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3、救驾 - 圣武星辰

1223、救驾

“黄图霸业,终究不过是黄粱一梦啊。” 皇级殿中。 皇帝衣衫不整,浑身酒气,头发撒乱,步履跌跌撞撞,形容枯槁,仿佛是丢失了魂魄一样,长声悲戚,没有了丝毫身为皇者的威严。 而昔日金碧辉煌的皇级殿,此时也空荡荡一片,没有大臣,只有三五个侍卫,看着皇帝如此颓唐,却不敢上前安慰。 曾经口口声声忠心耿耿的大臣们,此时却是一个都不见。 皇室硕果仅存的三位金仙级供奉,也都不知所踪。 炮火的轰鸣声和厮杀的惨叫声,时隐时现,从四方城墙传来,昭示着这座具有数千年历史的皇城,距离被攻克,也只剩下了时间而已。 败了。 皇极崖败了。 皇帝从未想过,野心勃勃,一心想要将皇极崖振兴,成为月川府第一大势力的他,竟然有朝一日,会面对这样大厦将倾的局面。 祖宗的数千年基业,就要断送在他的手中了。 “炼妖阁,东煌神朝,我便是做鬼,也绝对不会放过你们,我诅咒你们……” 皇帝竭斯底里地愤怒咆哮。 月川府和曹川府两大势力集团的战争,并未真正分出胜负,但是,月川府的势力集团,却是在这个时候,因为一些不可告人的原因,直接放弃了皇极崖。 如果是因为战败,死在敌人的手中,皇帝觉得自己不冤。 但却是因为之前信誓旦旦表态绝对会支持皇极崖的诸多势力,突然背信弃义,放弃了对于皇极崖西线的支持,并且暗中出卖了一些信息,导致东玄仙门和甘霖山的大军骤然袭击,全歼了皇极崖硕果仅存的西征军,导致皇极崖全线溃败。 这一口气,实在是咽不下去啊。 之前皇极崖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死伤无数仙道强者,为整个月川府集团,撑住了西线,为整个月川府宗门联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但是一转身,就被无情地卖掉了。 “唉,可惜朕当年,听信了谗言,将木牧统领,放逐进入了神嚎崖……否则,若是有他在朕的身边,何至于今日啊。” 皇帝流涕叹息。 这一年多时间里,他曾不止一次地想念李牧。 自从他成为皇极崖的皇帝之后,皇极崖在军政上,取得的最光辉的战绩,便是木统统领西征军,数日之间,攻入东玄仙门境内的时期。 那时候,皇极崖的兵锋,何其之盛? 两大州府都被震动。 局势一片大好。 可惜他却听信了肖啸等人的谗言,将木牧从前线召回,后续委派的军政官员,不管是柯轶伦还是后续其他,都未能再现当时的辉煌。 而那些深受皇恩,被他所信任的大臣们,也都各怀鬼胎。 大难临头各自飞。 到了今天,大臣们已经一个都找不到。 有人投敌。 有人逃亡。 还有人甚至开始在城中策反,捕杀皇室成员,准备要与外面的敌人里应外合了。 皇帝已经管不了这些了。 和这些人比起来,木牧才是真的忠心耿耿啊。 木牧从来不在嘴上表忠心,从来都是用实际行动来说话,一心一意为他考虑,甚至不惜多次以身犯险。 可惜了,一切都回不去了。 大殿外,传来了脚步声。 “肖大人,你们……啊,你们干什么……” 殿外仅存的一些忠心侍卫们的惨叫声响起。 大群的杀气腾腾的兵马死士,涌进了皇级殿。 为首之人,却正是当年从龙第一功臣,曾经高居左中丞之位的肖啸。 “呵呵,陛下,我们又见面了。” 肖啸的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嘴角微翘,带着一丝嘲讽。 “肖啸!”皇帝将手中的酒杯,掷在地上摔的粉碎,厉声道:“你还敢来见朕?” 肖啸淡淡地笑着,道:“为何不敢?毕竟,你我曾经有一段君臣之情。” 皇帝冷笑道:“呸,你这奸贼,还好意思提君臣情,这一年来,你做过什么事情,自己心里不清楚吗?” 肖啸淡淡地道:“我做过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自保啊,陛下难道不应该反思一下,为什么会让我这样一个忠臣,也不得不背弃你……当初陛下寒微之时,我可真的是一心一意地辅佐陛下啊。” 皇帝不屑地道:“荒谬……你此时还敢自称忠臣,呸,你比木牧差远了。” 一次次地听到木牧这个名字,肖啸脸上,浮现出一丝黯然之色,旋即变得阴冷起来。 “木牧木牧,你的心中,永远就只知道木牧,我为你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你都忘了吗?