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1、大日仙体 - 圣武星辰

1221、大日仙体

五大灾风,各有个的恐怖。 其中黑天灾风,足以让金仙骨肉销融,元神破碎,长时间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最后只有身死道消的下场。 尤其是仙崩时代之后,诸多修炼法门神通都断绝,各种灾难频发,诸多仙道修士,都死于如黑天灾风这样的自然灾难之中,导致各方一提起这些名词,都会胆战心惊。 但李牧知道,这灾风,也是宝贝。 五大灾风,六大灭水,七雷八电…… 这些仙道法则自然孕育而生的自然力量,破坏力无穷,杀伤性惊人,人人闻之变色,但实际上,换一个思路,却都是难得的能量源泉。 如【黑天灾风】,其实是修炼仙体的最佳助力。 恰好在沧海派的修炼秘籍中,有一种顶级的仙体锤炼法门,乃是观沧海、大日、银月三大修炼方向中,大日一脉的火属性仙体,名曰【大日仙体】,正是需要五大灾风之力的协助。 【黑天灾风】正是修炼【大日仙体】的外部条件之一。 【大日仙体】乃是火属性仙体。 所谓风助火力,仙道法则,亦是如此。 在连番大战之后,李牧急切地需要提升实力。 他需要足够的实力自保。 这一点,在西境前线,大杀四方的时候,李牧就已经想的非常清楚了。 他心里很清楚,皇帝并非是一个可靠的依仗对象。 不,甚至就连合作对象都算不上。 这个人,心性凉薄,刻薄寡恩。 否则,他不会在大胜之时,却急召自己回到国都,也不会在自己自请入神嚎崖的时候,犹豫而不阻拦……对于这位皇帝来说,只要是涉及到了核心利益,绝对有任何的仁慈,不管是以前多么宠信的臣子,都会随便牺牲掉。 一旦东玄仙门,两大州府的仙庭,以及其他诸多势力,眼见皇极崖坐大而追究打压起来,若是皇极崖承受不住压力,那李牧很有可能成为替罪羊。 所以,他要隐下来。 李牧的退路,就是自罚进入神嚎崖。 一方面是想要堵住一些人的嘴。 另一方面,这里有他需要的修炼环境。 在初来皇极崖的时候,李牧查过神嚎崖的资料,知道这里有【黑天灾风】。 正好借助这个机会,锤炼【大日仙体】,提升实力。 凝神静气。 神思入定。 李牧在脑海之中搜索,将【观沧海日月求仙诀】之中的【大日仙体】部分调出来,开始认认真真地揣摩,研究,领悟。 半日之后。 李牧就就进入到了修炼状态之中。 神嚎崖中,只有【黑天灾风】,仙道元气微弱,想要修炼,必须时时刻刻都依靠仙晶。 但仙崩时代之后,仙晶是奢侈品。 普通仙道修士兜里能够揣一点儿仙晶渣,都可以算是富豪,如皇极崖这种大势力的仙道修士,金仙级的存在,一年的俸禄,也就只有一千斤仙晶。 而金仙级的修士,如果敞开了修炼,一千斤仙晶,也就只够一月左右的用度。 这也是导致神嚎崖成为了人人闻名变色的角色的原因。 但李牧就不同了。 他心在是‘富豪’。 身上有三四万斤仙晶。 除了自己的俸禄,皇帝的赏赐,以及斩杀了魏如龙魏如虎这两兄弟劫得的三千多仙晶及各种资源外,在西境征战这段日子,李牧斩杀了诸多东玄仙门的强者,以及暗中在各地的劫掠,所获丰厚巨大。 这也算是发了战争财了。 所以,李牧哪怕是在神嚎崖修潜心炼个三四年,都不成问题。 …… …… 外界。 皇极崖与东玄仙门的战事,引起了两大州府各大势力的关注和震动。 月川府境内,三大顶级势力之一的炼妖阁和东煌神朝,不同程度地表达了对皇极崖的支持。 而玄感宗则一直处于沉默中。 而曹川府境内,也有更高一级的仙道势力,如甘霖山,表达了对于东玄仙门的支持。 而两大州府的仙庭分部,只是象征性地调解了一下。 理所当然地调解失败。 最终战争继续。 皇极崖新皇,在权衡了朝内各方的利益的之后,精心选派了数位大将、强者,作为西征军的新帅,其中就有老一辈的军中巨擘柯轶伦。 同时,还在国内大额征兵。 再度调兵十万,开赴东玄仙门境内。 毫无疑问,在眼见到了之前战争的顺利之后,新皇改变了自己昔日准备隐忍发育一段时间的计划,直接信心十足地扩大了战争规模。 他在等待这一场史诗级的大胜消息。 十日之后。 前线传来战报。 噩耗。 