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6、死不足惜 - 圣武星辰

1216、死不足惜

李牧摸了摸自己的脸。 想当初,自己也曾经靠脸吃过饭,人见人爱。 怎么现在,颇有转化为嘲讽脸的趋势? 自己的确是来搞事情的。 这没错。 但这城墙上这么多的人,这个梁振为啥偏偏选上了自己? 难道是妒忌自己长的比较帅吗? 不行。 我受不了这委屈。 “大帅,我愿……”李牧张口,向元帅周可夫请战。 不管心中多气,人设绝对不能崩,程序还是要走一走。 自己现在是忠臣,所以在军中一定要遵守军法。 按例,将领出战,是要经过大帅允许的,否则就是违反军法,一个大大的死字,就要刻在脑门上了。 但李牧一句话还没说完,周可夫直接摆手,道:“木先锋只需要看管好自己手下的兵就可以了。” “呃。” 李牧没想到竟然得到了这样一个答案。 不让自己出战? 李牧有些无语。 其实他也明白周可夫此时的心态。 除了自己乃是新皇强硬指派,在军中并无根基,以新贵的身份难免受到老牌军人下意识的排斥之外,在皇极崖已经连输两阵的前提下,这第三阵,绝对是输不起了。 再输一阵,那皇极崖大军二十多万将士的头,在短时间之内,就都没有办法抬起来了。 何况,李牧表面上看起来,的确时只有低阶真仙境界的修为而已。 出战梁振,那是送死。 周可夫虽然对李牧不怎么感冒,但李牧毕竟是新皇的宠臣,若是把李牧弄死了,回朝之后,也不太好向新皇交代。 李牧顿了顿,没有再开口请战。 旁边诸将群中,传来讥诮笑声:“自不量力。” 李牧没有理会。 天空之中。 梁振居高临下,俯瞰皇极崖一众将领,道:“真是可笑,这些年以来,皇极崖号称与我东玄仙门并驾齐驱,原本以为你们多少也有点儿资格,现在看来,这简直就是我东玄仙门的耻辱,你们,也配?” 皇极崖众将气的咬牙切齿。 但还是没有人敢再出战。 除了怕死,更因为战死并不能挽回什么,而是适得其反。 “周老狗,可敢亲自出手,本我一战?” 梁振继续挑衅。 周可夫的面皮轻微抽搐。 他何曾被一个后辈,如此挑衅羞辱过? 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出手。 “懦夫。” 梁振冷笑。 剑峰指着周可夫,又指着李牧,梁振继续开嘲讽,道:“皇极崖完了,老的胆怯,少的也怕死……呵呵,一点儿勇武之气都没有,可怜啊可怜,似你这等,日后妻儿子女,定沦为我东玄仙门弟子胯下之物!” 妈的。 又指着我干嘛? 还骂我媳妇? 李牧感觉自己被针对了。 他转身,一副愤怒难耐的样子,大声地道:“大帅,请让我出战,末将愿意立下军令状……” 周可夫厉声道:“退下。” “大帅……”李牧依旧按捺着脾气争取。 周可夫心中的烦躁,一种莫名愤怒,再也压制不住,厉声喝道:“黄口小儿,不知军事,愚不可及,只知无用的匹夫之勇,你死了不要紧,坏了我大军的士气,本帅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休要多说,给本帅滚下去。” 骤然的怒火爆发,洪流般宣泄向李牧。 只能暂避锋芒。 强行迎战,结果会更糟。 面对敌人,周可夫决定暂时咽下这口气,不逞一时之快。 到面对属下,他可不会好脸色。 这也是在杀鸡儆猴。 他领军多年,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恃宠而骄,没有脑子的弄臣。 “来人,传本帅军令,挂免战牌,暂不迎战,整顿城中军务之后,再做定夺……若有谁人胆敢违抗军纪,私自出战,不论胜负,皆诛之。” 周可夫骂完李牧,然后面色凌厉地又下令道。 最后一句,又有所指。 这一下,李牧也毛了。 锤子! 老子辛辛苦苦搭起来的戏台,你演技不好弄砸了倒也罢了,还要把戏台咋了,不让老子这个主角来演,这就过很分了啊。 “姓周的,老子给你面子,叫你一声主帅,不给你面子,认识你是谁?” “你自己平庸无能,连输两阵,军心涣散,却还要妒贤嫉能,不让本先锋出战,才是真正的祸国殃民,愚不可及。” “本先锋受命于陛下,乃是为了诛除东玄妖人,光复我朝疆域,唯有死战,才能不负皇命,岂能如缩头乌龟一样,徒增笑柄?” “老子今日,就要战。” 李牧一连串怒吼,宛如连珠炮般,直接宣泄出来。 城楼上的众人,一下子都惊呆了,脑子有点儿反应不过来。 这位年轻的先锋官,疯了吧? “你……你……”周可夫也指着李牧,气的手指都有些哆嗦了,一时竟语无伦次起来。 他一辈子领兵,在皇极崖军功卓著,微信极高,何曾被手下的将领如此顶撞过? 这已经不是顶撞了。 而是抗命。 是反叛。 “来人,来人啊,给我将木牧拿下……” 周可夫双目血红,心中杀意翻滚,愤怒至极地咆哮道。 李牧冷哼一声,强大的气息,爆发卡里,怒喝道:“谁敢动我?