向李牧点头,眼神挑剔,但并不凌厉。 李牧淡淡一笑,拱手道:“八皇子殿下谬赞了,在下一介散修,与八皇子出身皇极崖这样底蕴深厚的大宗派的显赫身份相,实在是不值一提。” 两人相互恭维一两句,李牧转身落座。 迎接宴会正式开始。 仙乐飘飘。 有衣着清凉的美貌仙姬,白裙飘飘,托举着酒壶、果盘和餐盘,身姿娉婷婀娜,于各桌之前穿梭,添酒加菜。 舞池,舞姬飘渺优美的舞姿,赏心悦目。 和问道宗相,铸剑阁毕竟成立时间更久,此时,细微之处的底蕴便显露出来,问道宗那种纯粹的土匪山大王做派,礼乐方面,强了不少。 席间,觥筹交错。 气氛极为热烈。 突然,有人举杯,穿过舞池,径直来到了李牧席前敬酒,声音怪异,颇为刺耳,端着酒杯,道:“木公子实力无双,但可惜是一位散修,不知道是否已经加入了铸剑阁呢?” 李牧抬头一看。 此人也颇为年轻,一身锦衣,应该是一品至二品之间的仙衣,鹰钩鼻,面目阴鸷,端着酒,看似在笑,却那种笑容,却给人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好像是在挑衅一般。 “未曾。” 李牧的回答,言简意赅。 “呵呵,原来如此。” 这锦衣年轻人扭头看了一眼铁无异。 后者的面色,微微一变。 “木兄弟乃是修为精深的高人,若是能够加入我铸剑阁,不,别说是加入,哪怕是能够担任一席客卿长老的位置,都是铸剑阁的荣耀,只是,老夫还未来得及发出邀请。” 铁无异豪爽地大笑着补充。 锦衣年轻人又笑了笑,道:“哦,原来如此啊,铁阁主还真的是看得起木公子啊。” 说着,他又转身看向李牧,微微一笑,道:“本座金顶山护法长老金无忌,刚才听到铁阁主提及小兄弟你的战绩,实在是令我震惊,问道宗宗主问道子,本座也是知道的,修为虽然弱了一点,但也算是一方豪强,小兄弟随手给打杀了,这等威风,实在让人生畏,正好今日各方豪杰皆至,又有八皇子这样的天才出席,本座想要请小兄弟赐教一两招,让我等见识天才驯兽师一脉的高明,如何?” 这却是在挑战了。 李牧眼睛微微一眯:“金无忌?” 他知道这个名字。 黄风城主谢阑珊的来往书信,多有与此人的联系内容。 锦衣年轻人金无忌淡淡一笑,道:“正是本座,怎么,莫非木公子,也听说过本座的名字?如此正好,还请木公子赐教。” 李牧嘴角一翘,并不回答。 铁无异见状,连忙站起来,笑着打圆场道:“金长老,此言差矣,今日晚宴,乃是为了迎接八皇子驾临,顺便也感谢诸位赏脸,出席我铸剑阁的赏剑大会,不宜交手,免伤和气,若是金长老有心讨教,不妨等到赏剑大会的较量环节,到时候才名正言顺。” 金无忌闻言,哈哈大笑起来。 “铁掌门这话却是错了,我辈修者,与天争命,有什么和气可言,刀光剑影惯了,既是酒宴,怎可无武,不如让我与木公子交手一二,以悦诸位。” 他看向李牧,道:“木公子,可敢出手?” 李牧微微抬头,双眸之,精光一闪:“蠢货。” 什么? 空气突然安静。 不只是金无忌,连在场的其他人,也都没有想到,木牧一开口,便是直接撕破脸一般的喝骂。 “姓木的,你也太……” 金无忌勃然大怒。 咻! 一道金光,虚空一闪。 金无忌的话还没有说完,戛然而止。 一点血线,从他的眉心之间沁出。 旋即整个人的身形,燃烧起诡异的火焰。 “你……嗬嗬嗬嗬……” 如频死野兽一般,金无忌死死地盯着李牧,喉咙里发出怪异的声音,还想要说什么,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旋即瞳孔涣散。 不出数息,他便被这火焰燃烧殆尽。 连一丝一毫的灰烬都没有剩下。 唯有身仙衣、储物戒指以及孕育在丹田之的一对二品仙器级别的金色分水峨眉刺,咣当数声,坠落在地,声响清脆。 大殿之,一片安静。 其他人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木牧一出手,是夺人性命,等他们反应过来,金无忌这位金顶山护法长老,连渣都不剩了。 铁无异脑子里也是猛然嗡了一下。 这……死人了? 舞池翩翩起舞的舞姬们,也都吓得面色苍白,纷纷跪伏在地,头也不敢抬,也不敢此退下。 连皇极崖八皇子,也都面色一变,看向李牧。 李牧如若未觉,面色如常,一伸手,便将金无忌身的仙衣、武器和戒指等资源,收了起来,然后端起身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静。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半晌,铁无异才缓缓呼出一口浊气,勉强把自己心的震惊压住。 “退下吧。” 他挥挥手。 舞池的舞姬们,连忙缓缓起身,退了出去。 铁无异心念电转,正想着该如何圆场。

上一篇   1196、皇极崖来人

下一篇   1198、计策?拉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