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4、也是刺客? - 圣武星辰

1204、也是刺客?

辣眼睛啊。 李牧变化的小飞虫,从窗户缝隙中进去。 就看到这间布置的像是练功房的房间里,日常器具很少,正中间一座三米高的黄铜丹炉,引动地火,悬浮与八卦阴阳阵图中,上下浮动,似是正在炼制丹药。 而在黄铜丹炉之后,一座玄岩大床上,一对男女正在进行不可描述之事。 床边的地上,散落着衣物。 李牧一看之下,就知道,那男子正是八皇子要刺杀的神医欧阳一。 此人看起来四十五师的样子,红面方脸,身形胖矮,四肢粗短,背部弓起,似是一只巨龟一般。 而那女子,趴在欧阳一的怀中,与其正面相拥。 从李牧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女子的后背,胴.体雪白犹如凝脂,身姿曼妙,青发如瀑,侧面轮廓优美到了极点,腰肢纤细,玉腿修长,纤纤雪足,似是正值妙龄,极为美丽。 粗重的喘息声,在整个房间里都清晰可闻。 “造孽啊,只不过是当一个刺客而已,竟然被我看到这种活春宫。” 李牧很无语。 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两人的体内,雄浑的仙道真元,正在疯狂地流转着。 这个仙子一般的妙龄美女,竟也是一尊真仙级的仙道前者。 这样的一幕,让李牧很自然地想到了,自己和花想容之间,那段没羞没臊的生活。 “呸呸呸,想什么呢,先办正事。” 李牧驱除脑海之中的旖念。 他认真地感应起来。 房间之外的侧房中,皇宫中派来的供奉金仙高手,收敛了全部的气息,安静地潜伏在黑暗里,仿佛是不存在一样。 除此之外,在整个黄龙阁之外,有三百皇极崖精锐禁卫军驻守,还有数十尊谪仙,两尊真仙,隐匿在暗中,守卫神医欧阳一的安全。 若不是李牧用法眼看过,且对于仙道真元的感知无比清晰,只怕是绝难察觉到这些暗中守护者的存在。 李牧收摄心神。 这个欧阳一,在他的眼中,已经是一个死人。 最关键的问题是,刺杀了欧阳一之后,如何安全离开。 欧阳一的实力不弱,还有一个同样疑似真仙境界的美女在侧面。 李牧只有把握瞬杀其中一人。 最多最多,就是瞬杀一人,重伤一人。 不管怎么样,都必然会惊动侧室之中的金仙。 那么问题来了。 李牧虽然并不惧与这尊金仙一战,但若是被拖住,必定会引来巡逻队,动静闹大,皇极崖的其他强者必定会赶来。 今夜宴会上,李牧虽然很装逼地说了一句篡改‘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的古诗词,表现的非常慷慨凛然,但那也只不过是演戏而已, 他从未想过也绝对不会为八皇子去死。 “该怎么做呢?” 李牧在心中沉思。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令他万万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正处于激情之中的女子,宛如一双白蛇一样,簇拥着欧阳一脖颈的双臂,猛地发力,扼住了欧阳一的头颅,同时一对玉掌之中,幻现出两柄短匕,猛地朝着欧阳一后脑刺下。 噗! 血光闪烁。 欧阳一怒吼着挣脱。 他的左耳被割掉,后脑一道深可及骨的伤痕,几乎被刺穿了头颅,但却在生死关头,反应了过来,间不容发地避开了最致命的那一下刺杀。 “贱人。” 欧阳一怒吼,盯着对面的女子。 “唉,可惜了……”对面女子面若桃花微微一笑,面容绝美,浑身赤裸,完美无瑕的躯体,魅力无限,整个房间里,无言的欲望波动一荡。 哪怕是盛怒之下的欧阳一,心中也是猛地一荡。 也几乎是在同时,女子身形幻灭,短匕再度挥动,瞬间出现在了欧阳一的身边,再下杀手。 欧阳一反应过来时,短匕已经近在眉心。 他想要做出闪避,但身体骤然一麻。 “有毒?” 他心中无比惊骇,眼看着死亡降临。 就在这时―― 叮叮! 两道轻响。 短匕飞震出去,插在室壁上,兀自嗡嗡震动。 一个灰色头发披散触及脚跟的模糊身影出现,弹指间,不但击飞了美貌女子手中的短匕,更是将她一掌震飞,撞在室壁上,发出闷响。 “呃噗……” 美貌女子身形滑落下来,大口吐血,丧失了再战之力。 同一时间―― 嗖嗖嗖! 身影闪烁。 守卫在黄龙阁之外的数位真仙、谪仙级强者,也化作流光,冲了进来。 “怎么回事?” “欧阳大人受伤了。” “抓住刺客。” 喧哗之声,让整个房间里,瞬间热闹了起来。 欧阳一的身上,并未传多少衣服,还带着极为狼狈的伤势,一下子就恼羞成怒,厉喝道:“滚出去,谁让你们进来的?