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9、通天剑神 - 圣武星辰

1239、通天剑神

一直到傍晚,小男孩都没有回来。 年轻侍女数次想要去打听消息,但是却被守在柴院门口的皇宫近卫给无情地拦住了。 她一直到,自己被幽禁了。 这更让这位年轻侍女惊恐。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辰儿去宫中,到底会面临着什么样可怕的事情? 皇后和贵妃们,不会对他下毒手吧? 陛下为何会突然召辰儿入宫? 她心中惊惶地猜测着,泪水宛如泉涌一样,根本无法控制。 这是一个母亲对于儿子的爱。 卑微而又伟大的爱。 双膝跪在院子里,她抬头看着天上逐渐落下的昊日,看着已经升起的银色圆月,流着泪,默默地用生灵和灵魂祈祷。 “辰儿,一定要安全回来啊。” “在宫中,一定要听话乖巧,也要机灵一点啊。” “没有了你,娘就没有法活了啊。” …… …… 烧烤完毕,晒完太阳,李牧又舒舒服服地洗了一个澡。 夜幕降临时,【极乐仙子】夏静又来拜访。 “这个女人,偏偏要在入夜的时候前来,倒是真的一点儿都不顾忌啊。” 李牧想了想,让袁吼带夏静到了前院客厅。 客厅是敞开式的,宛如一座大型凉亭,四面无壁,以四根神木朱红柱子支撑,左右有万年香木雕琢的白金色镂空屏风,淡淡的香气,常年不散,布局典雅隐逸,颇为契合李牧如今在皇极崖中的身份地位。 “嘻嘻,想要见一面亲王大人,真的是好难啊。” 夏静颇为自来熟地坐下来,笑语盈盈地看着李牧。 李牧道:“再难,你不也是见到了?说吧,找我什么事情。” 听袁吼说过这个女人在曹川府和月川府的大战中扮演的一些暗中角色之后,李牧对于这个女人的身份力场,就颇为好奇了。 这也是为什么,当日剑斩玄舸之后,李牧让小九去救她的原因之一。 “亲王大人还是真的是直接呢。” 夏静笑着眨了眨眼睛,风情万种的魅力,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只是一个很简单的动作而已,顿时令整个客厅里,都充斥着一种暧昧的桃色气息。 李牧道:“早就说过了,这种手段,对我没有什么作用。” 夏静双手撑着下巴,撑在桌案上,明媚的眸子,委屈巴巴地看着李牧,道:“亲王就这么讨厌奴家吗?莫不是因为,那日在黄龙阁中,看到了奴家的身体和工作,所以觉得奴家的身子肮脏?” 李牧面无表情,道:“机会只有一次,如果你再不说自己的来历,那我就要送客了,以后你在进入逍遥居的机会,只怕是微乎其微。” 夏静顿时一副‘真被你打败了’的表情,道:“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你到底是不是一个男人……好吧,说正事,我来拜访亲王阁下,的确是有一件事情,要与密谈。” 李牧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夏静道:“你可知道,为何这数日时间里,东玄仙门余孽,还有甘霖山、一剑宗等仙门,为何没有对皇极崖,对你展开报复性的反攻?” 李牧微微一怔。 “难道不是自知不敌吗?”他道。 夏静一脸无语的表情,道:“你在皇城之战,以及后来的东玄仙门山门之战中,表现出来的实力,的确是震惊四方,但却还没有到让州府顶级宗门避而不战的程度,尤其是,你的战绩,相当于是在打脸曹川府联盟,他们就算是不正面与你邀战,但应该采取一些暗地里的措施,找回脸面,这才是他们的行事风格,但这数日以来,他们悄无声息,你不觉得奇怪吗?” 李牧的神色,渐渐严肃了起来。 有意思。 谈话开始变得有营养。 “的确奇怪,是为了什么呢?”李牧道。 夏静道:“那是因为,在曹川府与月川府交界处的四明山中,有一处仙崩时代之前的仙府遗址被发现了,不只是两大州府的仙门,便是附近其他一些州府的势力,也都开始闻讯而来,准备挖掘这一处仙府遗址了。” 哦? 李牧的眼睛,眯了起来。 当年的仙崩,让整个仙界,处于一片灾难之中,很多的大宗门、势力,以及诸多的仙道强者,在这样的灾难中破灭毁灭,所以留下了诸多失落的遗址。 如李牧初到仙界时,遇到的沧海派的遗址,就是其中代表。 这些失落的仙界遗址,宛如一个个未知的宝库,吸引着无数的仙界强者和宗门,前仆后继地搜寻探索。 曾有普通飞仙,因为得到仙崩之前强者的传承,突然一飞冲天,成为州府巨擘,也有频临灭绝的小宗门,得到了失落仙府传承,一跃成为当世大派。 如今东圣洲的数大超一流顶级宗门中,以仙剑杀伐闻名天下的飞剑神殿,便是得到了当年仙崩之前东圣洲第一剑道宗门‘玄天剑门’的传承,才有今日之辉煌。 “这一次在四明山发现的仙府,传闻乃是当年【四明仙王】薛三诺的仙府,这是一位仙崩之前的老仙王,曾经纵横东圣洲东方十二州府,所向无敌,鼎盛时期,一己之力统治者包括月川府、曹川府、青峰府等六个州府,巅峰仙王境界,传闻一只脚,都已经踏入到了仙君之境,后来陨落于仙崩之中,传闻他的仙府里,不但有昔年传承,大量修炼资源,甚至还有一瓶【仙髓】,引得无数人疯狂。” 夏静神色认真地道。 然则李牧根本不知道,仙髓的价值。 “所以说,这些宗门,现在根本没有精力来对付我,都在准备这开垦四明仙府?”李牧道。 夏静大笑着点头。 李牧摸着下巴,道:“那么问题来了,厦仙子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呢?” 夏静道:“这还用问,当然是希望你也去争夺四明仙府的传承啊。” 李牧笑道:“就算是我争到手,对于夏仙子又有什么好处呢?” “呵呵,男人。”夏静淡淡一笑,道:“难道没有好处的事情,我不会做吗?” 李牧不置可否,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夏静如少女般莞尔一笑,道:“好吧,如果你非得要一个理由的话,那我说我爱上你了,算不算?” 李牧笑了起来:“那我更愿意相信,你的确是一时想不开,在做一件没有好处的事情。” 夏静努努嘴,撒娇一般哼道:“亲王殿下,避我如避蛇蝎啊,奴家就这么让你害怕吗?” 李牧摇摇头:“道不同,不相为谋而已。” 夏静道:“那如果我说,我们的道,也许相同呢?” 李牧喝了一口眼前桌案上的茶水,道:“夏仙子这一两年所做的事情,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别用生存之类的字眼来敷衍我,我知道你做的很多事情,都另有目的。” 夏静微微一笑,道:“我也没有想着隐瞒亲王殿下呢,我的确是来自于另外一个组织,我来到皇极崖的目的,就是要将月川府和曹川府的水搅浑,让这边乱起来。” 哦? 李牧心中一动。 虽然不算是志同,但这还真的有点儿道合的架势了。 “什么组织?”李牧问道。 夏静笑了笑,道:“其实一直以来,奴家都有一个深深的困惑,看在奴家为你带来如此重要的消息的份上,不知道亲王殿下能不能为奴家解惑呢?” 避而不答。 李牧浅尝辄止,不准备打破砂锅问到底。 毕竟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 “你问吧。”李牧道。 夏静认真脸地问道:“以你的天赋、实力和心胸,就算是开宗立派,也必成月川府一大顶级势力,若是想要投靠仙门,有的是比皇极崖更好的选择,为何偏偏要效忠于皇极崖呢?” 李牧仔细地想了想,道:“名不正则言不顺。” 夏静的眼中,一抹微不可查的亮晶晶闪过。 虽然不是特别满意,但已经窥视到了这个男人内心的一些端倪。 夏静站了起来,道:“说话也不说痛快了,遮遮掩掩,算什么男人……我走了。” 转身走了几步,突然想起什么,腰肢旋转,回头嫣然一笑,道:“如果我说,其实我的身子,一直都是清白的,你信不信?” 李牧一怔。 “嘻嘻……” 夏静看到李牧脸上错愕的表情,顿时得意地笑了起来。 她再度转身,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 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她似是又想起什么,二度转身。 “听说五大洲中,中央混沌区域的叛军,也派人来争夺这一次的【四明仙府】,为首一人,乃是乱军三大擎天柱之一的刀剑神皇的家伙麾下第一猛将方天翼,号称【仙界剑神】,你也是以剑术称雄,不想去看看这位剑神的神通吗?” 夏静笑靥如花地抛了一个眼神。 …… 皇级殿。 “陛下三思啊。” 一位老臣,苦口婆心度劝道。 “是啊,陛下,立储之事,事关重大,切不可操之过急啊。” “辰皇子他……难堪大任啊。” “陛下如今,正直春秋鼎盛,只要愿意,完全可以诞下嫡出龙子,且不说辰皇子天赋修为如何,就论他的母亲,出身卑微,血统不纯,怎么可以成为储君?” 大殿里,群臣纷纷进言。 本以为这一次,皇帝召集群臣,乃是为了商讨征伐东玄仙门的大事,谁知道,皇帝竟然提到了立储君之事,言谈之间,竟是颇有将储君,定位辰皇子的意思。 这令群臣大惊,纷纷反对。

上一篇   1238、辰皇子

下一篇   1240、刺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