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7、怎么不早说 - 圣武星辰

1237、怎么不早说

皇极崖在月川府中,只能算得上是第二梯队的势力。 第一梯队是玄感宗、炼妖阁和东煌神朝。 但因为李牧前段时间,大开杀戒,几乎覆灭了整个东玄仙门,就连甘霖山的大长老都给宰掉了,所以他们的到来,还是引起了各方侧目。 其中数道目光,饱含敌意。 “木牧小贼,还人的老夫否?”一个面如黑铁的老者,用杀人一般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李牧,忍不住出声喝道。 “漏网之鱼而已。” 李牧淡淡地道。 这人乃是东玄仙门的上上代宗主魏铁心,当日李牧征伐东玄仙门,此人恰好不在宗门,逃得一命。 “破宗之仇,不共戴天。”魏铁心呀呀切齿地道。 李牧不再理会他。 这种货色,在月川府其他一些势力的眼中,或许是巨擘,但在如今的李牧眼中,不过是小角色而已,随时都可以捏死,不急于一时。 魏铁心身边,还有五人,都是东玄仙门的弟子。 其中一人,遮掩了面目,此时看着李牧,心中震动,悄悄地低下了头。 “你就是那疯狂杀人戮仙的木牧?” 另一个冷森的声音响起。 却是一位身形微胖的中年人,锦袍仙衣在身,白面无须,圆乎乎的脸看起来似是和善,嘴角始终微翘像是在笑,但眯起的眼睛里,却是精芒流转,看着李牧的眼神中,也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 “此人是甘霖山的当代山主周云海。” 夏静凑到李牧耳边轻声地道。 李牧心中了然。 “哼,狗男女,很快就让你们不得好死。”周云海身后,一个鹰钩鼻阔嘴的年轻人,看到夏静和李牧似是很亲密的样子,表情阴沉地道。 夏静淡淡一笑,如百花盛开,看的那年轻人瞬间如同醉了一样,失魂落魄的样子,夏静柔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周济,我……”年轻人失魂落魄地说了名字,突然猛地一震,反应过来,顿时面色大变,一脸戒意警惕地看着夏静,怒喝道:“妖女,竟敢以魅术惑我?” 叫做周济甘霖山年轻人,无意中出了个大丑。 夏静只是咯咯一笑,再不说话。 这个妖女,当真是风华绝代,一笑一颦,都容易让男人迷醉,哪怕是周济这种甘霖山年轻一代翘楚天才,也在不知不觉中,吃了一亏。 小九耸动着鼻子,四下打量周围的景色,颇有一副急不可耐的架势。 探宝什么的,他最喜欢了。 袁吼则是忠心耿耿地跟在李牧的身边,一边暗中观察周围各方势力的人数,面孔,一边保护着辰皇。 李牧看向甘霖山主周云海,面无表情地道:“杀人者,人恒杀之,我杀的人,都是咎由自取,周山主若是不服,可以试一试。” “你……”周云海冷笑,道:“年纪轻轻,就不知道尊重前辈,呵呵,伶牙俐齿有何用?等时机一到,自有你求饶的时候。” 李牧呵呵一声,不再理会。 周围各大势力,诸多目光,都在李牧的身上流转。 诸大州府之中,近些年出了不少的少年天才,年轻天骄,光芒璀璨,但如木牧这般,骤然崛起,如彗星一般划过天空,几乎是遮掩了所有同龄人的目光,却是很少年。 而李牧刚才强势的表现,也让各方咋舌。 果然是一个狂人。 “呵呵,木小友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一个身披蟒龙袍,紫色轻甲覆身的魁梧中年人微笑着向李牧打招呼。 “东煌神朝镇南王孔刃。” 夏静似是故意一般,凑到李牧耳边,吐气如兰地道。 李牧看了孔刃一眼,只是淡淡一瞥,并未接话。 东煌神朝和炼妖阁都层算是皇极崖的盟友,却在关键时刻,抛弃了皇极崖,导致皇极崖几乎灭亡,同盟关系名存实亡,皇极崖对于这两个昔日盟友的仇恨,甚至更甚于东玄仙门和甘霖山等仇人。 李牧如今的身份是帝师。 维持人设。 李牧对孔刃自然不会有好脸色。 孔刃见状,只是淡淡一笑,不再说话。 炼妖阁的阁主,一位穿着道袍,背负长幡的阴阳脸道士,浑身煞气,看着李牧,只是冷冷一笑,也没有再说什么,但不屑鄙夷之意,却彰显的淋漓尽致。 月川府另外一大巨头级势力玄感宗,这一次来参加四明仙府开荒的是宗主顾武义,以及其他五位玄感宗强者。 这个宗门始终对外保持着一种超然的姿态,自始至终,如没有看到李牧一般,远远地调息打坐,调整状态。 