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2、神秘剑客 - 圣武星辰

0122、神秘剑客

“啊……” “饶命。” 夜深时分,庄园中,响起了一片惨叫声。 坐镇在大厅的马三面色一变。 “这个秃驴,这么快就来了?”他脸上浮现着狰狞之色,道:“县衙的兵卫还没有来,给我顶住,所有的手段都使出来,不用再等官府的人,把他给我杀了。” 话音未落,黄勇跌跌撞撞地从外面冲进来。 “马爷,大事不好……不是……不是那个小秃驴,是……是……” 他话还没有说完,一道明亮剑气,咻然从外面飞射进来,就将他的后心洞穿了。 黄勇吐着血,瘫软在地上,身形抽搐,很快就死透了。 马三顿时浑身冷汗。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外面的惨叫之声竟然已经彻底消失了。 不仅是惨叫,其他所有的动静也都消失了。 而他的身边,只剩下了二十多个护卫,其他数百在外面各种机关处守卫的泼皮,仿佛被茫茫夜色给吞噬了一样,彻底消失了,再无丝毫的动静。 怎么回事? 难道…… 马三心中浮起一种很不妙的感觉。 然后,就看一个白色的窈窕身影,犹如暗夜仙子一样,御风而来。 这身影白衣飘飘,如仙子临尘,只是一闪,就从数百米之外的黑暗假山位置,来到了大厅门口,手中握着一柄清冷长剑,一步一步地走进来。 “是你?” 马三无比震惊。 小和尚还没有来,来的却是今日蔡婆婆的素面摊子上的那个白衣女子。 这个白衣女子,竟然是一个如此恐怖的高手。 难以遏制的寒意,从马三的后背冒起来。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夜路走多了终于撞见鬼,以前他在平安镇作威作福横行无忌,没有招惹到真正的狠角色,所以才可以顺利解决,但是现在,他意识到,自己终于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人。 “女……女侠,有话好好说,我……”马三的腿都有点儿软了。 白衣女子从容现身,而他埋伏在外面的数百兄弟却没有了动静,只有一个可能----都被杀光了,从惨叫声响起到现在,不过一盏茶的时间,竟然全都死了,想一想,都让马三颤栗,都觉得可怕。 别说是数百装备精良还有各种军中器械、陷阱、迷烟等等手段的彪形大汉,就算是一百头猪,一个一个杀过来,都得耗费不少的时间吧,在这个白衣女子的面前,他那帮兄弟,连猪都不如吗? 这白衣女子的手段,得有多可怕。 “我们……可能是有点儿误会,我……”马三颤抖着,缓缓地朝后退。 白衣女子一语不发,夜风吹动她的白色面纱,如一片清冷的月光一样流动。 她手中剑,如一泓流动的秋寒之水。 一步一步,她踏进大堂,如一尊女杀神一样。 马三的嘴角,突然浮现出一缕狞笑,他的手,猛然按在了身后椅子扶手的一个龙头雕饰上。 咔嚓。 机括声响起。 一个精钢牢笼,突然从房顶降落下来,不偏不倚,恰好将白衣女子笼罩在其中。 轰! 精钢牢笼撞击地面的声音,震耳欲聋。 这个牢笼,每一个格栅栅栏,都以小儿手臂粗细的上好精钢铸就,彼此之间的间隙,不超过一寸,就算是刚出生的婴儿,也不可能从间隙中钻出来,顶部直接是一块厚铁块,完全封死。 “哈哈哈,小娘皮,你上当了。” 马三脸上惊惧之色,一扫而空,得意地大笑了起来。 “我这山庄里,到处都是机关陷阱,而这间大厅中,更是机关重重,所以,我才会一直在大厅之中等你,武功高又如何?实力强又如何?现在还不是笼中雀,嘿嘿,臭婊子,你杀了我那么多兄弟,我不会轻易放过你的,我会让你明白,这个世界上,有比死更加恐怖的事情。哈哈哈!” 说话之间,大堂中剩下的其他几个泼皮,都已经端起了军用破甲硬弩,一支支的破甲三棱锐箭,箭簇森寒,对准了被困在精钢牢笼之中的白衣女子。 …… …… “咦?” 李牧来到庄园门口,发现庄园的大门,已经被砸开了。 里面,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道传来。 “应该没有走错路,就是这里。” 马三这群泼皮,在平安镇中臭名昭著,打听他们的住址并不难,而且这么大的一座庄园,在平安镇上,也没有几个,断不存在走错路或者找错了的可能。 可是,这里好像是发生了战斗? 李牧有点惊讶。 