退下,都睁大你们的眼睛,看本先锋战将杀敌。” 咻! 剑啸破空。 李牧身形冲天而起,直取东玄仙门梁振。 “哈哈哈哈,没想到,皇极崖还真有不怕死的,比周可夫这个老狗有血性多了,不过,也就仅此而已,战阵之上,徒有勇气可不行……” 天空中,梁振冷笑。 他觉得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完美达成。 激将法不仅激出来一个送死鬼,更是将皇极崖将帅的心态搞崩,众目睽睽之下,产生了矛盾…… 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梁振大笑着出剑。 携着连杀皇极崖两大强者的威势,梁振一剑刺出,风雷携动,剑光如电,似是要将漫天星辰都刺碎一样。 咻! 同一时间,另一道剑光也亮起。 五彩神芒剑光。 李牧手中,【诛仙】化作了之前【凤鸣神剑】的模样,外观基本上看不出来任何差别,沧海派的剑术施展之下,五色神光流转,一道凤鸣之音,响彻寰宇。 叮! 剑影闪烁。 身影交错。 刺目殷红的血光,染红了半空。 木牧死了?! 一合都没有撑住啊。 简直是耻辱。 “此目无军纪的竖子,死不足惜,可是却坏我大事……”城门上,下意识地以为木牧被秒杀的周可夫,几乎要气的原地爆炸,咬牙切齿地低声咆哮。 “唉,太冲动。” “死有余辜。” “小人得志,把命还搭进去了。” 几位军中大将,都不想去看这一幕,下意识地道。 对于李牧这个关系户,他们本就无好感。 而李牧刚才嚣张跋扈目无军法的表现,更是让他们在心里对李牧判了死刑。 这种蠢货,死就死了,可这一死,对于战局的破坏,简直是难以挽回的。 一众将军们,都恨极了‘死人’木牧。 这是,突然―― “不对,不对不对……” 有人抬头看着天空,皱了皱眼睛,道:“木牧未死。” 嗯? 周可夫和诸大将,定睛看时,心中猛地一颤,眼睛瞪大,如白日见鬼。 的确。 木牧未死。 那个嚣张跋扈的‘蠢货’,手握一柄五色仙剑,屹立在半空,浑身上下,竟是完好无损,一丝伤痕不见。 那刚才的血光是? “死的是梁振。” 刚才还在说李牧死有余辜的那位大将,瞪大了眼睛,看着天空中那欢呼散去的血雾,巨大震惊之后如梦初醒地道:“李牧击败了梁振。” 巨大的震惊。 木若呆鸡。 这样的翻转,简直将他们石化。 何止是击败啊。 这根本就是秒杀。 是瞬杀。 这与击败,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只有实力存在着巨大的鸿沟般的差距,才能做到让周可夫、诸多皇极崖大将都反应不过来的那一瞬间战斗胜负已分。 “还有谁,敢一战?” 李牧拎剑,看向东玄仙门玄舸。 这时,东玄仙门的高手强者们,也才反应过来。 舰艏上,魏羡山的面色,从震惊到愤怒,死死地盯着李牧,咬牙切齿地道:“来将何人?” 李牧道:“木牧。” 木牧? 好像以前未曾听说过这个名字。 秒杀梁振,当是金仙之流才是,皇极崖中,并无一个叫做木牧的金仙。 如此高手,何以籍籍无名? “身居何职?” 魏羡山又问道。 李牧道:“先锋大将。” 魏羡山心中一怔,莫非是皇极崖新招揽的强者? 他下意识地又开口道:“你何时加入皇极崖……” 李牧冷笑一声,直接打断,喝道:“□□□□嗦嗦,问这么,临阵寻亲吗?你之前不是叫嚣要三日内踏平落日城吗?本将给你机会,可敢一战?” 魏羡山面色猛变。 气势落入下风了。 他厉声道:“谁与本座去斩了这个不知死活的虫子?” “弟子赵忆秋愿往。”一个身影修长,英姿飒爽的年轻人,满脸的跃跃欲试。 魏羡山一看,面色顿时由阴转晴。 合适的人选。 东玄仙门除了梁振之后又一底牌。 实力还在梁振之上。 表面上是半步金仙,但实际上,就算是金仙中阶,也未必是赵忆秋的对手。 这是东玄仙门近五百年以来,真正的一位仙道天才,且和梁振一样,东玄仙门对于赵忆秋的保护隐藏很到位,以至于外界竟不知道这几人的存在! 赵忆秋,杀手锏! 原本不准备太早暴露。 但是现在,时机到了! 也该让皇极崖这种自以为是,实则早就落伍的腐朽势力,睁大眼睛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大仙门,什么是真正的底蕴了! “好。忆秋,不要留手,无需活口,直接诛之。”魏羡山道:“虐杀立威!” 赵忆秋英俊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残忍之色,舔了舔嘴唇:“我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下一篇   1217、怒击千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