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3、走错片场了? - 圣武星辰

1203、走错片场了?

接下来的半年时间里,李牧都要逍遥居中修炼。 深居简出。 倒是小九和地球流氓虎两个,在皇级城中,颇为有名,一虎一狗,招摇过市,打响了‘知名度’。 当然,并不是什么好名气。 这两货憋着一肚子坏水,很多时候,都闹得鸡飞狗跳。 不过,毕竟有八皇子罩着,而且两货闹出来的也不是什么大事,所以一般人,都不敢怎么将这两个祸害怎么样。 袁吼则是一直都跟随在李牧身边,也深居简出地修炼。 他的实力,是除了李牧之外,增长最快的一个。 半年之后,李牧已经是飞仙巅峰境修为,半只脚已经要踏入谪仙境界。 袁吼则是飞仙高阶大成,略逊李牧一筹。 半年时间里,八皇子对于李牧的照顾,可以说是极为周到,不仅是修炼资源,便是生活起居,都无微不至,还为李牧请了一个带刀侍卫的闲职官位,位居六品,享受俸禄。 李牧‘无比感动’。 他数次找到八皇子,要求做一些实事。 但都被八皇子安抚。 不仅如此,八皇子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在王府之中,宴请李牧,有八皇子一系麾下诸多门客作陪,将李牧的身份地位,捧得极高。 如此,又四个月时间过去。 李牧终于踏入到了谪仙境界。 而袁吼则成为了半步谪仙。 小九实力未知。 地球流氓虎勉强是奴仙境界,不知进取。 这一日傍晚。 照例是晚宴。 大殿里,觥筹交错,气氛热烈。 只是李牧隐约觉得,今日的气氛,略微有点儿不太对。 八皇子的手下,核心成员,共有八猛将,三谋士,三刺客,平日里的例行聚会上,这十四个人,一定是会出现的。 但今日,被合称为‘墙角数枝梅’的三大刺客‘墙角’、‘数枝’和‘梅’,竟然一个都没有出现。 且八皇子的脸上,时而闪过忧虑之色。 李牧心中暗笑。 这架势……啧啧,‘肉戏’终于来了。 图穷匕见。 今日怕是八皇子开口要求自己去做事的日子了。 李牧知道,该是自己配合的时候了。 他略微沉吟,端起酒杯,道:“殿下今日,面带忧色,不知道是否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 八皇子微微一笑,道:“一些小事而已,不该说出来打扰木兄弟的心情,无妨,不提也罢,喝酒,我们来喝酒。” 李牧正色道:“殿下,自从在下自拜入王府以来,一直都是锦衣玉食,高额的修炼资源源源不断,可谓厚待,但在下却寸功未立,纵然殿下偏爱,但也需考虑其他门客的心情,长久下去,对殿下贤名不利,既然今日有机会,殿下不妨言明,木牧不才,可为殿下解忧。” “这……” 八皇子看了看一边的肖啸。 后者微笑着点点头。 八皇子挥挥手,道:“闲杂人等,都退下吧。” 舞姬和侍女,都起身,毕恭毕敬,躬腰倒退出去。 就剩下了八皇子、三谋士和八猛将。 大殿里气氛顿时为之一凝。 八皇子道:“肖先生,你来为木兄弟说一下吧。” 肖啸起身,手握折扇,道:“皇极崖神朝之中,如今共有五位皇子深受陛下宠爱,受封郡王高位,分别是大皇子,三皇子,五皇子,十三皇子,以及殿下。” 李牧点点头:“这些,我亦有所耳闻。” 肖啸道:“哦?木公子也关心这些事情?” 李牧道:“我既然要为殿下效力,对于朝中局势,自然是有要有了解,只是殿下一直未有差遣,所以我了解的也不深。” “哈哈,木公子果然是有心人。”肖啸赞赏地点点头。 他继续说道:“这些年,储君之位悬而未决,陛下也一直都未曾表态,包括殿下在内的五位郡王,都有继承大统的希望,但是在一个月之前,陛下宿疾突然发作,半身瘫痪,不能早朝,且疾病发作之时,宛如癫狂,已经杀了数位大臣和侍卫,朝中各方,惶惶不安,四方寻找良医,殿下也曾各方打探,可惜未有收获。” 李牧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莫不是要自己去做医生? 虽然自己也的确是有两把刷子,但皇极崖神朝的仙医,都治不好的宿疾,自己恐怕也是无能为力吧。 或许沧海派的炼丹术,炼制丹药,有作用。 但这并不是自己擅长炼丹啊。 那些高阶丹药,不是自己说炼就能炼出来的。 却听肖啸继续道:“约在十日之前,三皇子不知道从何处,寻到了一位神医,入宫为陛下诊治,竟是真的起到了奇效,这些日子,陛下的宿疾逐渐减轻,隐隐有痊愈的征兆。” 李牧看了八皇子一眼,没有说话,继续静听。 