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3、朝会(3) - 圣武星辰

1233、朝会(3)

大殿里的其他群臣,听到这样的话,也不由得用震惊的目光,看向郑沅。 所谓辰皇子是野种,这种事情,早不爆,晚不爆,这个时候爆出来,用心在何? 况且,是真是假,还不一定呢。 在如此重要的朝会中,说出这样的话,等于是当众在打皇帝的脸,将皇帝的威仪,踩在地上摩擦。 好大的胆子。 一边的尹侍女闻言,面色狂变,连连摇头,争辩道:“不,不是这样的,辰儿是陛下的孩子……” 在刚才皇帝有意立辰皇子储君的时候,她就隐约地意识到,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宫廷的诡谲阴暗,不是她一个小侍女所能抵御。 但没想到,污蔑和危险,来的这么快,这么直接。 皇帝的脸上,闪烁着怒意,盯着郑沅。 郑沅却怡然无惧。 一只快要病死的老虎,已经无法恐吓住鬣狗了。 皇后在一边,冷哼着道:“竟然有这种事情?郑大人,这种事情,不是你随便说的,你可有什么证据?” “臣当然有证据,来人,带那位侍卫。”郑沅大声地道。 大殿外早就候着的皇宫侍卫,就带着一个年轻英俊的黑发侍卫走进来。 “此人名叫张扬,乃是昔日王府中一位护卫,正是他,与尹侍女有染,陛下不信,可以仔细看看,这张扬黑发黑眸,与辰皇子几乎一模一样,难道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郑沅大声地道。 “臣……愧对陛下,臣有罪。”那叫做张扬的侍卫,跪在地上,浑身颤抖,道:“是尹侍女勾引臣,臣一时失控……臣万死。” 说着,他抬头,又看了一眼辰皇子,惨淡一笑,道:“孩子,爹对不起你,爹其实也很想你,只是怕连累你,所以……孩子,对不住了。” 话音落下。 张扬嘴角溢出一律鲜血。 他直接自尽了。 旁边押着他的侍卫,象征性地阻拦了一下,没有拦住。 等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张扬就已经彻底死透了。 郑沅冷笑道:“哼,竟是畏罪自杀……陛下,他刚才的话,您应该都听到了,这尹侍女,竟然欺君罔上,冒充龙种,实在是罪大恶极,臣请陛下,将这贱婢和她的野种,凌迟处死,以儆效尤。” “不……你胡说,你这是陷害……”尹侍女已经吓得面无人色,将儿子牢牢地抱在怀里,苍白无力地争辩着。 龙椅上。 皇帝的喘息声,极为剧烈。 他的眼中,迸射出凌厉的杀意,盯着郑沅。 辰皇子到底是不是皇室血脉,皇帝自己心中,犹如明镜一般,郑沅的这种把戏,在他的心中,简直可笑。 让皇帝出离愤怒的是,郑沅竟然用如此低级、明显和漏洞百出的方式,来强行否定他的意志不,这根本就是在丑化他的形象。 巨大的愤怒,让皇帝的眼前一阵阵发黑。 “原来是一个野种,我还以为他是弟弟。”震皇子轻蔑地笑着。 而不等皇帝发话,皇后站起来,抢先厉声喝道:“来人,将这恬不知耻的尹侍女,还有他的野种,给我拖出去,直接杖毙。” 外面立刻有皇家侍卫冲进来,就要将尹侍女母子二人拖走。 “不,不,辰儿是陛下的孩子,我根本不认识那个什么张侍卫……冤枉,冤枉啊,”尹侍女大哭,朝着皇帝跪下,大声地道:“陛下,辰儿他虽然愚钝粗陋,但他真的是您的儿子啊。陛下,辰儿不想当太子,辰儿只想活着啊,陛下,求求您,救救他,他真的是您的儿子啊……” “娘亲。” 辰皇子紧紧地抱着尹侍女。 这个时候,小男孩隐约又明白了什么。 他抬头看着那个高高坐在龙椅上的男人,看着他剧烈地喘息,突然之间觉得,这个人,这个本该是自己父亲的人,好可怜啊。 “放肆。” 皇帝终于怒喝出声。 “郑沅,你……你居心……何在?”皇帝颤巍巍地站起来,死死地盯着郑沅,道:“你……你当……当朕死了吗?” 郑沅淡淡地道:“臣不敢。臣只是协助陛下,处理家务事而已。免得陛下被一些奸佞小人给蒙蔽了。” 这时,高家的家主高晟威,也站出来,道:“陛下,郑大人素来老成持重,既然他查出尹侍女之子并非陛下子嗣,那应该不会错,还请陛下明察秋毫。” 杨嘉闻言,微微一怔。 嗯? 高家和郑家,竟然联合在了一起? 他看向那个坐在银色宝座上的男人。 朝会正式开始之后,这个最有分量的男人只说了一句话,就不再搀和立储之事,一直都闭着眼睛假寐,显然是对朝堂上的一切,都漠不关心。 皇帝怒视高晟威,刚想要说话,却觉得体内剧毒,一阵阵骤然发作,可怕的痛楚宛如潮水一般袭来,让他竟然难以再吐出任何一个字来。 