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8、辰皇子 - 圣武星辰

1238、辰皇子

皇帝是半步金仙级的修为,虽然这个境界是以各种资源和秘术强行催灌出来的,但毕竟境界够了。 半步金仙的寿元,可达五千年以上。 所以皇帝从未想过,自己竟然这么快,就要直面死亡。 “真是……不甘心啊。” 他脸上苦笑,内心里深深地叹息。 但终究还是要面对现实。 如今要考虑的最大问题,是自己死了之后,皇极崖的皇位,该由谁来继承。 他登基为帝才不过两年多时间,因为勤于政务,加上太过于年轻,所以根本就没有考虑过皇位传承的事情。 后宫之中,不过只有一妻两妃而已。 这三个女人,都不是他的真爱,乃是为了利益结盟而已,所以并未有子嗣。 唯一一个儿子,今年才只有九岁,是他还身为八皇子的时候,一次意外,与当时一位王府侍女一夜春宵所生。 虽然是长子,但只能算是庶出,资质平庸,外貌与他也相差极大,所以同样一直并不受宠,哪怕是皇帝即位以后,这个庶子,也一直都在昔日的郡王府中,地位低下,鲜为人知。 “看起来,没有什么其他的选择了。” 皇帝又苦笑。 这几日以来,时不时的苦笑,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习惯动作,整个人,一下子苍老了好多岁。 “来人,传朕旨意,接辰皇子进宫。” …… …… 返回皇城之后,李牧一直都在【逍遥居】。 这是当年皇帝还是八皇子的时候,赏赐给李牧的居所,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后被李牧略微加以改造,成为了他的长住场所。 这几日以来,各方人士,都纷纷前来拜见李牧,目的不一。 就连炼妖阁,东煌神朝,乃至于素来低调玄感宗,都派人前来求见,但都被李牧拒之门外了。 这些大门大派,被拒之后,一般都会退走。 但也有一些人,如牛皮糖一样,黏在门口,就堵着门等着。 后来李牧被堵的烦躁,直接关门放狗,将小九拍出去清场,终于是将逍遥居附近的人都干了个精光。 当然,小九也落下了一个‘地狱恶犬’的凶名。 但它根本就不在意。 李牧在逍遥居中,其实也没有闭关修炼。 他出关不久,需要放松一下。 文武之道,一张一弛。 逍遥居中的花园景色秀丽,李牧一时兴起,就让袁吼买来一些东西,在后花园的大门口,一颗老树下面,自娱自乐地进行bbq,大多数的厨具,都是李牧自己打造的。 也不管好不好吃,反正图的就是一个心情放松。 当初的八皇子,为了方便来拜访李牧,所以后花园的大门之外,便是郡王府――逍遥居本来就是郡王府的一部分。 李牧烧烤的时候,烤肉香味弥漫。 旁侧的一个偏僻的小柴院里,不知道何时,木门悄悄地推开,门缝里露出一张脸。 是一个八九岁的瘦弱少年。 这少年黑色的眼睛,黑色长发,只是发育有点儿不良,比同龄人瘦弱许多,有点儿怯生生地看着李牧。 准确的说,是在看着李牧手中的烤肉。 “想吃?” 李牧笑了笑。 小家伙吞咽着口水,看了一眼李牧,没有说话,反而往后退了一两步。 “别害怕,给你。” 袁吼说着,站起来,拿了几块烤好的肉,交给小家伙。 他对袁吼,似是并不陌生,犹豫了一下,拿过烤肉,深深地向袁吼和李牧鞠了躬,然后转身就跑进了来时的小院落。 “隔壁院子的小孩,母亲是王府中的一个侍女,听说是当今皇帝的儿子,不过因为庶出,不受重视,皇帝也不怎么放在心上,宫中的几个妃子,对这侍女,多有嫉妒,王府上的下人们,为了讨好主子欢心,隔三差五就故意为难,克扣例钱是轻的,动辄大骂,所以母子两个,过的很艰苦,平日里连吃饱肚子,都成问题……” 袁吼解释道。 他曾经有一段时间,住在逍遥居,对于这个小男孩的来历,还算是比较清楚的。 李牧听完,摇摇头。 这种戏码,在地球的各种宫斗剧中,见得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他刚才也看出来了,小男孩体质一般,天赋愚钝,并不适合修炼,也许是因为庶出被排挤的原因,到了九岁,竟是什么功法都没有修炼,比之一般仙民之家的子女还不如,也算是可怜。 按理来说,这个小家伙,也是皇帝的亲骨肉,不管天赋如何,都应该修炼皇室功法,但却没有,足见他的不受宠程度。 生在帝王家,还不如普通人家好。 可以想象,等到未来皇后或者是其他正妃有了子嗣,那这个小家伙,不仅是地位堪忧,只怕是连保命都很难了吧。 不过,仙界的仙人们,容貌大多古怪,各色头发体征都有,像是刚才那个小男孩,黑眼睛黑头发,一下子,竟是让李牧有一种看到了地球中国小孩的错觉。 正想着呢,突然远处传来了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 就看一个深色慌张的侍女,带着一群皇宫侍卫,还有十几名宦官,从远处而来,朝着那木门小院落走去。 