肖啸道:“三皇子因此而地位骤升,备受陛下宠爱,宫中已经放出风声来,陛下有意,立三皇子为楚君,朝中局势,风云变幻,对于八皇子殿下,变得极为不利。” 李牧听到这里,道:“那我能为殿下做什么呢?” 肖啸不语,看向八皇子。 八皇子的目光中,厉芒闪烁,一扫在做的所有人,缓缓地开口,道:“五日之前,我令‘墙角数枝梅’刺杀那名神医,想要断了老三的依仗。” 这话一出,大殿里的温度,急骤地下降。 好似是冰天雪地一般寒冷。 神医可以医治老皇帝。 但八皇子却派人刺杀神医。 这是什么? 形同谋杀老皇子,大逆不道。 八皇子把这话说出来,显然是对在场的所有人,都极为信任。 八皇子继续道:“计划策划的非常周密,行事也很谨慎,谁知道,三次刺杀,却都失败,三大刺客,皆尽暴露被杀……唉,好在他们对本王忠心耿耿,并未暴露身份,也没有人怀疑到本王。” 怪不得。 李牧心中暗道,怪不得三大刺客今日不见了。 原来都已经挂了。 那三位刺客,平日里参加宴会,都是以面具遮面,不露真容,但实力的确是不容小觑,都是真仙境的修为,更具一身刺杀神通,没想到却都死了。 这还真的是给人卖命。 卖着卖着,就真的没命了。 八皇子道:“据我所知,不只是本王,我的那些兄弟们,也都派出了刺客,可惜这一次,老三防备的很好,又有宫中几位强者坐镇,不能伤那神医分毫……唉,如此下去,老三只怕是真的要得到储君之位了,到时候,本王必是被针对的对象,死无葬身之地了。” 李牧面无表情地道:“我明白了。” 八皇子无比惆怅地道:“本王一腔热血,要振兴皇极崖,胸怀报复,可叹黄图霸业,竟然要如此画上句号,更可叹,我与木公子,相识甚欢,短短不到一年,就要分别,木公子,我失势在即,到时候,必定拖累与你,今日之宴,怕是绝响了。” “原来如此。”李牧点头。 扭扭捏捏说了这么一大堆,最后还不是想要老子出马,替你去卖命。 李牧看向肖啸,道:“肖先生,那位神医的住址,实力,喜好,身边的护卫……这些情况,你都告诉我吧。” 八皇子佯装一怔,道:“木公子,你……这是何意?” 李牧淡淡地道:“报君赏剑会上意,提携凤鸣为君死。”凤鸣指的是凤鸣神剑。 八皇子的心中,猛地一颤。 肖啸的面色,也为之一凝。 就连平日里对于李牧这个‘吃干饭不干事’家伙无比鄙视的八猛将,神态一下子,也变得古怪了起来。 这个木牧,竟有如此文采。 一句诗,是四个字,瞬间将自己的心计,剖析的如此直白,有如此震撼人心。 诗句的力量,就此与此。 简单一句话,却要比千言万语,更加能够打动人。 八皇子在这一瞬间,甚至真的动了知音爱才之心,有点儿想要改变之前与肖啸制定的最后方案,舍不得让李牧去刺杀那个神医了。 肖啸则是为李牧的才华和心智所震慑。 这是一个纯粹的仙人啊。 他追随八皇子,真的是因为尊崇和认同。 这样的心智和气魄的人,只存在于仙崩时代以前那个风流的黄金大世中吧。 在大约十息的沉默时间里,大殿里每一个人,心中对于李牧的评价,都在改变,都在修正,都在升华。 过了许久,肖啸才神色略微复杂地道:“好,那名神异,名叫欧阳一,半步真仙修为,如今就住在皇宫东门外不足千米的黄龙阁,方便每日入宫诊治,他的身边,还有……” …… …… 午夜。 墨色渐浓。 今日因为皇帝龙体不适,所以入夜之后,皇城之内戒严,刀枪出鞘铠甲森严的仙道禁卫军,在来回巡视巡逻。 一只小飞虫,在夜空中看似散漫地飞行着。 “前面就是黄龙阁了。” 李牧以八九玄功秘术,变化成为一只飞虫,在低空悬浮。 进入仙界,八九玄功的各种妙处,逐渐显现出来。 这门被称之为道教护法第一神功的功法,不但可以修炼出不灭金身,还可以修炼成七十二变,仙道真元的运转之下,这八九七十二种变化之术,终于臻致完美。 李牧艺高人胆大,在半空之中,法眼一开,便可以将黄龙阁周围的一切阵法、陷阱和禁制,都扫在眼底。 “有一尊金仙级的强者坐镇。” 他以望气之术,看到了肉眼看不到的景象。 前方,仿佛是黑白两色水墨构筑的世界里,一位金仙级仙道强者在暗夜之中,散发出来的浓郁精气,宛如狼烟一般,冲天而起,无比醒目。 “中低阶的金仙,我有一战之力。” 李牧震动翅膀,靠近黄龙阁。 他避开了所有的禁制和阵法,落在了黄龙阁二楼的一扇窗户上,透过缝隙,朝着里面看去。 却听一片粗重的喘息和呻吟声传来。 入眼是一片不可描述的画面。 李牧一愣。 什么情况这是? 走错片场了? 今天保底3更,昨天清明节,被堵在高速上了,干。

上一篇   1202、逍遥居

下一篇   1204、也是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