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9、三叹、一棍、九棍 - 圣武星辰

1239、三叹、一棍、九棍

夏静的眼眸,一丝轻蔑,一闪而逝。 李牧看向孔刃,道:“这是你所谓的赔礼?” 孔刃笑道:“在获得你的友谊和让你永远消失之间,我选择了后者,毕竟你这样一个不可控的存在,对于整个月川府的格局,有着怎么样的影响,谁也不知道,东煌神朝不想冒险,也不想有朝一日,被皇极崖所取代。” 李牧摇摇头:“错误的选择。” 孔刃自信而又淡淡地笑着,道:“很遗憾本王并不这么认为,今天出现在这里的人,都想要你死,这个局,在四明仙府的遗址出现之后,已经开始为你准备了。” 李牧也颇为遗憾地道:“本以为浓眉大眼身形魁梧的人值得信奈,你将我的这一观念,彻底打碎了。” 孔刃哈哈大笑:“所以伴随着失望绝望死去,也是一个不错的结局,木牧帝师。” 李牧叹了一口气。 他转而看向玄感宗宗主顾武义,问道:“所以顾宗主出现在这里,意味着超然不群的玄感宗,选择与这些人沆瀣一气吗?” 顾武义面无表情,并不回答李牧任何话。 在他的眼,和一个注定死去的秩序破坏者,做口舌之争,并没有什么意义。 李牧又道:“其实我对玄感宗并无任何敌意。” 顾武义冷淡地笑笑,看着李牧,嘴角带着一丝嘲讽。 李牧叹了第二口气,道:“那真的很遗憾了。” 自己这算是仁至义尽了吧。 李牧看向甘霖山主周云海,道:“其实,一开始我本不想与甘霖山结怨。” 周佛海冷笑了起来,无嘲讽地道:“呵呵?之前在仙府之外的时候,不是还很硬气吗?现在求饶?如一条断了伎俩的恶狗?呵呵呵,真是可怜啊,已经晚了。” 其他几个甘霖山的强者,也都笑了起来。 所有人看向李牧的眼神,都带着戏谑和残忍。 如同猎手在看着已经穷途末路的猎人一样。 李牧又看向炼妖阁那位背负长幡的阴阳脸道士,道:“这位道长,也要杀我?” “无量寿佛。”道士的脸,一边白如敷粉,一边黑如涂墨,看起来狰狞丑陋,淡淡地道:“世间之妖,皆须杀,除妖卫道,我辈天职。” 李牧道:“何为妖?” 道士冷漠地道:“道士说谁是妖,谁便是妖,木小友,你身妖气冲天,若是有一丝悲悯,当主动伏诛,以免祸害苍生。” 李牧叹了第三口气,摇摇头。 他不再与这些人对话,目光,在其他人的脸掠过,神色平静地道:“我与你们大部分人,都无冤无仇,今日你们设计伏杀我,便是生死大仇,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否则,一切都迟了。” “哈哈哈。” “没错,今日是要杀你。” “老子这辈子,仇人数不清,多你一个算什么?” 周围一片哄笑之声。 很多人都将李牧刚才的一番话,看做是临死前最后的徒劳而又无用的挣扎。 周济更是大声地嘲讽道:“呵呵,你还想着日后?实话不怕告诉你,你没有日后了,逃也逃不掉,这座石殿,不但有当初四明仙王加持的禁制阵法,还有今日到场的诸多宗门强者,共同加持的封印,已经是天罗地,算是仙王到此,也别想着冲出去,何况是你?” “哦?” 李牧看了看周围石殿殿壁。 果然是有各种不同的阵法手段加持封印,层层叠叠,足有数层,算是其一个被解开,剩下的其他阵法,也会继续生效,像是加了五六层保险一样。 “怎么样?死心吧。” 周济狞笑着。 他乃是甘霖山主周云海的亲儿子,一向眼高于顶,自命不凡,见到李牧自己年轻却名气更大,早妒火烧。 再加之他垂涎的夏静,在李牧身边乖巧顺从的像是一只小狗,更是让他看李牧百般不顺眼。 “谢谢。” 李牧道。??? 众人都一愣。 李牧道:“谢谢你们主动送门来,还是一次性打包门,省去了我很多的功夫……老袁。” 他看向袁吼。 袁吼与李牧,简直是心灵相通,会意将小辰皇从肩膀取下来,放在了李牧的身边。 李牧牵着小辰皇的手,道:“好好看着,不用怕。” 小辰皇努力地点点头:“嗯。” 袁吼低吼一声。 浑身有黄金色的火焰弥漫出来。 双手在虚空之一拉。 一柄黄金战棍出现在手。 “你们谁先来。” 袁吼看着各大宗门的仙道强者。 对面,众人的眼神有点儿愕然。 什么意思? 木牧这幅做派,摆明了是并不打算亲自出手,而是要让他身边这个仆人动手? 这么自大? 他疯了吧。 “不知所谓的小虫子,你以为你是谁,老夫送你路。” 