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4、他是谁 - 圣武星辰

1224、他是谁

肖啸的手中,淡青色的光华闪烁。 一个玉石小剑,悬浮起来。 小剑样式古朴肥厚,周围环状的符文光环流转。 一缕强大犀利的剑意,从这只有小儿巴掌大小的玉石小剑之中,爆发出来,让整个皇级殿都开始颤栗,摇摇欲坠。 高阶金仙的气息。 “呵呵,没有想到吧,我早有准备。” 肖啸面带得意地冷笑着。 “这本是为了狗皇帝准备的,原本以为,他就算是再落魄,身边也有一两个忠心耿耿的金仙供奉,谁知道竟是真正的众叛亲离,呵呵,真是可怜啊……木牧,既然你木牧要出头,那就和这狗皇帝,一起去死,为他陪葬吧。” 他在玉色小剑中,注入仙元。 顿时剑光闪烁。 一道青色犀利剑意,破空袭来,仿佛是要将这天地,瞬间一起都要被斩碎剖开。 强大到令人窒息的剑气。 “哇哈哈哈哈……” 伴随着剑气的是肖啸张狂的大笑声。 但这笑声,下一瞬间,戛然而止。 因为他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木牧只是抬手一夹。 随意。 也写意。 两根手指就将玉色小剑直接夹住。 那足以瞬间秒杀一尊中阶大圆满剑仙的小剑,骤然就像是遇到了猫的老鼠一样,发出了微微悲鸣颤抖,挣扎不脱,难以再有存进。 “这不可能。” 肖啸尖叫。 他不顾一切地疯狂催动仙元。 但却得不到玉色小剑的任何回馈。 李牧两指微微发力。 咔嚓。 玉色小剑如干枯草芥一样裂成两段,坠落在地。 “你也许忘了。”李牧道:“一年多之前,我曾在落日城上,万众之中,秒杀了金仙级的东玄仙门金仙级的长老魏羡山,所以,你这点儿手段,竟然想要威胁到我?你说你蠢不蠢?” 肖啸的面色,瞬间变得惨白了起来。 最大的底牌失效了。 木牧的强大,宛如一座无法翻越的山峦一样,令他绝望。 “上……杀了他,给我上。” 肖啸如挨了一刀的野猪一样尖叫着,强令死士冲向李牧。 而他自己,则如丧家之犬一样,化作闪电,转身就逃。 但以李牧如今的实力,肖啸怎么逃得掉。 咻咻咻! 诛仙所化的飞刀,附着着大日真火,在虚空中,划出黄金色的轨迹弧度。 数百死士,瞬间就被斩过身躯,化作了飞灰。 下一瞬间,李牧身形一动,飞出大殿。 再返回时,他的手中已经捏着肖啸的后颈。 生擒。 “不,木牧,放了我,饶了我吧。” 肖啸面如土色,大声地哀嚎。 李牧道:“昔日你向陛下举荐我,今日我不杀你,你的命运,就由陛下来裁决吧。” “不,你把我交给狗皇帝,我必死,木牧,你若是念在昔日情分上,放我走。”肖啸大声地道:“以你的实力,只要投靠东玄仙门,必有重赏,如今皇极崖已经是危如累卵,何必再效愚忠。” 李牧懒得理会他。 噗通。 被封印了修为的肖啸,丢在了皇帝的面前。 一起被瞬间擒拿的,还有大宦官黎荪。 “陛下饶命啊陛下,奴才是被逼的……” 黎荪痛哭流涕,一副追悔莫及的样子,磕头如同小鸡啄米一样。 皇帝缓缓地站起来。 他看着这两个关键时刻,背叛谋害自己的昔日忠臣,眼中涌动着毫不掩饰的杀意。 形势逆转。 任凭两人如何哀嚎挣扎求饶,皇帝都没有丝毫的心软。 剑光闪烁。 皇帝亲自出手,斩下了两人的头颅,同时更是破灭了两人的元神,令其永世不得超生。 手刃叛逆之后,皇帝目光复杂地看着李牧。 “木卿,朕……” 他似是有千言万语,但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唉,一切都迟了啊。” 皇帝凄凉地叹息着。 神朝破灭在即。 一切都已经回天乏术。 他甚至感觉到,自己体内还未清除的毒素,依旧在作祟,不断地侵蚀着自己的生机。 木牧,回来的太晚了啊。 “木卿,你走吧,以你的实力,突围应该是无虞,从此之后,隐姓埋名,不要再以真名示人,否则,东玄仙门不会放过你,是皇极崖拖累了你啊。” 鸟之将亡,其鸣也哀。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皇帝这时候,终于是说了一句有温暖有温度的话。 李牧这个时候,当然不能走。 “陛下,还不到最后的时刻。” 他指了指城门方向,大声地道:“有陛下在,有臣在,皇极崖就不会灭,不管在任何时候,陛下都不应该放弃,身为君王,当始终心存斗志,哪怕是战至一兵一卒,也要挺直脊梁,无所畏惧。” 