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2、逍遥居 - 圣武星辰

1202、逍遥居

八皇子竟然要把【凤鸣神剑】赠送给木牧? 在这一瞬间,很多人都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听错了。 这可是凤鸣神剑啊。 一件超四品的仙器啊。 他们这些人都快馋的眼珠子都掉了。 八皇子却随手送人? 为什么不是送给自己啊。 很多修士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要颠覆了。 皇极崖是月川府出了名的大势力不假,但是底蕴深厚到了这种程度吗?如此仙器,随手就像是大白菜一样送人? 李牧自己心中却是一点儿惊讶都没有。 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这个八皇子,对自己还真是看得起。 这算是舍不得儿子套不住狼吗? 真是舍得下血本。 有那么一瞬间,李牧都感觉自己好像是一个女神级的黄花大闺女,正在被一个富家公子哥狂热追求的那种感觉……怎么说呢,还是很赞的。 “殿下,此剑与你有缘,与我无缘,在下怎可夺人之美。”李牧推辞道。 八皇子大笑道:“所谓剑缘,只是表象而已,此剑你用的久了,日夜以精元仙缘温养,迟早都会与你神剑合一,心神合一,木公子乃是剑修,当知道其中的道理。” 李牧笑了笑。 其实在刚才那一瞬间,握剑在手的时候,他就已经感受不到之前剑身之中那种抵制和排斥之力了,反而是有一种淡淡的亲切感。 所以之前的情况,李牧大概也猜出来是怎么回事。 铸剑阁在捣鬼。 他们的最终选择是八皇子。 而为了让八皇子顺利‘名正言顺’地拿到凤鸣神剑,他们还真的是煞费苦心。 “如此厚礼,过于贵重,在下无功不受禄,不敢当此重礼。”李牧再度推辞道。 演戏嘛,就要演的足一点。 八皇子微笑道:“木公子若是愿意交我这个朋友,就请收下此剑,莫不是看不起我?” “这……” 李牧故作沉吟。 周围其他人,看到这样一幕,都快疯了。 这一瞬间,很多人都想要将李牧取而代之。 矫情。 愚蠢。 迂腐。 面对如此仙剑,这个木牧竟然如推三阻四,真是一个心机婊。 “好吧,如此,多谢皇子殿下。”李牧终于一副却之不恭的表情,道:“在下的确是非常喜欢这柄剑,只是我与殿下,素未平生,受此大礼,心中极为不安,不知道要如何才能回报陛下的情谊。” 八皇子微微一笑,道:“本王只是为了交朋友,不言回报。” “这……”李牧一脸的惊讶和敬佩之色。 恰在此时,人群中走出一位手握白折扇的年轻书生,颇为风流潇洒,微微一笑,折扇啪地一磕,笑道:“木公子,我家殿下,雄才伟略,深受皇极崖陛下的宠爱,未来乃是有希望继承大统之的天选之人,木公子你既然是散修,当知道散修之路,修炼不容易,我家殿下如此厚待于你,公子何不追随我家殿下身边,既可回报这知遇之恩,亦可保证修炼之途,若是公子有黄土霸业之心,那就更好,以公子你的卓越天资和手腕,辅佐我家公子,成就一番大事,名震月川府乃至于东圣洲,也不是不可能……” 八皇子等到他差不多说完了,才开口打断,道:“肖先生,快快停下,不要用这种话,冲撞唐突了木公子……” 李牧心中发笑,但嘴上却道:“肖啸先生言之有理……” 他扭头看向八皇子,深深一揖,道:“殿下的心意,在下其实是知道的,昔日闲云野鹤惯了,不愿意受拘束,所以才一直推辞不就,但殿下待我一片赤诚,木牧深受感受,若是殿下不弃,木牧从今日起,愿拜入殿下门下,为殿下效犬马之劳。” 八皇子过来,双手把住李牧的手掌,激动地道:“当真?” 李牧道:“当真。” 八皇子一副激动的样子,大笑道:“太好了,能够得到木牧先生辅佐,本王真的是天垂之幸啊,哈哈哈,从今以后,本王愿与木兄弟,兄弟相称。” 