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9、一个不留 - 圣武星辰

1229、一个不留

在东煌神朝,镇南王孔刃,乃是第一强者。 这也是为什么,这一次的四明仙府之争,东煌神朝会派遣孔刃,而不是皇帝亲自带人来参加的原因。 但就是这样东煌神朝的第一强者,却被木牧的侍从,九棍就给活活震死,震成了一团烂泥。 何其可怕。 一股寒意,在石殿之中弥漫。 袁吼手中的黄金棍,又指向了甘霖山山主周云海,道:“你,胖字,刚才不是很嚣张吗?可敢与我一战?” 周云海的面色,阴沉宛如毒蛇。 “诸位,和这种丧心病狂的家伙,没有什么道义可讲,大家一起出手,除魔卫道。”周云海大声喝道。 炼妖阁阴阳脸道士也点头道:“正是如此。” 玄感宗顾武义背后双剑仓啷出鞘,化作一黑一白两道剑光,漫天杀气流转,直接朝着袁吼绞杀过来。 袁吼的强大,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威胁。 没有必要再单打独斗。 数大州府级巅峰强者,同时出手。 袁吼大笑一声,怡然不惧,浑身战意爆发。 他反手拔下脑后几根毫毛,在掌心中一吹,黄金微光闪烁,原地竟是瞬间出现了十几个与他一模一样的身影,气息强悍,主动赢了上去。 八九玄功,身外化身。 每一个袁吼的手中,都拿着黄金战棍,实力恐怖。 “这是什么功法?” “化身?” “哼,我就不信,化身能够有本尊的修为,给我打杀了。” 原本周云海等人准备群殴,结果现在变成了被群殴的一方,一时之间,都是又惊又怒。 李牧的眼睛,也是微微一亮。 袁吼这些日子的苦修,真是收获不小。 他对于八九玄功的修炼和领悟,已经超越了李牧,这种身外化身施展出来,每一个化身,都有八成的本尊修为战力。 他的本尊,乃是金仙中阶的修为,战力可斩仙将中阶,分身的八成战力,亦可匹敌初阶巅峰的仙将。 三尊分身战一位州府顶级强者,丝毫不罗下风。 炼妖阁阴阳脸道士,甘霖山周云海,玄感宗顾武义等三大顶级州府强者,也不过是与孔刃在伯仲之间,有高有低,高不到哪里去,低也低不了多少。 此时交手,瞬间就被压制。 何况还有袁吼本尊这个九棍击杀孔刃的煞星? “还不出手助我?”周云海大喝。 甘霖山的其他几名强者,顿时也都祭出仙器,加入战圈。 而玄感宗,炼妖阁的其他强者,亦是不约而同地加入战场。 袁吼分身的人数优势,眼看着要被消弭。 李牧踢了踢小九的屁股。 小九扭头看了一眼李牧。 “臭猴子搞得定。”它懒洋洋地道。 李牧道:“我们得快点解决这些人。” “那你自己出手啊。”小九道:“我和这臭猴子,关系又不是很好,为什么帮他?” “在这里浪费时间,不想要仙髓了吗?”李牧道。 在这无名石殿中,耽误太多的时间,说不定传说中的仙髓,会被其他势力的人捷足先登。 小九顿时一副如梦初醒的表情,道:“对呀。” 它扭头看向场中,发出一声怒吼:“卑鄙无耻,这么多人围攻我最亲密的袁吼兄弟,真当义薄云天的本汪,是吃素的?” 狗影闪烁。 他加入到了战圈中。 一边的夏静,简直无力吐槽。 之前不是说和臭猴子关系不好吗? 转眼就变成了最亲密的袁吼兄弟。 这条狗,简直和‘不近女色’的木牧一样虚伪。 等等? 臭猴子? 夏静猛然看向袁吼。 所以说,这个实力深不可测,令人惊艳的侍者,其实是一只猴妖? 随身带着一条狗,一只猴子,留在皇极崖的好像还有一只老虎……木牧曾经说自己是一个驯兽师,难道还真的是? 夏静的心里,想到了很多。 而此时,石殿中的战局,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小九虽然表面上不靠谱,但是架不住它实力强啊。 一张嘴,啊呜一声,就能吞掉一尊金仙以下的任何仙道强者。 狗影闪烁之间,已经有七八尊的巅峰金仙级仙道强者,被他吞进了肚子里。 是一条狠狗。 夏静看的简直头皮发麻。 这哪里是狗? 这分明是一只披着狗皮的饕餮吧? “怎么会这样?”周济惊恐欲绝地不断后退。 他虽然实力不是在场众人中绝巅,但却也看得出来,己方要输了。 麻烦大了。 这个木牧的身边,怎么会有如此之多的强者? 周济不断地后退,不知不觉,后背都抵住了石殿的墙壁。 然后他的心,就如坠冰窟一样,彻底凉了。 没有后路。 根本逃不掉。 因为这座石殿,被加持了太多的封印禁制。 