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8、请君入瓮 - 圣武星辰

1238、请君入瓮

“我以为它会发现什么地图上没有的宝物。” 夏静耸耸肩,指了指小九。 蠢狗不满地道:“汪,女人你什么意思?这难道不是宝物吗?”它用爪子指了指花盆里的灵土,道:“在汪的眼中,这是绝世无敌的宝贝。” 夏静笑而不语。 小九怒道:“愚蠢的雌性生物,收起你不屑的眼神,告诉你,你想要睡我的人宠,就对汪好一点,以前好几个和人宠交配过的女人,都是从汪这打开突破口的。” 夏静一怔,旋即冲着李牧风情万种地笑了起来。 李牧面无表情。 “走吧,按照地图所示,疑似藏有仙髓的地方,分别是埋剑林,提刀岭,捉笔山和太皇殿,要去这四个地方,都需要通过神隐小道,而那些仙晶之类的寻常宝藏,或许就在神隐小道周围的坟冢之中……我们先去神隐小道。” 李牧在前头带路。 夏静跟在后面,看着李牧,心里呵呵。 这家伙,原来不是不仅女色,竟然曾经也有过女人。 没看出来啊,好几个交配过的。 花心大萝卜。 小辰皇坐在袁吼的肩头。 一行人原路返回,往东而行,通过一条漫长的廊道,一路上,已经遇到了一些死去的尸体,看样子是为了争夺宝物而自相残杀,也有死于仙府之中机关的倒霉蛋。 四明仙王当年纵横各大州府的时候,也是一个出了名的心狠手辣的主,杀戮无算,因此这仙府之中,通往神隐小道的方向,处处都布满了机关阵法,一步一杀机,非常危险。 等李牧等人来到神隐小道的之前时,一路上已经遇到了十几具尸体,都是金仙级的修为。 不过,死去的都是陌生面孔。 “这就是神隐小道了。” 夏静指着前面一条幽静的小路。 路的两侧是密林,一种不知名的黑色巨树,密密麻麻地生长在路边,树干紧紧相连,似是密不透风的栅栏,又似是黑色的悬崖峭壁一样,树叶也是黑色,宛如某种凶兽的鳞片,闪烁着冷森的光芒。 一股奇异诡谲的幽静,在小道上弥漫。 “走。” 李牧走在前面。 他也不托大,二十柄大日金火灌注的飞刀,缭绕在众人的周围。 “我嗅到了血腥的气息。” 小九说着,将原本捧在手中的花盆,直接张口吞掉,保存在了它胃里的次元袋中。 这盆花,是它的命根子。 神隐小道极长。 道中有奇异的仙道阵法压制。 仙崩时代之前的阵法,极为高明,以李牧的如今的修为,也只能是低空低速飞行。 半个时辰。 前进了数千里。 “血腥味越发浓郁了。” 小九后肢着地,两条腿像是风火轮一样奔跑。 果然,前方出现了一片狼藉的战场,残肢断臂洒落在小道上,刺鼻的血腥气味扑面而来,空气里残留着金仙级强者的战斗余波。 “死的是仙庭的人。” 李牧走近了,看到小道上的尸体,都是穿着仙庭战部的甲胄,心中颇为惊讶。 什么人,竟敢动万仙盟仙庭的人? 仔细看了看,死去的仙庭高手,总共有十个人,几乎是被同时斩杀,尸体化作了碎块,残缺不全,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令李牧也感觉到心惊的凌厉剑气。 这十个仙庭仙道高手,被一位仙道剑术强者,一招之间全部秒杀。 好可怕的剑道。 莫非是剑神方天翼出手? 李牧心中猜测着。 也只有方天翼这种乱军巨擘,才敢出手直接斩杀万仙盟仙庭的人吧。 “继续走。” 李牧心中惦记着仙髓,急忙赶路。 不过,才走出不足千米,就遇到了一位‘熟人’。 “呵呵,木小友,我们又见面了。” 东煌神朝镇南王孔刃带着无名侍卫,似是在等待李牧一样,看到李牧出现,主动上来打招呼,态度颇为热情。 李牧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孔刃面色尴尬,道:“我知道,木小友和整个皇极崖,都对我东煌神朝有意见,这我完全能理解,当初若不是我们退让,将皇极崖皇城暴露在曹川府联军兵锋之下,也不至于发生后来的事情……” 李牧看着他。 孔刃面露惭愧之色,道:“今日本王在这里等待辰皇和木小友,就是特意来道歉的,如今我东煌神朝之中,也是奸臣当道,挟持圣意,才有当初的昏聩之举,本王当时力阻,奈何人微言轻……唉。” 他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道:“希望小友勿怪,本王愿意做出补偿,这一次四明仙府遗址开荒,我东煌神朝知道的秘密,应该比你皇极崖更多一些,本王愿意消息分享,也愿意出让一些利益,作为对当初之事的赔偿。” 这个魁梧高大的汉子,说的情真意切。 李牧终于缓缓地开口,道:“如今皇极崖式微,不复当年之盛,孔王爷何必如此费心思,过去的事情,过去不就行了吗?