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7、要死了 - 圣武星辰

1227、要死了

没有人会忘记那一剑的威力。 就好像没有词语能够形容那一剑的风华。 宛如从太阳上降临的审判一样,金色的巨剑,剖开了天地,剖开了世界,斩碎了荡漾着涟漪开启的时空隧道,也展开了巨大的玄舸。 原本已经半边身体扎入到了虚空之中的甘霖山玄舸,就像是一头即将逃入海中的大鱼一样,却在最后的关头,被从天而降的‘鱼叉’击中,斩开。 甲板齐刷刷地裂开。 缝隙处冒着焦黑色的炙热气息。 这艘以各种仙道金属打造,加持了成千上万仙道阵法的巨型玄舸,从尾到头,左右分为两半。 在这一道中分线上的仙道强者,瞬间就被炙热的大日仙火焚化气化,尸骨无存。 玄舸哀鸣着,颤抖着,巨大的身躯裂开,内里还因为一些阵法的能量泄露而产生了爆炸,各色的烟火迸射。 像是一场盛大的烟火表演。 皇城之上,包括皇帝在内的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虚空战场。 这是他们有生之年,再也无法看到的一幕。 这是他们在之前不算短暂的生命之中,从未看到过的一幕。 金仙和仙将,像是猪狗一样被屠杀。 一艘便可以匹敌一个一流州府宗门的玄舸,像是柴禾一样被劈开。 传说之中,顶级的仙道强者,一人之力,便可以匹敌一座宗门。 但那只是传说而已。 遥不可及。 只有今天,在看到了这个叫做木牧的男人的表演之后,他们才明白,原来传说并不遥远。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可以强横到这种程度。 沉浸在巨大的震撼之中的他们,都已经失声,也失去了思维的能力。 每一个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有一种跪地顶礼膜拜的冲动。 皇帝,亦是如此。 当然,同样处于巨大惊骇之中的,还有夏静。 当李牧聚剑为一,斩向玄舸的时候,夏静从之前的震撼之中清醒过来,只有一句话想说―― “我还在船上呢。” 还有一个俘虏在穿上呢。 木牧这个无情的家伙,这样一剑批下来,老娘岂不是也被你劈死了。 还好夏静的运气,比想象中好了很多。 巨大的黄金剑气擦着她所在舰艏位置约百米的距离斩过,恐怖的炙热气息,将周围无数的仙道强者都瞬间焚烧为飞灰,而夏静却毫发无损。 剖为两片的玄舸朝下坠落。 轰鸣的爆炸声响彻天空。 夏静的修为被封禁,在这样的情况下,极为被动,一旦运气不好,就有可能被破碎的阵法能量乱流卷重,到时候,也有生命危险。 就在这时,一道流光闪烁。 小九呼啸而来。 狗嘴叼着夏静的后颈,无形的力量波动逸散出去,将周围的爆炸隔绝,也带着夏静飞离了爆炸区域。 天空中。 李牧没有再追杀甘霖山和东玄仙门的普通仙人。 已经是一群丧家之犬而已,没有威胁。 哪怕是他们慌乱之后,聚在一起卷土重来,也没有威胁。 何况,玄舸爆炸,曹川府联军大营被卷入到了爆炸圈之中,仙人死伤无数。 李牧回到皇城的城门之上。 所有人都下意识地看着他,却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 “陛下,幸不辱命。” 李牧拱手道。 “啊?哦……木……木卿,你立下了盖世功勋,朕……朕……”皇帝说话,竟然有些结结巴巴。 面对着李牧,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仿佛是他此时面对着的是一尊主宰万千生灵命运的神魔。 而不是他的臣子。 他下意识地想要说,朕有重赏,但话到嘴边,却不知道该赏什么。 他能够拿出的东西,真的可以入木牧的法眼吗? 最多也就是一些仙晶吧。 但就算是把皇极崖数千年以来积累的仙晶,全部都献给木牧,好像都无法与木牧今日里下来的盖世功勋相匹配吧。 至于官爵? 就算是自己把皇帝之位让出来,也未必在木牧眼中吧。 一时之间,皇帝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失落。 “这些都是臣应该做的。”李牧脸上,没有丝毫居功的表情,对于皇帝依旧显得颇为尊敬,道:“战事还未结束,陛下当整顿军务,安抚民心,东玄仙门和甘霖山应当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啊,对对对,你说得对。” 皇帝如梦初醒,连声地道。 这时,小九呼啸俯冲而至。 狗嘴一松。 啪嗒。 皇极崖第一美人【极乐仙子】夏静就极为狼狈地掉落在城门楼下,摔了一个狗吃屎,脸先着地。 