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4、大大的忠臣 - 圣武星辰

1214、大大的忠臣

战争爆发了。 谁都没有想到,战争降临的如此毫无征兆。 一月之前,东玄仙门还派遣使团,参加了皇极崖新皇的登基大典,两大仙道势力之间,表现的颇为亲密,而一个月之后,东玄仙门直接发动了跨府战争,对皇极崖的领地,展开了无情的攻击。 猝不及防的皇极崖损失惨重。 在不到三日时间里,西方边境,就丢失六座中型城池,损失军队十万余,失去仙民人口数百万,还有三座药山,两处仙料矿场…… 可谓是伤筋动骨。 皇极崖遭受突袭之下,举朝上下,大为震怒。 后来才得知,东玄仙门之所以发动战争,是因为其使者,东玄仙门大长老的两位重孙魏如龙和魏如虎,都死在了皇极崖境内。 魏如龙的死,之前已经为外界所知。 但魏如虎的死,却在这时才爆发出来。 皇极崖事先毫无察觉,还以为此人已经返回东玄仙门。 实际上,却是东玄仙门暗殿的高手,按照命魂殿的汇报,暗中调查,在皇极崖境内,发现了死去的魏如虎和其他使团成员的尸体,并且在暗中调查了很久之后,终于找到了线索 发现了皇极崖皇室仙术留下的气息。 矛头直指皇极崖。 在东玄仙门看来,事情的真相,再简单不过。 无疑是皇极崖的势力背后出手,屠戮了魏如龙魏如虎等人。 他们已经没有兴趣和耐心,再去要求皇极崖给出一个解释。 战争时时刻刻都存在。 东玄仙门和皇极崖之间的关系,本来就不算是和睦。 吞并和扩张,是每一个怀着野心的仙道势力掌舵者深入骨髓的追求和梦想。 昔年,东玄仙门和皇极崖之间,亦有不少的摩擦和争端,但都克制在一个合理的范围之内。 因为皇极崖属于月川府,而东玄仙门则属于相邻的曹川府,不同的州府势力之间的争端,在一定范围之内,都会有万仙盟的仙庭调解一下。 但是这一次,东玄仙门师出有名,且也在仙庭之中做了报备和疏通,所以在东玄仙门的第一次突袭结束之后,仙庭一直都保持着观望的姿态,并未有任何行动。 这样一来,皇极崖无疑非常被动。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魏如虎会死在我朝境内?” 皇极殿上,新皇的愤怒几乎无法遏制。 东玄仙门的第一次突袭结束之后,皇极崖上下,才知道魏如虎的死讯,这样的后知后觉,让他们在战争初期,损失惨重。 新皇如今震怒的已经不是魏如虎的死。 而是魏如虎死了,他竟然到现在才知道。 殿中群臣,无人敢开口。 尤其是肖啸。 他此时几乎恨不得像是鸵鸟一样,把自己的头埋到裤裆里去。 他想不通。 一个正常的使团接待而已,为何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皇极崖境内,到底有什么人,胆敢如此丧心病狂地屠戮东玄仙门的使团使者? 大皇子余孽? 其他幸存的苟延残喘的皇子的阴谋? 这种话,以前还可以说。 但是现在说出来,根本就是在侮辱别人的智商。 为何? 大皇子已死,树倒猢狲散,昔日势力早就不复存在,而其他几个苟延残喘的皇子,也是日薄西山,势力早就被新皇以雷霆手段,收拾的差不多了。 这样一些残兵败将,竟然有能力将东玄仙门使团的魏如虎等人,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骗鬼呢。 “左中丞肖啸,使团接待和迎送之事,由你一手负责,你来说一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新皇声音冰冷犹如来自于九幽深处。 震怒之下,直呼其名。 肖啸出列,弓着腰,张了张嘴巴,发现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根本没有办法解释。 斩杀魏如虎等人,只有金仙级的强者,才有能力做到。 而皇极崖境内的金仙级强者,都处于皇室的绝对掌控之下,绝对忠诚于皇室,只有新皇一个人才调的动,没有新皇的旨意,金仙不可能出动。 除了金仙,还有谁,有这样的实力,将魏如虎等人斩尽杀绝呢? 肖啸的脑海之中,一个个名字,疯狂地闪过。 但又被他否决。 一直到,肖啸的眼眸余光,看到了另一边武将行列之中,肃然屹立的木牧,这一瞬间,他的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 难道是他? 木牧此人,投靠皇极崖不足半年时间。 他的实力,表面上是初阶真仙,极为普通。 但此人给人的感觉,深藏不漏,难以看清楚深浅。 万一他隐藏了实力呢? 且,这个木牧的来历,有些模糊。 木牧声称自己只不过是一个运气好得到了驯兽师隔代传承的散修,但在此之前,他来自于哪里,什么样的出身,却是没有任何的交代。 而且就算是得到了某个传承的散修,这样的实力增长速度,也太诡异了吧。 这哪里像是散修。 更像是有深厚传承的大仙门势力的传人。 难道……有诈? 肖啸一念及此,瞬间一头冷汗,后背都快湿透了。 细思极恐啊。 