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9、召回 - 圣武星辰

1219、召回

消息传出,月川府震惊。 很多关注着这场战争的势力,都根本都没有反应过来。 一日之前,东玄仙门还处于绝对的优势,大军入侵皇极崖的境内,占据六城,肆意剥夺,如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用不了几天,就可以将皇极崖灭了一样。 结果,仅仅过了一日,入侵皇极崖的东玄仙门大军,就几乎全军覆没,而皇极崖反攻进入到了东玄仙门境内。 “但有所得,皆归己有。” 李牧以临时主帅的身份,直接发布了命令。 这样的命令,让整个西征军都陷入到了狂欢之中。 如果说一开始,西征军上下,还是在迫于李牧的‘淫威’,不得不捏着鼻子追击的话,那现在,随着战争进入反击状态,陷入到了杀戮和掠夺快感之中的西征军将士,已经完全进入到了主动攻击的状态之中。 击杀敌人,不但可以记功,且任何的战利品,都归属于自己所有。 这让皇极崖的士兵,化身成为了贪婪的强盗一样。 再一日,皇极崖西征军,直接攻破了东玄仙门在曹川府境内的四座大城,掠夺物资、矿产、仙晶无数,实力如滚雪球一般壮大。 至此,西征军的入侵,才因为战线拉的过场,暂停了下来。 而此时,李牧在西征军中的威望,也攀升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 这一路征战,任何强敌,任何困难,都是李牧出手,一剑破之,展现出了无与伦比的实力,让将士敬畏,再加上李牧允诺将士战利品归己有,利益的捆绑,双管齐下,让自己的命令和意志,在西征军中,贯彻的无比顺利。 而也是在这个时候,月川府、曹川府这两大州府之内的各大势力,才终于回过神来。 “报,大帅,皇城来使,陛下钦差到了。” 玄风城中,临时大帅府。 一位裨将,大步进来,向李牧汇报。 “恭喜大帅。” “必定是来自于陛下的嘉奖。” “大帅立下这等天功,陛下定然会重赏。” “贺喜大帅。” 诸多将领闻言,都第一时间纷纷表态。 哪怕是昔日周可夫麾下的一些心腹将领,此时也都不遗余力地拍李牧的马屁,帅府大堂之中,一片兴奋,诸人也在想着,这样大的功劳,自己也是有一份的,想必陛下也会有重赏吧。 李牧脸上浮现出一丝淡然。 皇帝终于回过神来了。 接下来,自己这个临时大帅的职位,必定是坐不稳了。 不过,在他的指挥之下,皇极崖大军已经将攻入东玄仙门境内,烧杀抢掠,给予东玄仙门重创,算是把这仇,结死了,两大势力,都是要面子的,这回谁都退不了。 摊子已经烂透了。 不管是皇极崖,还是东玄仙门,已经绝对不会再妥协。 战争,绝对会继续下去。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来宣旨的是皇帝身边最为宠信的一位宦官,同时也是一位半步金仙级的强者,面色肃穆,不喜不悲,看不出来任何的征兆。 皇帝的圣旨中,大力褒奖了西征军上下,反是将领,皆有升赏,同时,禁卫军运来仙酒、战甲、仙晶、丹药、草药等资源无数,犒赏大军。 但唯一奇怪的是,对于木牧这个‘功臣’,却是只字未提赏赐。 只有在圣旨的最后一句中,提到让木牧返回皇城述职。 但军中诸将,对于陛下的这个决定,并未有什么怀疑和联想。 毕竟木牧元帅,立下如此盖世功勋,陛下想要亲自接见,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何况,虽然与钦差大人通行的,还有三位皇极崖的金仙强者,但陛下的圣旨中,也没有提及换帅。 “木统领,随老奴回去吧,陛下啊,可等着急了哇。” 老宦官笑眯眯地道。 李牧点头,道:“好,这就上路。” 回去皇城也好。 接下来战场上,定会有狂风恶浪袭来,正好回去,避一避风头。 …… …… “他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皇帝?” 皇极崖皇城之中,皇级殿内,昔日的八皇子,如今高高在上大权在握的皇帝,此时正陷入一片愤怒之中。 跪在地上的肖啸和其他几位心腹大臣,都战战兢兢。 从西境前线传回来的战报,现在想起来,都足以令他们每一个人,都瞠目结舌。 战局逆转的如此迅速,如此不可思议。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是以先锋身份出征,结果却在在落日城,杀了皇极崖军神周可夫,夺权占位的木牧。 击败了东玄仙门的入侵,固然重要。 