前所未有的无力感,排山倒海地袭来。 局面失去了掌控。 自己的意志无法贯彻。 不但无法给亲儿子皇帝之位,还将他推向了死亡的深渊。 他的身躯,摇晃着。 却没有人过来扶他。 皇后冷笑了起来。 震皇子突然往前一步,大声地喝地道:“侍卫,还愣着干什么?将尹侍女这个贱女人,还有她的野种,给我拖出去,即刻杖毙,悬尸城头,暴晒十日……” 如狼似虎的侍卫们,冲进来,将尹侍女和辰皇子拖住。 郑沅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微笑。 震皇子的脸上,更是几分得意。 其他大臣,也都对于这一对可怜母子的命运,毫不关心,一张张冷漠的面孔,对于这类事件,仿佛是已经司空见惯习以为常。 尹侍女挣扎,看向皇帝,看向其他几位大臣。 她大声地哀求每一个大臣。 但都没有人理会她。 眼看着母子两个人,就要被拖出大殿。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 “等一等。” 晴朗的声音,并算是响亮,但是却在整个皇级殿中的每一个人耳边响起。 这声音,有一种不可思议的魔力。 皇级殿中的人,一下子面色剧变,却没有人敢开口呵斥。 那拖拽着尹侍女母子的侍卫,也都第一时间停下,不敢再动分毫。 整个大殿之中,唯有一个人,说话有这种份量。 那就是李牧。 无数道目光,瞬间齐刷刷地朝着那个坐在白银宝座上的男人看去。 皇帝剧烈颤抖的身体,猛然平静了下来。 皇后、郑沅等人,脸上的表情,一下子都不安了起来。 李牧坐在白银宝座上。 他终究还是心软了。 “小家伙,你过来。” 李牧朝着辰皇子招了招手。 “娘?”辰皇子用询问的眼神,看向自己最信任的人。 尹侍女想到昨夜自己面向逍遥居,跪地磕头恳求了一夜,磕头头破血流,都未曾得到丝毫的回应,所以之前不敢向李牧恳求,生怕引起这位大人物的反感,反而是适得其反。 没想到此时,木亲王竟然主动开口。 不管这位帝国之神抱着什么样的立场,但这似乎是最后唯一的尝试了,否则,一旦自己和儿子被拖出这个大殿,就再无任何幸免的可能了。 “快过去。” 尹侍女颤声道。 辰皇子于是怯生生地来到了李牧的身前。 李牧看着他,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道:“愿意拜我为师吗?” 这话一出,皇级殿顿时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皇帝怔住。 皇后,郑沅,高盛威、杨嘉以及诸多大臣,都呆住。 而其中最为狂喜莫名的人,自然是尹侍女。 李牧的话,短短七个字,但却不啻于是她这一生,听到过的最的声音。 木亲王竟然要收自己的儿子为徒? 这是真的吗? 不会是自己在做梦吧? 尹侍女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所有的目光,一下子,都聚焦在了辰皇子的身上。 辰皇子仔细思考了几息时间,抬头,黑色的大眼睛看着李牧,问道:“你能救我娘吗?” 李牧笑着点了点头。 “徒儿拜见师父。” 他当场就跪下,认认真真地磕头。 “好孩子,起来吧。” 李牧摸了摸他的头。 一股暖意涌入辰皇子的体内,将他所有的疲倦、伤痛、饥渴以及恐惧,瞬间都清扫一空。 皇后的身躯,开始缓缓地颤抖。 巨大的愤怒、不甘和恐惧,在这一瞬间,几乎击溃了这个自以为高贵的女人。 她颤抖着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因为她生怕自己脱口而出的质问或者是其他什么带着此时情绪的话,而惹怒了绝对不能惹怒的人。 郑沅的胸膛,也在剧烈地起伏着。 他双拳紧紧地握住,直接几乎戳破掌心。 “凭什么?你凭什么收这样一个野种为徒?”震皇子愤怒地吼了起来,指着李牧,满脸的质问。 他虽然年幼,但却也知道,一旦木亲王收辰皇子为徒弟的话,意味着什么。 李牧淡淡地看向郑皇后。 后者这才如梦初醒,下意识地想要将震皇子拉回来。 “别碰我。”震皇子一脸恼怒之色,推开了皇后的手。 然后,他站在龙椅边,居高临下地指着李牧,怒吼着道:“姓木的,你不过是我们皇极崖养的一条狗而已,今日竟敢这么羞辱我?你想要收这个小贱种为徒,你通过我皇极崖皇室的同意了吗?你算什么东西,啊?” /txt/84246/。_

上一篇   1232、朝会(2)

下一篇   1234、朝会(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