东玄仙门代掌门魏铁心厉喝一声,一柄四品仙剑祭出来,剑光流光,剑意激荡宛如狂风飓浪一样,无差别地朝着李牧和袁吼等人负压而来。 袁吼的嘴角,划出一丝冷冽的弧度。 他站在原地不动,一直等到魏铁心持剑攻来的身形,到了一米以内的瞬间,猛然间一棍击出。 这是简简单单的一招泰山压顶招法。 普通的不能再普通。 噗! 似是西瓜被砸烂的声音。 魏铁心手的四品仙剑直接被砸断,然后是他的脑袋,瞬间被砸扁,再然后是他的身躯,像是一个挨了一铁棍的西红柿一样,鲜红的血浆爆裂开来。 漫天血雾。 袁吼收棍而立。 仿佛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但,一尊巅峰金仙,却从石殿永恒地消失了。 “不堪一击。”袁吼淡淡地撇嘴,然后看向其他人,道:“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下一个,谁来?” 各大仙门的强者们,面色微变。 世人只知道木牧是一个棘手的角色,却没有想到,此人身边一个面貌平平无的侍卫,竟然也如此强悍。 一击毙杀一尊巅峰金仙,这是什么力量? “你,骗子,可敢与我一战?” 袁吼手,沾血的金棍,指向了东煌神朝镇南王孔刃。 孔刃脸的表情,已经迅速地平静了下来。 他看了看李牧,道:“这是你的依仗吗?可惜,并不能改变什么……”又看向袁吼,道:“有点儿道行,可惜……” 嗖! 棍影如金雷。 袁吼已经不耐烦地出手:“要打打,废话真多。” 孔刃身前,浮现两柄暗金色的仙纹鬼头刀。 轰! 刀滚相交,爆音如雷。 火星四溅。 “什么?” 孔空面骤现惊色。 因为难以形容的可怕力量,排山倒海一样从刀柄传来,阵如到他的身体之,瞬间双手指骨之,已经出现了一道道骨裂缝隙,生出麻痹之感。 力量不是对手。 孔刃心的震骇,简直难以言表。 东煌神朝乃是巨灵一脉后裔,体内有仙古时代巨神的血脉,最擅长的便是以力压人,可以说单纯力量的较量,在月川府和曹川府,还未有哪个势力,能够与东煌神朝相抗。 但与袁吼一交手,他立刻意识到,自己不是对手。 而此时,袁吼的第二次攻击,已经到了。 依旧是泰山压顶一般的当头一棍。 速度太快。 孔刃根本无法闪避,只能招架。 举火烧天。 双刀交叉,夹在头顶。 轰! 又是暴雷般的声音。 孔刃的膝盖,微微一弯,身躯下沉。 轰! 又是当头一棍。 他只能再架。 轰轰轰! 架架架! 一瞬之间,袁吼连续轰出九棍。 而孔刃只能硬生生地架了九棍。 九棍一过,袁吼不再出手。 孔刃身形佝偻,几乎是要半跪在地。 手的一对鬼头刀仙器,刃身已经卷起一层层。 他双手青筋爆出,一道道血管从皮肤之下凸出来,似是青红色的怪蟒一样,缠绕在他的手背,手腕和小臂…… “你……” 孔刃缓缓地站直了身躯,动作有些机械僵硬,死死地盯着袁吼,厉声道:“你……到底……是谁?” 袁吼想了想,自己好像并未选定一个好听的尊号,于是淡淡地道:“你不配知道。” “我……我……错……错了。” 孔刃七窍流血,艰难地扭头看向李牧。 话音未落。 噗噗噗! 一道道的血线,从孔空的身体之,猛然迸发喷射出来。 他手的鬼头刀仙器嘭一声化作了粉末飘散,身躯也一块一块地炸裂开来,最终如同垮塌了的积木一样,化作了一滩肉泥,倒在了原地。 “什么?” “死了?” “被震成了肉泥,元神粉碎。” 大殿里,一片难以置信的惊呼愕然。 各大仙道宗门的强者们,惊讶地长大了嘴巴。 孔刃可是仙将阶强者啊,不是魏铁心这种金仙可,但却被木牧的侍卫,一棍一棍,活生生地给震死了。 九棍,震死一尊仙将! 这仆人,到底是谁? 如此凶悍彪勇之辈,何以籍籍无名,此前从未听说过? 皇极崖算是没有李牧,有此人,便也是月川府的一流势力了啊。 众人渐渐觉得,事情和他们想象的似乎不一样。 连夏静,也都无震惊。 她见过很多次袁吼。 只不过是逍遥居一个沉默寡言的仆人而已,木牧的侍从,貌不惊人,平平无,每一次见面,都是那张波澜不惊的脸,好像是很多人身边的侍从一样,毫无特色。 她做梦都没有想过,这个侍从,实力竟然如此可怕。 仙将级! 一个仙将级的侍从。 那他的主人? 夏静觉得,自己好像是也判断错了一些什么。

上一篇   1238、请君入瓮

下一篇   1240、一个不留