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6、角色互换 - 圣武星辰

1226、角色互换

谁都没有想到,三大顶级金仙,陨落的如此之快。 事实上,在所有人的预想之中,化做尸体的,应该是被三大金仙围攻的木牧。 周崇的眼中,精芒闪烁。 李牧的强大,令他感觉到震惊。 但并不足以让他恐惧。 因为李牧做到的,他也可以做到。 半步将级,亦可以碾压三大顶级金仙。 这是质上的碾压和差距。 其实魏羡水等人的死,对于周崇背后的甘霖山来说,是一件好事。 这场战争,本质上来说,就是一场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游戏,不管是盟友还是敌人,谁先支撑不住,在游戏中衰弱下来,等待着他的命运,就只有被吞噬和消灭。 魏羡水等三人,是东玄仙门的顶级战力。 他们三个一死,就意味着东玄仙门的注定衰落。 甘霖山虽然支持东玄仙门,但若是东玄仙门被外力所灭,那他们不介意取而代之,将其吞并。 身为盟友,这么做更是名正言顺。 所以,死得好。 将这个木牧斩杀,灭掉皇极崖,转手回去就可以再将东玄仙门灭掉。 这样一来,曹川府和月川府的两个大势力,都将成为甘霖山崛起的踏脚石,所有的地盘、仙民人口和矿产资源,都将归甘霖山所有。 周崇眯着眼睛,看了一眼身边的夏静。 “你似乎是在期待他来救你?”他眯着眼睛笑道:“木牧是你的老相好?呵呵,那就更有意思了,我会让你亲眼看着,我把他一点一点地撕碎。” 夏静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依旧是嘴角噙笑。 周崇大笑一声,身形浮空而起。 “木牧是吗?很好,你很强。” 他主动朝着李牧迎上去。 “但是,你很快就会明白,金仙境和仙将境之间不可跨越的鸿沟天堑,在此之前,你只有你一次机会,那就是跪下来,像我效忠,我会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 恐怖的仙将级气息,从周崇的身体里流转出来。 天空突然阴暗下来。 大片大片的阴云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瞬间就将整个天空都笼罩,暗青色的云雾涌动,似是要将天与地之间的空间,完全填满一样。 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了起来。 这是甘霖山的仙术。 将级强者,已经可以掌控仙道法则,一念之间,令天地变色。 皇帝站在城头。 对于包括他在内的所有皇极崖仙道修士高手来说,每一滴雨,就像是一颗星辰坠落下来,带着毁灭般的威压。 相信这是因为周崇略有收敛的原因。 否则,这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就可以将皇城之内的修士,全部都屠灭杀死。 木牧,他能是周崇的对手吗? 这个问题,在所有人的心中浮现。 而答案很快就出现。 李牧拖着‘凤鸣神剑’的身形,越来越快,下一瞬间,化作一道金色流光,破空声响起的瞬间,他就已经来到了周崇的近前,一剑刺出。 “呵呵,愚蠢……” 周崇冷笑着用右手双指去夹‘凤鸣神剑’的剑尖。 一派高人风采。 但是 嗤! 熟悉的轻响声。 血光崩现。 ‘凤鸣神剑’直接削掉了他的食指和无名指,然后刺穿了他的右手和右臂。 周崇脸上的笑意瞬间凝固。 “啊……” 他发出惨叫。 不管内心多么震惊和难以接受,不管大脑多么空白难以做出反应,但仙将级的修为和身体的本能,还是先他的大脑一步做出了反应,急速后撤。 但论速度,李牧从来都不输其他人。 剑光闪烁。 如影随形。 一个逃。 一个追。 宛如两道流光,在天空之中,化作弧形流光,不断地闪烁。 ‘凤鸣神剑’的剑尖,直指周崇的眉心。 距离,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 周崇甚至都可以感受到,眉心那宛如针扎一般的剑芒刺痛。 内心的震撼,这个时候,终于如翻江倒海一样席卷而来。 为什么? 为什么这个明明只有金仙境的小家伙,剑法威力这么强? 按道理来说,这种程度的修士,别说伤及自己,应该是连自己的防都破不了才是啊。 死亡的阴影,从未有一刻如此时一般,距离周崇这么近过。 嗖嗖嗖! 周崇的体内,一道道流光射出。 这是他身上携带的各种仙器保命法宝,有飞刀,仙剑,盾牌,流星锤,锁链,玉如意,捆仙绳等等,层出不群,就仿佛是一座人形仙器藏宝库一样。 每一件保命仙器,都不是凡品。 品秩最低,也都有三品。 三品以下,如何入得了身为半步仙将级大长老的周崇的眼? “啊啊啊,本座杀了你。” 他愤怒的低喝着,元神催动法宝,不要钱一样疯狂地朝着李牧砸去。 