肖啸在一边,手中折扇挥动,亦是笑道:“哈哈哈,这才是良臣择主而侍,良禽择木而栖,今日本是铸剑阁赏剑大会盛事,群贤毕至,又见证了一段英主良才的假话,哈哈,必会流传千古。” 对于一手策划,‘成功’帮助八皇子将木牧这个天才收入帐下的主谋,肖啸在内心里,对自己非常满意,打了一个高分。 周围其他人,看到这时,也都回过味来。 再看八皇子的时候,眼神中也都带上了敬佩之色。 这是一个狠人啊。 有野心的狠人。 为了笼络木牧,连凤鸣神剑都随手赠送,有气魄,有魄力,怪不得在皇极崖中,身份地位这些年一直都水涨船高。 李牧心中也开心。 他甚至很‘善意’地对着肖啸也点了点头。 这位才是神助攻,最佳捧哏。 唯有铸剑阁的铁无异等人,心中略有尴尬和忐忑。 所谓的剑缘,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自己心中很清楚――在剑中内置了一个一次性的小阵法而已,以木牧这种阵发大家,神剑落在他的手中,迟早都会发现,到时候,会不会对铸剑阁有不好的感观? 在众人各不相同的心思状态中,赏剑大会终于结束了。 表面上看起来,皆大欢喜。 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最大的获益者。 唯一可以确定的一点是,木牧这个名字,毫无疑问将会在最短的时间里,响彻整个飘香平原,也会在整个月川府境内,有一定的知名度。 …… …… 十日后。 皇极崖。 在八郡王府中,一场规模不小的晚宴,在持续了大约两个时辰之后,终于落下了帷幕。 宾客散去。 一身酒气的李牧,被安排在了八郡王府的东侧的一座名为【逍遥居】的三进独立院落里。 院落占地不小,极为精致。 有假山水池亭台楼阁花园树林等等,一应俱全。 而且闹中取静,颇为幽静,适合潜心修炼。 除此之外,【逍遥居】内外所有建筑、墙壁,都各布置有数层仙道阵法加持,集聚敛仙界灵气、防卫等诸多功能为一体,可见当时修筑的时候,费了不少的心思,投入不小。 “哈哈哈,木兄弟,你有所不知啊,这【逍遥居】,曾是殿下年幼时候的居所,有很深的感情,后来殿下成年,得到亲王封号,便在这【逍遥居】的西侧,开衙建府,重新修筑了这郡王府,这么多年以来,【逍遥居】都空着,殿下自己心不静时,会来小住一段时间,从来不曾让别人进入,这一次,却是直接赠送于木兄,殿下对于木兄弟的厚爱,连我们这些早就加入八郡王府的老兄弟们,都有些羡慕了啊。” 书生谋士肖啸笑着道。 “肖先生见笑了。” 李牧道。 从花语城来到皇极崖的这一路上,十数天时间里,他已经与这个叫做肖啸的书生,十分熟悉了。 此人尊号【白扇书生】,也是散修出身,真仙级的修为,在二十年之前,投入皇极崖,跟随八皇子,乃是八郡王府的首席军师智囊,十分受八皇子的重视,依为臂膀,几乎是言听计从。 肖啸在王府之中,地位极高,仅次于八皇子。 这些年,在肖啸的辅佐之下,八皇子发展顺风顺水,备受皇极崖老皇帝的欣赏,数次立下大功,从昔年一个并不怎么受重视的皇子,到如今,已经逐渐有了与其他诸位皇子,争夺储君之位的资格和地位。 别看表面上,此人常带微笑,一副和气的样子,但实际上,也是一个心狠手辣的猛人,诸多反对、背叛八皇子的人,都栽在了此人的手中,生不如死。 “木兄还需要什么,可以尽管和我提,侍女,侍卫,以及种种修炼资源,明日都会及时送来。”肖啸领着李牧在整个【逍遥居】中逛了一圈后。 最后,他拱手告辞,又道:“木兄初来乍到,还未曾立下功勋,所以暂时也不好封赏,殿下会为木兄创造机会,尽快帮助木兄立下军功,到时候,再上奏陛下,为木兄请赐官爵。” 李牧摇头,道:“我来皇极崖,只是为了效力八皇子而已,对于加官进爵,并无多大的兴趣,所以还请先生转告殿下,若是有事,可直接吩咐在下去做,绝不推辞,但请官之事,还请殿下,不要再去费心。” “哦?”