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5、仙髓 - 圣武星辰

1235、仙髓

嗯哼? 似曾相识的一幕啊。 李牧一下子,想起了传说之中的刘皇叔白帝城托孤。 可惜皇帝不是刘皇叔。 而李牧也不是诸葛孔明。 李牧淡淡地道:“陛下放心,臣可以立下道誓,终生不染指皇极崖的皇权。” “咳咳咳……”皇帝咳嗽了起来,连忙道:“朕……朕并非是用话架你,朕……乱世中,没有实力,早晚……早晚是死……灭顶之灾……木兄弟你若是为帝,或可……保住我一丝血脉,我……” 李牧道:“陛下的意思,臣明白,但臣的话,依旧一样,永远都不会染指皇拳,辰皇子会是一个明君。” 皇帝叹了一口气,道:“朕明白了……都……都退下……木兄弟,朕还有话,对你说。” 皇级殿之内,所有人都退了出去。 只剩下了李牧和皇帝两个人。 皇帝气喘吁吁,极为疲倦的样子。 李牧弹指,一缕大日真元注入其体内。 皇帝瞬间觉得轻松了一些。 但他也明白,这无法彻底祛除体内的剧毒,只是回光返照而已。 “朕昨日的信中,并未提及郑沅与皇后都等人的事。”皇帝看着李牧道。 李牧道:“郑沅和皇后,沆瀣一气,辱及陛下名声,欲杀陛下血脉亲子,罪该万死,不除掉他们,辰皇子日后得位,也难以完全施展抱负,所以,臣自作主张。” “高家曾经在朕即位时,出过大力。”皇帝又道。 李牧道:“高家就是下一个郑家,高盛威对于陛下不敬,已经展露的淋漓尽致。” “震皇子,真的是郑氏的后裔吗?”皇帝又问道。 李牧道:“也许吧。” 皇气:“……” 他心里没明白,也就不再问了。 恍惚中,皇帝想起了曾经军中大元帅周可夫的死。 当时的木牧,也是如此果决果断,代替他做决定。 他已经无法判断,木牧到底是对自己忠心,还是只是在实践他自己心中的某种理想准则。 但不管如何,他都非常感谢木牧。 因为正是这个人的存在,让皇极崖在灭亡之时得以重生,也是这个人,让他在身为皇帝的尊严受到侮辱时有能力报复回来,没有被钉在耻辱柱上。 “突然觉得好累啊。” 皇帝淡淡地道。 然后他就依靠着龙椅上,似乎是要睡着了。 “木牧,朕并不后悔遇见你。” 皇帝迷迷糊糊地道。 李牧心无波澜,一直安静地在旁边站着。 一直到大约一炷香时间之后,皇帝停止了呼吸。 病入膏肓,毒入元神。 当初大宦官黎荪下的剧毒,来自于甘霖山,毒杀金仙易如反掌,皇帝能够支撑到此时,已经算是奇迹了,整个朝会他都在用最后的意志力死撑,现在风雨已过,不用再撑了。 精神一放松,死亡随即而来。 李牧静立片刻,转身离开了皇级殿。 大殿的门口,群臣都在焦躁中等待着。 看到李牧出来,一下子,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了他的身上。 “陛下驾崩了。” 李牧道。 顿时皇级殿外,哭声一片。 大臣们一个个都捶胸顿足哀嚎,哀痛无比,仿佛是死了亲爹一样。 尹侍女的神色有点儿茫然。 那个影响了她命运的男人突然就这么死了,她也无法理清楚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心情。 但可以肯定的是,不是爱。 没有悲伤。 只是觉得……依旧是和以前一样的无所适从吧。 毕竟这么多年以来,那个男人是活着还是死了,对于她来说,好像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辰皇子怔怔地站着。 他的心情,与娘亲类似,却又有点淡淡的悲伤。 李牧看向人群中的大臣杨嘉。 杨嘉心中一颤,连忙低头。 今日李牧三言两语之间,就将郑沅、将高盛威,将四大家族之中的高家和郑家,从皇极崖的版图上直接抹去,展现出来的杀气和决断,已经令所有大臣都胆战心惊。 包括杨嘉。 现在杨嘉唯一庆幸的一点,是昨夜他并未派出刺客去刺杀尹侍女,也并未联合高家、郑家试图抢夺皇位,否则,只怕是杨家也和高家、郑家一样了吧。 “杨大人来负责新皇登基事宜吧。” 李牧道。 杨嘉一怔,旋即暗自欣喜,连忙道:“臣遵旨。” 负责新皇登基,算是顾命大臣之一了,只要表现的好,日后必定是新皇的心腹,这也算是攀上木亲王这个高枝了吧。 不,以后不能称之为木亲王了。 得叫帝师。 当今皇帝之师。 …… …… 新皇登基的过程,繁琐而又冗长。 在老皇帝发丧入殓下葬之后不久,九岁的辰皇子登基为帝,被称之为辰皇,其母尹侍女被封为尹太后,坐镇皇宫。 