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5、不讲道理的强 - 圣武星辰

1225、不讲道理的强

城头上。 已经频临崩溃的皇家最后的近卫军团,在看到了皇帝陛下亲自登城参战之后,瞬间爆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 皇极崖乃是数千年的大势力。 灭顶之灾前,终究还是有一些死忠死士的。 被将士们的热忱感染,皇帝不禁热泪涌动。 原来当走出那高高在上的皇级殿之后,才会发现,依旧是有人忠于自己的。 可惜,发现的太迟了。 一切都迟了。 “诸位,今日,朕随你们一起战死。” 他大喝,然后挥剑欲冲。 身边的李牧,一把拉住了他。 “陛下,让臣来。” 李牧道。 不等皇帝再说什么,李牧掌心一展。 咻咻咻! 一百二十柄燃烧着黄金火焰的飞剑,呼啸而出。 剑光宛如闪动着黄金翅膀的飞鸟一般,阵阵凤鸣之声,响彻天地之间,黄金色的刀线轨迹,掠过城头,掠过低空,掠过整个战场,似是一道道肉眼可见的太阳光线。 下一瞬间,惊呼声响起。 正在殊死奋战的皇极崖禁卫军,无比惊讶地发现,正在与自己鏖战的敌人,突然燃烧了起来,黄金色的焰光闪烁,然后就化作了飞灰,消散在了眼前。 一个两个…… 数百,上千…… 到最后,登上西城门城头的曹川府联军,一瞬间,死了数万。 整个西城门数十里之内的城墙战场,瞬间一空。 咻咻咻! 凤鸣声不断。 黄金火焰剑光不断地流转,掠过天空。 一个个曹川府联军的仙道强者,不管是奴仙、飞仙,还是谪仙谪仙,被那黄金刀线像是穿冰糖葫芦一样,一个个洞穿。 黄金刀线蔓延虚空,所过之处,无坚不摧。 一团团黄金色的火焰,在天空,在地面,在城墙,在玄舸上,直接燃烧爆燃开来。 就仿佛是一朵朵绽放在白昼的黄金烟火,唯美璀璨,夺目绚烂。 天空中,铺开了令人惊心动魄的美丽画卷。 但所有人都知道,每一朵绽放的黄金烟火,都代表着有一尊仙道高手的陨落。 “什么?” 皇帝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天空中的黄金画卷。 “什么?” 玄舸上,魏羡水等人,还有半步仙将级的周崇,也都惊呼出声。 这一幕实在是太惊悚了。 那黄金剑光太恐怖。 无差别的收割每一个仙道强者的生命。 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挡住它们。 不过是数十息时间而已,围攻皇极崖皇城的曹川府联军,就被这黄金剑光,斩杀了一半多。 而剩下的,已经被吓破了胆。 不等军令响起,残军哗啦啦如潮水一般后退。 在这样的屠戮和收割面前,根本就没有办法再支撑,他们并不怕死,但是怕死的毫无意义。 惨烈的战争,就这样以一种无比突兀的方式,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骤然画下了休止符。 空气突然变得无比安静。 城门之上,所有皇极崖的将士,都用一种难以置信、凡人膜拜神□o般的目光,看着这个身穿白衣,黑色短发的英俊年轻人。 “陛下且拭目以待,今日,臣为您,也为皇极崖,先讨回一点利息。” 李牧的身形缓缓地漂浮起来,升向高空。 白衣如玉。 神剑在手。 李牧屹立于高空之中,吸引了双方所有人的目光。 长风猎猎。 天地之间,充斥着浓郁的血腥气息。 战场下方,残肢断臂,血流成河,入眼所见到处都充斥着鲜红的色泽。 联军玄舸上。 【极乐仙子】夏静已经被带到了周崇的面前。 但不管是周崇,还是魏羡水等人,已经完全顾不上她。 所有的目光,都死死地盯着李牧。 这个白衣如玉的年轻人,令他们都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威胁。 “此人是谁?” 甘霖山大长老周崇,看向魏羡水。 魏羡水不知,看到其他两位兄弟。 但魏羡鱼、魏羡虫也不知道。 玄舸之上的甘霖山强者,以及东玄仙门的高手们,一个个都面面相觑,根本不认识李牧,完全不知道,这个突然之间冒出来的猛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倒是【极乐仙子】夏静,在看到李牧的瞬间,眸子里爆发出一抹奇异的光彩。 “是他?” 夏静笑了起来。 她失手被擒,衣衫不整,鬓发散乱,原本看起来有些狼狈,但在这一笑之间,骤然爆发出无与伦比的色彩,就仿佛是一株在淤泥之上绽放的白莲,正在缓缓地绽放。 整个人,散发出无尽的芳华和香气。 周崇看向她,问道:“你认识他?” 魏羡水几人,也都看向夏静。 夏静淡淡一笑,徐徐道:“你们不是正要找他吗?呵呵,此人便是昔日皇极崖西征军先锋大将,皇宫近卫大统领木牧。” 这个名字,曾经是东玄仙门的梦魇。 如今,也没有什么要隐瞒的。 没有必要替他隐瞒。 