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5、辛秘 - 圣武星辰

1205、辛秘

直接被吓破胆了。 李牧看着欧阳一,觉得这货有点怂。 他却没有想到,一瞬之间秒杀一尊金仙,对于任何一个真仙级的仙道强者,都会有毁灭般的震慑力。 在欧阳一的眼中,李牧已经是顶级金仙程度的存在了。 面对着顶级金仙,他如何敢有任何异动? 就连一边的美丽女仙子夏静,原本平静的眼眸中,也闪过极度震骇之色。 皇极崖皇城之中,何时出现了这种程度的强者? 以前竟是从未听说过。 夏静的脑海之中,飞快地闪过一个个金仙级强者的名字,但是都与眼前这个魁梧宛如火神一般的男子,对不上号。 “难道是隐藏了身份?” 她在心里度侧。 如果是这样的话…… 她的心里,突然多了一丝侥幸。 李牧并未注意到这个赤裸女子的表情。 他的目光,一直尽量避免看到女人的裸体。 在瞬间出手秒杀了老金仙之后,李牧此时的形象,是以八九玄功变化出来的,当然不能以真面目示人――尤其是在他还没有想好,到底要不要留下夏静一条命的时候。 面对着欧阳一的求饶,李牧的心中,并无丝毫波澜。 他走向欧阳一。 手中的凤鸣神剑,流转出五彩神光。 这是他第一次在临敌之时使用凤鸣神剑。 威力比之前个人修炼时所领悟和想象中的更加犀利。 尤其是以【观沧海日月求仙诀】中的日字一脉的大日仙道真元,催动凤鸣神剑,似乎是暗合了不死鸟火凤凰浴火再生之意,威力更是倍增,远在在暗金冥刀的威力之上。 刚才那一剑的威力,足以让凤鸣神剑,跻身六品初阶仙器。 这是一个很可怕的评价。 所以那位老金仙,才连反应和反击的机会都没有,瞬间就被秒杀。 “不,不要杀我。” 看到李牧拎剑走来,欧阳一吓得体如筛糠。 “我……我知道一个秘密,一个巨大的秘密,老皇帝被我控制了,他的宿疾是假的……他中计了,你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我愿意说出一切。” 欧阳一尖叫着哀求。 李牧闻言,心中猛地一动。 还有这种事情? 不妨听一听。 这种一听起来就狗血无比的事情,与他来到皇极崖的搅屎棍目的,有点儿莫名的契合啊。 “说说看。” 李牧道。 欧阳一松了一口气,看了看旁边的夏静。 李牧心中一动。 但夏静似是早就反应过来一样,微微一笑,道:“我其实还是挺想活着的,毕竟有很多事情还没有来得及做,如果可以的话,不用杀我灭口。” 说完,这个赤裸大美女,很光棍地直接自己动手,封印了自己的五感。 好强的求生欲。 李牧啼笑皆非。 其实自己刚才,也并未想着杀她呀。 不过这样也好。 省去了很多麻烦。 “说吧。”李牧看着欧阳一,道:“该说什么,说道什么程度,你自己把握,毕竟每个人的命,都只有一次。” 欧阳一一见起作用了,连忙竹筒倒豆子一样,道:“前辈一定是为了老皇帝的病情而来,其实,老皇帝的宿疾,其实早就被我治好了,但是后来,在三皇子的吩咐之下,我另外做了一些事情,用一种叫做【提线大乐赋】的秘法,在三皇子的配合之下,暗中城中施展了秘术,在老皇帝的体内,种下了一颗魔种,可以影响老皇帝的心智,他现在几乎要被三皇子给控制了……” 妈的。 果然是狗血的宫廷剧。 李牧一脸鄙夷之色。 老子防儿子。 儿子杀老子。 一个个为了权势地位,人性泯灭,铤而走险。 这仙界啊,现在就是一个粪坑垃圾场。 什么样的蛆,都能孕育出来。 整个世界的风气,就不对。 欧阳一一边说,一边观察李牧的表情。 他见李牧似乎是对自己说的东西,兴趣一般,心中就是一股寒意,连忙继续道:“不过,现在种在老皇帝体内的魔种,还未完全根深蒂固,所以我每日,都要再去一次皇宫,为老皇帝‘治病’,等到完全将老皇帝控制了,我便可以配合三皇子,将其他皇子,都斩杀掉,然后再让老皇帝亲自下旨,立三皇子为储君,然后登基上位。” 听起来,似乎是很周密的手段啊。 怪不得宫中传出风声,说老皇帝有意要立三皇子为储君。 原来一切早都在三皇子的掌握之中啊。 “参与这种秘事,我知道自己,一旦成功之后,三皇子登基,我怕是凶多吉少,为了保命,避免被三皇子用完之后灭口,我特意留了一个手段,可以越过三皇子的秘术,强行控制老皇子一盏茶的时间 ……” 欧阳一说着,从身上取下一面晶莹如玉的白色小鼓。 “此鼓配合【提线大乐赋】的节奏韵律,便可以控制老皇帝,这是【提线大乐赋】的谱曲图,前辈请过目,晚辈绝对不敢期满前辈。” 他真的是不敢有丝毫的隐瞒,将自己知道的一切,以及暗中备下的求生底牌,全部都抛了出来。 李牧法眼一扫。 确定一切都毫无破绽。 他这才将那谱曲图接过来,看了一遍,再配合那枚晶莹如玉的拳头大白色小鼓,一番尝试,隐约可以判断出,欧阳一所言,并无伪造。 这就很有意思了。 李牧看着欧阳一,想了想,心中有了新的想法,道:“想活命吗?” 欧阳一连连点头,如小鸡啄米。 “好。” 李牧屈指一弹。 一道五彩火星,射入到了欧阳一的体内。 欧阳一不敢有丝毫动弹和反抗,睁大了眼睛,硬生生地承受了。 “自己感应一下吧。” 李牧道。 欧阳一这才敢尝试感应己身。 下一瞬间,他面色一变。 只觉得丹田、泥丸宫识海中,各有一团五彩火苗闪烁,有着巨大的威慑力,仿佛只要一个轻微的闪烁,便会将他的肉身连同元神,瞬间都全部焚烧为灰烬。 之前那个皇宫供奉的老金仙,便是在瞬间,被这股力量秒杀,焚为灰烬的吧。 欧阳一心中惊骇忌惮,连忙叩首道:“前辈放心,小人就算是粉身碎骨,也绝对不敢背叛前辈您,前辈有何吩咐,晚辈纵然是万死,也绝对推辞。” “背叛不背叛,是你自己的选择,与我无关。”李牧淡淡一笑,道:“你也可以尝试着,让三皇子帮你找一些皇族的金仙强者,为你解除体内的业火,看看他们能不能做到。” “晚辈不敢,小人不敢。” 欧阳一连连叩首。 李牧道:“明日会有人与你联系,接下来该怎么做,你自己把握吧。” 说完,李牧转身离去。 欧阳一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 刚才真的是危险。 一念地狱啊。 若不是应付得当,只怕是已经如那老金仙一样,成为飞灰了吧。 “唉,早知道,就不该趟这一趟浑水。” 他心中有些后悔。 一切和三皇子描述的不一样。 这皇位争夺之中的风险,比想象中大了太多。 到如今,他已经再无退路。 背叛三皇子是必然的。 他别无选择。 今夜出现的这位金仙,可以毫无破绽地进入到黄龙阁,瞬间秒杀一位同境界的强者,实力之强,只怕是可以排入到整个皇极崖境内前三。 这种程度的存在,绝对不是三皇子可以解决。 而且,这个强者身后,必定是还站着另外一股强大的势力。 应该是远超三皇子的势力。 就算是没有体内的火焰禁制,欧阳一这种投机客,也会觉得,遵从这位神秘强大金仙身后的力量,成功率要比三皇子一系高。 “也许是一次机会呢。” 他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 渐渐稳下心神之后,欧阳一才看到了,依旧封印了自己的五官无感的夏静,如一尊雕像一般,静静地坐在原地。 “妈的,这个贱人。” 欧阳一瞬间怒从心头起,一腔愤懑,仿佛是一下子,找到了突破口,走过去,正要狠狠地将这位名闻皇城的极乐仙子按住蹂躏发泄。 这时―― 神光一闪。 李牧重新又回来了。 欧阳一吓了一大跳,第一反应就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道:“前辈,我没有背叛,没有传信,我……” 李牧也不理他,单手抓住夏静的裸肩,带着这个女人,再度离开。 …… …… 一炷香时间之后。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夏静身上披着一袭宽松的袍子,遮住了无限美好的肉体,在暗色巷子里,如一个淑女一样,言行得体,向李牧致谢。 她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要救自己。 因为美色? 还是其他? 但不管如何,总算是脱离虎口了。 如果他不带自己离开黄龙阁的话,那此时,自己一定是还在被欧阳一侮辱蹂躏着。 “谁让你去杀欧阳一的?” 李牧问道。 夏静妩媚地笑了笑,抬手拢了拢自己耳侧的秀发,很坦诚地道:“十三皇子。” 李牧点点头,道:“好吧,那你回去告诉他,不要再对欧阳一动手,否则,我就先对他动手,让他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说完,微光一闪。 李牧消失在了原地,不知去向。 夏静站在夜风中,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她并不知道,自己封印五感之后,欧阳一对这个男人说了什么,他本来应该是去刺杀欧阳一的,但现在看来,他并不想要欧阳一去死。 所以,欧阳一展现了自己的某种价值,说服了这个神秘而又强大的男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就更好玩了。 夏静转身,离开了昏暗街巷。 半刻钟之后,她回到了十三皇子府。 “夏仙子,你回来了,事情办得如何?”十三皇子看到夏静竟然能够活着回来,颇为意外。 “失手了。”夏静耸耸肩,道:“欧阳一谨慎的很,棋差一招,另外,今夜遇到了另外一件非常意外的事情……” 她将黄龙阁中发生的事情,详细地说了一遍。 “殿下,事情有变,还请尽快再想其他办法,最好能够请动金仙级的强者,不惜一切代价,将欧阳一斩杀,否则,若是欧阳一被那神秘金仙背后的势力所用,皇位必定易主,到时候,殿下的处境堪忧,就会回天乏术了。” 这个女人,将李牧的那一句警告,故意隐瞒了。

上一篇   1204、也是刺客?

下一篇   1206、日月当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