皇帝抬头看了一眼李牧,脸上浮现出一丝自嘲之色,道:“朕已经无力回天,愧对列祖列宗啊。” 李牧才发现,这位昔日野心勃勃的皇帝,此时,心中的斗志,已经彻底的冰消瓦解,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已经很难激励起来。 果然是个废物。 死鸡儿扶不上架。 烂泥扶不上墙。 但为了接下来的计划,还是得扶一扶。 李牧想了想,道:“既然如此,陛下何不与臣登上城门,拼死一战?陛下请听,那些忠于皇极崖的将士,还在城门之上,与敌人做最后的战斗,哪怕是死,也要死得其所,陛下难道连这些普通的兵将都不如吗?” 皇帝看了看李牧,道:“我知道木卿的意思,但是……呵呵,也罢,既然木卿不愿意独走,那朕就陪木卿登上城楼一战。” 最终,在李牧的要求和激将之下,皇帝与他一起,出了皇级殿,朝着城门飞射而去。 …… 皇城外。 曹川府联军虚空大营。 仙乐阵阵。 气氛悠闲。 东玄仙门太上长老魏羡水,魏羡鱼,魏羡虫三人,坐在巨型玄舸之上,正在与甘霖山大长老周崇饮酒赏舞。 “想当初,羡山大哥,死于皇极崖木牧之手,我就曾发誓,一定要踏平皇极崖都城,将那个木牧,碎尸万段,只是可惜了,今日皇城覆灭在即,木牧却是死在了神嚎崖之下,不能亲手杀他,为羡山大哥复仇。” 魏羡水无限惋惜地道。 魏羡鱼道:“大哥当年一心沉醉于权势,架不住那几个小辈的挑唆,带兵出征,死于木牧之手,实在是可惜,当初,他的天赋,是我们四人之中最好的,可实力却是我们之中最弱的一个,唉,这也是时运使然。” 魏羡水举杯向甘霖山大长老周崇敬酒,道:“这一次,还得多谢甘霖仙宗的鼎力支持,感谢周长老对我我们兄弟的抬爱,我们才能出这一口气,周长老,我敬您一杯,城破之后,这城中的所有财富、人口、资源,尽归您所有,我东玄仙门,不拿分毫。” “哈哈哈哈,好说,好说。” 周崇表面上看起来三十多岁,身形矮胖,圆脸小眼,嘴角两撇鼠须,看起猥琐阴险,笑起来的时候,仿佛是一只凶恶的老鼠成精一样。 “听说皇极崖的第一美人【极乐仙子】夏静,落到了你们兄弟的手中,等待大战结束,派人送过来吧。” 他不动声色地道。 魏羡水等三人,心中暗骂了一声mmp。 这消息是谁透露出去的,本来还准备此间事了,自己内部消化享受一番呢,谁知道消息竟然是泄露出去了。 三人的心中,自是万千个不愿意。 皇极崖第一美人,传闻还是皇帝暗中的禁脔,谁不想狠狠地蹂躏一番,发泄心中的仇恨。 而周崇可是一个辣手摧花的变态,但凡是落在他手中的女人,到最后,没有一个不被玩惨的,被他用过之后,哪怕是金仙也得变形。 “怎么?不愿意?” 周崇眼睛微微一眯。 魏羡水第一个反应过来,道:“哈哈哈,当然愿意,我们本来就准备将这个女人,献给周长老,呵呵,原本是准备给周长老一个惊喜,不想您竟然已经知道了,呵呵,来人啊,去将夏静带来。” 还能怎么办? 当然是选择屈服了。 东玄仙门依靠甘霖山才能打赢这一战。 而周崇更是半步先将级别的强者,心狠手辣,睚眦必报,得罪了此人,后患无穷。 正说话之间,突然远处皇极崖皇城上,传来一片欢呼之声。 紧接着,是一阵紧促而又充满了奇异威严韵律的战鼓之声,响彻整个皇极崖皇城上空,放眼看去,原本已经处于分崩离析状态的守城军,竟然又爆发出了狂躁的战斗力。 “报……皇极崖皇帝,亲自登城参战。” 一名负责传讯的东玄仙门谪仙弟子,飞快而来,落在玄舸舰艏,单膝跪地大声地汇报道。 哦? 皇帝亲自登城? 哈哈哈,看来真的是黔驴技穷了。 魏羡水等三人,连同周崇,都一起来到了玄舸舰艏,朝着远处的城门看去。 就看一个身穿着明黄色仙甲战袍的年轻人,出现在了城门敌楼。 那便是皇极崖的年轻皇帝,即将诞生的亡国之君了吧? 的确是一副好皮囊。 可惜太过昏庸天真,以至于有今日灭国之灾。 在这位‘亡国之君’的身边,一位一袭白衣,短发英俊的年轻人随侍。 不知道为什么,这皇帝明明是战场上的视线中心,理所应当地享受最后的注目光辉,但是不只是魏羡山三兄弟,就连半步先将级修为的周崇,一下子,不由自主地都将目光,将聚焦在了那个白衣短发年轻人的身上。 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仿佛那白衣短发年轻人,才是今日真正的主角一样。 他是谁?

上一篇   1223、救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