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再进来。滚!” 冲进来的两位真仙,以及其他谪仙,脸色都不太好看。 放在平日里,谁会在乎欧阳一这种货色。 但如今,陛下的性命,皆系于欧阳一一身,圣宠正隆的时候,一句话,就可以要人命,连皇朝储君之位,都因为欧阳一的话而出现了影响,何况是他们? “大人息怒。” “退。” “退下。” 冲进来的高手护卫,这一瞬间,都退了出去。 来得快,去的更快。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欧阳一心中纵然愤怒,但面对金仙级的皇室供奉强者,也不敢耍横,面色冷淡地说了一句。 头发灰白身形削瘦宛如竹竿般的老金仙,淡淡地点点头。 欧阳一抬手,吞下一枚解毒丹药,体内的麻痹之力,果然是很快就消散。 他转身,看向那重伤的美貌女仙。 一张红面皮的放脸上,骤然现出狰狞阴狠之色。 欧阳一冷笑道:“夏静,你这个贱人,竟敢暗算我。” 叫做夏静的女仙,被金仙一掌击溃,此时已经没有了再战之力。 但她脸上毫无任何畏惧之色。 娇媚地一笑,夏静笑靥如花地道:“可惜呢,就差了一点点,没想到在男人最放松的最后一哆嗦的关头,你心中,竟然还有那么一丝丝的防备……是我哪里露出破绽了吗?” 欧阳一狰狞冷笑道:“你大名鼎鼎的夏静女仙,【极乐仙子】之名,无人不知,皇城中出了名的冰艳高冷,纵然面首万千,但也是出了名的骄傲,若是放在平日,你怕是连看我一眼,都觉得恶心,可是如今竟然愿意委身与我,呵呵,我不觉得自己有本事一下子变得英俊风流,所以你接近我,肯定是有目的的。” 夏静清丽一笑,淡淡地道:“是吗?原来你还有点儿脑子呢。可惜了,这次任务紧时间急,让你察觉到了一些破绽,要是任务时间再长一点,慢慢来的话,你怕是就没有这个疑虑,必死无疑了。” “贱人,说,是谁让你来杀我?” 欧阳一冷笑着,走过去,猛地一把拎住夏静的头发,将她拽起来。 “大皇子,五皇子,恩,还有八皇子,十三皇子……嘻嘻,你猜呢?”夏静扬起脸,那张美丽无边的玉面上,泛动着淡淡的笑,仿佛是在和情人热语一样。 “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欧阳一厉声道。 夏静道:“奴家信呢,你不杀奴家,那才叫奇怪呢。” 欧阳一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 “杀了你,那是便宜你了,老子还没有艹够你呢,哈哈,大名鼎鼎的【极乐仙子】,谁不想按在身下,狠狠地蹂躏呢,知道我明明怀疑你,为什么还带你来黄龙阁吗?因为冒点儿险,就能享受到你这么美丽的仙子,何乐而不为呢?” 他那张脸,有着说不出的丑陋和狰狞。 夏静闻言,依旧没有丝毫的烟火气,道:“是吗?奴家残花败柳的蒲柳之姿,既然欧阳神医如此沉迷,那就随意吧,呵呵呵。” 欧阳一的笑容像是一个冷血动物:“当然要随意享用了,我会让你站不起来……呵呵,何况,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还会把你分享出去,到时候,嘿嘿,整个皇城都会看到你的下贱裸体。” 夏静淡淡一笑,不再说话。 自从来到了皇极崖皇城之后,她就已经做好了付出一切的准备。 这种语言刺激,实在是太小儿科。 欧阳一见夏静反应平淡,知道言语的刺激,起不到作用,他冷笑一声,直接按住夏静的脸,让她跪在地上,正待…… “呃……啊!” 一道低沉嘶哑的惨呼声,骤然在房间里响起。 欧阳一下意识地扭头看时,魂飞天外。 却见一柄五彩的剑光,从那位长发灰白的金仙眉心之间,刺穿出来,瞬间斩灭了这位老金仙的一切力量和生机。 可惜的袭杀,发生在难以想象的一瞬间。 这位堂堂皇室金仙供奉,还有任何的准备和反应,就被秒杀于当场。 五彩的火焰灼烧。 瞬息之间,老金仙的肉身和元神,被焚烧为飞灰,原地就只剩下了一些衣物和仙道武器、器具。 一个身穿着白色仙衣,火红色长发,身形高大魁梧宛如巨灵一般的男子,手握一柄泛动着五彩光芒的神剑,不知道何时,出现在老金仙所站位置的后方。 这男子的脸上带着残忍的微笑,眸光如刀,狩猎一般地盯着欧阳一。 欧阳一一下子腿都软了。 难以形容的恐惧,将他淹没。 能够瞬间秒杀一位金仙的人,会是什么样恐怖的存在? 他知道,不管是战,还是逃,还是喊人,自己都毫无机会。 身体僵硬,心里更是提不起丝毫的抵抗意志。 “不……不要杀我。” 欧阳一喉咙耸动,不敢有任何异动,哀求着道。

下一篇   1205、辛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