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9、暗夜刺杀 - 圣武星辰

1209、暗夜刺杀

“没有事的话,就不能陪木公子走走吗?” 夏静笑眯眯地道。 李牧转身,不置可否。 “我记得,木公子说过,如果十三皇子再刺杀欧阳一,他的命就没有了,嘻嘻,到如今,木公子都还未兑现自己的诺言呢。”夏静跟在李牧的身后,蹦蹦□q□q地走着。 “随口一说唬人而已,不必当真。” 李牧淡淡地道。 夏静闻言,不禁一呆。 李牧给他的印象,当算是那种实力卓越,手段高超,言出必践的神秘强者类型,哪怕是今日在太子宴会上,也是如此。 强大。 可怕。 冷静,且高深莫测。 这就是木牧。 但李牧刚才说的这个答案,却让夏静完全没有想到。 这么敷衍的吗? ‘随口唬人’这四个字,有一种令人啼笑皆非的力量,让李牧在夏静心目之中的形象,一下子从高高在上的云端跌落下来,但这并不让她失望,反而对于李牧,更有兴趣。 “公子说笑了。”夏静眼睛眯起来,清纯的像是邻家小女孩,眸子如新鲜的月牙儿。 李牧正要再说什么。 突然听到,前面传来一阵喧闹哭闹之声。 “唉,造孽啊。” “这东玄仙门的魏如龙,也太嚣张了吧?” “发生了什么事情?” “简直跋扈,凌辱了春华楼的几位女仙子清倌人,还打死了春华楼的老板……这已经是他来到皇城短短几日时间里,打死的第十个人了吧。” “当我皇极崖是何物?” “可惜新太子为了早日登基,为了赢得这些大宗门的认同,一直都忍气吞声,对这些外势力使者,太放纵了。” 义愤填膺的咒骂之声响起。 很快,就看到一行身穿着青袍的修炼者,从街道上横冲直撞过来。 为首一个年轻男子,看起来二十多岁,修为普通,一副被酒色掏空了身体的样子,内元虚浮,披散着头发,在这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旁若无人地大笑道:“哈哈,不错,这皇极崖的女子,也是别有一番风味啊,哈哈哈。” 一群东玄仙门的仙人,呼啸而过。 其中一人,看到李牧盯着他们,扭头骂道:“看什么看?找死吗?低下你的狗头。” 李牧沉默不语。 这伙人终究还是未做停留,消失在了街道尽头。 刚才那一瞬间,李牧感觉到,自己身边的【极乐仙子】夏静,在与东玄仙门的人照面时,适时地隐藏了气息,遮住了面容。 李牧的嘴角,浮起一丝冷峻的笑意。 不管是在凡间,还是仙界,都有如此货色。 不过,正好是一个机会。 他心中,渐渐有了一些思路。 就听夏静在一边,娇笑着开口,道:“那日木公子的救命之恩,还未回报,今日奴家备下薄酒几杯,不知道木公子能不能赏脸一叙呢?” 李牧站定。 转身。 看着夏静,他用很平常的语气,淡淡地道:“那日救你,就好像是看到流浪猫狗掉进泥潭里,随手拉一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我对于你的做事风格,也不作任何评价,但是……” 说到这里,李牧一字一句,非常诚恳地道:“好奇心害死猫,我对你,没有任何的兴趣,所以,你最好离我远一点。” 话音未落。 李牧身形就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夏静脸上的笑意,微微一敛,呆了几息时间,然后就像是‘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般,更加得意而又灿烂的笑容,在这张近乎于完美无瑕绝美的脸上荡漾开来。 “真的是越来越有兴趣了呢。” 她笑着站在街道上。 周围来来往往的行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在用惊艳的目光,看着这个如火玫瑰一般绽放的女子。 不管到哪里,夏静都可以很轻松地成为焦点。 …… 一个时辰之后,新太子的赏赐,就送到了逍遥居。 李牧没有任何客气地收下。 仙甲、仙剑什么的,马马虎虎,都不超过二品。 一千斤仙晶,却是足够分量。 李牧杀了老金仙所得的仙晶,以及沧海派陆浩然所遗赠的仙晶,都在融合【凤鸣神剑】和【暗金冥刀】的时候告罄,这一千金仙晶,大概可以支撑一段时间。 “继续修炼。” 李牧开始闭关。 有了仙晶,李牧的修炼速度,变得很快。 上一次强行融合刀剑,磅礴的仙道能量,让李牧体内的能量积累到了极致,身体一度像是一个被撑到了极限的气球一样,所能容纳的能量更多。 李牧的修炼速度,几乎到了肉眼可见的程度。 