他走进庄园的大门,抬眼就看到十几个身影,身形僵硬在站在主道上,隐约还保持着前冲攻击的架势,但已经没有了丝毫的生机,仿佛是一座座的雕塑一样。 看衣着身形,这些身影,都是死去的泼皮。 “好快的剑。” 看了这些泼皮的伤口,李牧不由得心中一阵震惊。 每一个泼皮,都是咽喉中剑,且伤痕极小,只有一个米粒大小的红点。 更加诡异的是,每一个伤口处,有一层淡淡的冰霜,将伤口冰冻封住,鲜血无法从伤口中流淌出来,这一层冰霜看似极小,但实际上却已经侵入到了尸体内部,所有泼皮的身形,都被彻底冻僵冻硬了,所以即便是死去了,依旧维持着站立的姿势,没有倒下。 寒冰剑? 寒霜剑? 李牧心中有一些好奇。 出剑杀这些泼皮的人,实力很强,剑法快到了极点。 李牧已经完成的【风云六刀】之中的【拔刀斩】和【闪电斩】,也是无与伦比的快刀,但讲究的是劈斩之间的巨大杀伤力,刀出人不全,想要如这种剑术一般,只留一点痕迹,却是做不到的。 因为这需要太精妙太高明的对于力量和速度的控制,李牧暂时还做不到。 “这个剑客的剑术,绝对是我遇到的最强,什么【天龙一剑】东方剑等四快剑这几个货,在这个神秘人剑客面前,根本就是战五渣。” 李牧心中,大概做出了一个判断。 这样一个高手之中的高手,为何会出现在这个山庄,对这群泼皮们出手? 这也让他更加好奇了。 他加快脚步,顺着主道,往山庄深处走去。 一路上,又遇到了不少的尸体,还有被破坏掉的各种机关。 这个山庄的防卫力量和手段,比李牧想象之中的更加强大,简直就和一座堡垒一样,空气之中弥漫着淡淡的迷烟的味道,一些地方还有大片洒落的生石灰粉,一些地方,火焰还在燃烧,刺鼻的火油味道弥漫…… 到处都是泼皮的尸体,有些被倒塌的假山和建筑砸死,鲜血流淌汇集成为血洼,之前李牧闻到的血腥味,及时从这片区域传出去的。 “血还未干涸,战斗结束不久。” 李牧略微观察,心中就有了结论。 他加快了速度。 所谓见猎心喜,好不容易遇到这样一个神秘强者,李牧希望可以会一会。 战斗,对于磨砺他本身的武道修为,是有着极大的裨益的。 之前在九龙瀑布山洞中,郭雨青大哥也对他说过,认为李牧这种速度力量卓绝但招式变化不精且基础战法薄弱的情况,可以寻找一些高手挑战,通过战斗,领悟战法,提升自己。 可惜在此之前,遇到的最强的对手,不过是情杀道长老卫充,被处于生气暴走状态下的李牧,一只手就给打爆了,根本起不到什么磨砺己身的作用。 今夜这个神秘剑客,是一个好机会。 李牧直接施展轻身术,朝着山庄深处赶去。 核心大堂位置很快出现在眼前,灯火通明,隐约还有一声惨叫传出。 “啊,臭婊子,你……你跑不了,我的援军,很快就到了……”一个凄厉的嘶吼之声响起,正是泼皮头子黄三的声音。 好,还来得及。 李牧心中一喜,身形如一阵狂风,瞬间就冲入了大堂之中。 咻! 一道剑光,迎面刺来。 李牧猝不及防,没想到这才刚冲进来,就遭受到了攻击。 剑光如电,其势宛如九天惊雷一般,蕴含着一股寒霜之力。 “是那个神秘剑客。” 这个念头在李牧的脑海之中闪过。 而与此同时,他的双手,已经先于大脑做出了反应,一个类似于童子拜佛的架势,将这一剑拍在双手掌心之间。 李牧的肉身强度,何其恐怖,这一剑被夹在中间,所有的剑势瞬间消失。 出剑的人,略微一挣,发现无法抽动长剑,竟是在第一时间就舍弃了长剑,转而以指为剑,直刺李牧的双目。 虽然是以肉指未剑,但亦有剑鸣之声。 剑气从这神秘剑客的手指指尖迸发,威力比长剑更强。 李牧心中一惊。 这人的反应速度好快。 他分开手掌,被夹住的长剑,朝着里面落去,右手立刻运转【我心天箭】心法,指尖变成了淡淡金属色泽,直接朝着对手的指剑撩去,进行格挡,左手反手一捞,想要把那柄长剑,捞在手中。 叮! 细微的金属交鸣之声响起。 李牧只觉得一股冰冷的巨力传来,指尖一震,【我心天箭】的力量瞬间被震散。 同时,他的左手,竟然捞了一个空,并未握住掉落的长剑。 原来是那神秘剑客,抢先一步,重新握住了剑柄。 一剑在手,那神秘剑客轻喝一声,掌心之中,顿时精芒溅射,雪白的剑光连绵不绝地洒落下来,犹如千树万树梨花开,犀利无匹的剑气犹如狂风骤雨一样,朝着李牧笼罩下来。 ---------- 第一更

上一篇   0121、传法

下一篇   0123、大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