等了这么多天,终于把你等出来了。 这算是王者回归吗? 夏静身处敌营,脸上却是露出了笑容,明媚的眸子里,带着春水般的期待,想要知道,这一次,这个男人将会掀起什么样的风波。 “原来他就是木牧。” 周崇原本轻慢的神色,骤然变得冷峻凌厉了起来。 “你们不是说,想要为兄长报仇吗?现在机会来了,三位,就看你们的了。”他对魏羡水等三人道。 魏羡水三人相互对视,脸上浮现出了笑意。 刚才木牧表现出了的实力,的确是很惊人。 但也只是金仙级而已。 强的超乎预料,但也在可控范围之内。 怪不得当日,此人可以斩杀修为稀松的大哥魏羡山。 但是,他们三个人,每一个的实力,都要比魏羡山强很多。 而且,谁说在这样的时候,要单独对敌来着? “哈哈,周长老说的是,机会来了,待我们兄弟出手,将这个木牧的人头割下来,祭奠我的兄长。”魏羡鱼大笑了起来。 嗖嗖嗖。 三道身影,化作三道流光,直袭天空之中的李牧。 三大顶级金仙,一出手便是全力以赴。 恐怖的金仙级威压,宛如汪洋一般澎湃。 魏羡水背后一柄蓝色的仙剑浮现,身边便似是有无尽狂潮涌动一般,一剑斩出,漫天涛涛浊浪,似是要将这一方天地都直接湮灭。 魏羡鱼和魏羡虫,亦是祭出各自的本命兵器,都是四品仙剑,仙光色泽不一,但威力强大,乃是东玄仙门之中的重宝,平日里蕴养在东玄太液池中,战时才拿出来对敌。 三柄仙剑,割裂天地,斩向李牧。 “何人?” 李牧屹立虚空,手中的化作凤鸣神剑状的诛仙神兵,随手一圈,清风徐来,日光氤氲,一道剑光荡漾开去,就将这三柄仙剑,统统都挡住。 “东玄仙门魏羡水。” “魏羡鱼。” “东玄仙门魏羡虫。” 三人齐齐开口道。 李牧一听,心中便明白了一些缘由。 定是魏羡山的同胞兄弟。 “木牧,你这卑鄙无耻的狗贼,曾经暗算偷袭我大哥魏羡山,之后畏罪潜逃,罪该万死,今日,我们三兄弟为大哥复仇,不和你讲什么仙道规矩,你就不要做无谓挣扎,痛快受死吧。” 魏羡水冷笑着道。 这是在为三人联手袭杀李牧铺台阶。 李牧简直无语。 这东玄仙门三兄弟,还真的是又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啊,联手就联手吧,还找这么拙劣的借口。 不过,都无所谓了。 “你们一起上吧,送你们去见魏羡山。” 李牧说罢,直接出手。 他一剑在手,宛如神魔,一步踏出,筋斗云奥义施展,如同时空瞬移一般,便到了魏羡鱼的身前,一剑刺出。 嗤! 撕裂布帛的轻响出现。 ‘凤鸣神剑’轻而易举地就撕裂了魏羡鱼的金仙级防御,接着就如刺穿一截朽木一样,洞穿了魏羡鱼的眉心,剑尖从后脑勺中穿透出来。 嘭! 大日真火爆发。 所谓的东玄仙门金仙级太上长老,最终也不过是一朵金色的烟花而已。 “汪。” 小九欢快地呼叫着,化作一道流光,瞬息而来,将魏羡鱼身上掉落的储物仙器以及各种宝物,都衔在了嘴里,又呼啸而去。 “什么?” 诸天修士,皆尽失色。 一招秒杀? 这是什么见鬼的战斗啊。 而这时,李牧身形再度一闪,出现在了魏羡水的身边,同样是一剑刺出。 魏羡水怒喝狂呼,一身金仙级巅峰修为,运转到了顶点,同时,身上诸多保命仙器,流光溢彩,流转飞舞,将自己保护在其中。 但是―― 嗤! 已经是一声轻响。 长剑刺穿了魏羡水的咽喉。 滴血的剑尖,从后颈洞穿出来。 李牧拔剑。 嘭! 又一团美丽璀璨的致命金色烟花绽放。 魏羡水,死。 小九再度呼啸而至,衔宝而归。 “不……” 最后仅存的魏羡虫惊恐欲绝,睚眦欲裂。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两位实力与自己相仿的兄长,被木牧举手投足之间,宛如杀猪屠狗一样,就给刺杀了。 看李牧那闲庭信步,出手随意的神态,他根本就没有出全力。 这个家伙,怎么会这么强? 没有道理的强。 巨大的恐惧宛如爆发的狂潮一样,将魏羡虫淹没。 他再无勇气战斗,转身化作一道流光,疯狂就逃。 但是再快的速度,在李牧如今修为程度下催动的筋斗云奥义面前,都苍白无力。 身影一闪。 李牧追上魏羡虫,一剑刺出。 嗤! 第三声撕裂布帛一般的轻响出现。 ‘凤鸣神剑’的剑尖,从魏羡虫的前胸透出来。 “我……你……我不甘心,我……” 长剑撤去。 魏羡虫艰难地扭转身躯。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李牧,但命运已经注定,轰地一声,他的身躯也被大日真火彻底点燃,瞬间在虚空中,化作了一朵唯美璀璨的金色烟火。 李牧屈指一弹。 剑身微震。 弹去剑刃血迹。 然后没有半分停留。 他在虚空之中,倒拖着长剑,带着秒杀东玄仙门三大顶级金仙的神威,朝着曹川府联军虚空大营中,那艘高悬着帅旗的巨大玄舸走去。

上一篇   1224、他是谁

下一篇   1226、角色互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