西征军战败,后退万里,损失军力十万以上,其中,金仙级强者战死两人。 战火被重新推回到了两大仙道势力的地域交界之处。 收到消息,皇都震动。 “为什么会这样?” 皇帝的咆哮声,在整个皇级殿中回荡着。 群臣无言以对。 “你们不是说,东玄仙门外强中干,孱弱无比,我皇极崖大军强势无双,所以之前才能大胜,一切都不是木牧的功劳,就算是栓几条狗当主帅,都可以将东玄仙门碾压吗?现在呢?三十万大军,五位金仙,柯轶伦号称仅次于周可夫的军中老帅,却一触即溃……” 皇帝气的脑门疼。 “陛下,前线传来消息,东玄仙门得到了甘霖山的支持……”肖啸连忙解释。 “闭嘴。” 皇帝怒喝。 他如今,越看肖啸就越是厌弃。 自从他登基之后,这个肖啸的无能和短浅,就展现的淋漓尽致,如今,更是隐隐和昔日朝中的老一派人物联合,抵制自己……简直是该死。 肖啸沉默无言地退到一边。 此时,对于皇帝的呵斥,他已经渐渐开始免疫了。 “陛下,既然甘霖山公然介入到战争之中,那我们也不用有太多的顾忌了。”好听的女声响起。 身着官服的【极乐仙子】夏静,摇曳出列。 “陛下,不可,此事当三思而行啊。”一位老臣知道夏静话中的意思是什么,连忙反对道。 皇极崖的背后,也有东煌神朝和炼妖阁的支持。 夏静的意思很简单,既然东玄仙门找‘爸爸’了,那我们的‘爸爸’也可以入场了啊。 可是,如果甘霖山、东煌神朝、炼妖阁这样的庞然大物也入场,那战争的性质就会变化。 到最后,战争必然会脱离控制。 皇极崖的命运会如何? 谁能知道呢。 弱小的势力,最大的灾难,就是卷入到大势力的争端之中,就如小船卷入了大海的漩涡之中,到时候,命不由己,粉身碎骨的下场,都是轻的。 皇帝看了这位老臣一眼。 这是一位忠心耿耿的老大人,之前并无劣迹,自己登基以来,也是全力以赴呕心沥血地辅佐。 这样的老臣,说的话,不能不考虑。 皇帝的心中,有些犹豫。 夏静淡淡地道:“陛下,竟然甘霖山插手,那意味着,事态只有可能扩大,绝无缩小的趋势,时局已经是如此,若是我们反映再迟疑,只怕是会再度落于人后,先机尽失。进一步,或许还有一线生机,退一步,最终粉身碎骨。” 皇帝的心中,更是犹豫了。 两边都有道理。 听谁的呢? 夏静又道:“如果木统领还在的话,必定会同意臣的意见……此时若不激流勇进,那等到兵败如山倒时,就再无机会了。” 皇帝的心中,猛地一震。 是啊。 如果木牧还在的话,这个时候,定能拿个主意吧。 有些人,他在你的身边的时候,你也许察觉不出来他有多重要,但当他一旦消失,你才会发现,自己是多么多么想念他。 可惜神嚎崖之下,空间宽广,黑天灾风无所不在,若无明确的坐标的话,除非是木牧出动出来,否则,外人很难找到他的所在。 头疼啊。 不过,刚才夏静的话,很有道理。 如果木牧在的话,绝对会选择强势出击吧。 皇帝心中正想着,突然大殿之外,传报之声再来,一位宦官快步而来,手中高举着一封来自于前线的军报。 “陛下,柯轶伦大人,派人送来东玄仙门的和谈书。” 宦官大声地道。 和谈? 大殿内的群臣,瞬间都是精神一震。 好消息啊。 东玄仙门愿意和谈,那岂不是意味着,战争要结束了? “哈哈,柯老将军真乃是神人也,竟然迫使东玄仙门接受和谈,奇功一件也。” “是啊是啊,这是最好的结果了吧。” “柯轶伦老将值得信奈啊。” 一片赞扬夸赞之声。 夏静看着这些人,如同看着一猪圈的蠢猪一样。 攻入东玄仙门占据三城的木牧有罪。 丢盔弃甲损失十万大军,仓皇逃出曹川府境的柯轶伦等人,却还成为了攻城? 啪。 皇帝看完和谈书,直接扔在地上,将金龙大案直接一掌拍碎了。 “朕意已决,与东玄仙门,死战不休。” 愤怒的咆哮声,在皇级殿中回荡。 群臣恭维柯轶伦等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发生了什么事情? …… …… “大日仙体,果然不俗。” 李牧盘膝而坐在神嚎崖之下的虚空中。 黑天灾风呼啸,不断地侵袭他的肉身。 体内的大日仙元,不断地运转。

上一篇   1220、鼓弄人心

下一篇   1222、潜龙在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