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0、刺杀 - 圣武星辰

1240、刺杀

皇帝坐在九五之尊的宝座上,有些疲倦。 他中毒的事情,并未向外透露。 所以到现在,并未有人知道。 可毒素正在疯狂地侵蚀着他的身躯,以至于他的精力衰退的厉害,整个人时时刻刻就都感觉到极为疲倦。 大臣们耳朵争吵声,在耳边似近又似很远。 手足无措的辰皇子,被大宦官领着,站在龙椅的一侧。 八九岁的小男孩,第一次走出那个小小的院落,脸上充满了惶恐之色,怯生生地,就像是一只身陷狼群的小山羊一样,不知所措,低着头,扭着衣角,连大气都不敢出。 这副模样,落在群臣的眼中,更是不堪大任的样子。 “陛下有意立储君,乃是大事,不可仓促而为,或许应该在早朝之上,令百官共议,毕竟储君之位,兹事体大啊。”叫做郑沅的大臣,朗声地道。 此人是当朝郑皇后一脉的外戚,官居一品,在朝中,颇有地位。 “正是如此。”另一位叫做杨嘉的大臣也道。 他是后宫杨贵妃的弟弟,在军中颇有一些能量。 其他众人,也都是这样的论调。 皇帝渐渐觉得,有些力不从心,眼前甚至都有些发黑,心中更累,于是摆了摆手,道:“你们都退下吧,明日早朝再议。” 几位大臣,躬身告退。 等到出了皇级殿,数个不同的官员团体,一下子泾渭分明了起来。 “陛下何以这么着急立储君?” “难道是龙体有恙?” “慎言。” “那贫民贱女之子,无才无德,如何可以成为储君?” “只是陛下膝下,并无其他子嗣啊。” “听闻皇后身边,有一养子……” “帝国还有其他亲王皇子,可以继位,也是皇室血统……” 一众大臣,议论纷纷。 郑沅面色淡漠,快步走出皇宫,立刻招来身边的心腹,令其再入宫求见皇后娘娘,自己心中也在盘算着,如何在这件事情中,让郑家的利益最大化。 不论如何,那个贱女所生的孽种,是绝对不能成为皇帝的。 杨贵妃之弟杨嘉,也是相同的想法。 还有一位高贵妃的叔父高盛威,当朝一品大员,皇极崖四大家族之中的高家的家主,一离开皇宫之后,立刻就开始布置。 大殿里,皇帝坐在龙椅上,昏昏欲睡。 他强打精神,扭头看了一眼辰皇子。 黑色头发和黑色的眼睛,与他并不像,胆怯懦弱的表情,更是与他心目之中的太子形象相差太远。 难堪大任啊。 “难道真的要把朕这一脉的皇位,传给其他人吗?” 皇帝心中叹息。 “来人,将辰皇子待下去吧,命高迎远看管,明日早朝时,带来一起参加朝会,传朕旨意,明日早朝议题,便是确定储君之位的人选,不议其他。” 他声音低沉地道。 旁边的大宦官道:“遵旨。” 然后便带着辰皇子下去了。 不够态度好了一些,不管怎么说,这位庶出的平民皇子,都有了继承皇位的可能,虽然这种可能微乎其微,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辰皇子离开时,扭头怯生生地看了一眼皇帝。 眼神清澈,带着淡淡的担忧。 他虽然年少愚钝,但并非是痴傻,隐约明白了,这个坐在龙椅上一脸疲倦的男子,就是自己的父亲。 自从出生之后,父亲的形象,在他的记忆之中,是完全模糊的,可以记事起,就从未见过这位高高在上的父亲,而娘亲总是告诉他,父亲太忙,操心家国大事,不能来见他。 小孩子的心中,不会有太多的怨恨,只有期待。 所以当他隐约感觉到,坐在龙椅上的父亲,非常疲倦,这种疲倦中,流露出一种暮气沉沉的气息,令这个小男孩,有些担忧。 但很快,他就在大宦官的引领下离开。 只有皇帝注意到了小男孩回头一瞥的那种眼神。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被狠狠地触动了一下。 那是他从别人的身上,从来都未见到过的眼神。 “也许是个好孩子,可惜了。” 皇帝忍不住又苦笑。 他强打精神站起来,取出纸笔,写了一封信,换来一个绝对信任的心腹,道:“你悄悄出宫一趟,将这封信,交给木亲王看看。” “遵旨。” 小宦官举着信出去了。 …… …… 李牧躺在前院客厅的躺椅上,看着星空。 来到仙界,已经两年多时间,他的修为得到了巨大的提升,如今纵横州府之间,已经问题不大,而他的身份人设,也逐渐立住了。 在他原来的计划中,接下来是要继续进行州府大战,将东玄仙门、一剑宗、落云宗等当时参与了屠戮混沌世界生灵的先遣三十六部的宗门,一一灭绝。 皇极崖也不例外。 只是夏静突然带来的消息,打破了他的计划。 “一尊巅峰仙王的传承仙府,值得冒险。” “当然,更关键的是,有刀剑神皇丁浩的线索了。” “当年,诗雨在守护阵法通道大战中,直去仙界,应该就与丁浩有关,如果能够搭上这条线的话,那不但可以找到王诗雨,此后应该不会再是孤军作战了。” 