肖啸微微一怔,旋即笑了起来,道:“好的,木兄弟的话,我一定会转告殿下,时候不早了,我就不打扰,告辞。” 转身离去。 李牧目送此人离开,将【逍遥居】的大门关上。 所有阵法的核心,在一枚仙玉令牌之上。 李牧回到自己选定的居室,将这枚仙玉令牌炼化,瞬间整个【逍遥居】的布置、动静、阵法操控,以及各处机关的使用等等,都尽入脑海之中。 “不愧是仙家手段,仅仅是一个院落,就要比铸剑阁山门都高明太多,皇极崖被称为月川府中,仅次于东煌神朝、玄感宗和炼妖阁的第四仙门实力,不是没有道理。” 李牧感慨。 将整个【逍遥居】都掌控在手之后,李牧的神色,逐渐严峻了起来。 他来到皇极崖主城,可以感应到,城中数十道极为可怕的气息,盘踞在不同的方位,绝对是金仙之上修为的恐怖存在。 其中任何一个,正面战斗之中,都可以压制他。 若是超过三个,李牧就得落荒而逃了。 而在入侵混沌世界的三十部先遣队的背后仙门中,皇极崖只不过是五大三流势力之一,排名靠后。 像是东玄仙门,一剑宗,同为三流势力,排名却在皇极崖之前。 可以想象,他们的底蕴更强,更可怕。 更遑论那些仙界的二流、一流以及顶级势力了。 这让李牧意识到,自己最终确定的计划,到底有多明智。 如今的他,可以说是在仙界中,举世皆敌。 一旦身份暴露,就要成为过街的老鼠。 所以对付仙道大势力,只能借力打力,当一个伏地魔老银币,猥琐发育,徐徐图纸,若是正面硬刚,绝对是以卵击石,最终只能落个‘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的下场了。 “不管如何,还是先修炼,提升实力为第一,其他的事情,见机而行即可。” 李牧也是艺高人胆大。 一颗心沉下入定。 所有杂念清空。 手握仙晶,汲取仙力,先修炼【先天功】,然后再修炼【观沧海日月求仙诀】,实力在缓慢而又有效地提升着。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李牧决定全力扮演好‘木牧’这个角色,彻底带入其中。 他并不急于请求八皇子帮他寻找花想容和王诗雨。 太早暴露自己的弱点,很容易被人抓住把柄。 对自己不利倒也罢了,可能反而会连累到两个女红颜。 …… …… “哦?他竟是这么说的?” 大堂内,八皇子身披宽松常服,斜坐在案牍之后,面色略带惊讶地道。 肖啸点头道:“是啊,我也很意外。” “不想要官爵,呵呵,本王还是第一听到这样的说法。” 八皇子笑了起来。 皇极崖是一个仙道皇朝,结构与宗门不同,而是朝政一样,有皇帝,太子,亲王,百官和兵马大军,按照官秩品秩不同,从朝中得到的修炼资源就不同。 官秩,代表着地位。 也代表着修炼资源和前景。 之前诸多来投靠皇极崖各位皇子,包括来投靠他八皇子的散修,强者,无一不是冲着官秩爵位,冲着修炼资源和功法来的。 所以木牧的说法,他还是第一次听。 “你觉得如何?”八皇子道。 肖啸手中折扇轻轻地挥动,极为笃定地道:“这个木牧,与其他人不同,生性淡薄,颇为自傲,他投靠殿下,应该真的是因为殿下的个人魅力,和对殿下的认同,并非是为了权势地位,这样的话,从别人的口中说出来,我是不信的,但从此人的口中说出来,我却信了。” “哦?哈哈哈。”八皇子大笑了起来:“英雄所见略同。” 肖啸道:“其实,这种重情义,轻利益的人,才是殿下真正值得依靠的肱骨。” “先生所言极是。”八皇子道:“既如此,我当如何用此人呢?” 肖啸道:“可以重点加以培养,将来一定有用到此人之处,所以,小生以为,殿下可先不着急令他去做事,而是在逍遥居厚待厚养之,平时的小事,不需要此人出手,等到真正棘手的大事,才可安排其行动,当做是试探,不但可以试探其态度,亦可试探其能力,一举两得。”

上一篇   1201、赠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