呵呵,如今你已经是孤家寡人,败亡在即,木牧又在哪里呢?他只怕是在已经在神嚎崖之下,化作枯骨了吧,呵呵,既然你这么思念他,那就去九泉之下陪木牧吧,做一对忠臣贤君,哈哈哈,上!” 他一挥手。 数百仙道甲士,宛如潮水,朝着皇帝扑杀过去。 “你竟敢弑君?” 皇帝大怒,厉声大喝。 肖啸道:“君待臣如手足,臣视君如父母,君待臣如草芥,臣视君如仇寇……你我君臣之义早绝,就算是没有木牧,连夏静那个贱人,都能去带我,呵呵呵,今日我杀你,不算弑君。” 大殿之内,喊杀声响起。 仙道皇朝的皇帝,都是身负绝学的强者。 八皇子昔年的实力就不低,天赋修为,都是一时之选,成为皇帝之后,得到了皇室秘密传承灌注,实力大增,已经是半步金仙级的境界。 哪怕是因为境界并非自己修炼而来,真实战力并不匹配,但面对着涌来的甲士,他依旧有一战之力。 轰隆隆隆! 可怕的战斗爆发。 足足一个时辰之后。 “啊……” 刀剑突然洞穿了皇帝的身躯。 血流如注。 “你……你竟敢对朕下毒?” 皇帝挥剑将刺中自己的死士斩碎,拄剑踉跄后退,怒目圆睁,看着肖啸。 他本来可以赢。 但是站至酣时,体内骤然有一股阴毒发作,令他修为骤降,仙元凝滞,竟是反应不及,瞬间重伤。 肖啸大笑了起来,不无嘲讽地:“陛下错了,臣已经有一年时间,不得陛下信任,怎么有能力在陛下膳食中下毒,呵呵,其实这一切,多亏了黎公公啊,呵呵呵呵。” 大殿里,微光一闪。 大宦官黎荪出现,白眉白发,无须,笑眯眯地道:“陛下,您错怪肖大人了,是奴才给您下的毒。” “你……为何?朕对你不薄,你……你为何勾结肖啸……”皇帝背靠龙椅,面色晦暗下来,难以置信地看着黎荪。 这是他一直以来,都依为心腹的人啊。 竟也背叛了自己。 难道自己这个皇帝,做的就这么失败吗? 众叛亲离。 大宦官笑眯眯地道:“陛下待奴才不薄,但有人待奴才更厚啊,出卖你,只需要利益足够就可以,难道要奴才为皇极崖陪葬吗?” 肖啸道:“呵呵,陛下,不要心存幻想了,上路吧,我还需要陛下的头颅,去向皇极崖魏羡水长老请功呢,你我君臣一场,你就帮我这最后一次,如何?” 潮水般的死士,朝着皇帝涌去。 皇帝怒目圆睁,厉声道:“你……朕悔不当初,听信你的谗言,坐视木牧自我放逐而未加以阻止,若是他还在朕身边,你这毒蛇,怎敢如此待朕。” 肖啸冷笑道:“说这么多,后会又如何?难道木牧还能从天而降,再救你一次不成?给我先斩断这狗皇帝的手脚,我要亲自割下这他的脑袋……” 皇帝只觉得体内毒素发作,全身上下,竟是再也提不起丝毫的力量。 我命休矣。 他闭目等死。 却在这时 “陛下。” 一个陌生却又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皇帝以为出现了幻觉。 “陛下恕罪,臣救驾来迟。” 这声音近在耳边。 皇帝难以置信地睁开眼睛。 那个无比熟悉的人影,竟然是真的出现在了眼前。 “木牧?”他以为是幻觉,道:“木卿……真的是你?你还活着?” 出现在他眼前的人,正是李牧。 李牧接到小九的消息,出了神嚎崖,见到整个皇城,都处于一片混乱之中,等赶到皇宫时,却见到肖啸带人弑君。 略作思忖之后,李牧决定现身救人。 这个皇帝,对他来说,还有作用。 “陛下,是我。”李牧道:“陛下先不要说话,微臣为陛下祛毒疗伤。”说着,一只手掌,按在了皇帝胸前的伤口上。 “小心。”皇帝大声地提醒。 因为李牧背后,数位肖啸的死士,正悄无声息地出手,偷袭冲杀过来。 李牧淡淡一笑。 那十几名死士,才刚刚靠近李牧十米之内,骤然自燃,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当空化作了飞灰飘散,真真正正地灰飞烟灭了。 同一时间,皇帝体内的仙道剧毒,也被一股炙热炎力,顺着经脉一扫,大半被扫掉,终于是稳住了伤势,不再有性命之忧。 “陛下且先稍等,微臣来诛除叛逆。” 李牧转身,看向肖啸等人。 肖啸心中,生出一丝不妙之感。 但一想到自己手中的底牌,脸上复又露出一丝狰狞狠戾之色,成功在此一战,身后已经无有退路。 他咬牙切齿地道:“木牧,没想到你还活着,太好了,当年我引狼入室,被你害得我在陛下面前失宠,不得不行此下侧,我今日的一切,都是拜你所赐,只好亲手斩掉你的头颅,送你与这狗皇帝,一起上路。”

上一篇   1222、潜龙在渊

下一篇   1224、他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