前面领路的侍女,看起来摸约二十多岁的样子,身形窈窕,穿着郡王府中等级最低的奴婢的粗布服,五官极为精致,皮肤晶莹如玉,修为不高,半步奴仙而已,相貌清丽秀气,给人一种柔弱如风中飘摆的小白花一样的感觉。 她的脸上,还有泪痕,正在小心翼翼地向那位领头的宦官首领,说着什么。 但宦官首领昂着头,正眼都不瞧一下侍女。 突然,宦官首领似是感应到了李牧的目光,朝着这边看来。 然后,他认出来了李牧的身份。 下一瞬间,那张原本倨傲的白面无须的脸上,立刻露出了无比谄媚阿谀的笑容,弯着腰,屁颠屁颠地走过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万分恭敬地道:“奴才拜见木亲王。” 是的。 李牧如今的身份,是皇极崖国师,也是皇帝的异性兄弟,外界都称之为木亲王。 李牧没有说话,只是摆摆手。 “奴才告退。” 大宦官首领这才起身,弓着腰,倒退出去二十米,才转身,领着其他人,推开那道木门,鱼贯而入。 …… 偏僻窄小的院子里,黑眸黑发的小男孩,略显吃力,额头上冒着汗,正在认证地打扫庭院,清洗衣物,劈柴。 门被推开的一瞬间,小男孩条件反射一样,脸上露出了笑容,道:“娘,你回来了?辰儿今天特别乖,没有出去乱跑……隔壁的袁叔叔给了我两块烤肉,好香呢,辰儿没有吃,等着妈妈回来一起……” 就像是一只被圈养在家里的小狗,终于等到了主人回家一样兴奋。 但是他一转身,看到了从木门中进来的大宦官一群人,一下子,笑容凝固,脸上怯意流露。 他冲过去,扑到年轻侍女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一句话也不敢说。 “就是他?”大宦官问道。 年轻侍女的脸上,带着哀求之色,道:“大人,他还小,不能修炼,什么都不懂,能不能……” “闭嘴。”大宦官道:“是陛下要待他入宫,你难道敢抗旨?” 侍女满脸的泪痕,惶恐万分,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娘?”小男孩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娘亲。 侍女抱紧孩子,扭头又问道:“大人,陛下想要辰儿入宫,到底是为了……” 大宦官面无表情地道:“这种事情,我怎么知道?也许是想要栽培辰皇子吧。”说到最后一个字,他的嘴角,翘起一丝讥诮的弧度。 其他人的脸上,也都露出心照不宣的轻蔑笑容。 当今陛下,对于这个小皇子,根本不放在心上,这事众所周知。 与一个低贱的侍女,生下儿子,这在当时,乃是令皇室蒙羞的事情,据说先皇曾经多次因此而训斥过,若不是因为杀了这一对母女,会让皇室的形象蒙羞的话,说不定这一对母子,根本活不到今天。 最近皇极崖国内形势大好。 木牧亲王横扫四方无敌手。 陛下大概是心情突然好了起来,一时好奇,想要见见这个儿子。 但就以辰皇子的天赋,修为和智力,想要打动皇帝? 不可能的。 表面上看起来,这对于辰皇子母子来说,是一次得见天颜的机会,但实际上,反而会让后宫的皇后以及妃子们,心生警惕,更加容不下这对母子。 “那……我……我也陪辰儿一起去。”年 轻侍女哀求着道。 大宦官摇摇头,道:“陛下只说请辰皇子,并未提及你,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在这里待着吧。” “可是……”年轻侍女还想要再说什么。 大宦官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怒耐烦且凌厉了起来,阴阴一笑,道:“守点儿规矩,不要自己找死。” 侍女顿时手脚冰凉。 小男孩似乎是明白了什么,连忙安慰道:“娘亲,辰儿一个人去,娘亲放心,辰儿会乖乖的听话的,一定早去早回。” 最终,小男孩被大宦官和侍卫们,强行带走。 年轻侍女被勒令留在小院子里,不许出去,等待消息。 泪水打湿了她的粗布裙。 这么多年以来,她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地在王府中艰辛生存,为了保护这个儿子,什么苦都吃过,什么屈辱都受过,她从来都不奢求儿子可以继承皇位,或者是能够得到封赏,只希望他可以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地成长。 为此,她将儿子关在这个小院子里,鲜少让他出去。 生怕遇到心有不轨的人,或者是儿子不懂事,闯下什么祸。 可如今,儿子还是被带走了。 那种担惊受怕却又无能为力的感觉,宛如心肺被掏掉,只有当过父母的人,才能真正体会。

上一篇   1227、要死了

下一篇   1239、通天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