但很显然,皇帝陛下更在意的,是周可夫之死。 或者准确一点说,周可夫的死也并非是无法接受――无法接受的是木牧擅自私杀元帅周可夫,假传圣旨,冒领西征军大帅之位,私自决定西征策略,允许将士将战利品据为己有……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犯大忌讳的事情。 李牧这样的行径,绝对不是一个臣子该做的事情。 只有皇帝,才能如此行事。 这么做,是不将皇帝放在眼里。 形同叛逆。 如此臣子,本事越大,越可怕。 留不得。 “陛下,这个李牧,实在是目无君上,胆大妄为,这一次不给他一些教训,只怕是日后,更加可怕的事情,他都做得出来。”右中丞范敏以头扣地,大声地道。 “陛下,范大人言之有理啊。这等行径,如果不加以严惩,日后人人效仿,陛下当何以自处?”军部大佬柯轶伦也是大声地道。 他是周可夫的老友,也是儿女亲家。 皇帝脸上的怒意更盛。 他看向肖啸,道:“你说说看。” 肖啸深深跪倒,道:“臣有罪。当初,乃是臣力主将木牧招纳至殿下麾下,当时却没有想到,此人竟然会如此丧心病狂肆无忌惮,行此大逆不道之事,臣愿罚俸谢罪。” “哦?”皇帝道:“你也觉得,木牧该死?” 肖啸道:“的确是罪大恶极。” 皇帝淡淡地道:“木牧当初可是为你开脱了不少事情啊……唉,你来说,当如何处置木牧?” 肖啸闻言,心中猛地突了一下。 天威难测。 陛下刚才说这种话,心中莫非对于木牧,还有认同? 肖啸跟随皇帝这么多年,自是知道,这位陛下多疑多虑的性格,一下子,这么多的人,都说木牧的坏话,欲置之于死地,反而会让他想的更深一层,反而不想杀木牧。 一念及此,肖啸射深吸了一口气。 他想了想,话锋一柔,道:“陛下,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木牧的确岁罪无可赦,但念在他曾为陛下立下大功,而且这一次,也是他力挽狂澜,击败魏羡山等人……陛下,刘公公去宣旨已经一日,相信木牧已经在返回的路上了,等到他来了,陛下可以亲自质问他,给他一次解释的机会。” “若是木牧抗旨不尊,对抗陛下,该当如何?”军部大佬柯轶伦道。 皇帝的面色,骤然又冷森了起来。 若是发生这种情况,那绝对是对他> 他以前,是多么重新木牧啊。 正在这时,外面传报之声传进来。 “陛下,木牧统领返回,在殿外求见。”传令宦官道。 大殿之中的所有人闻言,都是心中一震。 木牧还真的听从圣旨回来了。 而且还这么快? 这说明什么? 说明木牧在接到圣旨之后,没有丝毫的犹豫,第一时间就往回赶,根本就没有不尊圣旨,对抗皇帝的意思。 很快,李牧大步走进皇级殿。 皇帝的目光,落在李牧的身上。 “臣拜见陛下。” 李牧面色肃穆地行礼。 皇帝盯着李牧,看了许久,才道:“木卿不必多礼,来人啊,赐座。” 有宦官搬着椅子过来,让李牧坐下。 肖啸、范敏和柯轶伦等人,面面相觑,心中想法,近乎于相同:什么意思?陛下刚才还怒不可遏,怎么见到了木牧,却如此和颜悦色地厚待? “肖中丞和诸位爱卿,都有话要问木卿。” 皇帝缓缓地道。 他的目光,一扫肖啸等人。 肖啸顿时会意,来到李牧面前,咳嗽了一声,道:“木统领,关于周老元帅之死,有人说是你杀的,你可有话说?” 李牧很光棍地道:“没错,是我杀的。” 嗯? 众人都是一怔。 这么干脆地认罪,一点儿都不辩解的吗? “你这狂徒,为何杀害周老元帅?”柯轶伦厉声质问道。 李牧将当时的情况,讲了一遍,理直气壮地道:“彻底击溃东玄仙门入侵大军的机会,当时就只有那么一次,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而周可夫心中所想,并不是为陛下分忧,也不是收复失地,而是夺我之功,争权夺利,这种欺世盗名的大帅,我当为陛下诛之。” “你……你这是狡辩。”柯轶伦怒吼道。 李牧懒得理会这个老家伙。 他起身,行礼,道:“陛下,臣所做一切,皆是为了陛下,所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当时的情况,机不可失,若是错过,收复我皇极崖失地,将会漫长艰苦,损失更大,周可夫短视愚昧,一味阻拦,眼看着战机就要被延误,臣不得不当机立断,将其斩杀……事实证明,臣的做法是对的,若非如此,西境六城,只怕还在东玄仙门的手中,若是等他他们站稳了脚跟,那没有数百年的战争,国土难复。”

上一篇   1218、张口就来

下一篇   1220、鼓弄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