我皇极崖怎么当得起王爷如此心意?” 孔刃坦然一笑,道:“若是皇极崖没有木小友,本王自然也不怎么放在心上,但有了木小友,自是又不同,未来可期,所以本王做一些弥补,算是结一个善缘,木小友日后一人得道,皇极崖鸡犬升天,我东煌神朝不求可以得利,但求不被木小友清算即可。” 李牧心中一动。 这一番话,倒是颇为坦诚诚恳。 也说得通。 这个孔刃,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心机狡诈之辈。 李牧看向夏静。 后者微微点头。 “好吧,我接受你的道歉。” 李牧道。 孔刃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如释重负的表情,道:“多谢小友,我东煌神朝得知,神隐小道末端,有一处隐蔽藏宝点,打开之后,藏有大量的仙晶和仙金,是一大笔战略资源,我愿意带几位前去,将这一处藏宝点的资源,全部转赠皇极崖。” 李牧笑了笑,道:“既如此,请带路吧。” 孔刃大喜,道:“木小友快人快语,请。” 李牧跟随在孔刃身后。 夏静走在最末尾。 她微微地低下头,嘴唇微微开合,似乎是在说着什么,但并未发出声音。 又半个时辰过去。 众人来到了神隐小道的末端。 一路上,有见到了数个火拼场地,都有惨尸体,不过皆没有李牧认识的宗门势力的强者死去。 “到了。” 孔刃突然道。 他的眼睛里,突然泛动五彩光华,左眼中,出现了第二个瞳仁,与原本的瞳仁,似是一日一月一样,伴随而生。 一道奇特的神光,自这个重瞳的眼眸里射出来。 嗖! 神光射在一颗略粗一寸的黑色巨树上。 这棵树与周围其他的树,几乎一模一样,不仔细辨别,根本看不出来差别,但随着神光设在三尺三寸三高的树神上之后,便有一道裂纹,在树身上出现,张开,形成了一道黑色的门。 门口有浮光。 “仙晶和仙金,便都在这里面了。” 孔刃说着,为了表示诚意,主动带着东煌神朝的高手在前面开路。 李牧看了袁吼一眼。 袁吼心中雪亮,表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也警惕了起来。 李牧走在众人前面。 进了浮光树门,其后一个百米长的黑色甬道,通过甬道之后,便是一个巨大的石殿,数百颗玄龟丹宛如夜明珠一样,悬浮在穹顶,将整个大殿,照射的纤毫毕现。 地面上,堆积着犹如山峦一般的仙晶,整整齐齐,宛如砖石一般,一行行,一列列,闪烁着梦幻般的色彩,粗略估计,便足有十万斤左右。 之后又是十个仙矿仙金堆。 各种珍罕的铸器仙金,堆得阵阵齐齐,足有百万斤左右,闪烁着不同的仙光,内蕴浓郁的灵气,一看便是铸造各种仙器的绝佳材料。 孔刃说的没错,这个隐蔽藏宝点里的宝物,对于他在绝巅的仙道强者来说,也许只是锦上添花般的财富积累,但是对于一个像是皇极崖这样的仙道势力来说,的确是足以增加百年底蕴的战略资源。 “这些仙金仙晶,便是我东煌神朝的心意。” 孔刃豪爽地哈哈大笑着。 李牧目光一扫,点了点头,道:“如此,多谢镇南王了。” 孔刃道:“哈哈哈,不用谢,不用客气,哈哈哈,说起来,我还要好好谢谢你呢,若是没有你,我也见不到这一笔战略财富啊。” 这话突然有点儿不太对味了。 李牧面色平静地看着他。 孔刃哈哈大笑着,道:“把木小友请过来,还真的是不容易,我有几位朋友,也想要与木小友亲近亲近……呵呵,诸位,出来吧。” 石殿里,光华闪烁。 “木牧小贼,还记得我否?” 东玄仙门上上代宗主魏铁心面带厉笑,现出身形。 “呵呵,请君入瓮还颇不容易啊。” 身形微胖的甘霖山山主周云海也出现了。 “无量寿佛。炼妖,斩妖,天下无妖不可杀。”背负长幡的阴阳脸瘦道士,也出现了。 “呵呵,贪心致死境,怨己不怨人。” 玄感宗宗主顾武义也现身了。 一个个身影,重重叠叠,足有二十人左右,还有几个,是李牧不认识的生面孔,算上东煌神朝的孔刃,月川府三大顶级势力,以及几个其他州府的强者,四面散开来,将李牧几人,包围在了其中。 夏静面色,微微一变,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哈哈,贱人,现在知道害怕了吗?”甘霖山周济舔着嘴唇,眼中闪着阴狠的光芒,阴阴一笑道:“嘿嘿,不过,别紧张,我还舍不得杀你,嘿嘿,以后,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欲仙欲死。”

上一篇   1237、怎么不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