又有一月。 李牧竟是直冲到了谪仙巅峰程度。 这个进境,可以说是前无古人。 仙界中的那些绝世天才,就算是出身于顶级势力,跨越一个大境界,也需要三五年,越往后越难,而李牧从飞仙到谪仙巅峰,也就数月时间而已。 “不知道为什么,回到仙界,竟是有一种虎入深山,鱼回大海的错觉,修炼起来,竟似是要比在紫薇星域、混沌世界还契合。” 有【诛仙】之中六品仙器在手,如今的李牧,已经可以说是真真正正地正面一战,亦可斩金仙了。 继续修炼。 一月后。 时机成熟。 皇极崖老皇帝退位。 先后三次下旨,将皇位传授于新太子。 新太子三次推辞,最终才‘勉强’接受,愿意登基为帝。 举国欢庆。 登基之日,无疑是昔日八皇子最为风光和荣耀的日子。 他高高在上,坐在皇座上,俯瞰下面一张张敬畏和躬从的脸庞,人生在这一瞬间,达到了高潮巅峰一样。 除了皇极崖朝内的臣子之外,还有其他诸多的势力的使者,以及诸方有头有脸的强者,都被邀请来观礼。 而其中,就有月川府三大势力之中的东煌神朝派遣的使臣。 除此之外,李牧心心念念的东玄仙门,以及一剑宗这两大仙道势力的使者,也在列。 李牧将这两大宗门的使者面容,清楚地记在了心中。 “奉天承运,新皇召曰……” 旁边,大宦官高声宣旨,封赏功臣。 一应有功之臣,都得到了封赏。 李牧也在此列。 他这次直接被提升擢拔为皇宫近卫统领,加九门兵备钦查,两职在身,品秩未变,但权柄更大,直接掌控着皇宫的防务安全,亦有权利随时巡查皇城九门防备。 他作为昔日的太子府第一红人,如今可以说是当朝第一红人了。 登基大典隆重而又显赫。 新皇的野心和意志,被贯彻的非常彻底。 而此时,大皇子、十三皇子等人,已经被剥夺了一切兵权,驱散了门客,被强制到场,亲自观看新皇的登基大典。 这是一种羞辱。 也是一种炫耀。 李牧一身仙甲,腰悬长剑,站在大殿下侧。 在别人的视角中,李牧是新皇最忠诚的走狗。 一道道看向李牧的眼神中,带着敬畏。 整个登基仪式,进行的顺利而又和平,并未有想象之中的破坏或者是波折。 新皇对于朝政的把控,超出很多人的想象。 典礼仪式完毕,李牧当值。 李牧并没有出席接下来的各种宴会和庆祝活动,而是尽职尽责地带着近卫军,在皇宫各处巡查之后,确认各处安全无虞之后,才回到设置在皇宫中的临时官所暂歇。 逐渐,夜已深。 整个皇城都依然沉浸在欢庆的气氛中。 午夜子时,一声惊怒的咆哮,从贵宾驿馆区传出。 “死人了,有人被杀了……” 然后,整个贵宾驿馆乱成了一团。 消息第一时间传到宫中。 刚刚才休息的新皇,直接被惊动。 “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么半夜竟敢来惊动朕?” 新皇不悦地道。 “陛下,东玄仙门使者方别被刺杀,凶手不明……”大宦官黎荪战战兢兢地回禀。 “什么?” 还穿着睡袍的新皇,惊得头皮发麻,一下子站起来,赤足就从寝账中冲出来,厉声喝道:“给朕召肖啸。” 肖啸是新朝左中丞,负责接待各大势力使者的事宜。 没想到,竟然出了这样的大乱子。 很快,肖啸入宫见驾。 “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新皇的语气口吻并不怎么好。 肖啸跪在地上,心中惊惧,但表面上,却维持着镇定,道:“陛下,臣已经派人去查,此事应当与我皇极崖无关,东玄仙门的使者,结了外仇,才被追杀。” 新皇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缓和之色。 外仇所杀吗? 这应该算是不幸之中的大幸了吧。 “但使者被杀与皇城,我们也必须给东玄仙门一个交代,否则,以他们的霸道行事风格,怕是会再兴事端。”新皇道。 肖啸道:“陛下放心,臣定会妥善处理。” 新皇点点头,道:“嗯,你跟随朕多年,也算是殚精竭虑,立有大功,朕才承担了诸多的非议,破格直接将你擢拔为二品大员,朕是信任你的,但你也需多办几件漂亮的事情,将自己的才能展示给其他更多的臣子看,才能服众,朕也好给你更多。” 肖啸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五体投地道:“吾皇之恩,臣粉身碎骨难报万一。” 但他的心中,却是生出了一丝凉意。

上一篇   1208、聪明的女人

下一篇   1210、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