如果真的是木牧隐藏了身份,隐藏了实力,先杀魏如龙,再杀魏如虎……但是也不对啊,时间上推算,木牧都有不在场的证据。 最致命的是,木牧这个人,还是当初他一力坚持和推荐,花费了一番心思,才让新皇招纳到麾下的。 各方面想来,木牧都不可能是幕后黑手。 但不知道为什么,肖啸对于木牧的怀疑,却是越来越浓。 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调查一下这个人的底细。 这时,李牧站了出来。 他拱手行礼,沉稳地道“陛下,事已至此,再去追究肖大人的责任,已经于事无补,臣相信,肖大人应该是所有人之中,最不希望东玄仙门使团出事的人,他对陛下,一直以来都是忠心耿耿。” “哼。” 新皇看着肖啸,冷哼了一声。 不过,李牧的话,还是起到了作用,新皇显然并不打算再去追究肖啸的责任了。 肖啸心中,五味杂陈。 木牧在陛下心中的分量,已经比他更重了。 李牧又道“陛下,魏如虎等人之死,本就蹊跷,按理来说,东玄仙门知晓了他们的死,最应该做的事情,应该是派人质问,或者是向仙庭告诉,但他们却捂住消息长达月余时间,悍然发动仙战,谁又能保证,是不是东玄仙门自导自演,只是为了找一个开战的理由呢?” “哦?” 新皇心中一动。 这倒是一个算是合理的解释。 肖啸的心中,也是一动。 对啊。 自己为何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万一是东玄仙门为了开战,故意牺牲魏如虎和魏如龙等人,制造出一个表面上看起来名正言顺的理由……嗯,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魏如虎等人,死的这么干脆了。 如果是东玄仙门要杀自己的人话,那魏如虎就算是金仙修为,也难逃一死。 难道自己之前的猜测,是冤枉木牧了? “卿言之有理。”新皇点点头。 他看向大殿中的群臣,道“诸位爱卿,时局已经是如此,当下该如何应对?” 诸多大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都给不出什么大案。 “不如求和?东玄仙门或许只是报仇而已。” “应当上诉仙庭月川府分庭,让仙庭来裁决此事。” “陛下新近登基,朝中局势方定,应休养生息,若是贸然开战,只怕是不利于国本。” 一些大臣犹豫半晌,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新皇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之色。 这些庸才,只想苟且偷安。 他心中一口气,难以咽下。 之前,与东煌神朝达成暗中同盟,他的野心极大,但他的计划中,这三五年时间,的确是休养生息和培植党羽的缓冲准备期,并不打算掀起大规模的战争。 所以那日,面对咄咄逼人的魏如虎,那样羞辱性的条件之下,他以皇帝的九五之尊,依旧示之以弱,就是为了争取一些时间。 如今东玄仙门突然发难,大乱了他的计划。 “木卿家,你的想法呢?” 新皇看向李牧。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他特别想听一听李牧的建议。 李牧拱手道“当战。” 两个字,简单直接。 “哦?”新皇眉毛微微一凝,道“说说理由。” 李牧字句沉稳地道“陛下新登大宝,朝政需要休养生息,这是没错,诸位大人的建议,很有道理,但问题是,如今这仙界之中,弱肉强食,和平从来都不是妥协而来,一次退让,换来的是敌人的食髓知味和得寸进尺,就如同不断地割自己的肉,去喂饱敌人,最终的下场,是敌人还未吃饱,自己就已经失血过多倒下了。” “嗯,你继续说。” 新皇微微点头,显然极为认同李牧的说法。 而众大臣听到李牧也赞同了他们的意见,因此都未站出来反对。 李牧继续道“臣以为,陛下想要获得一段时间的安稳发育的时间,就必须要用强势铁血手段去夺取,哪怕是付出一些代价,也要把东玄仙门打怕了,打疼了,让他们知难而退,才能阵阵得到休养生息的时间。” 新皇听到这里,眼中闪烁起亮色。 “木卿言之有理。”他笑了起来。 其他人一听,就知道,陛下心意已决了。 那另外一个问题来了。 如何战? 这个时候,谁敢挂帅出征? 对手,可是东玄仙门啊。 李牧直接上前两步,主动地道“陛下,臣愿意为陛下分忧,前往西境,痛击东玄仙门。” 新皇大喜。 什么叫做忠臣。 这就是忠臣。 不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也敢真的去干。 且先不说结果,就这份担当,满朝文物,有谁能及? 其他一些大臣,看向李牧的眼神,也有了变化。 其实仔细想一想,这个‘外来户’虽然不通人情世故,但对于皇极崖,还是真的忠心,当日硬怼魏如虎,捍卫了皇朝和新皇的尊严,不卑不亢,如今危机关头,不只是侃侃而谈,更愿意挺身而出。 这份胆魄,就值得尊敬。 的确是忠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