李牧只是挥剑。 砰砰砰! 金色剑光一闪。 袭来的仙器,如同朽木瓦砾一样不堪一击,被剑尖一挑,便是一件件的炸裂,破碎,崩散。 根本无法伤及李牧。 其中有一面五品仙器的盾牌,最擅长防御,周崇刚祭出来,就被剑光流转之间,斩为四五块碎片。 “啊……不要毁我宝贝。” 小九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呼啸而至。 这一下,不等李牧出手,小九便如狗叼绣球一样,将周崇祭出的种种仙器,全部都吞进到了肚子里,又呼啸而去。 周崇懵了。 自己所有的保命底牌,被一只狗给叼走了? 接下来怎么办? 刷刷! 剑光闪烁。 周崇的另一只手臂也飞起。 李牧根本不会给他太多的机会。 此时的李牧,金仙级初阶的修为,战力直逼仙将级中高阶,逆行伐仙、跨境碾压一直都是他最拿手最擅长的事情。 之前在急退联军大军时,他展现出来的力量,让魏羡水三兄弟以为自己可以获胜,结果被瞬间秒杀,而在秒杀魏羡水三兄弟时,李牧表现出来的力量,又并不足以惊退周崇,反而让他主动出击,自以为胜券在握。 整个过程,都在李牧的掌控之中。 “啊,不……” 周崇亡魂大冒。 巨大的痛苦和死亡危机,令他的意志在这一瞬间,彻底崩溃。 他直接跪在了虚空之中,大声地哀求,道:“饶了我,你不能杀我,否则,甘霖山……”不久之前,他还说,要让李牧下跪求饶,可以饶李牧不死。 但是现在,角色互换。 何其嘲讽。 然李牧不会有丝毫的怜悯。 噗! 剑光一闪。 ‘凤鸣神剑’的剑尖,洞穿了他的眉心。 黄金色的大日仙火,瞬间爆发流转出来。 开战以来,最璀璨最唯美最大最惊心动魄的黄金烟花,在这一瞬间,照印半空,令漫天的阴云瞬间消散,万里天空为之一晴。 无数人的神智,被这一抹金色夺走。 风声萧瑟,天地肃静。 雨后一弯彩虹,带着淡淡的金色,挂在天空。 李牧依旧拎剑而立。 缓缓收剑。 拭去剑上血。 然后,他才抬眼,缓缓地看向曹川府联军大营。 看向那艘高悬着帅旗的巨大玄舸。 玄舸上,东玄仙门以及甘霖山的强者,宛如石化一样。 直到现在,他们依旧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为真,恍惚中觉得这是一场噩梦幻觉而已,只要用力从噩梦中清醒,睁开眼睛,仿佛就会发现一切都是假的。 先将级啊。 仙将级的大长老周崇啊。 就算是在整个甘霖山,仙将级的强者,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损失一尊仙将,对于任何一个州府霸主级的宗门来说,都是巨大的打击,如倒塌了一根撑天支柱一般。 哪怕是对李牧抱有信心如夏静,也不禁瞠目结舌。 这个美丽女人处于震惊之中的表情,依旧是祸水级风华绝代。 那双不知道迷倒了多少人的眸子里,迸发出难以用语言形容的色彩。 她出生在这浊世之中,为了心中的力量和组织的使命,不惜牺牲一切,自我沉沦放逐。 她这一生,见到了太多形形色色的天才和王侯,见过了太多桀骜睥睨的巨擘和风云人物,也听过太多的甜言蜜语和壮志豪言,更得到过无数的许诺和海誓山盟。 但,那一切都是虚妄。 很多时候,今日的王侯是明日的阶下囚,今日的天才是明日的尸体,今日的誓言是明日的巴掌,今日的许诺是明日的利刃,都靠不住。 所以夏静早就对于这个世界,失去了本真的信任。 对于这个世界的人,也失去了最初的憧憬。 但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了李牧的‘表演’之后,夏静的心,突然被狠狠地触动,仿佛体会到了一个叫做‘英雄’的词汇的真正含义。 她深深地沉浸在触动之中,忘我忘物。 一直到身边响起甘霖山强者们的尖叫和惊呼。 “快,启动玄舸阵法。” “护罩,全力开启。” “后退,湮灭巨炮掩护……” “快离开这里,离这个恶魔远一点。” 玄舸上,还有四尊甘霖山的金仙,大声地下令,惊慌失措的表情,在这四名不久之前还高高在上藐视一切的剑仙脸上浮现,就像是预见了雄狮的野狗一样惊恐。 巨大的玄舸,轰隆隆地震颤轰鸣着。 千百道加持在玄舸内外的阵法,同时开启。 一层层暗青色的护罩,宛如一层层巨大的蚕茧一样,将玄舸保护在其中,然后在空中掉头,虚空中荡起涟漪,它要遁入虚空,逃窜离开。 李牧眼中,杀意盎然。 “剑来。” 他一招手,原先游离在皇城周围守护城墙的飞剑,如燕归巢一般迅速而来,锵锵锵地附着在手中的‘凤鸣神剑’之上。 剑身骤然变大。 这才是【诛仙】的真正完全体。 大日真火蓬勃爆发。 李牧全身都闪烁着璀璨夺目的太阳一般的金色光辉。 他原地举剑。 一剑斩出。 似是太阳的光辉神柱般的数万米剑光,劈空斩出。 斩向巨型玄舸。

下一篇   1227、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