之前,李牧攻破东玄仙门后,回到皇极崖皇城住地,各大势力都有来拜访,却被李牧一一拒之,冷淡的态度显露无疑,因此,此时也并没有其他势力上来搭话。 李牧也懒得与这些人虚与委蛇。 他的眼神,在四周人群中巡视,想要寻找方天翼的踪迹。 但并未有丝毫的线索和端倪。 这也正常。 方天翼化身而来,定是准备的非常妥当,身份绝无疏漏,若是连李牧都能看出来,只怕是早就被万仙盟天庭发现围攻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李牧干脆在原地运功调息,收神调整状态。 夏静却是主动去与各大势力攀谈。 她的交游范围,本来就不限于皇极崖,极为广阔,加之又是罕见的大美人,魅力无边,很快就与很多人打成一片,左右逢源,堪称一朵明艳四射的交际花。 都灵峰之巅的天地压制之力消失,环境宜人,辰皇子乖乖地站在李牧的身边,一双黑色的眼睛,好奇地四下打量。 他从小生活在一个狭窄的小院子里,如同被圈养的小动物一样,如今,终于可以走到外面看世界,对于周围的一切,都保持着纯真的好奇。 时间流逝。 转眼四个时辰过去。 日色渐昏。 笼罩在四明仙府之外的混沌迷雾越发稀薄,站在千米之外,肉眼就可以看清楚,一大片犹如林海般的琼楼玉宇,在平塬的最中央,隐隐有各色宝光,从其中放射出来。 终于,午夜子时,月正圆。 最后一缕混沌迷雾消散。 银色的月光笼罩在一片宫墙城阙之上,一座巍巍的仙府之门,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 轰隆隆! 月光照射在仙门上,银色的光线照亮了其上的一座阵法,似是出动了某种机关一样,大门轰鸣着开启。 一股幽蓝的寒气,从大门后面冒出来。 “走。” “冲,先到先得。” “哈哈,机会就在眼前。” 守在外面的各路高手强者,一下子都沸腾了,化作一道道流光,嗖嗖嗖地朝着大门中冲去。 “我们也走。” 李牧带着小辰皇,小九,袁吼和夏静,直接冲了进去。 越过仙府的瞬间,空气中一道水波涟漪闪烁。 仙门之后,果然是一个小世界。 小世界的时间,与外界一样,也是午夜月明时分。 月光如水照宫阙,视线之中的一切,都披上了一层淡淡的银辉,似是覆盖着一层薄雪一样。 小世界里面面积极大,宫阙林立于一片青山绿水之中。 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与世隔绝的时间太久了,所以导致里面毫无生机,除了闯入的探索者们之外,并无丝毫生命活动的迹象,月夜下给人一种阴森和危险重重的错觉。 李牧身形凝滞在半空,四下打量。 宫阙重重,也不知道哪方才是真正的藏宝之处。 “嗅嗅……” 小九耸动着鼻头,在空气中嗅了起来,片刻,一本正经地道:“人宠,我觉得西面可能有绝世珍宝……” 李牧心中一动。 想到这些年,小九对于寻宝探索之事的极度热衷,以及在这方面的天赋收获……也许这一次,该听一听它的? 毕竟狗鼻子停灵啊。 “好,往西。” 他瞬间出发。 夏静想要说什么。 李牧道:“放心,不会错的。” 片刻之后,来到了一处似是花园一样的地方。 小九狂喜地冲向花园正中央,将几株长势惊人的药王拔出来嚼萝卜一样啃掉,然后小心翼翼地取出花园中蕴含着土灵精华的一些灵土,收集了起来。 “汪哈哈,果然是找到了宝贝。” 它将灵土放进了自己的栽种那株牵牛花的花盆里。 那株牵牛花,如今被它照料培养的长势极好,蔓延出去一米多长的藤蔓,宛如冰种翡翠雕琢一般,透亮发光,一层绿莹莹的氤氲缭绕流转,似是仙器宝光一样。 而且,已经开出了一朵牵牛花,淡淡的白色,花蕊带紫,似是一个穿着白裙的含羞小姑娘一样,会扭动着腰肢,花朵朝着小九轻轻地点头。 “哈哈哈,这可是万年的老灵土,绝对霸道,灵儿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恢复真身啦。” 小九兴奋地摇着尾巴,宛如一只舔狗。 李牧揉了揉额头。 感情这就是小九说的绝世珍宝? 一堆灵土? 夏静拿出一张地图,交给李牧,道:“这是四明仙府的地形图,储藏宝物和仙髓的地方,在图上标注的几个藏宝殿中,我们只需要按图索骥就行了。” 李牧:“……” 怎么不早说?

上一篇   1236、仙庭的拉拢

下一篇   1238、请君入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