夏静差点儿气死。 这只蠢狗。 活该单身。 好在虽然被封印了修为,但好歹也是一身仙骨之躯,不算是什么重伤。 李牧看到这一幕,不由得笑了笑。 这一笑,好似是天神突然变成了凡人一样。 周围的众人,骤然觉得,李牧是一个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而不是高高在上不可触摸的偶像。 …… …… 距离皇城大战已经过去三日时间。 一场酣畅淋漓史诗般的大胜,让皇城中的仙民们,终于松了一口气,可以睡几个安稳觉。 当日李牧斩金仙,戮仙将,劈玄舸,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所以也不存在什么战报谬传或者是小胜大报,大部分的人的心里,都踏实的很。 有这样一尊无双强者守护皇城,东玄仙门之流的,想要再轰破皇城,那简直就是痴人做梦,就连甘霖山这种大势力,也啃不下来吧? 简直比任何的仙阵、大军的守护,更加令人放心。 当然,也有人如临末日。 那些在大难之前,选择了背叛的大臣们,简直就是如坐针毡,曹川府联军的顷刻间溃败,导致他们根本就没有得到敌人之前允诺的各种好处,也根本来不及从皇城中撤出去。 皇帝对于这些人的清洗,是毫不留情的冷酷。 三日之间,斩杀的叛逆、投敌叛徒,超过数千,算上株连九族的话,已经过万。 东市门口的人头,堆积如山。 同时,李牧被加封为护国太上国师,地位超然。 另外,私底下皇帝已经与李牧称兄道弟。 曾经在李牧还未拜入皇极崖的时候,当时还是八皇子的皇帝,就称呼李牧为兄弟,也曾提议与李牧结尾异性兄弟,只是后来当了皇帝之后,就不再提这件事情。 如今,旧事重提。 但局势已经完全不同。 对此,李牧并未拒绝。 他如今需要一个在皇极崖中的超然地位,来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三天时间,也足够皇城之战的战果,传遍整个月川府和曹川府。 东玄仙门经此一战,几乎算是名存实亡。 甘霖山也是损失惨重,元气大伤。 两大宗门分别扬言要报仇,但并未在短期之内发起进攻。 他们也需要进行一些权衡。 但李牧却不会这么善罢甘休。 他在当日之战中,只表现出来了金仙初级的修为,并未全部爆发实力,就是为了隐藏一些底牌。 三日之后,李牧一人一剑,西进曹川府。 在各方势力都还未反应过来之前,他直接一剑攻破了东玄仙门,‘凤鸣神剑’斩杀了东玄仙门的当代宗主和数十位长老,攻破山门,将太玄仙宗数千年以来的底蕴和积淀,一扫而空,这才满载而归。 消息传出,各方震动。 以一人之力,破灭一大仙宗。 这种事情,已经很长很长的时间,未曾发生过了。 太玄仙门不算是曹川府中超一流的宗门,但也是一流顶级的那一拨,结果就被李牧一剑横扫,可以说是跌入了悬崖深渊,自此便从州府一流势力之中彻底消失除名了。 事情再不断地发酵着。 据说东玄仙门的上代宗门,侥幸逃过一命之后,前往万仙盟的仙庭分部去哭诉控诉,请求仙庭派出天兵天将,将破坏规矩的木牧直接擒拿。 但被仙庭拒绝了。 因为这是东玄仙门与皇极崖之间的争端。 木牧乃是皇极崖大臣,国师,同时又是皇极崖皇帝的义弟,于情于理,都有资格,有力场,有理由攻击东玄仙门。 毕竟,东玄仙门与甘霖山的联军,之前差点儿就灭了皇极崖,仙庭也未曾出面干涉。 在一些原则性的问题上,仙庭还是要保持一个相对公正的形象和力场。 东玄仙门哭诉无门。 而皇极崖的失地,则因为李牧的存在,强大的威慑力之下,很快就又收复回来,诸多的矿产、城池和仙民人口,也得到了补充。 如果不是因为之前的大败,伤及了元气和根本,皇极崖以李牧一人之威,甚至完全都可以将东玄仙门吞并消化。 对于皇极崖来说,形势一片大好。 但皇帝连接数日的时间,心情都很低落。 因为他发现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自己体内的毒,并未完全清除。 当日大宦官黎荪下在他体内的剧毒,经过了李牧的清理,只祛除了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潜藏的极深,等到他发现的时候,竟是已经深入元神,到了无药可医的程度。 “局面方兴未艾,而朕竟然要死了。” 皇帝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光线昏暗的皇级殿中,久久地发呆。

上一篇   1226、角色互换

下一篇   1238、辰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