之前设伏时,众人最怕的就是木牧手段诡异,拼死从石殿中逃出去,会后患无穷,所以直接就将整个石殿都层层封住,连他们自己,想要出去,都得花费小半柱香的时间。 然而现在? 作茧自缚了。 “你这个猥琐小崽子,之前不是跳的很欢吗?” 小九目光幽幽,盯住了周济。 周济顿时亡魂大冒,转身就逃。 “不要跑,快到我的嘴里来。”小九如影随形般急追,转眼之间,狗嘴都已经靠到了周济的后背。 “不,父亲,救我……”周济尖叫着。 一边,被四尊袁吼分身围攻的周云海,已经是手忙脚乱,应付不暇,勉强抵挡而已,闻言,看到儿子身处险境,目龇欲裂,吼道:“该死,住手……” 但这一分心―― 嘭! 一道黄金棍,就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背后。 咔嚓咔嚓。 数道骨头段磊的声音。 周云海只觉得剧痛难忍,眼前一阵阵发黑,脚步踉跄,瞬间就失去了章法。 砰砰砰。 乱棍如雨。 高手之争,只在一线之间。 失了先机,就是败亡。 周云海瞬间全身的骨头,都仿佛是被打断,连连呕血,瘫软在地,再无还手之力。 而一边的周济,看到这一幕,更是绝望。 “不,不要吃我……” “救命。” “我错了啊啊啊……” “木牧爷爷,饶我。” “夏仙子,求你……” 尖叫声回荡在石殿中,但很快戛然而止。 小九吧唧吧唧地咀嚼着什么,将露在嘴角的一条腿吞进去,道:“吵死了,还难吃……” 这一下子,其他各大势力的仙道强者,几乎都崩溃了。 太凶残了。 好狠一条狗。 而另一边,玄感宗顾武义和炼妖阁的阴阳脸道士,也是袁吼打的浑身是血,丧失了战斗力,在各自宗门高手的保护下,缓缓后退…… “住手,快住手。” 阴阳脸道士大喝道。 “可以停手了。”玄感宗顾武义也终于开口。 李牧摆摆手。 袁吼收棍后退。 他的分身也都瞬间齐刷刷停手,后撤。 战局胜负已分。 各大仙宗的强者们,还剩下三分之一左右。 他们一个个脸色就像是吃了屎一样难堪,做梦都想不到,自己费尽心机设伏,以为毫无疏漏,手到擒来的一场猎杀,竟然会损失如此惨重。 谁是猎物? 谁是猎人? 角色颠倒了。 李牧目光冰冷,看着众人。 “你赢了。”玄感宗顾武义缓缓地开口,道:“从今以后,玄感宗承认你和皇极崖的地位,今日之事,就此结束,日后,我玄感宗也绝对不会再追究。” 李牧:“???” 就此结束? “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李牧看着顾武义,像是看着一个白痴:“你说结束就结束?还日后不追究?你说你妈呢,来杀人,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今天,你们谁也别想活着离开。” “够了。”顾武义淡淡地道:“口舌之快并不能解决问题,言语恐吓也毫无意义,我承认,玄感宗以前小看了你,但是今天,你得到了玄感宗的认同,就此结束,两相安好,别把路走死了。” 李牧瞪大了眼睛。 他简直被气乐了。 这个人的脑回路,那种莫名其妙的居高临下的优越感是怎么回事? 他真的不是在卖萌吗? 这时,炼妖阁那位阴阳脸道士,也开口道:“这次伏杀,是我等失误,但是,得饶人处且饶人,木牧,你赢了,掌握了话语权,日后皇极崖可以与我炼妖阁、玄感宗并驾齐驱,你的目的达到了,就此休战吧。” 李牧张了张嘴。 简直时无法克说。 得饶人处且饶人这样的话,从这些人的口中说出来,李牧觉得自己这么多年以来养成的是非恩怨观念,被彻底的颠覆了。 他们到底是……哪里来的这样的逻辑啊? 算了,不说了。 和这样的人对话,李牧觉得简直就是一种罪无可赦的愚蠢。 “都杀了,一个不留。” 李牧道。 袁吼和小九同时出手。 “什么?” “木牧,你敢……” 顾武义和炼妖阁阴阳脸道士瞬间都是面色大变。 “木牧,你疯了?我炼妖阁乃是东圣洲顶级仙门【镇妖阁】的分支,你若杀我,到时候都天教主亲至,将你打的魂飞魄散……”阴阳脸道士大吼道。 李牧面无表情。 求求你他吗的闭嘴吧。 老子还三大乱军背后之神的亲密好友呢?我炫耀了吗?我骄傲了吗?你一个小小的洲际顶级大宗分支,有什么可说的? “杀,全杀了,一个不留。” 李牧这个时候,绝对不会有妇人之仁。

下一篇   1230、杀人灭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