而李牧也正式从木亲王晋级为帝师。 也正是因为有李牧这个师父的存在,辰皇的即位非常顺利,根本没有人敢阳奉阴违,所有大臣都在第一时间,表达了自己的忠诚。 不过,辰皇毕竟年幼,且从小疏于教导,不但实力低,修为普通,在处理朝政方面,根本就是一无所知,连表面上做做样子,都很难。 这个时候,杨嘉的作用就体现了出来。 其姐是先皇妃,在后宫之中,地位不低,主动交好尹侍女,各方面帮衬,而杨嘉自己,则是将顾命大臣的作用,发挥的淋漓尽致,与朝中其他诸位老臣一起,协助辰皇打理政事,并负责教导这个年轻的小皇帝。 皇极崖井然有序地运转着。 小皇帝每日会到议政殿中坐链两个时辰,学习处理政事,然后其他的时间,都跟随在李牧的身边,修炼仙术。 李牧传授教导他的,是皇极崖的皇室功法,理论上的仙将级功法,但有一些残缺,所以实际上只可以达到金仙级巅峰。 一晃十多天时间过去。 这一日,夏静又来找李牧。 “四明仙府遗址外的混沌杀雾再有十日就散去了,各大势力的探索队,都已经到了遗址之外,蓄势待发,你也应该出发了吧。” 夏静道。 李牧算算时间,从皇极崖出发到四明山脉,也就三天时间,不急于一时,又想起一事,问道:“这种仙府遗址,是什么人都可以进入探索的吗?” 夏静闻言,娇笑着道:“怎么可能?必须是万仙盟的成员宗门的弟子,或者是得到了万仙盟认同的散修,才有资格进入,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万仙盟对于这一点,极为重视,整个仙界的各种遗址和矿藏,名义上,都属于万仙盟,普通的散修和一些身份不明的人,根本就没有资格开采发掘。” 李牧有些明白了。 不过,这事难不住他。 因为他现在是皇极崖的帝师。 而皇极崖则正是万仙盟的一员。 以他如今的身份,弄到进入遗址的资格,应当不难。 “你之前说,刀剑神皇麾下,剑神方天翼也要进入遗址,但此人乃是叛军身份,如何进得去?”李牧又问道。 夏静咯咯笑着道:“你以为,万仙盟中,就没有叛军的渗透吗?一些宗门表面上是万仙盟的成员,暗地里是叛军的分支,那方天翼化身万千,神龙见首不见尾,只要他想要去,有的是办法。” 卧槽。 原来叛军这么厉害吗? 李牧还以为,什么三大派系叛军等等,都不过是一群躲在中央破碎混沌区域中的苦哈哈呢,没想到触手竟然伸了这么长。 “那方天翼,是什么境界的修为了?”李牧问道。 夏静想了想,道:“万仙盟这些年,花费无数的精力,派遣出数尊仙君,都不能将他围捕击杀,你觉得他应该是什么样的修为境界?” 李牧又吸了一口冷气。 干。 这么强的吗? 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是对于刀剑神皇丁浩的实力定位,有点儿太低了。 方天翼不过是丁浩麾下一员大将,就有连仙君都奈何不了的修为,那丁浩自己,岂不是秒杀仙君? 强大到难以置信啊。 “不对,方天翼的实力,如此惊人的话,对四明仙府应该没有兴趣才对,毕竟当年的四明仙王,传说中最巅峰的战力,也不过是半步仙君而已,还不如方天翼。” 李牧皱眉,敏锐地察觉到了问题所在。 夏静咯咯咯地笑了起来,道:“四明仙府保存完好,有当年四明仙王无数年统治州府搜刮所得,是一大笔巨额财富,连曹川府、月川府、清江府等十几大州府仙庭的小仙主都动了心,方天翼自己不需要,但叛军其他人需要啊。” 李牧点点头,有点儿明白了。 修为再高,也是个人的事情。 一旦涉及到‘养家糊口’,那就得想办法做几票大的。 毕竟中央破碎混沌区域,穷山恶水,叛军要提升实力,也需要各种资源,也需要粮饷,大家不能不吃不喝,只凭理想就没日没夜996地拼死奋战啊。 夏静又挤了挤眼睛,懒洋洋地笑着,道:“何况,根据一些小道消息,四明仙府之中,有一瓶顶级仙髓,传闻乃是当年仙崩时代之前,一位仙界共主陨落后,从其脊髓中炼制出来的精髓,这可是至宝级别的资源,只需一滴,便可以让一位仙皇之下的任何人,修为直接提升一个大境界,你觉得,方天翼会连这种至宝,都不在乎吗?” 甘梨娘! 还有这种宝物? 李牧这才意识到,所谓的仙髓,何其逆天。 怪不得上一次谈话时,夏静专门把仙髓拎出来重点说了一嘴,可惜当时,李牧并未捕捉到这个细节。

上一篇   1234、朝会(4)

下一篇   1236、仙庭的拉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