李牧的心里,渐渐已经有了决定。 他要去参与【四明仙府】的争夺战。 在夏静离开之后,他查阅了一些资料,从中得知,在仙崩时代之后,仙界共分为五大洲,分别是南天洲、东圣洲、西镜洲、北乱洲和中央混沌破碎区域。 前四大洲,如今都在万仙盟仙庭的势力控制范围。 而中央区域,乃是昔年仙界之中,最为灵秀丰美之地,疆域也最大,曾经是昔日仙界之主的领地,后来仙崩发生,这片区域乃是那场大爆炸的中心,于是这片曾经最丰美的地方,就变成了到处都充满着危险、死亡和杀机的绝地禁地。 据说这片区域,被混沌湮灭风暴所笼罩,失控的时空裂缝足以在一瞬间,撕碎一尊仙王,就连仙君、仙皇都不愿意进入其中。 而反抗万仙盟仙庭统治的诸多仙道势力和强者们,生命力顽强的就像是蟑螂和老鼠一样,躲入了这片区域。 这些人,被统称为叛军。 叛军将这个危险无比的区域,当成了自己的大本营,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之后,找到了一些安全区域,驻扎其中,不断地和仙庭征讨大军打游击。 而竖起刀剑神皇大旗的神皇军一脉,是叛军中最大的三支之一。 另外两支叛军,则是御天军和人皇军。 “三大最强乱军,应该就是老神棍口中的丁浩,叶青羽和孙飞三大强者所属的军队了……原来他们早就来到了仙界。” 李牧此时,对于仙界的格局,终于有了一个清晰的了解。 他自己的身份,也算是乱军。 “要尽快和乱军接头。” 而这一次【四明仙府】的争夺,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正想着,袁吼领着一位小宦官进来。 “陛下的亲笔信,让奴才亲手交给亲王。” 在名震四方的木亲王面前,小宦官显然是有些敬畏,姿态谦恭到了极点。 “哦?” 李牧站起来,神色肃穆地接过信笺,很快看完,陷入了沉思之中。 片刻,他点点头,对小宦官道:“你去回复陛下,明日早朝,我会准时前去。” “奴才告辞。” 小宦官从逍遥居出来,浑身衣衫都湿透。 虽然木亲王并未为难他,但那种绝巅强者自然而然释放出来的威压,就已经令他浑身冷汗,怪不得木亲王可以横扫东玄仙门无敌,真的是可怕,深不可测啊。 李牧在大厅里,重新又回到了躺椅上。 “皇帝体内余毒,竟然发展到了这种程度,元神都被侵蚀,竟是已经时日无多,这可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李牧颇为惊讶。 他之前未曾看出这一点。 如果皇帝死了,那对于李牧的计划来说,有一定的影响。 皇位的继承问题,变得有些微妙。 李牧沉思着。 突然,他的神色微微一动。 “有几只小老鼠,混进来了。” 他的眼中,一抹精芒跳跃。 …… 柴院中。 “过往神灵,列祖列宗,请一定保佑辰儿,平安回来,小女子尹萍儿,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年轻清丽的侍女,依旧跪在地上,双手合十,面对着月亮,虔诚地祈祷着。 突然,一道身影,快如闪电,越院墙而进,一道剑光,直刺这个可怜的侍女。 侍女仓促之下,做出了一些反应,贴着地面翻滚,躲过了这一剑。 她毕竟是还有奴仙境的修为。 前来刺杀她的人,实力也不高,只是奴仙巅峰而已。 “你是谁?为什么杀我?” 小侍女向后退却,大声地喝问。 声音传出去,那些守在外面门口的侍卫,一定可以听到冲进来吧。 月影下,一个全身都笼罩在黑袍中的蒙面黑衣人,手中握剑,缓缓逼近。 “呵呵,不用白费心思了,外面的人,不会管你死活的。”黑衣杀手冷笑着,剑光在月下闪烁着森寒的冷光,杀机流转。 小侍女的心,沉向冰窟中。 “我的儿子……他怎么样了?他还活着,对不对?” 生死关头,她第一反应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儿子的生死。 “呵呵,不用着急,也别担心,等你死了,很快就可以见到你儿子了……你们母女,很快就可以团聚了。” 黑衣杀手阴冷地道。 这句话,让小侍女心神大乱,骤入惶恐。 就是这一刻。 黑衣杀手再度出剑。 他以言语刺激小侍女,等的就是它方寸大乱的瞬间,要一击毙敌,以免拖延下去,毕竟这里是昔日王府,更靠近逍遥居,是木亲王住所附近,闹出太大的动静有可能会节外生枝。 这也是为什么,上面会派遣他一个小小的奴仙巅峰,而不是其他飞仙、谪仙级的强者来执行任务的原因之一。

上一篇   1239、通天剑神

下一篇   1241、朝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